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违约?傀儡而已/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都说有了比较才会觉得有幸福感。

相比较A市的郊区的霍珩和聂然两个人甜甜蜜蜜的过着悠闲小日子,处于A市市中心的霍褚在这段时间内就过得并不太舒服了。

不,严格来说是非常极其的不舒服。

他虽然成功的“踹”走了霍珩,并且成功拿下了霍氏,成了整个霍氏内外上下的掌权人,但是这也同时意味着霍氏成了他全部的责任。

因为权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只要有丁点的错误,那些董事们就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而霍褚在刚接下整个霍氏的时候,心里雄心满志,觉得自己连霍珩都能这样轻松踢出局,哪怕现在再接两个霍氏都不在话下。

只是才过了没几天,那一夜的一通电话将他的意气风发彻底打回了原形。

以至于元旦的那几天他过得寝食难安,在聚会上也没有了往日的得意。

每天都在重复地拨打一个电话,那个电话不是打给达坤,也不是哪位叔父,而是远在海岛的海盗头子——傅老大!

就是当初霍珩从聂然手中“救走”的那位傅老大。

在被霍珩救走之后,他带着自己最后那一批手下和霍珩进入了一个隐秘性更强的岛屿。

鉴于这救命之恩,傅老大当场就答应为他做事。

当然他也不得不替霍珩做事,他的手下损伤大半,死的死伤的伤,需要各种食物以及药物存活。

而这些,霍珩都可以给,不仅可以给食物和药物,他还能给他们一大笔钱,足够他们在这里重新生活下去。

只是原本替他们在岛屿上建造军火库的傅老大在在一个多星期前让人打电话给了霍褚的手下。

也就是那一通电话,让他原本光明一片的前景彻底变得灰暗。

电话那端的手下告诉他,海岛那边原本一切照常进行建造的军火库在没有预兆和前提的情况下突然罢工了。

他当时马上致电给了傅老大,但是傅老大却没有接听,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也没有接听。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很害怕这件事被叔父们或是霍启朗发现。

现在的他刚一上任,根基还未坐稳,一旦爆出这种事情,肯定会引起叔父们的反对声音,所以一直尽量的瞒着。

然后不停地重拨给傅老大,希望能在第一时间内和他取得联系,好解决这件事。

只是,这漫长的一个星期,他一直都在害怕和不安中度过,所耗的耐心几乎到达了顶点。

就在他准备让阿骆订飞机票直飞那边的时候,终于在下午的时候打通了傅老大的电话。

电话没有了往日的“嘟——嘟——嘟——”以及冰冷的机器女声后,霍褚不禁在心里小小地松了口气。

他笑着寒暄地道:“傅老大的电话可真难打通啊。”

心里却已是咬牙切齿极了。

这几天的提心吊胆可全都是拜电话里这位所赐!

电话那头的傅老大笑着连连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了三少,我们这里是海岛,不像你们信号通讯设备那么完善。偶尔延迟啊或者是接收不到什么的,还请三少见谅。”

对于他的睁眼说瞎话,霍褚气得磨牙霍霍,脸色更是阴郁不已。

放屁!明明当初为了能够方便交流,他们在那里花了大量的资金将岛屿上的通讯全部完善好。

哪来的信号不好,接收延迟!

可偏偏他对于这些鬼扯的谎话还不能戳穿。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很是淡然,“见谅?傅老大现在比我可厉害多了,哪里还在意我见谅不见谅。”

对面的傅老大似乎很是讶异,“三少这话从何说起啊,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岛上的普通人而已,哪里敢和三少比啊。”

霍褚站在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他的办公室所处于顶层,俯视着楼下那道路上蚂蚁般大小的车辆在快速的穿梭着,脸色沉沉地问:“是吗?我以为傅老大现在的能力早已超越我了,不然怎么敢公然罢工违约呢。”

电话那头的傅老大诧异地问道:“违约?谁违约了?我们违约了吗?没有吧,那臭小子是不是没有把话说清楚啊?三少,我们怎么可能会违约啊。”

居然敢和他装傻!

