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霍珩,是一个障碍/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同一个时间,A市的地下酒店的一间VIP内达坤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支烟,烟雾袅袅升起。

“怎么样,调查的如何了?”他声音低沉地问。

站在沙发边上的一名手下恭敬地低着头,将自己这几天来的消息全数汇报给了达坤。

“我们的人查到二少在第第三甜的早上就离开了,然后前往霍氏名下的一栋庄园内,说是进行名义上的休养。”

名义上的休养?

那也就是说实质上并非如此了?

达坤抽了一口烟,神色不变地继续问道:“那么真实的情况是什么?”

“据我们的情况所得,二少的确是毒瘾没有清除干净,而且当众被他们发现,为此把他送去偏远郊区里进行强制戒毒。”那名手下很是恭敬认真地回答。

达坤听到这里,唇边缓缓地绽开了一丝冷笑。

果然是毒瘾没有清除干净。

“霍老爷子还真够狠心的,居然舍得把他丢到那么远的地方。”

说的好听是戒毒,看这种架势分明就是直接关在了庄园里,以防将这件丑闻泄露出去。

达坤靠在沙发内,神色难辨地一口口地抽着烟。

半响,才开口说道:“找个人去看看,是否真的是在强制戒毒,还是只是在做戏。”

他可没忘记楼娅说过,按正常的注射量以及他毒瘾的深浅应该这些日子过去,基本已经上痊愈了,不可能还会毒瘾发作。

但他现在居然不仅发作,还当众被人发现。

要知道霍珩做事是出了名的小心谨慎,而且城府又深,不然也不可能将坐在“太子之位”上的霍旻给扳倒下来。

所以,他还是要再三仔细的确认才可以,避免到时候被卷入他们兄弟两的战争之中,成了牺牲品。

那人一愣,随后点了点头,“是,我马上就去安排。”

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在打开房间门时,门外的楼娅正好走了进来。

她关上门,走到了达坤的面前说道:“坤老大,三少来了,正在门外等着。”

达坤坐在那里抽着烟,一动不动,声音冷淡地道:“和他说,我病了,防止传染,让他过两天再来。”

楼娅这么多年和达坤合作下来,他的想法楼娅多少还是知道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三少,这其中的意思很是明显。

她神色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询问着,“你真的确定要孤注一掷的将机会放在二少的身上?”

达坤想要抽烟的手一滞,侧目看向她,带着警告的意味:“楼娅,我不喜欢被人质问。”

若是以前楼娅在听到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肯定是不会再继续问下去的,但是这次事关合作,而且是她最新产品的合作,所以她必须要为自己的产品把好最后的关。

“可是你放着三少大好的资源不要,却要已经被霍氏除名的二少,这点我实在不能理解。”她顶着巨大的风险和心里的惧怕感,对着坐在沙发上的达坤说道。

“我不需要你的理解,你只需要听我的话,服从我就好。”达坤将视线移到了落地窗外的景色上,声线中隐约透着些许的冷意。

“可是……”

楼娅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达坤一记阴冷的眼神飞射了过来,让楼娅心头一震。

她迟疑了几秒,最后还是顶着那巨大的压力,咬牙道:“可是我并不是你的手下,我和你是合作关系。”

达坤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从沙发内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合作关系?你不会还沉浸在巴伦那个时代吧?觉得你为我制造出了那些东西,我就应该把你视若上宾。”

他每说一个字就朝着楼娅逼近一步。

那骇人的语气让楼娅神色变得紧张了起来。

“巴伦那个蠢货不是我达坤,所以别把他的想法扣在我的身上!”

巴伦是达坤的前一任老大,比起达坤来说,他是一个很保守的领导者。

他安于守着自己眼前那一亩三分地,对于楼娅也很是尊重,从来不将她作为手下,而是合作者。

他觉得没有楼娅两兄妹的药物,就不可能会有他们的今天。

只是后来在一次枪战中,他为了保护自己的一名兄弟,被枪杀了。

后来达坤才上了位。

达坤是个疯子,他和巴伦做事方法截然相反,他做事向来不计较后果。

当然,这样做也有好处。

那就是,嗜权好斗的达他将淡出巴伦不敢扩张的领地在短短的三年内扩张了三倍不止。

让兄弟们的佣金翻了整整两倍。

现如今他更是不满足,想要将手伸到A市上,大捞一票。

楼娅在此之前一直以为达坤是沿袭了巴伦的想法,将自己看作合作伙伴。

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并不是。

“还有,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想要为我做毒品药剂的多的是,你楼娅不做,还有别的人来,所以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懂吗?”达坤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张狂地冷笑警告着,“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替我指手画脚。”

说着,他的手一松,冷呵了一声,“出去!”

