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演技大爆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在房间内吃完了早餐之后,就打电话给阿骆让他过来接人。

才短短五分钟,阿骆已经在门口出现了。

原来他昨晚在开车把霍褚送回去之后,又折返了回来,只是怕二少已经睡了,不敢多打扰,只能另外在楼上的普通客房里住了一夜。

现在一听到电话就立刻赶了下来。

他看霍珩此时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也就不再说什么,沉默地将他推进电梯,等电梯回到车库那一层之后,又推了出去。

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车子发动,朝着公司而去。

一整天繁忙的工作继续,聂然照旧坐在那个小沙发上,一杯水一坐就是一整天。

聂然陪同着霍珩回到了霍宅。

此时,霍宅内几位叔公们都坐在大厅内,陪着霍启朗聊着天。

而霍褚也陪伴在旁。

聂然心头凝出了一个冷笑。

果然不出霍珩所料,还真是一场大戏啊。

聂然陪同着霍珩走进了大厅内,眼尖的霍褚,咦了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着霍珩问道:“二哥你回来啦?昨晚你没什么问题吧?”

大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霍珩看了过去。

坐在最中间的霍启朗也不禁沉着声音问了一句,“听说你昨天身体不舒服留在酒店里休息了?”

霍珩被阿骆推了过去,他淡笑着回了一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有些累而已。”

霍启朗听了这个答案之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说:“幸好昨天阿褚及时到,不然坤老大看到你这样,肯定不高兴。”

一句陈述,让在座的几个人当下眼珠子都转动了起来。

这听上去是要捧霍褚上位的意思啊。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霍褚哈哈一笑,摆着手说道:“我也只是凑巧而已,没想到自己还真派上用场了。”

直脾气的杨大勇当下就脱口夸赞道:“阿褚干的好。”

结果被身边的李涛轻不可见的推了一把。

这人竟然当着阿珩的面夸阿褚,是巴不得他们两个人打起来吗?!

在这种关口上,这两兄弟可不能打起来,一打起来这笔生意的合作肯定会曲折很多。

对于钱,谁都不想有任何的意外。

被推了一下的杨大勇立刻醒过神来,讪笑着想要把话给圆回来,“我的意思是,你们两兄弟一起,事情肯定干得好。俗话说得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不是嘛。”

霍褚笑着直点头,“六叔说的没错。我和二哥一起,那绝对就是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没错,你们两兄弟一起上,一定会为霍氏带来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李涛在旁边笑着附和了起来。

其他几位叔父也连连应和着点头。

“行了,饭菜都差不多了,上桌吧。”霍启朗面色淡淡地阻断了他们的话,第一个起身朝着餐厅走去。

李涛急忙上前和陈叔一起一左一右的搀扶着他往那个餐厅内走去。

一群人陆陆续续的入了座,阿骆将霍珩推到了餐厅内也就离开了。

只剩下聂然还站在霍珩的身后。

这让那群董事们不由得皱眉。

虽然知道这女孩子在霍珩身边的情况有些特殊,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她作为一个外人是应该要避让的。

霍珩似乎是察觉到了各位叔父们不悦的神情,转而对着身后的聂然吩咐了一句,“你先上楼吧。”

聂然站在那里,淡淡的扫了桌上的那些人一圈,视线在霍褚那张笑意盎然的脸上停顿了几秒,然后丢下了一个哦字,就很是干脆利落地转身上了楼。

那几位董事看到聂然这般目中无人,眼底的不悦神情就更重了起来。

这女孩子到底什么来路,居然对老爷子都没有任何的尊重意思。

而且看老爷子的样子好像也并没有太多的不高兴,反倒是坦然的很。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情况?

这个想法在每个人的脑子里转悠了一圈之后,很快就抛之脑后了,因为霍褚在饭桌前将一个东西拿了出来。

“瞧瞧,这是什么?”