霍褚此时的脸色从落地窗的玻璃镜面上反射出来,阴沉的犹如A市的天。

好像随时下一秒就会下起暴风雨。

“那就立刻马上恢复工期!”他冷声地命令道。

“恢复工期那当然是应该的,只是这么大半年的干下来,兄弟们太辛苦了,也太累了。”那头的傅老大跟他开始打起了哈哈。

他话里有话,霍褚自然是听出来了,他声音一度跌到了冰点,“傅老大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大半年的时间兄弟们为了给你们建这军火库,可以说是没日没夜的给你们卖命,怎么着也应该让兄弟们一日三顿吃的好点吧。”

傅老大如此堂而皇之的这般要求,让霍褚心里逐渐腾升起了一股怒火,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问:“那怎么样才算是傅老大心中的‘吃的好点’?”

“那自然是顿顿有酒,餐餐有肉了。”傅老大很是自然而然地要求着。

霍褚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一跳一跳着,他强压着怒气,继续问道:“难道霍氏上个月打过来的钱还不够傅老大顿顿有酒,餐餐有肉?”

“那点钱只够我一个人,哪里够那么多兄弟们啊。”

只够他一个人?

那么多钱,在A市的黄金地段买一套都够了,而在傅老大那里结果只够他吃吃喝喝?!

这开什么国际玩笑!

霍褚双手握紧,指尖都泛起了白,仿佛在极大的压制什么心里的火气,问:“那傅老大觉得要多少钱才合适?”

那边的人应该是早就想好了,连忙接话道:“最起码再加一个零吧。”

面对傅老大的狮子大开口,霍褚这下怒气立刻爆发了,“什么?你们就只是建个房子而已,居然要再加一个零?!”

电话另外一端的傅老大一直带着笑的声音不由得平缓了下来,“三少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就建个房子?我听说你们那儿的房价也不低啊,特别是什么黄金地段了,一套房那简直就是天价。难道你们就不是建房子?”

霍褚被他气得恨不能吐出一口血出来,“那能一样吗!”

他被这人的胡搅蛮缠显然是快气疯了。

傅老大冷哼地问:“这有什么不一样,不都在地皮上建房子吗?你们建房子就可以随便加零,我们这儿就么资格了吗?”

呵,瞧瞧他那口气多轻飘!

不都是在地皮上建房子……

但问题是建在哪个地皮上啊!

要是在黄金地段上,一套房的价格当然吓人了。

可问题是,要在荒无人烟,偶尔有野兽出没的地方,别说天价,就是贱卖都没人要。

房子所处的地理环境,四周的交通是否便利,医院学校超市是否一应俱全,那都是要用钱砸的。

而傅老大他们所处的那个岛屿有什么,除了荒凉也就剩下荒凉,凭什么以黄金地段的价位来标榜自己。

“傅老大,你现在这是坐地起价!你这是在违约!”霍褚不想和他谈关于地皮在不同地方所处的价格不同这件事,特别是和一个海盗去谈房价这个问题。

那样子会显得非常诡异。

电话那端的傅老大得意地笑了起来,“三少这话说的也太严重了吧,违约?我们有合作条款约束吗?”

“你!”霍褚被他的那一句话气得肝疼。

的确,他们没有合作条款约束。

他们做的本来就是违法的勾搭,本来就不具有任何的法律效应,哪里会需要合同来约束。

就算真的违约了,他们也不可能拿着那一纸合约把这群海盗告上法庭。

“就算没有约束,可这些条款当初我们都是说好的,你也都答应下来的!”霍褚企图想要和他能讲道理,说通他。

“说好的?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说好的?我在答应合作的时候,三少你好像还不认识我吧。”

在听到傅老大那一次次的挑衅和得寸进尺,霍褚火气又一次的冒了上来,特别是傅老大话外之音里提到霍珩。

让他极其十分的恼怒。

“我当初是不在这里,但是现在整个霍氏我说了算,你敢违约,这代价你承受得起吗?!”

他带着森森阴寒的怒火透过电话传了过去,傅老大那端立即沉默了几秒。

霍褚以为自己的话让对方有些害怕迟疑了,眉头刚要松开,就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响起,“听三少的意思,这次的洽谈是没得谈下去了?”

霍褚心里立刻一跳。

他没想到自己的威吓反而让傅老大认为这次的合作无法洽谈下去。

这样的话,岂不是合作谈崩了?!

