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这是一个圈套?达坤来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晚上回去的时候霍褚的神情明显看上去很是愉悦。

那时候霍宅正准备开饭,霍启朗坐在首位,霍珩也坐在左手边的位置。

霍褚一进门,第一眼就落在了霍珩的身上。

那眼中的笑意是不加掩饰的

他脱下了西装交给了站在一旁的佣人,然后快步走进了餐厅内,笑着道:“看来我回来的正是时候啊,一进门就闻到饭菜香了。”

其实霍宅晚上一般都是霍启朗一个人吃晚餐,特别是霍旻死了之后,就天天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餐厅内。

霍珩一个人要掌管整个霍氏,根本没时间回来吃饭。

后来霍褚来了,一开始也会陪霍启朗吃饭,但随着他野心的一步步增加,等到彻底拿下了霍氏之后,他的工作量开始变大,从每天慢慢变成了每个星期。

直到后来霍氏已全部掌控,渐渐的他又将手伸到了军火生意上,以至于几乎每个星期都在飞机上来回的飞,和霍启朗吃晚餐就更少了。

今天这两个人准时回霍宅,真的是格外的难得。

他拉开了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开始吃了一口,顿时对着正在上次的林妈夸赞着,“哇,很好吃啊,林妈的手艺可真是越来越好了。”

“三少要是喜欢,赶明儿林妈再多做几道。”

林妈难得看到两位少爷同时在家吃饭,清冷的霍宅里顿时多了几分热闹,语气里也透露出了几分高兴。

然而,在场的除了林妈之外,其他人都感觉到这份热闹里带着几分别样的硝烟。

林妈端好了饭菜之后便离开了餐厅。

餐厅就顿时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霍褚坐在那里,像是真的饿了一般,大口大口地吃着,时不时的还和霍启朗和霍珩聊上几句。

尽管整顿饭下来,霍启朗和霍珩对于他的回答基本都只是点头,或者是嗯一声。

可他还是在那里不停地说着。

也托他的福,一顿饭吃下来,气氛看上去无比的融洽。

然而就在即将要结束的时候,霍褚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似的,抬头看向了霍珩,问道:“二哥身体如何了?退烧了吗?”

整顿饭都没有什么表情地霍启朗在听到霍褚喊了霍珩一声之后,眼皮不由得掀了掀。

而同样坐在那里的霍珩在这般的突如其来之下,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接着才点头道:“嗯,差不多了。”

霍褚仔细地上下看了看他,眉头紧皱着,“真的吗?可是我怎么看二哥的脸色还是那么差呢?就连身体也越发的消瘦了起来,是不是工作太忙了?需不需要我来帮忙?”

“不必了,你已经掌握了整个霍氏,再让你帮忙,我会过意不去的。”

霍珩一口拒绝,本还温和的眉眼变得有些冷峻了起来。

显然对于他的这番提议很是不悦。

可霍褚犹不自知地继续笑道:“怎么会呢,弟弟帮哥哥,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我可是很愿意帮二哥的。”

最后那一句话分明带着别样的深意,让人听上去有种挑衅的意味。

坐在对面的霍珩抿紧了唇,许久之后,才冷冷地说道:“暂时为止还不需要,等有需要的话,会开口的。”

“那就好,只要二哥一句话,我一定全力以赴。只是……”霍褚停顿了几秒,然后又再一次地说道:“我看你的脸色真的不太好,不舒服可别勉强,大不了就让杨医生再来看看。”

他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霍珩的脸色。

这让霍珩的神情彻底沉了下来。

站在二楼走廊的聂然看着霍珩眉宇间那一缕寒意,嘴角微微勾起。

这演技,还真挺像那么一回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为首的霍启朗却开口说了一句,“杨医生已经辞职了。”

嘴角已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笑容的霍褚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禁微微一僵,“辞职?”

杨医生好好的辞职干什么?

霍启朗嗯了一声,“前两天早上他主动打电话过来辞的,说是太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霍褚心头一跳。

前两天的早上?

那不就是他给自己发送邮件的当天早晨吗?!

他给自己发邮件,又马上辞职,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时间上的巧合让他不得不心生警惕,万一这是一个圈套那怎么办?!

