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天助他也,霍珩的去留/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褚特意看了聂然一眼,笑着便叫人将医生喊了过来。

霍启朗的话已下,聂然自然没有再将人推走的道理,更何况陈叔这时候也站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无奈之下,她只能将霍珩推了回去。

在等待医生过来的时候,陈叔顺便让林妈和几个佣人地上的那一片狼藉全部整理干净。

林妈她们眼看着餐厅内气氛不对劲,手上的速度不禁加快了许多。

餐厅内,每个人都默默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一声不吭。

目光却在霍珩和霍褚两个人之间游移。

他们有种感觉,今天、就是今天,这两个人之间的内斗或许会结束。

只是胜利的一方他们并不清楚。

因为当初霍旻一开始满是自信的以为自己才是赢得那一方,结果剧情却来了一个极大的翻转,霍珩更是借此机会彻底将霍旻铲除了干净。

这雷厉风行的手段堪称一绝。

其实在场的明眼人都知道,霍旻以为自己是猎人,霍珩是猎物,但实际上到头来他不过是一场笑话而已。

那真正在暗夜里蛰伏等待的是那个看似翩然如玉,不动如山的二少。

而他,不过只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如今情况再一次的重现了。

剧情是依旧像当初的走向,还是变得不一样他们不知道,他们只能等最后的结果。

所以每个人都坐如针毡地挺直了腰板等待着。

不过短短几分钟,一个男人提着药箱子就被霍宅的人拉了过来。

霍褚一看到来人就说道:“刘医生我二哥人看上去很不舒服,说是低烧引起的,你帮忙看看吧。”

那名刘医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倚在轮椅内的霍珩神色的确很差。

他先是对霍启朗点了点头,恭敬地喊了一声,然后得到了霍启朗的同意之后,这才走了过去。

聂然站在旁边,似乎并不愿意让开。

陈叔对此提醒了一句,“叶小姐,请让一让。”

聂然轻皱了下眉,事情已经到了这种情况下,就凭她这样阻挡根本没有什么用。

无奈之下,她只能退让了开来。

刘医生替霍珩做了各项常规的检查。

在查完之后,刘医生看着手中的温度计眉头紧紧地皱起,“二少的体温的确是有些低,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不太像低烧,最好去医院抽个血检查一下比较妥当。”

正中下怀的霍褚挑眉一笑,“抽血?巧了,我这儿正有一张我二哥两天前的验血报告,就是他低烧时候抽得,刘医生看一下。”说着就从怀中将一张早已准备的报告纸交了过去。

聂然看到那张纸后,原本只是阴冷严肃地神情顿时起了细微的变化。

似乎是觉得她吃惊的样子不够,霍褚为此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哦对,这一张是血液药物中的成分,你也帮忙看一下吧。”

这下,聂然的脸色总算是达到了霍褚想要的程度。

那眼神明显带着震惊。

这表情让霍褚心里头总算是恶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他可是记着这个女孩子在他面前有多么的嚣张和狂妄,甚至第一次见面就敢对他这个霍家三少爷吃瘪。

很快,那名刘医生在查看了两张报告之后,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抬头对霍褚道:“这都是镇定药物啊。”

镇定药物?

在场的人不由得互相看了看。

低烧吃镇定药?这怎么看怎么觉得其中好像有些问题。

难不成这回霍珩真的是要彻底栽在霍褚的手上了?

站在旁边的聂然当下立即冷声地解释,“那是因为当时二少喝了退烧药,那药物里含有安神镇定的。”

众人听到这番解释后,这才稍稍点了点头。

如果是吃感冒退烧药那倒也说得过去。

可这话糊弄的了在场的那群叔父们,却糊弄不了那位刘医生,他在看到了那份药物分析报告之后,皱着眉头否定道:“不,不对,这退烧药里怎么可能含有这么大剂量的镇定剂,而且有好几个都是专门用在……”

说到最后他竟有些不敢说些说下去了。

霍启朗抬了抬头,朝着刘医生看了一眼,“用在什么?”

刘医生抬头,很是为难地迟疑了几秒,在看到一众人都盯着自己的份上,最终还是艰难地开了口,“基本都用在戒毒方面……”

“你胡说什么!”聂然大喝了一声,许是那声音太过响亮,刘医生立即就住了嘴。

霍褚似笑非笑地坐在那里,一只手轻叩着桌面,“胡说?这医生都已经证明了。”

“证明?他证明什么了?他是三少的医生,要想说什么话还不是看您三少的脸色。”聂然冷笑着睨看了他一眼。

在如此众多叔父董事面前,聂然还是那般嚣张跋扈,完全美誉作为手下的自觉性。

霍褚看她还想垂死挣扎一番,笑着指了指那份报告,“那报告呢?这可是白纸黑字写着的。”

“报告?哈!这报告到底是真是假谁知道,我说是你伪造的,应该也不算是诬陷吧?”

