219 被盘问,被认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从机场出发,一路上穿过闹市区。

越往霍宅而去,道路上的行驶车辆就越少。

聂然看着车窗外的街景,从喧闹的城市化建筑转而变成了空旷的公路,知道马上就要到达霍宅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时候,熟悉的花园别墅终于出现在了聂然的眼前。

随着两扇镂空雕花的铁门慢慢打开,车子缓缓驶了进去。

聂然被那群保镖邀请下了车。

她看见陈叔将霍珩也搀扶了下来,然后推着他往屋内走去,便也随后跟了上去。

三个人一起进入了霍宅的大厅。

一年之前她以霍珩的女伴进入了这里,也是在这里亲眼看着霍旻是如何在霍珩的不动神色中输得一败涂地。

只是不知道这回,有没有幸能看到霍褚是如何被霍珩打败的。

“二哥?”突然间,一个声音响起。

聂然朝着二楼看去,一个长相出色的俊朗男子站在楼梯上,正笑着很是开怀。

只见他五官棱角分明,那带着笑颜的眼眸里此时带着不怀好意地寒冷,一双薄唇扬起,看上去怎么看都有一种敌视感。

二哥?

聂然轻扬了扬眉毛。

不用说,这个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霍褚了。

他笑着一步步从二楼走了下来。

走到了霍珩的面前,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很是闲散地问道:“听说这一次出差二哥可是惊险万分啊。”

他这话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之色。

霍珩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的眼镜,镜片下那双眸子很是平静,像是没有听懂他的话一般,“只是出了点小意外而已。”

“小意外?二哥这次也太大意了,怎么连个人手都不带就出去了,万一遇到暗杀之类的,可怎么办?”霍褚最后一句话说的格外别有深意。

可偏偏霍珩一点反应都不给他,处处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很,说了一句,“我遇到暗杀也不是一两次了,早已习惯了。”

就算是把他给打发了。

随后便不再搭理他,对着陈叔吩咐道:“陈叔,推我上楼。”

那面子真是半分没有给霍褚。

这让站在后面看了半天戏的聂然嘴角忍不住勾了勾。

她可是记得当初霍珩在对霍旻说话时那恭敬的样子。

怎么到了霍褚就这个态度了。

难道嫡子和义子一字之差,就有天堂和地狱的差别了?

不至于吧。

霍珩在面对这群人的时候,那张笑面虎的面具可从来不会脱下来。

怎么到霍褚这儿就不一样了?

陈叔见此点了点头,继续推他往楼上走去。

聂然下意识地提步跟了上去,却被陈叔一句,“叶小姐请稍后。”给停止了脚步。

这算什么?

分别审讯?

聂然眉梢轻挑,但也不多说什么,在别人的地盘上,只能乖乖听话不是。

她转身,坐在了大厅内的沙发上。

站在那里被霍珩无视的霍褚在看到聂然很是坦然地找了个沙发坐下来,一点不拘谨的样子,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紧接着他便走了过去,带着疑问的口吻问道:“叶小姐?我听老爷子说了,说是有个女孩子救了我二哥,难道就是你?”

聂然坐在那里,冲着他轻点了下头,喊了一声,“三少好。”

她的态度淡淡,只能说是在打招呼,算不上有多恭敬畏惧。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黑道上替人做事卖命的叶苒,而不是叶澜。

若是以前那个初入职场的叶澜自然不能这样做。

那样性格和人物就出现了偏差。

她是一个合格的杀手,有着绝对专业,不仅是杀人,就是在人物的扮演上她也要做到完美。

以免被人发觉。

只是看到她这样的神情,霍褚觉得有些好玩儿了起来。

欲擒故纵吗?

他在国外读书的那几年玩儿的女人也不少,不管是冷漠的热情的,当然也遇到过这种类型的女孩儿。

不过最后都一一被他拿下。

所以他也觉得聂然只是一时的故作矜持而已。

想要吸引他的注意而已。

否则怎么会知道他是霍家的三少呢?