他不露声色地笑了笑,“那就换个医生吧,反正咱们医院多的是医生。”

于是本想要将原本贴身分在裤袋里的那份文件拿出的心立刻被压制了下来。

接着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二楼的走廊上聂然在看到霍褚接下来再也没有提及任何一句之后,脸上的神情不免流露出了些许的失望。

真是的,就差一点点,霍褚就要说出口了。

结果霍启朗一句话,让他又缩了回去。

才演了一半的戏就此中断,真是太不过瘾了。

聂然很是扫兴地暗自摇头回到了房间内。

反正没有了好戏的晚餐也不过就是一顿委实平常的一顿饭而已,她可没什么心情看人吃饭。

楼下,餐厅内霍褚依旧神色不变的和霍启朗边吃边聊着什么,就连饭后水果也没有落下。

看上去情绪好像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动。

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在说话聊天的时候略微的有一些心不在焉。

就连嘴角的笑也感觉有些勉强。

若是普通人,或许看不出。

但很可惜,在场的那两个人都不是普通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细微的变化。

霍珩自然知道他担心紧张着什么。

因为这一场戏是他一手策划出来的。

反倒是霍启朗对于霍褚的表情有些看不透。

这是做戏骗自己吗?

一直认为杨医生夫妻是被霍褚劫走的霍启朗在看到他这般神情后,眉心轻皱了起来。

要真是演习,这小子的功力可真是够炉火纯青的。

三个人就这样坐在餐厅内寒暄聊天了半个小时,霍启朗便被陈叔给搀扶上了楼。

而霍珩也被随后下来的聂然推了上去。

唯独只有霍褚还留在那里,眉目有些发沉。

寂静无声的餐厅内,只有挂钟发出了“滴答——滴答——”的声响。

霍褚独自一人坐在那里,眉头紧紧地打成了一个结。

明天就是达坤要来A市的日子!

原本他的计划是今天晚上把这件事爆出来,那么理所当然的明天的接洽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可谁能想到居然横生出了杨医生这件事。

害得他不得不暂时压下这件事。

以免到时候反而被人算计。

餐桌上那盏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依旧没有缓解他面色的冰冷。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口袋里将手机拿了出来,对着一个没有姓名,只有一连串数字的号码发来一条命令。

“马上去查霍珩的血液报告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等到短信发送成功之后,他这才放下了电话,神色凝重地朝着二楼的房间走去。

就算明天真的不能接洽,只要这件事是真的,那么最后做交易的还是他自己!

抱着这样的信念,他冷着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

同样被聂然推进房间的霍珩在关上门之后,假借着要洗澡的名义,两个人趁着给浴缸放满水的这些许时间聊了起来。

这是他们这半个月来每天固定的自由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可以俩聊聊接下来的计划和方案。

一开始聂然以为真的是要谈计划。

结果没想到,两天都没保持住,霍珩就开始有些不规矩了起来。

没事就小偷小摸地抱她一下,轻啄一口。

气得她恨不得直接揍上去。

除了这两天,因为在被他的蓝图构想中吓得逃离,总感觉好像有些对不起他,为此这两天她基本上都很顺着他。

“刚才霍启朗的那句话好像把霍褚给吓着了。”坐在浴缸边的聂然一边漫不经心地玩儿着浴缸里的水,一边对霍珩说道。

霍珩还是坐在轮椅内,神情没有了刚才在餐厅下的严肃冷凝,反而很是平淡地回答:“他做事向来谨慎,在没有霍旻的背景和血缘,他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了。”

所以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成为霍褚随时中断的可能。

这一点,他很早就知道。

“真是可惜啊,明天晚上就要去接达坤了,如果这件事要是今天晚上爆出来,明天就可以换人去了。”聂然撇嘴叹了一声。

等了那么久,最后居然被霍启朗的一句话给彻底打散了。

扫兴,真是太扫兴了!

霍珩看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浴缸里的水,嘴角轻扬起,“没关系,不过是迟点而已,就当是我难得的好心,替他接待几天。”

“好心?”聂然抬眸,顿时嗤笑了一声。

他还真有连说这话。

好心的把人往死路上推?