楼娅被他那骇人的神色给吓到了,才刚被他一松开,就腿软地踉跄了几步,接着才朝着房门外走去。

等到走出了那一间房之后,她顿时松了口气,并且恍然惊觉自己背后竟然被吓出一层冷汗。

缓和平复了一分钟之后,她终于冷静了下来。

她不理解达坤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明明三少这个合作机会就在眼前,他却推三阻四的不要,一心想着二少。

楼娅觉得他完全就是在错失机会。

于是她恢复好了情绪,走到了大厅内,在看到了坐在沙发里的霍褚后,她径直说道:“抱歉三少,坤老大病了,请你过两天再来。”

霍褚一听,原本还笑容灿烂的脸顿时收了起来,皱着眉道:“病了?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病了?需不需要我让医生来看看?”

楼娅摇头说道:“不必了,坤老大只是普通的小感冒而已,已经睡下了,还请三少回去吧。”

说着她就朝着走廊外走去。

在和霍褚擦身的那一瞬间,她不露声色地停顿了那么一秒。

霍褚轻轻地扬了扬眉,在看她往外走去后,又看了看屋内那扇紧闭的大门,最终一起跟了出去。

“楼娅小姐,既然坤老大在休息,那不如你抽空陪我喝一杯咖啡如何?”霍褚跨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带着招牌式的公子哥儿笑容,对她做出了邀请。

楼娅停下了脚步,笑了起来,“你请我喝咖啡?三少,我可不是那些被你轻易能追到手的小姑娘。”

“楼娅小姐真是太爱开玩笑了,她们怎么能和你比呢。”霍褚帅气的笑容加上他故意讨好的话语,无论是哪个女孩子都很容易会被轻易俘虏。

“不知道我能否有这个荣幸呢?”他冲着楼娅眨巴了下眼睛,做出了绅士般的邀请手势。

那郑重的样子,让楼娅只能应承了下来,“既然三少这么盛情邀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客气客气。”霍褚礼貌地笑了一下。

然后两个人朝着楼上的咖啡厅走去。

坐在咖啡厅的包厢里,服务员很快就拿着单子走了过来,询问他们两位要喝点什么。

霍褚完全发挥了绅士风格,将单子交给了楼娅,“看看有你喜欢的吗?”

可楼娅根本连翻阅都没有翻阅,直接道:“给我随便来一杯咖啡就好。”

那位女服务员很是为难地拧起了眉,随便?

“这……”

“两杯蓝山咖啡,谢谢。”霍褚很及时地解围道。

那位女服务员听到之后,这才笑着离开了。

包厢内顿时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这几天住在这里,不知道楼娅小姐住的还舒服吗?”霍褚靠坐在椅背上,说起了开场白。

楼娅脸色淡淡,“三少问这话应该问坤老大才对,只要坤老大书舒服就足够了。”

霍褚对此完全发挥出了当初在国外泡妞儿的那些手段,脸上带着俊朗的笑,“话不是这么时候的,楼娅小姐能跟着坤老大来,说明在坤老大心中是极有份量的人,那对于我说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

楼娅低垂着头,语气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起伏,似乎并没有被他的话所打动,“只是一个手下而已,认真做事就好,谈不什么份量不份量。”

霍褚还想要说什么,但这时候服务生恰巧将咖啡端了进来,打断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等到服务生离开之后,霍褚才继续道:“看来楼娅小姐还是个很谦虚的人啊。”

楼娅用勺子轻轻地搅动着咖啡杯里那扑鼻香气的咖啡,单刀直入地问:“三少把我叫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吗?”

她不是生意人,不会生意上那些弯弯绕,所以才聊了几句就有些忍不住了。

霍褚这下拿到了主动权,微笑地反问:“楼娅小姐心知肚明,不是吗?”

