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他的计划,暗杀!/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达坤也不计较,笑着和她走到了大门口,停了下来,“这是应该的,我达坤这点做人的基本道理还是有的。”

而那位被她踹飞的手下此时黑着脸站在了达坤的身后,不敢吭一声。

聂然也不多说什么,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他们离开。

达坤转身走出了大门进了庭院,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转头问道:“对了,我的手下在哪儿?”

聂然见他终于问了,眉眼弯弯地指了指那袋他刚进门时的垃圾袋,“那包垃圾就是,记得带走哦。”

说完就关上了大门。

那名手下急忙跑上前去查看,等到他将垃圾袋一扯开,脸色骤然大变,“老大!小五死了!”

坤老大看到垃圾袋里那已经死透发僵的人,眼中兴味地冷笑意味就更耐人寻味了起来。

这个丫头的警告可真够狠的。

那名手下在看到自己的兄弟被随便的装在垃圾袋,丢在庭院里,甚至连他的眼睛都没有闭起来。

这让他心里很是愤怒。

“老大,我们要怎么办!”他恶狠狠地问道。

似乎只需要达坤一句话就随时他就能重新冲进去,把聂然给一枪崩了。

然而达坤在看到垃圾袋里的尸体后,只是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走吧。”

“好!”那人下意识地应了下去,然后就作势要冲进去,只是才往前走了两步他才猛然清醒了过来,脚下一个急刹车,霍地转过头,很是不可思议地问:“什么?!”

他的耳朵没出错吧?

走?

这是不给小五报仇的意思了?

达坤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问:“有问题?”

那名手下无法置信地再一次地道:“可是小五死了!”

小屋是死在了那个死丫头的手里。

可坤老大现在居然连个屁都不敢放,甚至要把这口恶气给吞下去,这可不是坤老大的作风啊!

“死了就找个地方清理了。”达坤很随意地说道。

比起达坤的随意,那人却忍不住了,“老大!小五是被那个死丫头给打死的!她明明知道二少和你这么好,还敢这样做,显然就是在打你的脸!”

他不相信坤老大想不到这一点!

达坤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道:“那你就去替他报仇吧,不过别指望我会帮你。”

说完,他就径直走出了庭院。

在路过那袋“垃圾”的时候,他连停顿都不曾停顿。

对于他来说,和霍珩合作才是大事,只有死一两个人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

更何况这人那么容易就被发现,显然也没什么能力和本事,甚至还差点让他和霍珩生出隔阂。

一个不值得人,他又有什么好值得为此和霍珩撕破脸皮的。

那名手下被晾在了庭院里,看着自己的兄弟那副悲惨的死状,心里又气又怒。

可一想到刚才那死丫头给自己心口上那么一脚,愤怒之下又有些害怕。

要真的打,他其实也不一定会输,但那女的分明就是个疯子,她这么光明正大的一枪杀死了自己的兄弟,也没有惹恼坤老大,万一和自己打的过程中对自己开那么一枪,该怎么办?

而且坤老大也说了,他是不会帮自己的。

思来想去,最终他还是很不甘心地拖着那个垃圾袋离开了庭院。

等到把尸体放在后备箱后,他这才钻进了驾驶室内。

坐在后座的达坤刚坐定,就对着正准备坐进副驾驶内的楼娅说道:“楼娅,你坐到后面来。”

楼娅一愣,不明白为什么达坤突然之间要让自己坐到后面去,可不理解归不理解,还是要听命行是。

“是。”她低低地应了一句,然后从车后绕了过去,打开了另外一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随后就启动,缓缓驶出了庄园。

下山的路上,依旧一片寂静,与刚来的时的样子一样。

但唯独不一样的是达坤的心情。

此时此刻的他在确定了霍珩的现状之后,心情别样的好。

他靠在车上,单手撑着窗沿,嘴角挂着张狂灿烂的笑。

见身边的楼娅垂眸不说话,笑着问道:“怎么还是那么一张像死了爹似的脸,难道是对我今天的决定不满意?”

