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来自霍启朗的警告,逼急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缓缓行驶进了霍宅的大门。

阿骆将车子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庭院之后,马上下车替霍褚打开了后车座的门。

霍褚刚走下车,坐在副驾驶的陈叔也跟着一并下了车,对他说道:“老爷在书房等你。”

霍褚步子微顿了一下,接着才继续朝前屋内走去。

空旷的大厅内没有一个人影,霍褚和陈叔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上了二楼。

陈叔先是恭敬地敲了敲书房的门,在听到那一声进来之后,就替霍褚开了门,对他做了个一个邀请的姿势。

霍褚望着阴沉沉的屋内,霍启朗独自坐在书桌,半张脸隐没在窗帘后的阴影中,如同一个雕塑一般。

他提步走了进去。

才刚落座,书房的门就被陈叔从外面关上了。

听着那一声“咔哒”的关门声,不知道怎么了,霍褚心里头只觉得发凉。

他按捺下心底深处的不安,脸上故作镇定地道:“父亲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霍启朗靠在椅背上,目光的冷意犹如千年的寒冰,他语气沉然地道:“我刚收到消息,海岛那边在四天前罢工了。”

霍褚心里突突了一下,瞳孔不自觉地收缩了一下。

居然知道了!

他这些天来一直将这件事压了下来,怎么可能老爷子那么快知道?

该死的!

霍褚觉得事情变得有些不好收拾了。

原本他还想着将这件事悄悄处理,让人神不知鬼不觉。

却不想才一个多星期,老爷子就知道了。

这对于根基还没有坐稳的他来说,是一个致命伤。

可他脸上还是依旧故作淡然的样子,“就因为这件事?”

那话语中的风轻云淡让霍启朗不禁眉头紧皱了起来。

军火库的重要性或许霍褚并不清楚。

但霍启朗很清楚,那个军火库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储藏军火地方。

“就?你最好明白,有了达坤不代表可以放弃军火。军火才是我们的老本行。”他的声音里透着冷冽,那言语中的压迫感让霍褚眼皮一跳。

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长之范。

只是一句话就让霍褚皮绷紧了许多。

他脸上的笑立即收敛了起来,语气也变为很是严肃,“父亲,你放心,我刚和他们谈过了,傅老大他们那边只是因为二哥突然卸任,让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才暂时性的停工了。”

“那现在已经谈妥了?”霍启朗的神态依旧不变,冷声地问道。

霍褚面色一顿,变得有些凝滞了起来,“暂时还有一点点问题,不过我相信应该这两天就能谈妥。”

霍启朗声音浑厚,从容不迫的声音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以及警告,“你最好这两天能谈妥,否则我可能就要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了。”

“什么意思?”霍褚这下脸色一变。

霍启朗抬眸,语气沉冷的仿佛一块巨石压在了霍褚的心头,“我想你应该明白。”

“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意外而已,没必要这么快就把我一票否决了吧。”霍褚的脸色也随之沉了下来。

“快吗?已经距离阿珩离开有一段时间了,而你到现在都没有拿下达坤这条线,那些叔父们现在都私下议论纷纷,如果现在还得知海岛的军火库遭到了罢工。你说,接下来会是什么局面?”霍启朗不急不缓地一一说着,手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的叩着。

就像是叩在了霍褚的心头。

他稳了稳心思,然后说道:“达坤这里只是因为当初他和我二哥洽谈的时候我都不在,现在我二哥突然之前离开了,所有的洽谈全部都被推翻了,所以只能重新谈,包括细枝末节我都需要谈清楚,这样在接下来的合作中才能畅通无阻。”

“你觉得你的叔父们会听你的解释吗?”

霍启朗的一句话让霍褚的神色滞了滞。

因为他很清楚,那些叔父们只看钱赚了多少,从不问过程。

所以他的解释在那些叔父们的眼里只是借口。

而事实上,他这些话的确都只是借口。

明眼人一听就知道的借口。

霍启朗看了一眼对面的人,直接下起了通牒,“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不希望在除夕夜的时候我还要考虑撤换总裁的事情。”

霍褚的心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完全沉了下去。

他知道老爷子这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也不是威胁,而是最后的警告。

沉默了几秒,他终于点了点头,应了下来,“是,我知道了。”

霍启朗在得到了他的回答之后,往后靠了靠,对他说了一句,“出去吧。”

霍褚冷着脸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出了书房。

站在书房外的陈叔见门被打开了,随后就走了进去,并且再一次的将门关上。

霍启朗见陈叔走进来,立刻问道:“阿珩在那边过得还好吗?”