要是霍褚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圈套,应该会气得吐血吧。

“好了,时间不够了。”霍珩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提醒了一句。

聂然很自然而然地点了点头,站起身准备离开浴室,好让霍珩洗澡。

只不过,就在她从霍珩身边擦身而过之际,手腕就被一只手紧紧地握住。

聂然不由得转过头,皱眉,问道:“不是说时间不够吗?”

“是啊,所以我们抓紧时间才行。”说着,霍珩就从轮椅上忽地站了起来,将她一把揽在了怀中。

措手不及的聂然被他这么一拽,整个人就此跌进了霍珩的怀中。

她艰难地从胸口抬起,就看到霍珩正闭眼慢慢地低下了头。

聂然当下眼眸眯了眯,双指曲起直接敲在了霍珩的脑门上。

真当她不敢发威是不是!

闭着眼被挨了一记的霍珩疼得当下松开了手,捂着自己的脑门。

“赶紧洗澡。”聂然皱着眉,不耐地丢下了这一句话,随后便拧开了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捂着脑袋一个人留在浴室里的霍珩看着她的背景,不禁轻笑了一声。

本来还想趁着她的愧疚之心,多吃吃豆腐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了。

唉……早知道昨天就应该多缠她一会儿了。

没有了豆腐可吃的霍珩这下也只能乖乖地洗澡了起来。

等他出来之后,聂然也进去洗了个澡,吹了个头发,随后就回到了那间书房内休息了起来。

一夜就这样平安无事地度过。

天气开始泛起了鱼肚白,聂然躺在床上依旧继续睡着。

直到八点,她才醒了过来。

一如往常那般刷牙洗脸,换好了衣服和霍珩下楼吃早饭,接着又跟着他去公司。

在公司里作为最闲的闲人她的任务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看报纸,看看杂志,等着下班。

霍珩怕她实在太无聊,就想给她找点事情干。

结果遭到了聂然的拒绝。

她才不打双份工呢!

闲着总比忙着强。

面对她的歪理,霍珩也无可奈何,只能任凭她去。

等到下午两个会议彻底全部结束回到办公室,就发现她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本想放轻动作不打扰她休息,可才让阿骆离开,再抬头时,坐在沙发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那眼眸中丝毫没有任何的睡意。

一看就知道她没有睡过。

“你要是觉得太无聊可以去逛逛街,或者是去餐厅吃点东西,要不然我的电脑给你,你上上网。”霍珩怕她在办公室里实在是太过憋屈,不由得出声替她想了几个办法。

那几个是普通女孩子经常用来打发时间的方法。

不过,霍珩忘了一件事。

聂然,不是普通女孩子。

她无论是在前世的基地里,还是这世在部队里,等待对她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地事情。

她摇了摇头,继续坐在那里,双手抱肩地靠在沙发上,“我不无聊。”

霍珩看她神色淡然,整个身体看上去陷在沙发内,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身体一直保持着最基本的紧绷状态。

就连选择沙发的位置也是在盆栽后,那里整个办公室里最隐蔽却是可以第一时间发现目标的地方。

霍珩嘴角轻牵了一下,不得不感叹这妮子真是为自己找了个好位置。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霍珩依旧埋头处理着工作,而聂然也还是同样坐在那里静默等待着。

直到暮色缓缓而来,办公室窗外霓虹灯逐渐被点亮。

此时,霍珩的私人电话响起,在短促地交谈了交谈了几句。

“再等我一个小时,然后就可以走了。”霍珩在挂掉电话之后,对着坐在沙发上的聂然说道。

“一个小时?”聂然睁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才五点多而已,距离他的下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呢。

坐在办公桌前的霍珩点了点头,“嗯,坤老大那边发了消息,他的航班会提前一个班次到达,所以等会儿我结束了这里的工作就过去。”

提前?

