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当众劫人,太嚣张!/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确定……”杨医生吞咽了口口水,底气略有些不足地说道。

“要不要再考虑考虑。”霍启朗再三地挽留着。

可惜杨医生此时心意已决,为了活命,只好摇头拒绝道:“不不不,不用麻烦了董事长,我自己也不知道要休息多久,还是辞了比较好。”

霍启朗似乎感觉到他的坚决,最终和他寒暄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这才说道:“好吧,如果你心意已决的话,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多谢董事长,真的非常感谢董事长。”杨医生顿时大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一个劲儿道谢着。

那头的霍启朗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只是让他一定要好好保重,便挂了电话。

“如何了?”站在二楼楼梯上的杨夫人皱着眉,很是不安焦急地问道。

挂了电话还沉浸在感激和感谢之中的杨医生晃了晃手机,笑着回答:“董事长同意了。他还让我保重身体,还……”

他笑着向自己的妻子报告着刚才霍董事长对他各种挽留,但等到看见杨夫人带着两个行李箱从楼上一点点的拖下来时,他有些傻了眼,“你……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不明白自己的夫人为什么要拖着两个箱子下来,他们今天也没有要出去旅游的计划啊。

杨夫人并不多说什么,只是将两个行李箱拖下来之后,催促地将其中一个行李箱丢给了他,说:“走,咱们现在就要坐船离开这里。”

“现在?坐船?”杨医生一脸疑惑地看着她,显然对于她的话还有些懵。

“是啊,现在马上坐船离开。”杨夫人抓着他手就往外拉扯。

杨医生对于她这样急匆匆的催赶不禁皱了皱眉,“有必要这么赶吗?”

他都已经辞职了,霍董事长也已经同意了,何必要这样匆促。

杨夫人见他一副还没有看清局势的样子,恨不能戳着他的脑门一字字地道:“你这人真是除了死读书就什么都不会!霍家是什么地方,你在那个地方待了这么多年,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你多少都清楚,董事长能轻易的放过你?所以咱们现在必须马上离开才行。”

杨医生听到她的话后心头一跳。

但随即就否决了自家夫人的想法,他摇头道:“这不可能,刚才霍董事长还和我说要多多保重,他怎么可能不会放过我。”

“他说你就信啊?你怎么那么蠢!那不过是他拖延你的手段而已!”杨夫人对于自家丈夫这幅单纯老实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你让我辞什么职?”这些年来他好话恭维话听够了,现在冷不丁的被自家妻子这样骂,心里多少也有些生气了。

一辞职就是死,那还不如不辞职。

这样至少还活着!

杨夫人听闻后,这下真的是爆发了,她猛地将手中的行李箱丢在了旁边,跨步到了他的面前,怒声道:“你以为你不自辞职就没事了?站错队一样是死,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那还不如趁着现在霍启朗还没有反应,咱们赶紧逃,还有一线生机,至少主动权在自己手上。要是等到他想杀我们,我们就被动了,到时候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杨夫人一连串的话砸得向来只会钻研学术的杨医生彻底懵然了。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彻底当机了。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失控了。

而失控的原因,就是那一张薄薄的报告纸。

杨夫人看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浪费时间,当下决定不再管他,“你要是不想走,我不强求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着就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往前走去。

杨医生见她要走,瞬间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地抓住了她,“那……那我们逃了,女儿呢?”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那还在上学的女儿怎么办。

总不能把女儿丢在国外不闻不问了吧?

“我刚才已经给她的学校打了个电话,办了休学手续。”杨夫人看他总算是脑袋开始转弯了,急忙将另外一个行李箱塞进了他手中,催促着往大门口走去。

“刚才?”杨医生一愣。

他怎么感觉自家妻子做事手法也太快了,好像一切都在她的盘算之中。

无论是连夜收拾衣服离开也好,还是早已给女儿学校打电话休学也好。

感觉她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打算了。

就算她聪明,可也不至于能如此未卜先知,看透一切吧?