霍褚想了想,随后便坐了下来。

“你认识我?”他带着亲和地笑问着。

以他这张脸配上这如沐春风的笑容,再加上他现在霍氏总裁的身份,基本没有几个女孩子能够不被俘获的。

但比起霍珩来,就差了那么一点。

所以,聂然只是掀了掀眼皮,解释了一句,“除了霍家的三少霍褚是没人敢叫二少为二哥。”

霍褚顿时一副了然的神情,“原来是这样啊。”

脸上完全没有半分的尴尬之色。

而且非常自然地引出了下一句。

“不过叶小姐还真是好本事啊,一个女孩子敢这样平安无事的把我二哥救出来,真是厉害啊。”

聂然看他似乎是打定主意不挪窝了,也只好和他寒暄地道:“三少太过奖了,只是幸运而已。”

霍褚笑了笑,不经意间忽然开口问道:“不过,叶小姐是怎么和我二哥认识的呢?”

聂然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的霍褚。

正题总算来了!

她嘴角含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机缘巧合下认识的。”

霍褚哦了一声,深意地问:“那又是怎么个机缘巧合法呢?”

聂然从容地笑着,“三少问的那么清楚,是在担心我对二少不利吗?”

“凭空冒出了一个手下,还不属于霍氏的,我难道不应该担心二哥吗?”霍褚脸上笑容不变,可话里的意思却变了些味道。

此时,聂然视线笔直地望向了他,迎着他的锋芒而上,带着深意地道:“相信我,我的存在绝对比凭空多出了一个弟弟要安全很多。”

气氛,在这一瞬变得冷了下来。

霍褚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招。

脸上的笑容刹那消失了。

原本想要从她嘴里套点话,可谁料这看似娇小的女孩子心智如此坚定,把自己对女孩子那一套用在她身上,根本没有用。

不仅没用,还反而被她损了一把。

这让这位向来在女人堆里有着好人缘的少爷不禁脸色变了变,但为表示男人的风度,他狞着笑,说了一声,“叶小姐好口才。”

聂然自然也不会输,又抓着机会讽刺了他一把,“三少好本事。”

霍褚自然知道她这话里所谓的本事,暗指自己抢了霍珩的位置的本事。

这让向来霍褚真是气得差点跳了脚。

聂然看他那副欲要发火的却又不得不忍着的样子,禁不住怀疑,霍珩应该是霍启朗的儿子吧。

也只有他最像霍启朗那不动神色。

瞧瞧死了的霍旻,又看看现在这位,真是一点忍功都没有。

比起霍珩坐在轮椅里十年的功力,这些人真的是逊到了极点。

就自己那几句话,也能激得起情绪,那还能成什么大事。

聂然觉得,霍启朗的天下迟早是要被霍珩一点点的取代的。

就在陷入这个僵局的时候,二楼的书房门被打开了,接着陈叔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了楼梯口,对着聂然说道:“叶小姐,老爷有请。”

聂然一听,神色才正经认真了几分起来。

因为这位才是真正要商量对付的人,至于霍褚这种不过是用来玩儿的。

“那三少,我就失陪了。”聂然起身,对着霍褚说了一句,也不等他点头或者是应一声,就径直转身上了楼。

留在那里的霍褚看她这样对自己,又恼又气。

还真是霍珩身边的一条好狗。

他神色凌然地望着她背影,心里暗暗道。

……

另一边的聂然全然不知道他心里那些想法,她现在一门心思都想着如何对付霍启朗。

这次她不再是霍珩身边的女伴,而是一个凭空莫名出现的手下。

如此突如的变故,一定会引起霍启朗这个老家伙的怀疑。

也就是说,当她踏入这扇门之后,盘问、猜疑、陷阱就会在她一个不小心间就此出现。

她必须要处处小心,步步算计,方能安然退场。

聂然稳了稳心神,一步步地走上了楼梯,然后跟着陈叔进入了书房门。

书房内的布置很稳重,和她想象中那些富豪们的书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但唯独一样,书房内添加了厚重的窗帘。

特别在A市这种地方,冬季很少有阳光,本就阴天萧条的感觉,现在又加上暗红色的绒布窗帘,让人看上去格外的压抑极了。

整个房间的光线也很是昏暗。

明明是下午时分,却让人有种傍晚的感觉。

聂然看到霍启朗坐在书桌后,霍珩则坐在他的对面。

两个人并没有说话,看上去像是在等着她。

聂然一时间猜不透他们之间的暗潮涌动,只能暂时按兵不动地站在门口,低声说道:“霍董事长好。”

坐在桌后的霍启朗听到这句话,抬头,那不怒自威的视线沉沉地落在了她的身上,“叶小姐?”