聂然挑了挑眉,也不再多说什么。

像他们做这一行的,出行都格外的小心,为了人生安全,所以虚报时间也很正常。

她坐在那里继续等待着。

一个小时之后,霍珩准时结束了手边的工作,关掉了电脑,在聂然的推行下离开了公司。

阿骆早已提前在公司楼下等待。

一看到霍珩出现,急忙下车将霍珩搀扶了进去,然后将轮椅放在了后备箱内。

聂然也随后坐进了后车座里。

车子缓缓启动,行驶进入了车流之中。

一路上车内寂静无声。

霍珩似乎被一整天的工作量给弄得很疲惫,坐在车里他闭着眼靠在车座上,一言不发。

聂然瞥了他的侧颜一眼,难得没有闭目养神,而是望着车外来往的车辆,像是在替他守着。

暮色越发的沉了起来。

路灯已经完全亮起。

车子下了高速公路不久,便停在了机场外。

才刚停下,霍珩便醒了过来。

他看了看身边的人,发现聂然一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就知道她是在为自己守着。

嘴角微不可见地扬了扬。

“二少,他们来了。”这时,坐在前座的阿骆低声提醒了一句。

霍珩收起了思绪,神色已恢复如常。

聂然在阿骆那一句话中抬眸,透过车窗望去。

果然,张狂的达坤率先出现了她的眼前。

而身后的楼娅以及三四个保镖则跟在他身后,从机场门内走了出来。

聂然当下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正走过来的达坤看到聂然时,不禁哈哈一笑了起来,“叶小姐,好久不见啊,看来这回从Z市回来就此升职了啊?”

聂然站在车门口,冷然一笑,“这不是正拖您老的福,我才能正大光明的站在了二少的身边么。”

“原来是这样啊,那二少可得好好谢谢我才行。”说着,他便低了低头,朝着车内的霍珩看去。

霍珩温润地笑了笑,“当然,酒菜已经准备好,就等着给坤老大接风洗尘。”

“哈哈哈,好好好!这A市的酒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次来一定要好好尝尝才行。”达坤大笑着便径直上了车。

聂然在替他们关上了车门之后,便绕过了车头坐在了副驾驶上。

楼娅他们几个人则坐在了后面那辆车内。

两辆车随即就离开了机场朝着早已预定下的酒店驶去。

车内达坤坐在霍珩的身边,脸上带着的还是那狂妄地笑,可话里却透露出了些许的深意,“短短半个多月没见,二少的身体可还好啊?”

聂然随之就朝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只见霍珩的神色微微一变,接着才回答道:“暂时还不错。”

“还不错吗?那就好那就好,你都不知道自从你离开之后我有多担心。”达坤那一番说得很是恳切。

甚至隐隐还要游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坐在副驾驶上的聂然这时候开口插了一句,“坤老大喜欢喝什么酒?烈酒还是清淡一些的?到时候我好让人多准备一下。”

“不是吧,叶小姐留在二少身边就是管这些的?”

虽然成功的将话题引开,但聂然没想到达坤打蛇随棍地将矛头指向了自己。

可问题是,聂然那张嘴是随便哪个人就能说得过去的吗?

她抬眸看了一眼后视镜里达坤,似笑非笑地问:“听坤老大的意思,我应该管什么呢?”

“你在二少身边应该管什么我是不知道,但是以你的能力,在我身边不至于沦落到去管酒。”达坤大大咧咧地靠在了车内,说道。

“那不是正好说明坤老大的重要性吗?还是说坤老大觉得自己并不重要,所以想让二少随便找个人?”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彻底塞住了达坤那一张嘴。

坐在旁边的霍珩心里暗笑,就这妮子拿一张利嘴,他都说不过,更别提达坤了。

车内的气氛总算是在聂然的那一句话后安静了下来。

------题外话------

鉴于这位坤老大总是爱找然哥麻烦,啧啧……所以我觉得应该给他取个外号:作死小能手~

问个问题,达坤要和二少又要一起“友好”的次饭,那么三少接下来会肿么做呢?会错失这次的机会吗?

猜对有奖哦~

PS:推荐一妹子的文:《末世重生之病娇人偶师》临渊慕鱼

前世里拼着性命才护住的男友,到头来反捅了她一刀,带走了她所有物资,还伙同仇人,害她陷身丧尸群惨死。

重生回末世之初,墨小凰摸摸怀里的人偶,这辈子她是个索债的,那些欠了她债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关于女主:人心难测,唯有人偶不会背叛,所以,她用他的皮,他的骨,给自己造了一个爱人。

关于男主:他是她亲手做出来的,俊俏的皮,狠毒的骨,还有一颗黑漆漆的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