楼娅见他依旧继续和自己兜圈子,她突然觉得自己背着达坤出来私下见霍褚并不是一个好的主意。

“抱歉,我并不清楚。”楼娅决定再试一次,如果这次还不行,那她就放弃,“还希望三少能够说得清楚一些。”

霍褚轻轻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才悠悠地道:“怎么会,楼娅小姐能够在坤老大身边待了那么年,肯定是个心思玲珑剔透的人,我相信你一定明白这杯咖啡的含义。”

楼娅犹豫了片刻,最后才开口道:“你想知道什么?”

“坤老大到底现在在想什么。”霍褚将咖啡杯放了下来,英俊的笑容在这一刻也消失了。

“三少说我心知肚明,我看明知故问的是三少才是。”楼娅忽地笃定一笑地喝了一小口的咖啡。

霍褚这下神色变得极为严肃了起来,“你是说,他对霍珩还抱有希望?”

楼娅并没有反驳,而是悠闲地喝着那杯蓝山咖啡。

霍褚见她这样默认,气恼得“砰”的一声,将手中的咖啡杯放在了桌上。

“这太可笑了不是吗?他已经不在霍氏了,现在整个霍氏都是我说了算,坤老大为什么还会对他抱有希望?”

他实在是不懂达坤到底在坚持什么。

霍珩现在说的难听点就是个废人,别说霍氏了,就连霍宅的大门他都没资格进!

他为什么还要选择霍珩?

难道就为了所谓的商人信誉?

见鬼了,他们这种走黑的向来是讲钱不将情的,有什么信誉可将!

楼娅在看到他很是愤怒的神情后,将咖啡杯也同样的放了回去,“至于坤老大为什么对二少抱有那么大的希望,我想在坤老大的认知里,他应该更相信二少的能力吧。”

“你是说,他不相信我?”霍褚的脸色已经阴郁到了极点,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笑意。

“他相不相信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只要二少在,三少想要拿这批货还需要很漫长的时间。”楼娅最后那一句话说得很是深意。

她相信自己这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

果然,霍褚的眉头紧紧皱起,“你是说,霍珩会是我和坤老大之间的障碍?”

“言尽于此,接下来我和三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楼娅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到达,也不再继续多做停留,站起身就要走出包厢。

然而,就在她的手刚搭上了那冰冷的金属门把时,身后传来了霍褚沉冷地声音,“所以我可以认为你是站我这边的吗?”

楼娅转过头看向他,认真地回答道:“我只想把这次的合作能顺利进行下去而已,并没有站在任何一方。”

她对于对方到底是霍褚还是霍珩并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这次的合作,在意的是事关她做出来的毒品是否会受到那群人的喜欢。

至于其他的,她不在乎。

现在二少倒了,没有能力了,那就和三少合作,这对于她来说是理所应当,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霍褚了然地笑了起来,达坤身边的人越多站在他身边,那么就越容易方便成事。

“原来如此,我懂了。这次的合作如果能够顺利完成,到时候我另有一笔答谢费给楼娅小姐,算是多谢楼娅小姐能够如此赏光的陪我喝一杯咖啡。”

楼娅轻点了下头,“三少客气,同样我也希望这次的合作能顺利完成。”

霍褚举了举桌上的咖啡杯,“借你吉言。”

随后,楼娅便开门离开了包厢内。

只留下霍褚一个在包厢内。

两杯咖啡静静地放置在桌上,丝丝缕缕了的热气缓缓腾升。

他静坐在那里,面色已经恢复成了刚才阴鸷冷然的神情。

他以为只要将霍珩赶出去,霍氏就是自己的。

却不想他能力如此之深,居然让达坤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和他合作。

想到这里,他眼底闪过了一抹阴寒。

合作?

呵!

既然楼娅说霍珩是自己的绊脚石,那么好啊,再不了就多走一步,麻烦一点,把这块绊脚石直接给碾碎清理掉。

到那个时候他就不相信达坤还坚持的要和霍珩合作。

只怕到最后他就跪着请求和自己合作了吧。

一想到那个画面,霍褚忍不住的就扯出了一抹讥讽的冷笑。

达坤,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

不知何时,咖啡杯里的咖啡已经渐渐冷却了下来。

突然间,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将她的思绪给打断了。

那是他的私人手机。

几乎不会有人在这个时间段给他打这个电话。

他按下通话键,语气平淡地问了一句,“什么事。”

电话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很快他的脸色骤然就变了,“你说什么?!”

------题外话------

嗯,你们猜电话里说了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