“没有。”楼娅冷淡地回了一句。

反正她已经没有站在达坤这边了,无论达坤做什么她都无所谓。

所以也就没有所谓的满意不满意了。

“没有?你的脸上分明写着我不高兴四个大字。”达坤靠在那里那里,大咧地笑了起来,“不过我今天很高兴。”

楼娅心里冷笑不已。

做了这种愚蠢的决定还高兴,她或许真的应该找个时间离开,去找新的合作人,至少不会找这么性格乖张狂戾的人来做合作伙伴。

正当她暗自思索着接下来要走的路时,达坤又一次的出声道:“过两天你过来再给他打几针药剂。”

楼娅面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点了点头顺从地应答着,“知道了,我这两天会争取被药剂制作出来,争取让他早点恢复。”

可超乎她预料的是,达坤却摆了摆手,说道:“不,我是说在他的药剂里面给我再添加一点料进去。”

“加料?”这让楼娅不禁神色一惊,随即不解地问道:“你不是要和他合作吗?”

既然是合作,为什么还要对他下药?

以往他们给第一次合作的人也不是没有下药过,但那都是为了能够防止有奸细或者是卧底,但是一旦达成了长期合作,就绝对不会在动手。

可为什么到了霍珩这里,还要再下药,这不是有违道义了吗?

坐在旁边的达坤看到楼娅还那一脸迷茫地神情后,不禁摇头,“楼娅,你要是有她叶苒的一半聪明就好了。”

那女孩子看上去年龄不大,却狡诈如狐,行为做事也嚣张狂妄。

说实话,真的很对他的胃口。

要是她能够留在自己身边,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助力。

只可惜,她却只愿留在霍珩身边,这让他不禁有一些遗憾。

不过,或许以后可以变相的让她成为自己的手下。

达坤那副欣赏的神情在楼娅的眼中只觉得格外刺眼。

一半的聪明?

哼!

她一心为整个合作案着想,结果没得到达坤半句好话,还反而被他训斥威胁了一番。

那个叫叶苒的,对他一再的不敬,甚至还打死了他的手下,他却反而如此的欣赏。

楼娅的手在黑暗的车内紧紧握起。

达坤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坐在旁边的楼娅一句话也不说地低垂着头,嘴角不禁轻扯了起来,“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吗?我和霍褚合作,我得到的只是两个市的的渠道。而我和霍珩合作,我就可以得到更多。”

达坤今晚的心情很好,难得有心情给楼娅解惑。

只是,他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并没有让楼娅理解。

她提醒道:“二少刚和你承诺的也是这两个。”

达坤顿时笑了,“但你别忘了,二少现在对这些东西有瘾。一个瘾君子就等同一个废人,我扶持一个废人上位,你说我会只是拿两个市的渠道?”

他意味深长地笑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森冷。

楼娅看在眼里,不禁心头一骇。

扶持一个废人上位?

那也就是说……

“你想让二少成为傀儡?”楼娅瞪大了眼睛,不禁低呼出了声。

她不是不知道达坤那些野心。

但他居然想借着霍珩上瘾这件事,让他上位,并且自己操控霍氏,这胃口……未免也实在是太大了,

达坤看她终于明白过来,以及那副震惊的模样,低声一笑,“我说过我想要的没那么简单。”

夜色下,他的笑显得尤为渗人。

坐在旁边的楼娅在听到他那一句轻声的话语,心中倏然一紧。

怪不得听到霍珩离开之后,就一直几次三番的想要打听其中的事情。

而且在看到自己摇头的时候,更是笑得那么欢畅。

原来,他根本就是希望霍珩出事。

就在这时候,她衣服口袋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手机震动,使得她猛然间清醒了过来。

糟糕!

刚才她把达坤见霍珩的消息偷偷发短信告诉了霍褚!

霍褚知道之后会不会因为被骗之后恼羞成怒对付霍珩?

她记得,当初自己对霍褚有过暗示,让他霍珩这块绊脚石给搬走。

如果霍褚这样做了,那么达坤的计划就落空了。

到手的肥肉被霍褚给打飞了,他会怎么做?

他会和霍褚继续谈下去吗?

合作会不会就此谈崩了?

楼娅坐在那里,心头不知为何开始有些发慌了起来。

“到时候你制作出来的东西就会随着霍氏的扩张而扩张,想想都让人觉得高兴。”达坤坐在那里,脑海中已经勾画起了更为巨大的蓝图,那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已经稳券在握。

楼娅在黑暗的光线下看着他狂妄的笑容,手中竟感觉到了一片汗渍。

“怎么?高兴傻了?”达坤看到她定定的目光望着自己,张狂地笑问了起来。

楼娅勉强地扬了扬嘴角,冲他笑了笑。

但心里却突突地,一刻也不得安宁。

而同样在别庄内,聂然一等送完了人,又检查了一下达坤所碰过的地方。

霍珩靠在床上,将眼镜拿了下来,就这么望着她在房间里忙活,笑着道:“放心,他没有在屋内动手脚。”

聂然听到他的话之后,依旧不放心的在桌子和凳子下面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定没有放监听器之类的东西后,这才坐了下来。

她神情严肃地问道:“为什么突然改变计划,你不是说要让他们两个人尽早交易的吗?还是说……你想自己来?”