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杨夫人当然知道他在怀疑什么,但此时根本来不及和他细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催促拉着他往前走,“现在不是问这个时候,快点走吧!不然董事长的人一到,咱们女儿就成无父无母的孤儿了!”

提及到女儿,杨医生总算是从自己的思绪里拉扯了回来,不管妻子做什么,肯定都是为了能让自己活命,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当下,他也不再拖拖拉拉,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妻子的手,就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只不过,两个人才刚到门口,就听到外面响起了两辆车子急刹车的刺耳声音。

两个人顿时像是立地冰冻似地站在了门口,整个人的背脊寒毛都逆竖了起来。

“他们来了,一定是他们来了!”杨夫人率先反应了过来,拉着自家丈夫的手就往后门走去,“快,我们从后门走!”

“好!”

杨医生在这一刻,总算彻底明白了过来。

自己夫人果然说的没错,霍启朗对自己说的那些所谓的保重的话,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罢了。

怪不得他刚才一再的询问自己。

其实要想真的离开霍家,那么只有死这一条路。

杨医生在明白了如此这般的事实之后,看见自己的夫人明明害怕的要死,却还要强装镇定的拉着自己往外头走去。

其实,她本来不需要这样担惊受怕的跟着自己逃跑。

她完全可以将事态隐瞒下来,自己趁着机会一个人带着女儿逃跑。

但她没有,她选择跟着自己离开。

当下,他作为男人,反手紧握住了自家妻子的手,带着她快速地朝着后门跑去。

“砰——”

随着那一声巨大的踹门声响起,杨医生当下立刻扯着夫人半蹲了下来,堪堪躲过了那几个人的视线。

刚冲进来的那群人并没有发现躲在后门口柜子旁的夫妻两个,而是一路直冲二楼的卧室。

这正好给了杨医生夫妻两一个喘息的机会。

他们两个人趁着那四个人上了二楼的时间,静悄悄的拎起了行李箱,小心翼翼的猫着腰朝着后门而去。

趁这那些人还在书房和卧室里寻找时,他们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后门口。

好不容易才缓了口气,还没等彻底放松下来,谁知杨夫人一个没注意在跨出后门时行李箱不小心撞上了门框,发出了“哐当”一声的声响。

夫妻两个人神色一僵。

正期盼着楼上的人不要听见时,就听到二楼的一声响亮的喊声,“他们在那里!”

原来正打算从房间里跑出来报告没人的那名手下在听到了声响之后,仔细地看了一眼楼下,发现了已经准备逃离的杨医生夫妻两个。

他们两个人在听到那一声声响之后,脸色徒然变得煞白了起来。

“快走!”杨医生当机立断地拉着妻子丢下了行李箱就往外头走。

杨夫人被他一拉,也知道不能再带着行李离开,索性也跟着丢下了行李箱,两个人一路朝着外面狂跑而去。

楼上的人听到了之后,当下就跑了出来,快步下了楼朝着后门追去。

在临到后门口,为首的男人拦下了其中一名手下,匆促道:“你去开车追他们!”

那名被拦下的人点头,往大门口方向跑去。

另外三个人跑出了后门,快步追了上去。

杨医生夫妻两个人看着身后那群人紧追不舍,甚至还作势准备掏枪。

“快,快往人多的地方走,他们就不敢开枪了!”杨医生拉着身边的妻子,一个劲儿地朝着外头冲去。

“不,不行,我们要往后门走。”杨夫人制止地说道。

“后门?那里根本没有保安把手,这样只会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朝我们开枪!”杨医生显然对于她这番提议很不赞同。

“你听我的不会有错!”杨夫人很是强硬地拉着他穿过了别墅区的小树林,朝着小区后门而去。

“真是找死,居然走没人的后门!”身后那名为首的男人看到他们逃跑的方向,忍不住当下就冷笑了一声,索性也不拔枪了,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

杨医生夫妻两个人到底不如这群经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们,才跑到小区的后门,就被随后赶超上来的那名手下一把拽住。

杨医生本就跑的腿软,全靠自己的那股意志在跑,这会儿被身后那股力量一拽,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摔了下来。

即将摔下来的杨医生连忙送开了手,一把将妻子退了出去,“快,快走!”

