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生死时速,希望是个惊喜/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面的车辆一看到紧跟着的车辆突然急速变道,并且借着被超车辆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副驾驶上坐着的男人急忙道:“快,快追上去!快点!”

坐在驾驶座的那名手下急打方向盘,速度很快的超了过去。

被超的那辆白色车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两辆车赶超上来,害得他差点和其他车子相撞,心里顿时不爽快了起来。

于是,他变了道,加快了速度和刚才超他的那辆车并行。

接着便打开了车窗,对着和自己几乎贴行的车辆怒声骂咧了起来,“喂!你们会不会开车啊!交通法没学过啊!不认识字就回娘胎重学啊!妈的!”

“要疯自己疯啊,别祸害别人行不行啊!”

他在自己的车子里头骂得很是起劲,甚至怎么难听怎么骂。

坐在副驾驶的那名手下本来不打算和他计较,可无奈对方越骂越起劲,甚至隐隐还要问候祖宗十八代的架势。

这让他有些实在忍不住了。

“真他妈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急个屁啊,赶投胎啊!你们这群……”

那人话才说到一半,还有另外一半没有来得及从嘴里脱口而出就直接卡在了喉咙口。

只因为,他看见对面那个被自己骂了长达两分钟并且没有吭声过一句的男人竟直接从车窗口举枪对准了他。

“要试试子弹的滋味吗?”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手下扬了扬手中的枪支,冷冷地讥讽道。

那人半句话卡在喉咙口,上不上下不下,卡得脸色都涨红了起来。

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因为他的过度紧张,一个打滑,当场就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后面的车辆被他这突然的举动,一个个都紧急刹车了起来,但有些并没有来得及,直接就撞在前面车辆的保险杠上。

顿时,整条道上只听到车子碰撞以及司机一片叫骂声。

正值早高峰的的道路瞬间陷入了半瘫痪之中。

那名手下从后视镜看着那群人在围攻那名司机,顿时冷嗤了一声,等他将视线重新定格在前面那辆车时,发现那辆车趁乱再一次的超到了前面去。

“他妈的,又跑了,赶紧给我追上去!”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对着身边的人命令道。

身边的手下也随之在半瘫痪的道路上来回曲折的从各个细小的夹缝中穿行。

两辆车一前一后在道路上你追我赶着。

每每即将就要被赶上时,车内的杨医生夫妻两个人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怕被超过之后,会被拦截下来,丧了命。

但又不敢说。

毕竟现在的他们也并不算安全,万一惹恼了驾驶座上的那个人,极有可能就会被马上丢下去。

到那时候就彻底完了。

比起这两夫妻的害怕和不安,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人就显得淡定多了,时而躲藏在车流之中,又时而在即将快要被追赶上时,以最为惊险刺激的方式从两辆车的缝隙中穿行而过。

看上去那人并不像是在躲避,更有种在戏耍对方的样子。

次数一久,身后那辆车内的人也多少感觉到了。

“靠!这家伙摆明是在耍我们!给我追上去,敢这么嚣张,我一定要把那人的头给拧下来当球踢!”坐在副驾驶上的那名手下气得当即就用手肘砸了一下车门。

身边那名手下为难地皱了皱眉,现在道路后方呈半瘫痪的状态,又处在高峰时间段,说真的,要想对付前面辆车除非把对方逼到郊区,不然在这种闹市区,要想抓人根本没办法。

可那个人不敢明说,特别是大哥在愤怒的时候,他贸然说话,极有可能引火烧身。

于是,他紧握着方向盘,紧紧盯着前面的车辆,尽量有可能的缩短距离。

两辆车子在巨大的车流之中不停地追赶着。

等到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一段车程,眼看着就要出现一个巨大的四岔路口,拥挤不堪的车流就要在这里得到缓解时,坐在驾驶座上姿态悠闲散漫的人终于开口了。

“你们的船大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了,所以为了能赶上,你们可能要辛苦一下了,如果晕车就给我咬紧牙关给我忍着!”

坐在后面的杨医生弱弱地问了一句,“那……要是忍不住呢?”

坐在前面的人轻抬了抬头,朝着后视镜里的杨医生看了一眼,声音里透着薄冷的寒意,“忍不住我就把你交给后面的人,怎么样,在死和忍之间你选一个吧?”

