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你欠我一句承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站在那里,神色在一刹那的细微转变之后,又继而平复了下来。

她笑着打趣问道:“是吗?那霍董事长有想起在哪里见过我呢?”

果然,霍启朗摇了摇头,“没有,但是我感觉你这双眼睛似曾相识。”

眼睛?

聂然想了想,顿时醒悟了过来。

对了!

当初在扮演叶澜的时候她的确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可后来那天在做霍珩女伴的时候,她是脱了下的。

怪不得他说眼睛似曾相识!

只是,那时候她以为就做女伴吃个晚宴的时间不会有问题。

毕竟她不是主角,再加上当时所有的目光全都注意在了霍旻和霍珩的身世上,按理来说不会有人注意到。

可没想到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后,她作为一个小小的配角人物,居然还被霍启朗记住了。

足以可见,这人对于周围一切细小事物有多么的仔细。

也充分体现出,他对于周遭一切的不信任。

“就感觉吗?这说服力好像不太够吧。”聂然神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好像完全是在听一个笑话。

霍启朗在盯着看她的表情反应之后,才似是感叹地说了一句,“可能人老了,眼睛糊涂了,所以总是想依靠心里感觉做事了。”

对此,聂然煞有介事地说道:“那霍董事长可要听我一句劝,心往往是最容易欺骗人的,所以千万不要相信心里的感觉。”

霍启朗扬了扬声调哦了一声,“这句话倒是新奇的很,向来那些人都说要听从自己心里的感觉,唯独叶小姐反其道而行,是有什么特别的感悟吗?”

“感悟算不上,只是觉得心太过飘忽不定,它总跟着情绪走,很容易影响最基本的判断,也就会错失自己的目标,所以那些所谓的凭着最真实的感受去做事,其实不过是那些人心里想要发泄和任性的借口而已。”

听着聂然那一番话,霍启朗似有感触的样子,点头地道:“好像的确是这样。”

又聊了几句之后,聂然这才退了出去。

再一次的退了出去。

又只留下了霍珩一个人面对这霍启朗。

书房内一时间寂静了下来。

只听到挂钟在滴答滴答的发出了机械的声音。

“这个女孩子的确比我给你的那几个伶俐很多。”良久,霍启朗终于开口说了一句。

“一颗暗棋而已,只不过合作多年,任务做的也的确出色,这才没有撤换掉。”霍珩对于聂然的评价显得很不以为意。

霍启朗手指在桌面上轻叩着,停顿了好几秒才说道:“暗棋用得好,也是一大助力。”

说着,就把手边的那只破旧的老款手机轻推到了霍珩的面前。

霍珩笑了笑,表面上还一派从容的模样,心中却松口气。

他知道这件事暂时算是过去了。

聂然这个存在,他是默认了。

“知道了。”他淡淡地回了一句。

两父子又说了几句之后,霍珩这才自己推着轮椅离开了书房。

霍珩将门关上之后。

门才一关上,站在旁边的陈叔便皱着眉头问道:“老爷你真的打算要留下那个女孩子吗?我感觉她很有问题。”

这个人虽然资料很齐全,口供上二少和她之间也完全对的上,没有任何问题。

可感觉上,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说不上来的一种。

但就是,有问题!

这只一种感觉。

霍启朗坐在那里,目光威严沉重,“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有问题,但是于其让她隐藏在阿珩身边,不如将她摆放到明面上来,这样才更加安心。”

他盯着门口许久之后,又开口道:“不过,我的确觉得她很熟悉,不只是在感觉上,我的记忆告诉我,她曾经在我的眼前出现过,在某一个不经意的刹那。”

他感觉自己的确见过。

而且应该让他已经很深刻的一个人。

但真的等他回想的时候,脑袋里却一片模糊,找不出这个人。

这个人……到底是谁?

陈叔看到霍启朗那严峻冷凝的面容,不禁严肃地问道:“那需要我名人24小时的监听监视吗?”

