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元旦之夜,寒酸的惊喜/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隔天一大早起来,聂然洗漱完下楼,发现霍珩还站在灶台边上在忙碌着什么。

“你是一夜没睡,还是起了个大早?”

他现在的身体虽然经过大半个月的调养好了很多,心悸的毛病也很少出现,但还是应该要静养比较好。

熬夜通宵这种事情医生叮嘱过,让他尽量不要去做。

“我起了个大早。”霍珩端着早已煮好的白粥放在了餐桌前,催促地道:“快来吃吧,一直给你保温着。”

“起了个大早?”聂然没有去看那锅粥,反而站在那里,扯了扯他的衣服,“所以是起太早没看清楚,随便套了件昨天穿过的衣服?”

霍珩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个谎言居然被她一眼就看穿。

于是,向来温润如玉,腹黑到极点的霍家二少疑似有些耳朵微红。

他干咳了几声,想要缓解一下尴尬,才刚要开口,结果就听到聂然的一句,“别想给我转移话题。”

然后彻底打了回去。

霍珩难得有这样吃瘪的时候,垂着脑袋没有吭声,偶尔时不时地偷瞄几眼,看看聂然的脸色。

聂然看他那样子,表面上神情不变,其实心里暗笑不已。

这还是第一回看到霍珩会这样窘迫得像小孩子似的神情。

“好吧,我一夜没有睡。”霍珩看她沉默地盯着自己,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妥协了下来。

尽管觉得他认错的乖顺样子很好笑,但是在听到他的确一夜没睡之后,聂然的神色还是沉了下来,“医生的话你都抛到脑后了是不是。”

她到现在都没有忘记当初他隐忍不发,最后身体压制不住而喷出的那一口鲜血。

霍珩看她那沉冷的脸色,终究还是怕的,但心里又美滋滋的很,觉得聂然是在乎自己,连连保证道:“没下次,绝对没有下次。”

并且那只手也作势要搂上前去,只是才刚伸出去,就被聂然冷冷地一眼瞪了过去,当下就停住了。

聂然绕开了他的手,拉开了餐椅,坐在桌前一勺勺的吃了起来。

霍珩就势也坐了下来,和她一起吃了顿早饭。

等早饭吃完,他就又神神秘秘地回到了厨房内。

聂然对厨房的兴趣不大,又看他对自己那么保密,也懒得去看,跑去花房去自我训练了一番。

花房很大,足够她在里面训练。

整整一天两个人都各自忙各自的,除了中午的时候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然后就一个进了厨房继续忙碌,一个去了花房继续训练。

等到暮色初上的时候,霍珩才花房门口催着她去楼上洗澡吃饭。

“干嘛洗澡后吃饭,我吃完直接洗不是更好。”聂然对于他的要求很是不理解,并且也不想这样多此一举。

“不行,这样一吹风很容易感冒,快点去洗澡。”但霍珩却怎么也不肯放过她,不由分钟地将她半搂半推的推出了花房,看着她上了楼,确定关上了房门之后,他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地下了楼。

将厨房内足足准备了一天一夜的东西全部一点点的搬向了花房,以及……大厅。

在自己房间里的聂然被迫洗了个澡,等到刚穿好衣服,浴室里的灯就“啪嗒”一下跳掉了。

在室内灯光湮灭的那一瞬见,聂然下意识地靠在了门边。

发梢还未擦干的水顺着头擦一滴一滴地滑落到了肩头。

她靠在门边上,很是警觉地听着门外的声音。

这不是她太过小心翼翼,也不是太过草木皆兵,而是太过巧合。

昨天晚上霍珩的那一通电话刚结束,今天晚上家里的电源莫名就被切断了。

所以,她必须要小心一些才行。

从洗手台上拿了一瓶沐浴露倒在了地上,并且把吹风机拿在了手中,半举了起来。

大约过了三分钟后,她听着门外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不禁神色严肃了起来。

怎么没声音?

要知道霍珩还在楼下,如果有人闯进来,应该多少会发出点动静才对。

难道他出事了?!