“走?你以为你们走的掉?”那名手下讥讽地一笑,让身后的那名手下快步上前将杨夫人给一并拖拽了回来。

“你们……你们怎么能说话不算话……董事长明明就同意让我走的……”被拽倒在地的杨医生哆哆嗦嗦地抗议着。

“是啊,是同意让你走啊,只不过走的那条路和你想的不太一样而已。”那名手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的杨医生,咧嘴笑道。

“你……你……你们这样做……还……还有没有王法了……”杨医生心里怕到了极点,说话间都是颤抖着的。

“王法?”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大笑了起来,引得周围的那三个也不由得哄笑了开来。

“你等会儿去跟阎王爷说王法吧。”那人笑完之后,就拿出刀准备结果了这两个人。

“等一下!”杨医生看那把刀在他手中正要举起,连忙喊道:“能不能放了我老婆,她……她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老公……”杨夫人听到了这话,心里头莫名的泛起了一阵感动。

“抱歉,上面的命令是,一个不留。你们两夫妻到黄泉路上有个伴不是挺好。”那名被喊停的手下笑着将刀重新举了起来,正要狠狠地扎向杨医生时,只听到后门口处突然一声车子引擎的轰鸣声响起。

这让那些人手上的动作一顿,不由得抬头望去。

“砰——”车辆还未停下,一声枪响从车内响起。

随即那手下的刀就此掉被击落了下来。

那群手下心头一骇,还没来得及做反应,就看见车子已经完成了一个漂亮的漂移急转。

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车子就此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夫妻两的面前。

“咔”的一声,车门自动打开了。

“上车!”车内的人对着还傻愣地坐在那里的杨医生夫妻两低呵了一声。

杨医生看着车内的人带着一个黑色的棒球帽,和一张黑色的口罩,整张脸几乎都被完全的覆盖住,声音也雌雄难辨,生怕这人和身边的手下是一样要来杀他的,迟疑不敢动。

倒是身边的杨夫人立刻生拉硬拽着杨医生连滚带爬地上了车。

车门才刚关上,车子立刻一个九十度的旋转,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以及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了刺耳声音,直接朝着后门外而去。

为首的那名手下直到闻见汽车尾气之后,这才瞬间清醒了过来。

“靠!你们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我追!”为首的那名手下连忙踹着身边的其他两名还傻愣愣站着的小弟。

“哦哦哦,我去开车。”被踹醒的一名小弟连忙折返往前面跑去。

这时候正巧刚才被喊去开车的那名手下,开着车从前门绕了过来。

其余的三个人急忙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手下对着身边的怒声道:“人被截了,快追上去!是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车牌尾号是Z65,从车道左边转弯!”

身边的那名手下急忙踩下油门,车子瞬间飞驰而去。

就在他们急速追赶而来的时候,已经逃离了几分钟的杨医生夫妻两劫后余生的坐在车内,心里依旧惊颤不已。

杨医生时不时地朝着后面看去,防止那群人追来,可等了大约一分钟也不见后面有车跟来,这才稍稍的定了定心。

“不知道是哪位救了我和内人,方不方便留个姓名,将来也好报答一番。”暂时安全的杨医生不想刚逃狼窝,又进虎口,很是小心谨慎地询问着这个救了他们一命的神秘人。

“你再看我,我就直接把你丢到海里喂鲨鱼。”驾驶座上的人目视着前方,声音从口罩里冷冷地传了出来。

那冰冻的声音立刻让杨医生一个哆嗦,收回了想要窥探那人真面目的心。

他低着头,连连道:“不敢,不敢……”