众人的目光顿时聚集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李涛看着他手里拿个小小的透明袋子,心里已有了结果,但还是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霍褚笑眯眯地将东西推到了餐桌的中央,“第三号的样品,我和二哥一起从坤老大的手里弄来的。”

此时他们看着那个小袋子里的东西时的眼神全变了,狂热的更像是在看大笔大笔朝他们涌入的金钱。

杨大勇更是兴奋地直拍桌,“好好好,干得好!等到这个渠道一打开,那接下来是源源不断地钱啊。”

“咱们今年的分红肯定要翻上一番了”

“什么一番,最起双倍的番。”

“哈哈哈……没错,没错……”

桌子上的人每一个都很是高兴,就连向来神色淡淡地霍启朗这时候也嘴角也不禁展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意。

很明显,他对于这次的洽谈结果很是满意。

然而,所有人都那么激动的时候,餐桌上唯独有一个人并非如此。

“二哥你怎么了?脸色看上去不太好的样子。”霍褚在拿出药物的那一刻开始,眼睛就没霍珩的身上离开过。

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霍褚都不愿意错过。

直到看见他紧握着扶手,眼神一动不动地直直盯着桌上那包药物后,他不禁笑了。

众人一经霍褚提醒,眼神顿时从桌子上齐刷刷地转移到了霍珩的身上,李涛看见他神色的确有些不对劲,忍不住皱眉问道:“阿珩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些累而已。”良久,霍珩才一字一句咬牙地道。

尽管他是这么解释的,但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这一副咬牙在努力克制地样子,哪里是累了那么简单。

“你最近看上去一直都很累。”霍启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似有深意地问。

霍珩的神色此时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低垂着眉眼,一时间竟看不清神色,“嗯,可能压力有些大吧,等这笔生意谈完之后,我就休息一段时间。”

霍褚听到后立刻接话道:“其实二哥要是真的累,就让我来好了。你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的。”

在场的几位叔父们看到霍褚这么正大光明的要求霍珩交权,都忍不住面面相觑起来。

阿褚这么强势地要权,难不成今天晚上这顿饭是一场鸿门宴?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些嘀咕了起来。

霍珩抬眸,眼神中有些压制的沉冷,“不必了,这单生意是我谈下来的,里面的细枝末节我逼你更清楚。”

对此霍褚倒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没关系啊,那我在重新洽谈好了,我想坤老大既然来了,没道理会空手而归。”

他对在霍珩的对面,说完之后还将那包摆放在正中间的药物朝着霍珩推了推。

所有人看和他的举动都以为是挑衅。

毕竟在场的人都从各家的手下那里得知昨晚霍珩不舒服,在宴会上滴酒不沾,反倒是霍褚和坤老大两个人相谈甚欢。

所以这包东西说是有霍珩的份,不过是霍褚嘴上说说,给霍珩一点颜面罢了。

但实则却只有霍珩和站在二楼楼梯上的聂然知道,霍褚这是想让霍珩自己露出马脚,故意引他发作。

不得不说,这霍褚的确是比霍旻聪明。

他也不拿着那张报告纸去给霍启朗和叔父们打报告,他就是一次次的逼得霍珩露破绽,好让众人发现。

毕竟眼见的永远比一堆数据来的更有说服力,不是吗?

这时,霍珩坐在餐厅内,看着被推到他面前的那包药物,眉头拧紧成了一个“川”字。

隐忍的神色就更加的明显了。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每一秒都如同一个世纪般难熬。

霍珩目光笔直地盯着眼前桌面上距离自己不远的透明袋子,握紧扶手的手背已经青筋微微突起。

在场的人原本以为他是隐忍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可久而久之,就发现他的眼神并不太对,那不是愤怒的表情,更多的是渴望,而且他的视线似乎一直都停留在桌上那包药物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场的叔父们看着他奇怪的举动后,都倍感奇怪。

在等了将近半分钟之后,霍珩终于动了。

只见他缓缓伸出手,朝着桌上的那一小袋药物而去。

坐在对面的霍褚看到之后,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起来。

等了这么久,总算是要等到了!

霍褚的笑随着他的伸手越来越大,可就在即将触碰到下一秒,突然一道声音从餐厅外响起,“二少!”

霍珩的手微微一顿。

霍褚的笑也就此戛然而止。

在场的人被这一声的打断,眼神又朝着餐厅外的人看去。

被好几双眼睛盯着的聂然径直走进了餐厅内,不露声色地用手机挡在了霍珩要伸出去的手,说道:“二少,你的手机刚才响了。”

霍珩茫然克制地眼神在她的出现后,似乎变得稍稍有些清明了些许。

只是他的手还伸在半空中,聂然顺势将手机塞进了他的手中。

霍珩抓紧了手机,低头看着,神情一时难辨。

被她突然出现而打断的霍褚嘴角凝出了一个冷笑,似是嘲讽地道:“叶小姐还真是及时啊。”

不过她这样的举动在霍褚眼里不过是徒有的挣扎而已。

一个瘾君子怎么可能克制的药物的渴望。

就算第一次被克制,第二次、第三次……只要他有这个瘾,次数多了依然还是会暴露出来的。

然而聂然像是没听出他话里的含义,面无表情的抱歉着,“如果有打扰到三少,那真是对不起了。”