她眉头狠狠一皱,轻轻拧开了门把,快速地闪了出去。

从房间里走出来,整个二楼一片漆黑,聂然小心谨慎地贴着墙面朝着外面挪了出去。

然,就在她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大厅内的地面上摆放着一个个小小的爱心蜡烛。

那点点火光在跳跃着。将大厅照得光线昏暗,却别有一番意境。

聂然站立在那里,看到大厅内的场景后,眼底闪过一丝错愕,随后便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不是有人偷袭,而是某人想要制作惊喜。

只是,别人制作惊喜都那么巨大,为什么他的……

地上那几只小蜡烛勉强凑出的爱心,觉得很是好笑。

不过,看在他今天一整天都在厨房里忙碌的份上,还是给了几分面子,在微弱的火光下,她一步步地下了楼。

走出大厅,她就看到通往花房路上的小径孤零零的摆放了两三个蜡烛,作为引路灯。

聂然顺着那些蜡烛走了过去。

才刚到门口,花房内那两盏灯光亮起,接着就看见霍珩在花朵的簇拥下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支不知名的花朵。

然后优雅地迈着步子,朝着她走来。

暖黄色的灯光镀在他的身上,使得他俊朗的眉眼越发的深邃,那眼眸中似带着明亮细碎的光一般。

“元旦快乐。”他站定在她的面前,专注的凝视着她,将手中的花朵递了上去。

按理说这时候女主角应该会觉得很惊喜,很意外才对,但眼前的这位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底一片坦然。

就连接过那一朵花的时候,也是神情平静的很。

那样子完全没有女孩子应该有的娇羞。

霍珩看她一脸平淡,原本充满希冀的心顿时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果然,他家小媳妇儿总是不走寻常路啊。

想要让她失控,好得到一些些各种奖励可真是不容易啊。

“没有了?就一朵花?按照剧情走向不应该是九十九朵红玫瑰的吗?”聂然把玩着手里的那一朵,玩笑地问。

霍珩眸间一亮,“你喜欢红玫瑰?”

只是还未喜上眉梢,就被聂然一盆冷水泼了下来,“不喜欢。”

顿时浇了个透心凉。

聂然看到他耷拉着,略有些泄气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微微扬了扬,然后硬忍着笑意走进了花房内,看到那满满一桌的饭菜,禁不住愣了一下。

那桌上火锅正冒着小眼儿“咕噜”“咕噜”地发出了响声。

锅子旁边各种等着放火锅里的食材都全部整齐的码放在那里。

“他们有你那么多菜吗?”

昨晚上村民拿来的菜是她亲手拎回来的,那么一点点的份量应该不够做这么一桌子的菜吧?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一夜之间就多出了那么多的菜?

“我出去给你找了点野味。”霍珩笑着打哈哈地道。

聂然看他有意无意地挡在自己的面前,眉梢轻轻挑起,将他推到了一边,重新审视了一番桌上的菜肴。

当她看到一些其他不属于野味的家禽时,她侧目,带着挪揄地口吻笑着道:“我看不止吧。”

霍珩看到她那笑意,就立刻投降,说道:“好吧,也去山下的村户那里拿了点小骨和羊排以及牛肉。”

聂然听到之后,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声地轻笑了出来,调侃地道:“堂堂二少居然沦落到去偷东西,这事儿要是传回到A市,你这脸可就丢光了。”

霍珩看她嘲笑自己,带着些许的气恼,恨恨地刮了下她的鼻尖,“我这是为了谁啊,你个小没良心的。”

他昨晚做完了蛋饺之后,看着那一盘蔬菜和蛋饺,怎么看怎么寒酸。

思考了良久,最后还是决定下山。

然而他没有车子代步,也没有自行车,就连滑板车之类的都没有,完全只能靠他的那一双腿前行。

庄园虽然建在半山腰上,可到达山下的路程还是很长。

一个下山上山就用掉了他几个小时的时间,中间他还要偷偷摸摸的去人家家里厨房里偷摸拿点东西。

等到上山将近凌晨五六点了。

他连洗澡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就马上将牛羊肉全部腌制好,把鸡肉全部切成一块块的,接着又把排骨炖在锅子里。

又把鱼肉全部一点点的刮下来,然后做成糜,捏成团,放在油里一炸。

那些小小的鱼丸在热锅里慢慢的膨胀开来,等到一个个变成金黄色后,他再全部捞出锅。

就这样忙忙碌碌,马不停蹄了整整一天,又累又辛苦的,结果还被她给嘲笑了。

真是太不知道感恩了,这妮子!

聂然摸了摸被刮了的鼻子,无奈摇头。

明明是他要求过节,怎么反而最后她成了那个没良心的了。

“来!尝尝看我做的蛋饺,我先去吧羊排给烤了。”霍珩替她从锅子里面盛出了两个小蛋饺,以及用撇干净油花的鸡汤,暖暖的一碗递到了她手中。

聂然看了看他手指的方向,一个新的烧烤架放在那里,炭火已经准备好了。

“你要烤羊排?”她问。

霍珩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你不吃羊肉吗?”