早在刚才听到霍珩对着达坤许诺的时候,她就已经想问了。

原本说好的计划现在突然改变,那接下来要怎么办?

她当初和李宗勇在电话里提过要找缉毒队的帮忙,而确实这段时间缉毒队一直在暗处盯着霍褚和达坤的行踪。

为的就是能够将他们两个人一网打尽。

这样一是解决了达坤,二来还能顺利上位,好继续做卧底。

可现在霍珩一句话,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给推翻了。

当然,达坤是肯定逃不掉了,但是霍褚却留下来了。

难不成又要和他在斗一场?

这样的话这场任务岂不是没完没了了?!

聂然非常不明白霍珩这样应下来到底是和缘故,但是既然已经应了下来,现在再去追究也于事无补了。

只能认真地对他提醒道:“如果是你想自己来,那你可要千万小心才行。我觉得达坤这次来的太可疑了,就算他再怎么生性多疑,做事谨慎,向来探个虚实,但是你发现没有,他看到你那副虚弱样子以及听到你毒瘾未除干净时,分明就是很欣喜的模样。”

坐在床上的霍珩看到她这么一遍遍地为自己分析,那么为自己着想的样子,他不禁嘴角含笑地看着她。

聂然说完了这么多,见霍珩一直不回答自己,于是抬头一看,发现他竟然看着自己发呆。

“喂!我在和你说话,你看我干什么!”

说完,她轻推了一下霍珩示意他回神。

霍珩看她眉头轻蹙,这才笑着回答:“我发现了,我不仅发现了,而且我也知道他心里在盘算什么。”

聂然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问道:“他盘算什么?”

霍珩笑道:“按理说我身体这么虚弱,毒瘾也没除干净,还被霍家给扫地出门,他应该回去立刻马上和霍褚签合约才对。可是他却反其道而行之,甚至还十分肯定的说要和我合作,只能说他对我另有所图。”

“另有所图?他图你什么?一具残躯吗?”聂然撇了撇嘴,对他这样吊自己胃口的做法很是不屑。

只是,她随口的一句话,却让霍珩点了点头,“没错。”

聂然还以为他是在逗自己玩儿,轻瞪他一眼。

可随后看他神色里虽还带着笑,但绝对不是玩笑之后,这才认真思索了一番他的话。

霍珩说,达坤要的就是他的一具残躯,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要他的残躯呢?

一个毒瘾没有完全戒除的人对他来说,能有什么用处呢?

倏地,一个想法从她脑海中闪现了出来。

她抬头,失声低呼,“你是说,他想要的不仅仅只是合作,还有霍氏?!”

霍珩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尖,“真聪明!一点就透!”

聂然这下真的算是小小吃惊了一把,她不可思议地讥讽一笑,“这个男人的野心可真够大的。”

竟然想吃下整个霍氏?!

让霍珩成为可以让他控制的玩偶。

“那既然都清楚,为什么你还要答应他?”聂然很不解地又一次问道。

霍珩笑了笑,趁此机会揽着她的腰间,“用你那颗聪明的小脑袋猜猜看啊。”

又吊胃口?

聂然眯了眯眼,随即一笑,凑到他的面前,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整张脸都快要贴了上去,温热的气息扑了过去。

霍珩看聂然这般主动,以为是要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情,正要凑上前去含住她的唇,结果猜刚上前,聂然这时候却冷不丁地推开了他,从他怀中抽离了出来。

站在了床边笑着问道:“那你也猜猜看,我是猜还是不猜?”

说完就只留下了一个还傻愣愣坐在床上的霍珩。

离开之前,她特意看了一眼还坐在那里的霍珩,嘴角轻扬。

叫他逗自己。

哼!

该!

夜,已经很深了。

聂然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然后将头发吹干,就打算睡了。

整个别庄内已经没有一丝声响,房间内黑漆漆的一片。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陷入了黑暗之中。

“喀——”突然,门锁细微的声音在这寂静无声的房间内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