陈叔本来是想进去报告董事们最近因为迟迟没有看到霍褚和达坤的合作而开始有议论纷纷。

却不想听到了霍启朗的这一句话。

要知道自从霍珩离开之后,大哥就再也没有提过一句关于霍珩的话。

现在却突然提及,这让陈叔有些惊讶。

但很快他还是冷静地回答:“据山下的村民说,二少的情况并不是特别好,毒瘾发作起来非常的厉害。”

霍启朗坐在位置上,目光盯着半扇没有被窗帘拉起来的窗户,窗外外阴沉一片,良久才说道:“如果有需要,让医生介入吧。”

这话让陈叔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大哥你这意思是……想让二少回来?”

虽然他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是一个已经上了瘾的瘾君子,其实和废人已经没有差别了。

如果让他回来介入,那不是在打三少的脸吗?

坐在那里的霍启朗眉色发沉,“阿珩到底回得来还是回不来,就看阿褚的能力了。他要是没办法让那边重新启动,那我也只能让阿珩回来。”

这个合约是霍珩一手签订的。

而且听说那边的海盗头子和霍珩有过命的交情。

他来洽谈肯定比霍褚来的更为容易。

陈叔听完之后,顿时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近期我会让医生去看看二少。”

他没想到霍珩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翻身的那一天。

在和霍启朗又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之后,他便打开了书房的门。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正站在门口的霍褚!

他阴晴不定的脸色让陈叔吓了一跳。

可也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他知道霍褚肯定是听到了屋内大哥和他的对话。

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他搞不定军火库的问题,就算大哥想保他,董事会们也绝对不会让他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的。

他对着霍褚点了下头,就转身下了楼。

只留下了霍褚满是阴郁地站在那里。

刚才他本来是打算要走的,却没想到在陈叔关门的时候老爷子提了一句霍珩。

这让他不得不停留在门口片刻。

结果这一停留,就让他听到老爷子居然要把霍珩给弄回来。

回来?

霍褚不禁紧握了起来。

他是认定自己肯定没办法解决这件事,所以才有这样的决定吗?!

无法想象等到霍珩从那里出来回来这里,他在公司的地位会跌到如何地步。

不,不可以!

绝对不能让他回来。

这番绝境之下如果他都能回来,那他一定会成为整个A市的笑话!

他心里做着各种盘算,满是心事的下了楼。

才走到庭院,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就缓缓行驶了进来。

从车内走出来的是李涛。

“原来二叔的没时间是赶着和父亲聊天啊,”正要上车的霍褚在看到李涛之后,言语带刺地说道。

“这你可不能怪我啊,阿褚。”李涛在看到他的时候也微微一愣,似乎是惊讶他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回霍宅,但随即他就笑了起来,“大哥发话了,我哪里敢不听啊。”

他话里也是一语双关的很。

霍褚被他拿捏到了痛处,气得肺疼不已。

李涛暗暗打量着他的脸色,发现他眼底一片阴郁之色,看样子是在大哥那里吃了瘪。

他想了想,很是婉转地问道:“不过话说回来,达坤那件事你到底办的怎么样了?现在其他叔父们都在说时间拖得太长了,对此有点异议啊。”

霍褚心里烦躁的很,敷衍地道:“二叔你放心,事情我一定会谈妥的。”

然而李涛却并不就此罢手,对他语重心长地道:“阿褚,我们大家都是信任你能为大家赚到更多的钱,才让你坐上这个位置的。”

“二叔你别太担心了,这些我都会全部搞定的。”霍褚耐着性子继续和他说道。

两次都得不到明确答复的李涛索性就开门见山地问:“那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搞定,坤老大的货在港头,多放一日就多一日的危险,到时候我们可全都逃不了干系。”

霍褚想了想,觉得能多稳住一个人就能为自己多争取一份,于是缓和了几分,“二叔,不是我不想谈下来,可是你也知道二哥是有毒瘾的情况下和坤老大谈,利润被坤老大占去了很大的部分,现在我重新谈,想为霍氏重新争取回来,坤老大自然不肯,这肯定是要花费点时间的。”

半响,他才松了口,“最好是这样,我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说完之后,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霍褚,才转身往屋内走去。

霍褚在等到李涛一进屋内之后,脸色又立刻沉了下来。

军火、毒品……

这两条线现在都出了问题。

傅老大罢工。

达坤又迟迟不愿意合作。

原本当初的自信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让人头痛的问题。

他铁青着脸色进了车内,然后冷声地对着驾驶座上的阿骆说道:“去酒店。”