霍启朗眉头拧紧,眼睛半眯起,“你以为是她是那么容易就被监听的吗?这个女孩子心性野的很,不是一般人能压制的了。我想阿珩这么多年都只是和她合作关系,应该也是拿不下她。”

他对自己这儿子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能让阿珩都没本事收服的,绝对不可小看。

陈叔听到霍启朗这话,顿时神色也凝重了起来,“那怎么办?要不然解决掉?”

霍启朗摆了摆手,“不用,先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真的背景干净,作为一把锋利的尖刀留在阿珩身边也不错。”

“那如果她逃掉呢?”

陈叔这两天和聂然接触下来,这女孩子不仅聪明伶俐,还够狡诈,像只狐狸,难以捉摸拿捏。

他隐隐有种感觉,如果她想走,这儿可能困不住她。

“那就想办法让她自愿加入。”霍启朗目光冷然地道。

“可是她连钱都不为所动。”

这个女孩子又多爱财他可是一清二楚。

但霍启朗用钱都没打动她。

这……可就难办了。

“那就再换一个,这个世界上,没有刀枪不入的人,总有一处是她的软肋。更何况,你真以为她贪财?如果你这样觉得,那你就要被她骗过去了。”霍启朗目光如炬,苍劲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深意。

被她骗过去?

陈叔一愣,难道这女孩子并不贪财?

所谓的要钱不要命,不过是她在演戏?

陈叔心头顿时觉得惊愕不已。

如果她不爱钱,那她来找二少干什么?

难不成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和二少密谈?

那么会是什么呢?

越来越多的问号在陈叔的脑海中冒了出来。

而且越想就牵扯越多,头也痛了起来。

想不透,看不清,一个字:乱!

索性他稳了稳心绪,点头,应了一声,“是。”

……

而门外一直站在二楼楼梯口的聂然看霍珩从书房内走出来之后,她才走了过去,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打发我?”

既然霍启朗发了话让她这几天跟在霍珩身边,那她就乖乖听话行事好了。

反正她现在又困又累,也不想折腾,只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你这两天就暂时住在霍宅里。”霍珩看到楼梯下几名保镖,语气平静地说道。

聂然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双手插在口袋里,很是无谓地道:“随便,我无所谓住哪里。”

“那很好,我的书房让出来让你住。”霍珩说完,就推着自己的轮椅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聂然脚下一顿,他的书房?

那不就是住在他的房间里?

当下她不禁挑了挑眉,快步跟了上去。

等进了他的房间,发现他卧室里的陈设很简单,简单到就和去年他试探自己把自己带去那个公寓里差不多。

除了最基本的床、一个沙发,一个茶几,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窗帘是暗灰色的,整个房间和书房内差不多,光线昏暗。

只是书房内的感觉是沉重,而这里是空荡。

几乎说话都会有阵阵的回音。

霍珩推着轮椅打开了其中一扇门,指着里面说道:“这里就是我的书房,”

聂然走了过去一看,虽说是书房,基本的设施都有,甚至还有一张便携式的软床。

对于她这种在野外生存睡了好几天的那种用绳子绑出来的床不知好了多少。

“不错,我挺满意的。”聂然走了进去,直接躺在了床上,试了试弹性之后说道。

“我的房间很简单,没有什么特别隐秘的地方。”霍珩又指了指书房对面的两扇门,“这两扇门,一扇是换衣室,一扇是浴室,你到时候看一下。现在你可以去用浴室梳洗一下。”

说完他就推着轮椅径直离开了书房门口。

“知道了。”聂然还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在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之后,她才起身,从刚才阿骆交还给她的背包里拿出了用来洗漱的衣服。

从书房走出来,她看见霍珩坐在窗口,正背对着自己望着窗外。

聂然看了一眼,随后走进了浴室内。

她拧开了水龙头,接着就坐在了浴缸边上,静静等着。

没过一会儿,浴室门外轻轻敲响了几声。

聂然伸手一拧,将门拉开。

一道身影就此从门外闪了进来。

聂然双手抱肩似笑非笑地望着闪身就来的霍珩,问:“二少这时候进来,不太妥当吧。”

霍珩站在那里,双手张开地朝着她走去,将她一把搂在怀中,“真好。”