杨夫人见自家的丈夫问如此愚蠢的问题,立刻轻拍了他一下作势制止。

杨医生当下吞咽了口口水,颤颤巍巍地道:“我忍,我一定咬牙忍住!你开吧。”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时,车子已经慢慢进入了四岔路口。

坐在前面的那个人压低了帽檐,接着握紧了方向盘静静等待着前面的那辆车缓缓行驶滑入四岔路口内。

那辆车的车尾还没来得及从停车线离开,随后就听到“轰——”的一声,突然身后的车子引擎发出了巨大声响。

还不等众人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辆车子就猛地一个急转弯,径直拐进了另外一条路口。

“快,快跟上!”一直紧跟在身后的那名手下看到那辆车突然急转离开后,连忙对着身边的手下命令着。

随后,那辆车也一个大的急转弯很快跟了上去。

两辆车同时进入了一条道路上。

前面那辆车内的人看到后视镜里又一次地出现了那辆熟悉的车子后,口罩下的嘴角微微扬了扬,当下手中的方向盘又立即一转,车子马上滑入了另外一条车道内。

“快,给我咬紧!把那辆车给我逼往郊区走,到了那里就好办了。”后面那辆车内坐在副驾驶上为首的人催促着道。

“是!”驾驶座上的人点了点头,脚下的油门顿时加快不少。

这条路上车流量并不多,又是大路,两辆车的通行并没有像刚才那样拥堵。

车速越发的加快了不少。

杨医生夫妻两个人在身前这个神秘人的提醒下,早已经带好了安全带,两只手紧紧攥着胸前的安全带,脸色很是苍白的目视着前方。

嘴更是抿紧成了一条线,就怕万一吐出来之后,被前面的人一脚踹下去。

车子在道路上快速地行驶着。

坐在前面的那个人看着身后已经隐隐要赶超上来,并且特意绕到了车辆的左侧,想要截住。

那人又看了一眼后视镜,讥冷一笑。

这是把逼自己没办法上高速,然后逼去郊区,好开枪吗?

好吧,那就玩玩儿好了。

“为了保证你们准时到达,接下来的路程你们就辛苦一下。”冰冷而平静的提醒从口罩内冷冷传出。

车后座的杨医生夫妻两个对于这人所谓的辛苦还没来得及理解,随后便听到“轰——”的一声,油门猛地踩下,车子瞬间提速了不少。

犹如一把离弦之箭般飞驰而去。

后面的车子看大那人居然在即将上高速的岔路上提速,以为那人是想拼一把,甩下他们好上高速。

“快,逼出去,一定不能让前面的车上高速!”身后紧追不放的车辆也赶忙踩下油门,立刻追了上去。

两辆车伴随着轰鸣声在道路上一路疾驰。

渐渐地,不知为何前面那辆车从一开始的前行,逐渐落了下乘,竟和后来的车辆并肩同行了起来。

不仅并行,在这两黑色商务车的右侧还有一辆大型卡车。

那巨大的后车厢挡住了出高速的通道。

“该死的!”副驾驶上的人看到那辆旁边那辆卡车一直和他们两辆车齐头并进,气得恨不能一枪打爆那司机的脑袋。

这样一来,根本没有办法让逼对方下高速,并且进了高速之后直接行到了闹市区,就更难抓住他们了。

他皱着眉头,想了又想,最终开口对着身后两个手下吩咐道:“开枪,直接射杀!”

“是!”

身后的两个人立即准备拔枪。

而对面的杨医生夫妻两个人看着身旁那辆车已经基本和自己所坐的车辆基本保持同步,那颗心几乎是提到了嗓子眼儿。

已经并排前行了,应该会被超吧?

只要对方再踩一下油门,基本就能超过去了吧?

那他们是不是就死定了?

还在想着被超车问题的那两个人完全不知死亡已经开始降临。

“不想被打爆头,就给我蹲下!”忽然之间,前面那个人一声冰冷的呵斥声响起。

激得他们立刻回过神来,朝外头看去。

就看见对面那辆车内,同样坐在后座的两名手下已从腰间拔出了枪支对准了他们。

当下,他们一个寒颤,忙不迭地解开安全带。

但谁料,就在解安全带时,居然悲剧的发现安全带卡住了!

他们两个人就像是被绑在了椅子上一样,更别提蹲下这种要求。

“安……安全带卡……卡了……”杨医生又着急又郁闷地道。

“卡了?”车前的人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看,嗤了一声,无情而又冷酷地话缓缓响起,“那你们就等死吧。”

等……等死?

车后座的两夫妻这下真急了起来。

“那你加快速度他们不就不能开枪了嘛!”杨夫人被安全带卡得根本无法动弹,原本的救命东西此时就变成了想要活命的障碍。

杨医生急急附和地道:“是啊,你快点加速啊!”