身边的杨夫人将他一把拉扯了回来,坐在那里,勉强笑着打起了圆场,“不好意思啊,我丈夫吓傻了,胡言乱语来着,无意冒犯的。”

坐在车前的神秘人并不搭话,只是压低了声音地冷然说道:“你们车座下有一个小包,里面有你们新的身份还有船票,以及一张支票。”

杨夫人按照那神秘人的指示一看,果然车座下有一个小包,打开一看两张按照新身份的船票以及身份证,还有一张写有两百万的支票。

看到这些必需品之后,杨夫人立刻松了一口,紧握着那些东西激动地道:“多谢,多谢!我还以为刚才真的死定了。”

“既然是约定,自然不会放弃你们。”驾驶座内的神秘人声音没有起伏地道。

杨夫人忙不迭地点头,在经历了刚才那种差点就要死掉的时刻,现在这些东西的出现就如同是一针兴奋剂。

那种从地狱又飞到天堂的心情,让她整个人是那么的不真实,“谢谢,谢谢,谢谢……”

坐在一旁的杨医生在听到这段对话后,又看到新的身份和一张面额如此之大的支票,不禁皱眉问道:“什么约定?你背着我到底做了什么?”

如果说刚才他还以为是老天开眼,天降英雄救自己的话。

那么现在,他多少已经知道些什么了。

怪不得刚刚她一直让自己走后门,原来她早就知道有人会来救他们。

怪不得自己刚辞职完,她就拉着自己赶紧跑,甚至连女儿的学校都在此之前办了休学。

怪不得今早凌晨的时候她各种分析,一个劲儿的撺掇自己把报告交出去。

难道,他的妻子一直都是三少的人?

不然她为什么要这么偏帮三少呢?

杨夫人鉴于前面坐着的人,不敢多解释什么,糊弄着他道:“你就别管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把我唬得团团转!”感觉到欺骗的杨医生对此很是愤怒。

杨夫人没想到自己这般费心费力,还跟着他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不仅没有得到感激,反而得到了责骂。

备受委屈的杨夫人对此也很是生气地道:“我唬你?要不是我,刚才那一刀就朝着你脖子抹下去了!”

“可是这是你说的,让我辞掉,这才惹怒了董事长。”杨医生觉得这件事归根到底就是自己的妻子欺骗了自己,这才害得自己如此狼狈的逃离,甚至差点死在了那把刀下。

已然放下心里杨夫人冷冷一笑,“得了吧,就算你不辞掉,你早晚也要被董事长给弄死!”

“你!”

夫妻两坐在后面争吵不休,坐在前面的神秘人听着身后吵杂的声音,语气冰冷地道:“再废一句话,我就把你们丢给后面那辆车。”

瞬间,身后那两个人抿紧了唇,噤声坐在了那里。

可随后,杨医生神情就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什么叫再废话就把他们丢诶后面那辆车?

后面有车吗?

他猛地转过头往后一瞧,就看到后面有一辆车正死死的跟着他们。

“那……那……那是……他们的车?”杨医生不可置信地低呼了起来。

惹得身边的杨夫人也不禁转过头望去。

“天!他们的速度怎么那么快?!”在看到身后那辆车里的人之后,杨夫人原本刚放下的心,立即再次又提了起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闭嘴!”

驾驶座里的人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看到身后那辆车朝着紧咬着不放,顿时那双闪烁着冷芒的眼眸微微半眯了起来。

她脚下的力道再次加重了一分,手猛地一打方向盘,立刻超过了前面的车辆。

正值早高峰的巨大车流量中,那辆黑色的不起眼轿车正灵活地快速变道前行。

------题外话------

明天蠢夏生日啦啦啦了~为此,决定今天再次提早更新,然后问一个炒鸡简单的问题:这个神秘人是谁?

前十名猜对有奖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