傅老大那里太远,他还有时间可以和老爷子耗。

但是达坤这里,就连各位叔父都已经等不及了,他必须要马上解决才行。

这样也能为傅老大那边的事情多争取一点时间。

车子启动,随后就行驶出了霍宅。

车子在郊区一路疾驰。

渐渐地,天色暗了下来,路灯一盏盏的亮起。

坐在驾驶室内的阿骆很明显的感觉到三少的气压比回霍宅时的更低更压抑。

他不由得朝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在看到三少隐忍怒火时那张微微扭曲的脸时,立刻将脚下的油门加重了几分。

等到夜色彻底降临,整个A市华灯初上,霓虹闪烁的时候,车子总算是停在了酒店的大门口。

霍褚下了车,直接朝着达坤所住的房间走去。

电梯很快就开始下降。

电梯内的几个穿着时尚的女孩子看他按的楼层属于这栋酒店的VIP房间,又看他穿着不菲的样子,长相帅气,顿时活跃起了心思,想要和他搭讪,邀请他去今晚的派对做男伴。

要是前几天他或许真的会答应,并且兴致高了还能留个电话方式,但今天就不巧了,他心情郁闷到极点,哪还有闲情和这些女人调笑。

霍褚冷漠地拒绝了那几个女孩子的邀请之后,电梯门一打开,就毫不留情地走出了电梯门。

只给那几个女孩子一个冰冷的背影。

他定的房间是这家酒店的VIP贵宾房间,有酒店专门的管家留在那里打扫和管理。

于是那名管家在看到霍褚时,连忙恭敬地弯了弯腰,“霍总好。”

在这里伺候VIP房内的管家都是长期在海外经受过专业培训的管家。

他们每个人的脸都是面无表情的,有着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地绝技。

“坤老大呢?”他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往日一直站在门口像个木桩子一样保护他的手下今天全都不见了。

不仅门口的不见了,就连屋内的也不见了。

那名管家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再次回答:“达坤先生在一个小时前就带着其他人出去了。”

出去了?

霍褚禁不住拧了拧眉。

“有说去哪儿吗?”

“没有。”

“那有留话吗?”

“没有。”

霍褚眉头狠狠地皱起,思索了几秒钟,才对那名管家说道:“你去吧。”

“好的,霍总。”那名管家又是恭敬地弯了弯腰,接着才退了出去。

只剩下一个人的霍褚立刻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达坤的电话。

过不了多久,电话就被接通了。

一阵熟悉的寒暄笑声伴随着达坤的话响起,“三少怎么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霍褚笑着说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今天晚上想喝酒了,所以就跑来想和坤老大喝上两杯,没想到坤老大比我兴致更好,这么晚还没回来。这是去哪儿乐呵了?”

“哈哈哈,三少你要理解一下啊,我生病了那么久,都快憋坏了。”达坤在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带着男人才会懂的笑意。

霍褚嘴角冷然一笑,憋会了?

男人要真去哪种场合,怎么可能让楼娅也跟着去。

他脸色阴鸷,可嘴里说的话依旧带着笑,“理解理解,不过可惜了我手上了那两瓶好酒,我可是一心想要过来来和你分享的。”

“没事儿,等过两天后我就和你一起喝,这酒总是越往后喝才越醇。”

霍褚见怎么也套不出达坤的话,也只能就此罢手,“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坤老大了。”

“哈哈,好好好,那过两天见。”

两个人一阵寒暄之后,这才挂了电话。

只是挂掉了达坤电话的霍褚很快就对楼娅发了一条短信。

既然楼娅选择站在自己这边,那么达坤那里要是有什么隐瞒,她肯定会告诉自己。

果然没一会儿,回复的短信就来了。

他点开一看,脸色倏地就变了。

“砰——”的一声,他当场抑制不住怒火,直接将手机掷在了地上。

手机瞬间被摔成了四分五裂。

他的脸因为愤怒扭曲极了,那吃人的眼神让人觉得可怖。

随后霍褚从西装的内袋里拿出了一支手机,按下了通讯录里唯一的一个号码,才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他喘着粗气,狠厉的眼神中迸发出了浓浓的杀意,“今晚就动手,我要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话音才落,他也不等对方的回答,就马上摁断了电话。

窗外,夜色裹着凌冽的风席卷而来。

那漆黑的夜色在他的身后,如同插上了一对恶魔的翅膀,看上去格外的阴森。

------题外话------

今天家里来人了,第一时间更新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