聂然全然没有把那份报告放在眼里的样子让霍褚有些恼怒了起来,“这是杨医生发给我的!”

“谁能证明?”

聂然的一席话让霍褚一噎,“……”

杨医生已经辞职了,他根本找不到人。

所以这根本就是空口一场白话。

聂然看霍褚那怔愣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带着几分的得意,“不能被证明的东西,怎么能说是二少的。”

霍褚笑容微收,神色变得有些冷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死丫头居然嘴巴那么厉,几句话就把死的说成了活的。

把处在劣势的霍珩解救了出来。

一时间他竟不知道拿什么去反驳。

聂然看霍褚就这样歇菜了,心里反而“咯噔”了一下。

不是吧,才说了这么几句话就蔫了?

那还怎么玩儿下去?

聂然本来想和他据理力争一番,这样才能显得更加真实。

结果……居然真的被她说赢了?

靠!这霍褚真是弱爆了!

眼看着这出戏她就要赢得演不下去了,坐在轮椅上的霍珩突然朝着桌面扑去,“砰——”的一声,整个人撞在了桌上。

餐桌上的饭菜这下被他彻底推到了。

“哐当——哐当——”桌子上的碗碟全部被他撞到了地上,白色的骨瓷顿时被摔得四分五裂。

众人忙不迭的往后退去。

厨房内正在整理打扫的林妈以及几个佣人一听到外头更为响亮的声音后,都不禁纷纷露头朝着餐厅看去。

这一看,一个个都傻了眼。

只看见霍珩伸手一把抓住了桌上的那包药,全然不顾形象。

他的腿没有“力气”,就用手紧紧抓着桌子的边缘,名贵的黑色西装以及白衬衫全部被桌上推倒的酱汁沾满,看上去哪里还像是那个世俗翩然的温雅君子。

根本就是一个丧失了理智的疯子。

眼里只盯着那盒药,手不停的往前划拉,就为了能抓到那小小的一个透明袋子。

聂然没想到他会突然有这一出,低呼了一声,“二少!”

随后立刻上前将那他手里的药给抢了下来,并且一把远远地丢开。

霍珩顿时整个人从桌上跌了下去,摔在了地上,那把轮椅就此也被他给推翻。

“二少!”陈叔看到他这样狼狈的样子,连忙想要去接他。

可霍珩却在这个时候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所有人看到他这个样子,都变得有些措手不及了。

刘医生在看到后,急忙说道:“快按住,他毒瘾发作了,弄不好会咬舌的!”

还真是毒瘾?

众人惊骇地看着正躺在地上的霍珩,正想着怎么去帮忙。

而就在这时,已经走上前去的聂然当下一个手起刀落,速度十分迅猛的一手刀就砍了下去。

还在处于颤抖中的霍珩整个人顿时身体一震,紧接着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原本想要在慌乱中帮忙的人看到她这么果决的一手刀,立即愣在了原地。

聂然冷着脸先是把轮椅摆正,接着将他整个人扶了起来,安置了回去。

霍褚在看到这番突如其来的事件后,嘴角又一次的缓缓地扬了起来,“我想现在应该不用证明了吧。”

他本来以为这次可能要泡汤时,没成想霍珩居然会忍不住地扑了过去,闹出了这番动静。

这下可真是老天都在帮他了。

霍珩的行为就是最好的证据,根本不需要什么血液报告人证物证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聂然像是被打了脸,面色阴沉得恨不能滴出水来,冷冷地回答道:“二少需要休息,我先带二少回房了。”

她低着头,推着霍珩就要往二楼走去。

在出餐厅之际,坐在首位的霍启朗的声音沉沉响起,“等阿珩醒了,让他来书房找我。”

聂然的步子微微一顿,沉默了几秒,最后才像是妥协地点头,“知道了。”

随即推着霍珩快步上了楼。

和霍褚擦身而过之际,她冰冷而又寒鸷的眼眸扫了一眼。

霍褚对此只是淡淡一笑,表达着自己全盘的胜利。

在场的那群人在看到满桌的狼藉之后,都站在那里,脸色变得有些担忧了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阿珩怎么就染上毒瘾了?”