“是。”聂然站在门口点头,应了一声。

“请坐。”霍启朗用眼神示意道。

陈叔当下立刻将霍珩身边的那个座位动了动,聂然道了一声,“多谢霍董事长。”

然后走过去,坐了下来。

霍启朗神色严肃冷然,还是和去年初见时那样,他声线平稳,“听陈叔说,这次若是没有叶小姐的帮助,阿珩可能就在劫难逃了。”

聂然轻扯出一抹笑,“二少向来聪明过人,我想就算没有我,他一样能安全过关。”

霍启朗既然打算和她绕上几句开场白,她也无所谓浪费点时间和他说上两句。

两个人一来一往聊了几句。

站在霍启朗身边的陈叔看聂然一改在达坤和自己面前时的张狂,而变得如此乖顺。

不禁心头冷哼了一声。

觉得这丫头也不过如此。

还以为她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结果原来也不全是如此。

在霍老爷子面前,还不是如此乖乖地说话。

聂然和霍启朗两个人寒暄了几分钟后,霍启朗终于把话题转了回来。

“不知道叶小姐为阿珩做事多久了?”他问道。

聂然心头暗生警戒,脸上还是那一副乖巧模样,“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每次做完事拿到钱就可以了。”

霍启朗也不恼,像是了解了一般,点了点头,“那看来年数不久了。”紧接着,就又再一次地问道:“不过叶小姐总应该记得,为什么要出现在那里吧?”

在谈及到这件事的时候,聂然脸上的神情微微起了一些变化,她靠在椅背上,嘴角的笑凝住,“自然是因为钱了,二少没有准时把钱打入我的卡内,还找人追杀我,甚至告密给警察,所以我只能亲自找他去聊聊。”

霍启朗看她这个样子,很显然还在因为这件事而心生恼怒,就连刚才的温顺之色也全然褪去。

倒的确像陈叔说的那样,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人。

“听上去并不是一个愉快的相遇,那为什么还要救阿珩呢?”霍启朗像是不解地问道。

聂然很是理所当然地回答:“因为他死了,我的钱就彻底打水漂了,所以我必须要救他。”

她的这一句话再次印证了陈叔的那一句‘要钱不要命’。

霍启朗坐在那里,停顿了片刻,又一次地问道:“还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希望叶小姐能给我解惑一下。”

他的话刚落,聂然就感觉到身边那个男人的气息有了一丝丝的波动。

很细微,细微到几乎可以忽略。

但聂然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那一极小的起伏波动。

接着就听到霍启朗继续道:“我想知道,这么多年来,阿珩都是怎么和你联系的?”

聂然心头顿时“咯噔”了一下。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到了点上了。

是啊,她作为霍珩的合作人,他们是怎么联系的呢?

看霍珩刚才气息微变的模样,看样子应该是有回答过这个问题。

现在不过是拿他们两个人的话来做一次比对。

真是个狡猾的老狐狸。

聂然不敢有太多的犹豫,怕会被霍启朗会对此起疑,可又不知道霍珩的答案是什么。

顿时让她陷入了无比的纠结之中。

这不像是达坤的质疑。

她还能和霍珩两个人在说话间像对方透露出几个讯号,几个暗示。

现在她除了直接回答,根本没有机会和霍珩交流。

聂然想了又想,再不敢迟疑,依旧那副刚才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是电话啊,现在这个社会也就只能电话和电脑才能联系吧,不然写书信?”

她故意将电话和电脑都提了一下,好借此来看看霍启朗的反应来缩小范围。

站在书桌旁的陈叔看她那乖顺了没多久的样子,不禁冷冷提醒着,“叶小姐,老爷在问话的时候,你只要好好回答你应该回答的就可以了。”

“现在是霍董事长在问我话,霍董事长都不反感,你反感什么?还是说你比霍董事长还大?”聂然抓着陈叔这个机会,企图想要转移视线,所以故意说了那些话。

陈叔果然被她这么一激,有些恼意。

要知道早在达坤那里,他就对这个女孩子心生不悦了。

只是被当时的形式逼于无奈,难得有一个站在二少身边的,自然不能把她推开。

这才忍了又忍。

现在在A市,霍氏的地盘,他哪里还需要这样。

立刻脸色就变了。

然而,他还没张口,就看到霍启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让他当下站在了旁边,不再说话。