“真好?”聂然的动作不变,双手依旧抱肩,将他的身体挡住。

“是啊,整个房间,应该也就这里没有摄像头,没人打扰的感觉真好。”霍珩也就这么抱着,不管胸口那两只手有多硌得慌,一脸美滋滋的样子。

聂然不是不知道他的房间里有问题。

霍珩将好好的卧室变得那么简单,肯定有他的道理。

后来又听到他那一句看似平淡无奇的话,以及那态度,便知道这房间里肯定有别的东西。

当下也就按照他的吩咐进了浴室等着。

聂然被他紧紧抱着,不用看也知道他现在有多高兴,她抱着肩膀的手没有放下,而是问道:“手机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他找到?”

那是他和李宗勇联系的手机,一般来说是绝对不能见光才对。

“应该是陈叔打电话的时候说明了你的存在,为了找你的资料,就跑我房间里来搜了。”

霍珩说的很是简单干脆,可听在聂然的耳朵里,不禁让她眉头微蹙,“就这样正大光明的搜?”

“不然呢?难道对我还需要偷偷摸摸的吗?在我没有在这场继承人的战斗中打赢,我永远都没有权利和名分。”

聂然一听,也顿时没了话。

没错,霍启朗既然敢在他的房间里装摄像头这种东西,那进来搜个资料也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你怎么那么懂我呢,口供说的滴水不漏。天知道,我刚才有多怕你说错一个字。”抱着她不撒手的霍珩说到这儿就忍不住用脸蹭了蹭她的头顶。

聂然被他那一蹭,蹭回了思绪,伸手推开了他的脑袋,“说归说,不要动手动脚还动脸。”

被推开的霍珩看着她,提醒地道:“你那天答应我了。”

聂然想了想,带着逗弄的意思,故意装作很是一本正经地问:“我能收回吗?”

果然,霍珩眼神顿时半眯了起来,那镜片下的漆黑的双眸中略有些汹涌了起来,声音低哑地道:“你这是在逼我尽早开动吗?”

聂然丝毫不以为杵,笑着挑衅,“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两个月后吗?自己说的话可不能犯规。”

霍珩看着她眉眼弯弯的笑,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再一次将她搂紧了怀里,“忍两个月的前提是可以吃点豆腐。”

他的脑袋埋在聂然的脖颈处,声音闷闷地,听上去略带着些许的委屈。

聂然听到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但接下来也就没有再阻止他这样的动作。

不仅如此,手也随之轻搭在了他的腰间。

霍珩感觉到腰间那轻轻的一搭,虽说没有环住他的腰,但这样的回应已然让他身体微颤了一下。

内心狂喜不已。

“这次和达坤的私下合作,你确定要继续吗?私下做事,可是违令禁止的。”聂然显然并不知道他现在心里的激动,一心都在这次的任务上。

谈及到任务问题,霍珩微微松开了一些,语气神情都沉了下来,“嗯,事情已经到这步,想再回头已经没有办法。明天我去医院要做个全身检查,你跟我去医院,然后我会想办法把你送走。”

“你这是让我逃走?可是这样不是反而会引起霍启朗的注意吗?”聂然不解地问。

霍珩对此却并不在意地道:“没关系,你的身份我和那边一起策划,掩盖的很好,他就算再怎么查都不会查到问题。你尽管离开好了。”

他看着眼前的聂然,深邃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眷恋和不舍。

聂然无语的打断了他的思绪,正色地道:“我不是说自己,而是说你!我从你这儿逃跑,霍启朗肯定会认为你是故意放我走的,到时候难免不会引起他其他的猜测和联想。”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再猜测也只是猜测,无法证实。”

他一副‘放心,奈何不了我的’样子让聂然忍不住人不是送了个冷眼。

这人是在把她当小孩子哄吗?

还是觉得她现在的智商只有小孩子的等级?

“这不一样,心里一旦有了忌讳,以后他就更偏向霍褚了。”

她从头到尾都不过是配角而已,何必为了一个配角失去主角光环。

这不是很蠢吗?