羊肉毕竟膻味比较足,聂然如果不喜欢吃,也很正常。

只是可惜了他腌制了那么久,那羊排肯定已经入味了。

聂然摇了摇头,“不是,烤这种东西让我来吧。”

她放下了那碗汤和蛋饺,作势就要卷起袖子。

这家伙整整一天一夜没有好好休息过,就为了准备这一顿丰盛的晚餐,如果她再不做点什么,实在是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你会烤?”霍珩惊讶地问。

他觉得聂然这种连进厨房都像是在打仗的人,应该不太会烤东西。

因为烧烤的火候远比起做饭的火候更难以掌握,稍不留神就会把东西烤糊。

聂然以为霍珩只是这么单纯地感叹问一句而已,压根没想到他心里那些想法,点了点头,“嗯,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霍珩看她难得兴致那么好,也不忍心拒绝她,只能应了下来,“尝手艺当然是好的,但是……你最好留两块。”

聂然不解地轻皱了一下眉,“为什么?你要留着明天吃吗?”

霍珩摇头,回答:“不是,我是怕你做坏了,这样的话……”这样的话我还可以又剩下的那两块可以品尝。

只可惜这最后半句话在聂然那轻勾起的唇畔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句,“我觉得你是不可能做坏的,还是全做了吧。”

这种毫无坚定立场的话他说的格外义正言辞。

聂然无声地瞪了他一眼,这才走到了烧烤炉前。

烧烤炉下的炭火已经烧得很旺了,她将已经处理好的小羊排用夹子夹住,一一全部放在了烧烤炉上。

已经带着温度的烤炉在遇到水时,发出了“刺啦——刺啦——”的一声声响动。

坐在那边里的霍珩看着她熟练的在烧烤炉前翻弄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倒是产生了些许的兴趣,“你这烤东西的手艺和谁学的?这么纯熟,为什么没让她顺便教教你厨艺。”

“我自己练出来的。”聂然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自己练出来的?

霍珩看着她手中的动作,这得吃多少烧烤才能练出这么熟稔的动作?

“那你为什么不多练练厨艺?”

多吃烤的东西对身体并不是特别好。

霍珩以为她是喜欢吃烧烤,所以才会姿势那么的熟悉。

殊不知聂然哪里是喜欢吃,不过是前世在野外生存的时间太长了,逼得她不得不练出这一技能。

“如果我有个随行厨房,我一定多练习。”聂然把羊排翻了个个,又在上面撒了点罗勒叶。

诱人的香气顿时弥漫了开来。

“已经熟了,尝尝看我的手艺吧。”她找了个餐盘,用夹子将羊排放在了上面。

那被烤的外酥里嫩的小羊排上泛着滋滋油光,让人看上去都不禁胃口大开起来。

霍珩尝了一口,鲜嫩劲道的很,被所住的水分随着那一口咬下,汁水充沛。

可以看得出,烤的人手法老练,非常的有经验。

“味道如何?”聂然看他咀嚼完了之后,很是自信地问道。

霍珩吞咽了下去,很是赞赏地点头,“如果不是吃过你做的饭,我真会觉得我为自己找了一个小贤妻。”

聂然扬了扬眉,“那吃过我做的饭之后呢?”

“那当然是小娇妻了。”

霍珩趁着聂然还没缓过神来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替她重新盛了一碗汤,“来,先喝点汤,然后尝尝看我做的蛋饺还有糖醋排骨。”

说完之后,他就起身往花房外走去。

聂然见他吃了那么点就往外走去,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多问。

以为他又要和昨晚一样去打电话吩咐。

结果没成想,才不过十几秒时间他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一样东西——电吹风。

他拿那个东西干什么?

难道要给烤炉吹旺炭火吗?

带着这个疑问,她一边喝着汤,一边看着霍珩走了过来。

插上插头之后,他绕到了聂然的身上。

聂然扭过头望着他,就听到他说道:“湿头发吹了风,容易头疼。你吃你的,我给你吹干。”

还没等聂然说些什么,电吹风的开关开启,嗡嗡嗡的声音伴随着温暖的风响起。

他的手指插入了她湿漉漉的头发中拨弄着。

霍珩的手法不错,并没有出现头发纠缠在一起的情况。

而且就连力道都很适中,感觉在头皮按摩。

在这般舒服的情况下,她也就没有再拒绝下去。

于是乎,她就坐在那里乖乖地喝着汤,吹着头发,怎一个惬意了得。

花房内温暖怡人,暖黄色的灯光倾洒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题外话------

嗯,后面又要甜了,各位准备好,我要撒狗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