“电话?可是我翻查了一下阿珩这些年所有的电话号码,并没有陌生号的存在。”霍启朗径直地说道。

聂然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个老狐狸还真只狐狸,居然没有被自己转移视线。

无奈之下,她只能将目光转移到了霍珩的身上。

“听霍董事长这么一说,看来我是被二少隐藏在了一个很秘密的地方吧。”她歪着头,像是不解地询问道:“我有那么见不得光吗?二少。”

霍珩侧目,淡定从容地道:“不是见不得光,而是不需要见光,你做事,我给钱,仅此而已。”

聂然听着他那话,一直提着嗓子眼儿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虽然他在外人面前,面具向来带的很好,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他刚才那一霎的波动已经平缓下来。

这是不是说明……她歪打正着了?

她跟着霍珩的说法点头,“好像也挺有道理的。”

就在两个人一唱一搭之中,霍启朗又甩出了一句,“可是叶小姐的电话里,我也同样翻查不到一条电话有从A市打出去的电话。”

聂然的心骤然紧缩。

她的电话号码?

该死的,这个霍启朗还真是动作够迅速。

竟然能在如此速度的将“叶苒”的所有档案资料,甚至连手机号都调查了一遍。

这时候不得不庆幸,李宗勇想的周到。

知道自己靠近虎窝,特意给自己做了一系列的身份调整,以免就此被曝光。

“看来我在叶小姐的手机里也一样见不得光。”身边霍珩的声音悠悠响了起来。

聂然看了他一眼,面上神情不变,无谓地道:“那有什么,我有两个手机号,一个是专为二少24小时待命的。不行吗?”

“那么请你现在马上拨一个,不介意吧?”霍启朗似乎就是在等着她那一句话,顺势就说了这句。

将了聂然一军。

这下,聂然的心里头微微有些紧张了起来。

她不是神仙,也不是霍珩肚子里的蛔虫。

在这种情况下,完全考验的是他们各自的急智以及两个人之间的默契程度。

“叶苒”是假的。

霍珩的手下也是假的。

电话更是假的。

根本全都是假的,她要怎么打这个电话?

而且她有种预感,霍启朗根本从头到尾就是逼自己说这句话。

或者说,他一直在这里等着自己。

该死的!

她要怎么做。

她接下来要怎么办?

霍启朗将自己手边的电话转了一圈,推到了她的面前。

聂然盯着那个电话,神色不变。

实际上,大脑却在告诉运转着。

她说电话这件事霍珩明显是松口气的。

也就是说这里没错。

霍珩做事必定每次都是想好了才会去回答。

他既然说是电话,那肯定有电话。

只是这个电话……

是叶苒本人的吗?

不,不太可能。

刚才自己说两个电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反感,甚至还打趣自己。

分明是在暗示自己的话没有问题。

不是叶苒的电话,那么就只剩下自己的电话了!

她自己的电话……

她在回部队只有就没有过霍珩的电话。

以前叶澜的身份霍珩给的也不是最贴身的私人电话。

后来进了部队,她和霍珩并不怎么联系,就算有事也都是直接见面,而且大部分都是他主动找自己。

基本上自己从来不找他。

哪里需要用什么电话。

聂然的大脑在这一刻迅速的运转这着,各种设想、假设都一个个冒了出来,然后被她一个个全部否认。

直到最后,她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一个他们之间的电话!

实际上来说,那不是她和霍珩之间的电话,而是李宗勇和霍珩之间的电话!

只不过这次霍珩断了联系,李宗勇这才把电话交给了自己,好让自己能够随时在霍珩开机的时候联系上他。

会不会是这个电话?

聂然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毕竟这个电话她可是在达坤和霍启朗面前都说过。

霍珩应该是把这个联系电话给暴露出来了。

这上面有李宗勇和霍珩之间好多年的联系,这样一来,也正好替她证实了她不是凭空冒出来的,而是被霍珩隐藏太好的缘故。

为了证实自己猜测的这一点,她暗示地说道:“介意倒是算不上,可是他的手机号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聂然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仔细感受着身边人的情绪和气息。

“没关系,拨一个试试看。”

聂然在霍启朗的再三要求之下,把那几个号码一个个地输入了进去。

“嘟——嘟——嘟——”

电话在下一秒就传来了等待通话的声音。

聂然瞠目,有些小小的诧异。

不对啊,霍珩的手机不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吗?怎么会现在通了呢?