“该死的!都是你,说什么要绑安全带,这回好了吧,彻底绑死了!”杨夫人怎么折腾都没办法将安全带给解开,为此逼得修养良好的她为此低低咒骂了一句。

杨医生这时候也被安全带给牢牢捆绑在椅子上,心里又急又烦躁,“怪我干什么,我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两个人眼看着又要争执了起来,车前冷漠无情地传来了最后一句通牒,“给你们十秒给解开,不然就等着被打死好了。”

话音才落,脚下的油门猛地又是一个用力,方向盘一转,车子再次飞驰了出去。

原本在旁边准备等到路面那一段没有路面摄像头的地方再开枪,结果却不想对面的车竟然再一次的提速了起来,与目标人物失之交臂。

“快点追上去!”副驾驶上的人连声的催促着。

驾驶座上的人眉头紧皱着,用力地踩下了油门,追了上去。

杨医生夫妻两个看到车窗外那辆车又一次的紧追了上来,急得竟在这十二月中旬的天气中满身的大汗。

“还有五秒。”车前的人目视着前方,声调没有任何起伏地提醒着。

身后的那两个人脸色煞白,急得手都在发抖,根本无法好好的解开安全带。

可偏偏前面的人还在继续地用倒数在提醒着他们两个人。

“四秒。”

“三秒。”

“两秒。”

“一秒。”

秒字才说完,安全带发出了“喀”的一声,竟然就此被打开了。

还处在懵然状态的两个人就这样傻坐在那里,看着不知怎么打开的安全带。

只是还未来得及心头溢出狂喜,就听到身前那个人一声命令,“趴下!”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那两个人马上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噗——噗——”带着消音枪的子弹从枪口穿透了车玻璃,带着凌厉之风的子弹从他们的头顶堪堪划过。

一秒,就差那一秒!

要不是刚才那一句提醒,现在他们两个人就真的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而对面那辆车里的人看见没有击中,副驾驶座上的人立刻怒骂了起来,“你们眼睛长哪儿的,那么近距离都射不到!”

后座的那名手下见自己失手,也不敢吭声。

“废物!”那人看自己那帮手下低着头不言语,忍不住低咒了一声,接着就把枪对准了对面正在开车的那个把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的人。

只要这人死了,就不怕杨医生夫妻两个人跑!

当下,他抬手就拔枪而出,对准了那个坐在驾驶座里人。

然而那个被枪口对准的人此时好像并不是知道危险来临一般,依旧继续地踩着油门不放,继续往前开车。

“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呵!”那人将枪装上了消音器,裂开了一个冷然的笑意。

手指下扳机被狠狠地扣动。

“噗——”消音枪内发出了轻微的一个响动,子弹从膛内飞射而出。

那人笃定的认为这次必定能一击即中。

除非这人能立刻消失。

嘴角的笑意还未扩大,谁知眼前随后那一幕就此让他僵在了嘴边。

只见原本的车辆在他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突然方向盘一打,在即将上高速之际从前面格外惊险的穿过一辆大型运载卡车车头,就此出了高速道路。

那颗原本应该钉入驾驶座内那个神秘人的大脑里的子弹此时只是打在了卡车的车厢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而还一直以为杨医生夫妻两会直行的那辆车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车子就已经跟着那辆大卡车进入了高速路段。

“谁让你上高速的!”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在看到那辆车真的就这样消失了,脸色当下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那人会一下子会转弯……”坐在驾驶座上的那名手下显然被刚才那一幕也给惊愣住了。

他以为那个人之所以和卡车并行,为的就是不想被逼出高速路段。

可谁能料到,那人会在即将上高速的时候,竟然一脚油门以如此危险的方式绕过了大卡车的车头,下了高速。

那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做法。

又有谁会想到。

“快掉头,快点掉头!”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人急忙嚷嚷地命令道。

坐在驾驶座上的那名手下皱着眉头,很是为难地道:“不行啊大哥,这高速路上不能掉头,只能等下了高速才能继续追。”

男人一听,猛地砸了一拳,怒声低咒,“妈的!”