“是啊,怎么会这样?不是去谈合作的吗?怎么自己却染上了?”

其中一名叔父像是想到了什么,很是焦虑不安地道:“难不成这是达坤故意的?是想让阿珩染上毒瘾之后,好借着阿珩的手,在A市地界上为所欲为?”

“这样可不行!如果是这样,这笔买卖绝对不能谈!”杨大勇听到了,连连拒绝。

这A市是他们的地盘,怎么能落入达坤的手里。

这不是替他人做了嫁衣?!

听着众说纷纭的话语,霍褚微笑着站了起来,拍了拍杨大勇的键盘似做安慰,“六叔,你想太多了。昨个儿我和坤老大聊,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啊,我还是好好的站在这里。”

他的话一出,稍稍安抚了一下在场人不安的心。

“我看啊,可能是二哥自己没控制住,这才上了瘾。”霍褚遥遥望着二楼的方向,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个讥讽笑容。

“那怎么办,接下来这笔生意还怎么谈?要是继续让阿珩去,到时候达坤一发现,还不坐地起价,说不定就此要挟也说不准啊。”杨大勇眼看着到手的钱就此要打了水漂,很是不甘心地道。

对此,霍褚很是深意地笑了起来,“六叔,你是当我不存在吗?我难道就不是霍家的人了?”

杨大勇一愣,讪讪地也跟着笑了起来,“是啊是啊,我一着急怎么把你给忘了!”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任是谁都已经看出了其中的门道。

不管霍珩到底是不是有了毒瘾,这件事都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那些叔公们看到霍褚那意气风发地站在那里,都认为霍珩这是大势已去了。

就如同当初的霍旻一样,再也爬不起来了。

当下所有人都已站到了霍褚的这条战线上,连连附和地说:“没错没错,还有阿褚在呢,昨个儿阿褚不是也和坤老大谈的很”

“就是啊,阿褚的能力也是很不错,我就很看好啊。”

一群人以长辈的姿态对着霍褚各种的夸赞。

坐在那里的霍启朗深深地看了霍褚一眼,眼底是难以辨明的神情。

从这一局的战况来看,霍珩应该是输了,而且输了个彻底。

他没想到霍褚居然会查出霍珩有毒瘾这件事,借此来扳倒他。

毒瘾……

霍启朗那双历经了岁月沉淀的鹰眼犀利地朝着陈叔看去。

陈叔忍不住就低下了头。

只因为当时他告诉霍启朗说霍珩的毒瘾已经戒除了,医生说他的身体里只残留的些许的药物,用些药就会很快恢复的。

却不想,原来这些都是霍珩骗人的伎俩。

要不是霍褚再三的追查,他们就真的被骗过去了。

一场鸿门宴就此结束,霍褚从那一刻开始彻底上位。

而在所有人的眼里,霍珩就要彻底退出霍氏集团了。

短暂而格外热闹的晚宴结束,陈叔跟着霍启朗进了书房。

才关上门,陈叔就低头躬身道:“大哥,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调查,差点就被二少给骗了。”

“阿珩在霍氏这么多年,基础打的都不错,那群人为他做事,你不知道也很正常。”霍启朗站在书房的窗口,透过窗户朝着早已漆黑一片的天空望去,声音平稳地道。

“那二少……怎么办?”陈叔忍不住小声地问。

霍珩现在沾染上了药物,那就形同一个废人。

大哥会养一个废人在身边吗?

他很是担忧地抬头,朝着霍启朗看了一眼。

而霍启朗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神情冰冷地站在那里。

霍珩从回霍宅到如今,稳如泰山的做了十年的二少。

在众人非议、质疑声中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也熬到了今天,结果却败在毒品上……

这样的结果他很不愿意去相信,却又不得不去相信。

因为那是毒品啊……

那个万恶到让人无法自拔的东西。

那个被所有人都认为是“恶魔”的东西。

那个……让人能够丧失理智,哪怕是在坚毅如刚的男人也会变得犹如疯子一般的东西。

霍启朗的神色严峻,带着些许的失望。

哪怕当初霍旻死去,他都没有这样的神情。

或许比起霍旻,他更看重霍珩。

他作为私生子走到今日,在加上他的缺陷,能走到今天,那番隐忍实属可贵。

要是他能接手霍氏,他会放心很多。

只可惜……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书房内的壁灯散发着幽幽的昏暗光线,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

窗外的天色一寸寸的越发的黑了起来,就像是墨汁一般。

冬季的寒风凛冽的拍打着窗户,寒得让人心头都发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