一旦主角的位置被抢,他也就和自己一样成了配角了。

到时候他这些年来的卧底任务就全部泡汤了。

“你以为你这样凭空出现,他心里就不忌讳了?”霍珩看到她为自己担心的样子,心里美得简直冒泡,忍不住抬手在刮了下她的鼻尖,“天真。”

聂然被他突如其来的偷袭弄得一愣,随即她摸着自己的鼻子,皱眉,“可是只要我留在这里,他的顾忌就会减少很多,毕竟我现在在明,但如果你放了我,你这摆明了就是要和他作对,他可以认为你别有用心。”

“别有用心就别有用心吧。”霍珩双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语气格外的认真,“反正你的安全放在第一。”

“我的安全第一,所以你的安全就不重要了?”聂然挑眉问道。

霍珩笑了笑,“我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这点事情不会有问题的。反倒是你,要是他知道你离开,肯定会派人找,所以你要多加小心。”

他对她是各种千叮咛万嘱咐,什么小心啦、注意啦,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

聂然搭在他腰间的双手渐渐环上了他的腰,浅笑地靠了过去,“那我不离开,留在你身边,不就不用小心了。”

霍珩被她这么一抱,身体先是一僵,随后手刚想再次将她搂进怀里,就听到她那话,顷刻间就清醒了过来。

这是美人计啊!

不行,不能上当!

他一口拒绝地说道:“不行,这里任务太危险,而且也不知道何时结束,你没必要陪着我耗。”

聂然不撒手地又往他身前走进了一步,“那你觉得我在那里等你就不是在耗?”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几乎到了贴近的状态。

霍珩低着头,望着正仰着脑袋望着自己的那张娇俏的小脸,心里只觉得满足。

嘴角微微勾起,一只手捋了捋她额前的碎发,轻呢地道:“放心,我会抓紧时间争取早点把这里的结束。”

“怎么抓紧?又要拿命去换取对方的信任吗?”聂然回想起这件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原本正搂腰的手立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神色也变得凶狠了起来,“霍珩我警告你,你再敢这样做,我不管你是为了谁,又为了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霍珩从温柔乡一下子变成了丢去了冰封雪地,这秒变的节奏让他有些缓不过来。

怔愣了几秒之后,他开口问道:“那你呢,你也经常拿命去搏啊,为什么你自己可以,我不可以呢?”

哟,这是来和她算账的意思啊?

聂然凤眸轻眯了起来,刚才还恶狠狠的眼神瞬间弯了弯眉眼,嘴角扬起了一个灿烂笑容,甜甜地道:“那你可以不原谅我啊。”

霍珩本以为聂然会就此认输。

结果,谁能料到她杀了个回马枪。

把霍珩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原谅她?

开玩笑!

不原谅她有用吗?

最后倒霉还不是自己!

她根本就是吃定自己不可能不原谅她,这才那么得得瑟瑟地对自己说这番话。

这个坏妮子!

霍珩心里气得牙痒痒,只想把她横抱起来,打她两下小屁股。

但是鉴于这样做的后果太过血腥暴力,他也只能脑补一番。

他嘴角还是挂着微笑,带着哄溺的语气道:“那我们各退一步,以后做事都多为对方考虑一下,好不好?”

“你其实绕了那么久的圈子,目的就在这里吧。”聂然神色一变地道。

“哪有,我也有着和你一样的希望啊。你都不知道你前面几次死里逃生的样子,把我吓成什么样子,你现在补偿我一句承诺也是应该的啊。”

聂然当下又被他再一次的抱在了怀里。

她被迫地抱着,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听你这一句补偿,那一句承诺的,我怎么感觉欠你那么多啊?我记得你以前说我从来不欠你什么啊。”

为什么她有一种被诓了的感觉。

这家伙不会毒瘾发作是骗自己的吧?这个想法立刻就从脑袋里冒了出来。

可还没等她开口问,就听到耳边传来的霍珩低沉有力地声音,“为你做事我心甘情愿,一切都值。但前提你要活着,活得好好的。所以,你欠我这一句承诺。”

------题外话------

又给你们撒糖咯~甜不甜?

不过这章字数有点少哦,晚上家里来人了,明天会涨回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