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书桌的抽屉里传来了手机震动发出的声音。

聂然眉心一颤。

看着霍启朗从书桌内将那只正在震动地手机拿了出来。

聂然这下总算明白过来了。

这只手机其实早已经在霍启朗的手上。

而霍珩为了解释这只手机的由来,就借此机会说是他们两个人专门的通讯媒介。

霍启朗对此半信半疑,就找她来质问。

好在她机灵,这才堪堪躲过去。

聂然看到霍启朗将电话按掉,神情已没有了刚才的压迫感。

想来是已经相信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话。

呼……还好还好,有惊无险地躲过。

聂然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也微微放松了下来。

“不知道叶小姐有想过来霍氏做事吗?”已经验证结束后,霍启朗将手机放在了一边,十指交叉地放在了桌上,姿态变得从容了起来。

聂然挑了挑眉,问道:“您这是在邀请我吗?”

这是验明正身,确定之后,就开始做收买工作了吗?

霍启朗点头,“对,我很欣赏叶小姐的能力,希望你能进霍氏效力。这样的话,你就不再暗处,而是在明处。”

“这样一听,好像似乎不错。”聂然像是一副真的在考虑的样子,可随后她就又再次摇头,“不过,我自由惯了,喜欢一个人单干,不喜欢给人当手下。更何况……我和二少单独合作的也挺不错,没必要去改变。”

她本来的确是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留在霍珩身边,说不定还能帮到他一些什么。

但后来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这一次的出现就惹来了那么大的麻烦,再者说了,李宗勇只是让自己和霍珩接头,了解他接下来的计划而已。

并没有让自己参与到此次的任务中来,所以她还是不想插这一脚,以免打乱了霍珩布局的节奏。

原本以为她就要借此答应下来的霍启朗听到她如此快速的变脸,眉头轻拧了拧,说道:“如果你只是想要自由和单干,那没关系,你可以继续为阿珩做事,保持着你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只是身份上有了改变,但这个改变你并不吃亏,你的一切都有了保障,再也不会出现赊账之类的问题。”

这番谈话下来,霍启朗也感觉到聂然有多么的爱财如命。

于是他打算用钱来吸引她的加入。

“可是同样的,我的一切也都被禁锢起来了,不是吗?”聂然的脑子转的很快,并没有就此上当。

“那只是在一些范围内而已,这可比人身自由被禁锢好很多。”霍启朗难得笑了笑。

聂然“唰”的一下,眼中的冷意沉了下来,“你这是在威胁我?”

她的脸色没有了刚才和善的样子。

陈叔一看到这熟悉的模样,下意识地就走到了霍启朗的身边做出了随时要保护的姿态。

他太清楚这个女孩子在生气愤怒的时候会干什么。

当时她就是在暴怒之下,直接就踩着茶几扑了上去,一点都没有顾忌到门口那群握着枪的手下。

现在这里可没手下。

要是她真的怒极扑上来,老爷子肯定是要受伤的。

聂然看陈叔那么忠心地站在了霍启朗的面前,保护着他的安危。

让她不禁冷笑了勾了勾唇。

她要想杀人,就是三个陈叔挡在霍启朗面前都没有。

“不,我这是在给你一条捷径。”相比较陈叔的紧张,霍启朗显得格外的淡定,他坐在对面,声音平稳地道。

聂然坐在那里,面色难看地沉思了一分钟,这才开口问:“能不能给几天时间考虑?”

霍启朗点头,“当然可以,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这几天你就留在阿珩身边好了。听陈叔说,你这两天照顾的他很好。”

“他死了,我就没地方要钱了,出于无奈而已。”被变相威胁的聂然语气很是不好。

不过好在霍启朗并不在意。

在她准备站起来要提出离开之际,就听到霍启朗没由来地问了一句,“不过……叶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倏地,聂然的身体微僵了一下。

这回就连坐在轮椅里的霍珩心心一颤。

被发现了?

聂然按捺下心头的异样,脸上粉饰的很是太平,“为什么霍董事长要这么说?”

她不相信霍启朗还能认出她。

当初她打扮的那么土,虽不至于到易容的地步,但就自己现在这张脸,肯定和那时候的脸联系不起来。

而且,当时霍启朗也没有正面好好看过自己,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因为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霍启朗笃定而又肯定地回答。

气氛,在霍启朗的这一句话变得有些凝滞了起来。

------题外话------

你们猜霍启朗认出聂然了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