才刚上任,就把军火库的合作谈崩,这件事要传到霍启朗以及各位叔父的耳朵里,他不死也要被扒层皮啊。

霍褚急得手心带着一丝湿濡感,正想用什么办法去挽救,就听到对话那头傅老大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看三少贵人事忙,还是不多打扰了。至于这件事,三少再考虑考虑吧,毕竟一旦停了工,损失最大的可不是我。”

电话那头的霍褚也不等霍褚再说什么就马上挂断了电话。

霍褚在听到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这件事还有回旋余地,没有彻底被告吹。

但……他好不容易爬到今天这个地位,整个霍氏都已经收入囊中,结果被一个小小的海盗逼到如此地步!

该死的!

越想越恼怒的他一拳直接垂在了落地窗上,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声响。

心里既烦躁又不安的他站在那里,眉头紧锁,凝成了一个川字。

“叩叩叩——”正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门口一阵敲门声响起。

霍褚这才站直了身体,喊了一声,“请进。”

门外的阿骆恭敬地走了进来,对着霍珩说道:“三少,老爷让你马上回家。”

已经烦躁得想要摔东西的霍褚听到阿骆没有起伏的冰冷话语后,一股子邪火全撒在了他的身上,“没看到我正在忙吗?就说我下午要开董事会,没空!”

这段时间他一直尽力的和霍启朗不见面。

他现在已经说霍氏的掌权人了,他不想再被霍启朗束缚着,掌控着。

他想要独立。

想要彻底的脱离霍启朗的控制。

等到霍氏彻底成为他名下的企业,那时候他就真真正正的成为了实际掌控人了。

阿骆看了一眼霍褚焦躁的神情,点头应了一声,“是。”

接着就退了出去。

霍褚站在那里,拿着手里的电话,神色变得很是焦虑和暴躁。

本来达坤这里还没有搞定,就已经让他很烦了,现在军火库又出现了问题,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无法静下心来的他整个下午都没有批阅桌上那堆厚厚的文件,他坐在沙发上反复地想着接下来的应对方法。

直到准时下午三点,手机的闹铃提醒他马上要开董事会,这才让他的神情稍稍好转了一些。

这是他继接手了霍珩所有事物之后的第一次董事会。

这代表着,霍珩即将成为过去,彻底步入历史之中。

他整理了一下西装,然后走出了办公室,往那间会议室走去。

只是,当他带着充满自信的笑容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后,他的笑马上僵在了嘴角。

因为从他的视角望过去,偌大的办公室里空旷得连开门声都有回应。

“人呢?人都去哪里了?”霍褚走进会议室内,看着里面空无一人的房间,忍不住大声地质问。

很快办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推开,霍褚的秘书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电话,对着霍褚说道:“抱歉霍总,各位董事刚才纷纷打来电话,说是不能来参加这次的董事会。”

霍褚皱起了眉,“什么叫不能参加?原因呢?”

秘书很是为难地低垂着头,“这个……”

“这什么这,说话吞吞吐吐浪费我时间,是不是不想干了?”霍褚心里头本来就烦得很,现在看到自己的秘书一副欲说不说的样子,更是不悦了起来。

正打算继续训斥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

只见陈叔站在门口,对着霍褚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三少,老爷问你现在你有空了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霍褚的目光不禁对上了陈叔。

他瞬间明白过来,什么叫董事不能来参加这次的董事会。

原来这都是霍启朗在背后搞的鬼。

他这是在提醒自己,也是在宣示着他才是整个霍氏真正的掌权人。

很显然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他都已经看透了。

他默然了片刻,看着陈叔的脸,开口对着身边的秘书说:“把我接下来的行程都取消。”

“是!”秘书恭敬地点了点头。

在看到霍褚提步走出了会议室后,这才松懈了下来。

刚才她真的很怕自己会被这场无妄之火烧到,然后被就此解雇。

天知道刚才她刚才接电话接得有多么的手软。

……

而另外一边的霍褚在下了楼层之后,就看到阿骆早已经将车开了出来,在公司门口静静地等着他。

一路上霍褚都一言不发地坐在车后座内,放在腿上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什么狗屁霍总,说到底不过就是霍启朗可以操持的玩偶和傀儡。

瞧,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电话,就让他轻松陷入如此窘境之中。

车窗外的风景快速的朝后掠过,让人辨不清是什么。

穿过了市中心,车子逐渐朝着郊区驶去。

------题外话------

有谁还记得傅老大呀呀呀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