本来以为会很快能解决的。

结果没想到,真被那人给躲过去了。

这边高速上的人正懊恼不已。

另外一边已行驶进入郊区内的杨医生夫妻两个人却惊魂未定。

刚才那一幕真的是快把他们给吓死了。

在穿过去的时候,那巨大的卡车几乎就要撞上来了。

他们甚至都已经听到那辆引擎盖下机器所发出了轰鸣声。

两个人下意识地紧紧抱在一起,闭着眼,等待着最后死神的降临。

但出乎意料的是,原本以为下一秒会被连人带车全部被撞翻的结局竟会又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他们两个不仅没有死,而且还安然无恙的很。

“呼……我……我差点……差点以为就真完了……吓得都快尿失禁了……”劫后余生的杨医生在经历了几次三番的惊险之后,已经腿软得站不起来了。

全靠两只手抓着椅子,否则整个人一屁股就摔倒在了车底下去了。

旁边的杨夫人只是一个劲儿的捂着胸口喘气,连话都已经说不出来了。

“你敢给我尿在车里,我就开车直接把你送到霍宅去。”驾驶座内的那人神情淡然地开着车,目不斜视地道。

还没缓过来的杨夫人一听,立即就瞪了身边的人一眼。

杨医生也急忙摇头,“不不不,我不敢,不敢。”

在暂缓了半分钟后,两个人这才从慢慢地坐了上来。

车子在郊区清冷的路面上快速的行驶着。

即使没有了后面车辆的围追堵截,速度依旧不减,甚至越发的加快了起来。

在绕过了一圈郊区的外道之后,车子便更快的速度朝着码头行驶而去。

大约在一刻钟之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码头上。

杨医生夫妻两个人在历经了好几次的生死徘徊之中,对于这如此彪悍的车速也就习惯了不少,所以下车的时候,两个人还算比较淡定。

“谢……谢谢……”杨医生临走前还对着车前那个不知男女的神秘人道谢着。

“还有一分钟,赶不上这班船,你们就等着被人砍断四肢丢下海吧。”坐在驾驶座上的人依旧视线笔直地看着前方,语气冷然地提醒着。

当下,杨夫人就拉扯着杨医生朝着码头跑去,“快,快走!”

两个人神色匆忙,脸色惨白的验了票,进了船舱内。

船的鸣笛声马上就响了起来。

又过了大约半分钟后,终于开船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人看着船只一点一点朝着前方行驶而去,直到彻底消失在了海面上后,这才重新启动车子快速离开了码头。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后,一辆灰色的面包车疾驰而来。

在还没完全停下车时,副驾驶的车门已经被打开,那个手下直接跑去了验票处询问,结果得到了消息自然是,在五分钟前那艘船已经准时开了。

他们已经迟了!

那人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气得一脚踹飞了旁边的垃圾桶,“靠!”

随后下车跑过来的手下们看到他这个神情就知道他们迟了,于是连忙问道:“大哥,那现在怎么办?”

那名正在怒火中烧的男人愤愤道:“还能怎么办,赶紧打电话给陈叔啊!”

身旁的那名手下忙不迭的掏出手机,拨通了陈叔的电话,将一事情告诉了陈叔。

正陪着霍启朗去公司路上陈叔听到这话后,不由得变了脸色,“什么?被人劫走了?”

这一句话,让身边正闭目养神的霍启朗睁开了眼睛,望着陈叔一眼。

陈叔抬头望着后视镜里的霍启朗,径直对着电话里的人问道:“好端端的怎么会被人劫走?”

电话那头的人也很是气恼,“不知道,我们刚准备解决的时候,那人就开车冲了过来,把人带走了,极其的嚣张。”

极其的嚣张?

不知为何陈叔莫名想到了一个人。

于是,他立刻问道:“看清那个人的样子没?”

“没有,那个人带着帽子和口罩,我们无法识别。”

听到这话之后,陈叔眉头深深地皱出了一道褶子。

帽子、口罩?

行事如此小心谨慎,他心里头的那个人影变得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可随后又觉得这个人不太可能。

“那身形呢?有没有超过座椅?”他问。

自从有了那一次之后,想要知道是不是那个人所为,只需要问身形就可以。

“看不清楚,对方的车技很好,我们一直无法超过去。”

看不清?

居然看不清?

“给我查,马上给我查!”陈叔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怒声命令着,“还有,杨医生他们两夫妻绝对不能放过,查到之后直接解决!”

“是!”

陈叔挂了电话之后神色很是难看,他握着手机坐在那里。

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叶苒?

“没有把人抓到?”坐在后座上的霍启朗沉沉地问。

说是问,其实刚才电话里的话他多少都已经听到了,现在问一句,不过是想确定而已。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叔恭敬地点头,“是的,但我会让他们在杨医生下船的时候立刻解决掉。”

霍启朗淡淡地嗯了一声,看上去并不在意杨医生的去留,反问问了一句,“查到杨医生离开的原因了吗?”