说完之后,她就微微弯下腰低声地喊了一声,“二少。”

只可惜,霍珩并不给她任何的反应。

这一幕在霍褚的眼中看上去只觉得很是好笑。

他这位二哥此时此刻怕是就连父亲的话都听不见了,更何况是区区一个手下。

“二少,我想可能是坤老大的电话,你还是回一个吧。”聂然见他怎么喊都不回复自己一句,又再次地低低提醒了一声。

甚至轻轻地用手推了他一下,想让他能够将自己的思绪拉拽回来。

霍褚见霍珩已经彻底摒弃周遭一切,目光直愣愣地盯着桌上药物时,他忍不住轻笑地问了一句,“我怎么感觉二哥不太对劲啊,一直盯着这药不放。”

聂然霍地抬头,一个冷厉的眼神飞射了过去,那警告的意味非常的浓。

可霍褚却愈发的嚣张了起来,“是不是这第三号有什么问题?”

聂然看到他这般肆无忌惮的样子,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法发作。

“阿珩啊,你怎么了?脸色好像真的不太对啊,要不要去一趟医院?”一直长久盯着霍珩动静的李涛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他。

他可没想忘记当初在办公室里,霍珩也有过这样的神情。

聂然身体站直,有意无意地挡在了霍珩的面前,冷声的道:“二少没事,只是低烧反复发作而已,只需要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先把二少送上楼让他休息吧。”

说着就要作势推他出餐厅。

不过,手才搭在扶手上,就听到对面的霍褚一声道:“等一下。”

聂然的动作不得不就此停下。

她转过头看向了霍褚,眼中带着几分阴沉的意味。

霍褚权当看不见,笑着很是灿烂,“我二哥真的是低烧吗?我怎么感觉他好像不是低烧呢?”

聂然眼底越发的冷了起来,可脸上还是公式化的很,“三少说笑了吧,不是低烧能是什么,当初杨医生不是已经诊断过了么。”

话音刚落,就快速地推着霍珩朝着门口走去。

只是她走的很急,力道自然也比平时大上几分,再加上没有注意霍珩这时候的情况。

猛地一推之下,谁料“哐当——”一声,餐桌上的餐布被直接拉拽了下来,连带着碗碟一同全部掉在了地上。

惊得在座的人都纷纷站了起来。

聂然回过头一看,发现霍珩竟然一只手紧拽着餐布不放,并且还带着些许的颤抖。

她心里头真想大笑出声。

这家伙演技可真是够一流的。

若是去当演员,奥斯卡影帝的奖杯非他莫属。

居然想到抓餐布来引起众人的吸引,好把事情再次扩大。

还不知自己已成了猎物的霍褚看到这一幕场景之后,嘴角的笑意就更大了,“我看二哥是不想离开这里吧,或者是不想离开这桌上的某样东西。”

人蠢不可怕,可怕的是蠢还非要自作聪明。

而很显然,霍褚现在就是那个自作聪明的蠢货。

“二少只是低烧烧糊涂了而已,三少还是不要乱猜测比较好。”聂然弯腰,伸手将霍珩紧握的手指一点点的掰开,然后把餐布拿了出来。

可在场是个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怎么可能是低烧烧糊涂才做的事。

“二少,我们上楼休息一下吧。”聂然将餐布递给了从厨房内听到动静赶来的林妈,低声地说完,就再一次的要推动他上楼。

“到底是不是猜测找个医生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不负他两众望的霍褚果然在这个时候又一次的出声凉凉地道:“正巧我刚有些感冒,新来的家庭医生还暂时留在霍宅里,不如让他来看一下?”

聂然的步子停了停,笑着拒绝道:“不必了吧,三少的医生二少不一定适合。”

“看来叶小姐是不放心啊。”霍褚坐在这里,歪着头笑得很是灿烂,“可在这里,并不是你说了算。”

那笑容里显然带着挑衅。

“父亲,您说呢?”

霍褚将霍家的大家长搬了出来,聂然自然是没有办法,眼底划过了一抹焦急不安的神情。

而这一抹神情恰好被霍褚看了个正着。

霍启朗严肃威严的目光在霍褚的脸上扫了一圈,又看了看桌边在微微发抖的霍珩,半响后嗯了一声,“让医生来看看吧。”

这一句话如同一句审判,让聂然的脸彻底阴了下来。

------题外话------

一大一小两只腹黑要发功了,大家快围观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