陈叔微微转过身,侧面向着霍启朗,低着头回答:“阿骆说昨天他把杨医生送到家之后,并没有异常。但是,在送他离开霍宅之前,三少有和杨医生单独聊过。”

霍启朗哦了一声,声调微微扬起,“单独聊过?”

他昨晚就很奇怪,霍褚好好的怎么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非要送杨医生下去。

原来是自己的小算盘。

“是的。”

霍启朗靠在车椅内,昏暗的车内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有声音里透着些许的深意,“那也就是说,杨医生离开的原因至少有一部分里有他的功劳。”

“大哥,你是怀疑三少威逼利诱杨医生替他做事,然后又帮助杨医生不得不离开?”

陈叔神情凝重。

如果这个可能性成立的话,那么那个人应该不太可能是叶苒。

三少和叶苒之间并没有太大的联系,三少不可能会让叶苒去替自己做事,而叶苒也不可能会听三少的才对。

陈叔习惯地想着,将叶苒排除在了刚才的设想名单内。

“可是他到底要做什么呢?”陈叔很是不理解地问。

“到底是威逼利诱还是算计,谁知道呢?不到最后一秒钟,谁都不知道结局。”比起陈叔的不解,霍启朗很是倒显得很是淡然,“咱们就静观其变吧,希望这次他能给我一个不一样的惊喜。”

达坤没几天就要来了,他这时候动手,很显然是想要将达坤这条线也占为己有,彻底架空了霍珩。

真是够果决的。

“大哥,你是说三少是要打算准备做点什么了吗?”陈叔听到霍启朗最后那番别有意味的话语,眼底闪过一抹错愕。

“不然呢?能够出手帮助杨医生逃走,显然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什么。”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不计较杨医生的去留。

因为霍褚一旦得到了对自己有利的东西,那么人肯定是要解决掉。

他这个义子做事比起霍旻来更为稳妥,想法谋划也更为细心一些。

所以才能在这大半年的时间,就如此迅猛的方式将霍珩打回原形。

只是他很期待,霍褚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来打败霍珩,使得自己成功上位。

陈叔看到霍启朗静默地靠在后座内,大半张脸隐没在了昏暗的光线中,心里不禁叹息。

一场恶战又要来临了。

车子在道路上匀速的行驶着。

而在同一时间段内,另外一辆黑色商务车也在道路上行驶,只是那速度依旧飞快。

驾驶座上的人青葱的手指轻点了下手机屏幕上的通话键。

才响了一下,电话就接通了。

看上去对方等这个电话等了很久了。

“任务已完成。”声音从口罩内闷闷地传了出来,带着和对杨医生截然不同的语气,轻快地道。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听上去很是紧张,“没受伤?”

“开玩笑,这种不入流的小角色怎么可能让我受伤。”

桀骜而又自信的笑声响起,让电话那头的男人稍稍放心了不少,“把车开到东路的洗车房,三号和四号。”

“知道了。”

说完,便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车子按照电话里所说的地址一路驶去。

没一会儿车子就到达了目的地。

车子径直驶了进了三号门,洗车房内是密闭空间,一片漆黑。

并没有预料中的照常洗车,而是一个陌生男人从车房外走了进来。

坐在车内的人此时推开了车门,下了车,换上了那个男人沉默快速地坐了进去,并且从另外个出口离开。

留下的那个人快速地走到了四号门内,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已经在那里静静等待着。

开门,启动了引擎,车子便缓缓移动到了出口。

驾驶座上的人单手控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就此脱下了口罩,露出了莹润小巧的下巴和那轻勾起的红唇。

紧接着将帽子也随后拿了下来。

一张娇俏的小脸就此出现在了光线之下。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聂然!

------题外话------

小剧场

然姐:据说今天是蠢夏的生日,所以生日快乐!【撒花!】

二少:据说今天是蠢夏的生日,所以生日快乐!【撒花+1】

蠢夏:哈哈哈,好快乐!

然姐【眯眼微笑】:在这么美好的日子里,我们是不是应该……多点字数?

二少【点头】:嗯,应该多点。

还沉浸在喜悦之中的蠢夏骤然冰冻。

然姐【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多不多?

蠢夏【碍于威慑】:我……我……我多……我多……

然姐:吼吼吼,生日快乐,蠢夏!~撒花,撒花~

二少【一脸宠溺】:撒花,撒花~

蠢夏:……

PS:更正,我是自愿加字数的,嗯,自愿的!【傲娇脸】

PPS:七千五的字也不算特别多,但是更新早啊!

蠢夏决定以后的更新都在下午六点,你们觉得咋样?十一点多感觉太晚了,群里好多妹子都睁眼等更新,太辛苦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