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夜半逃亡,斩草除根/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躺在床上原本已经睡下的聂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倏地睁开了眼睛。

有人在门外!

凭借着她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外面的人来者不善。

挑这个点过来,应该是来暗杀的!

难道是达坤?

不可能啊,达坤现在应该保护霍珩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叫人暗杀呢。

到底会是谁呢?

聂然趁着门还未完全被打开,悄无声息地下了床,并且从枕下摸出了一把军刀,然后极快地将枕头放在了被子里,装作还在沉睡的样子。

接着就偷偷地躲在了床下。

她所处的房间没有藏身的地方,再加上她没有枪,最好还是别轻易露面。

否则的话很容易受伤。

门锁的声音又再次轻微地响了响,随即门就被慢慢的推开了。

漆黑一片的房间内,带着别样的紧张气氛。

聂然趴在地上,透过隙缝看到从门口有人悄悄潜入了她的房间内。

一共是三个人!

他们一个个从门口闪进来,他们的动作很轻,看上去有训练过。

但再轻,那呼吸声聂然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特别是在这种寂静无声的房间内,他们的一举一动,就连呼吸声都无限放大了起来。

聂然屏住呼吸地趴在那里,黑暗下她仿佛一只静静蛰伏的小狼,只等着对方靠近,然后一口从他的脖颈处咬下,直至死亡。

为首最先靠近床边的人在刚靠近的一瞬间猛地掀开了被子,另外只手拿着刀直接狠狠地插了下去。

“噗”的一声,布料被撕裂的声音在聂然的耳朵里异常的清晰。

那些人没有枪!

当聂然有了这个认知之后,立即就从床下跳起。

而那个人在感觉到刀下只是一个枕头之后,这才发觉自己中计了。

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聂然已经从床下暴起,手起刀落间,立即割断了那人的喉咙。

住在这里将近已经一个多月了,即使她天天都过得很惬意,但是当她拿起刀的那一刹那,那种从骨血里沸腾起的弑杀因子使得她依然能够一刀毙命的将对方杀死。

其余两个人在黑暗中看到有人从床底下蹦出来了,不由得愣了一下。

而就在那微愣的几秒,已经解决完一个的聂然从床上一跃而下,对着另外一个男人当头劈下。

整张脸瞬间一分为二,从额头到下巴一条细微的血痕。

那人瞪大着眼睛,手还举在半空中,连还击的能力都没有,就遭到了这一击,随后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那人在看到聂然如此强悍的杀人手法后,竟心生怯意,想要喊人引得外面的人来帮忙。

可就在他张开之际,聂然已跨步到他面前,但毕竟是面对面,那人也很快看出了她想要干什么。

举起匕首对准她的脖子上刺去。

聂然眉头微皱,伸手就要去扣住那人的手腕,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骤然响起了一声枪响。

“砰——”

那响亮的枪声立刻打破了静谧的夜。

开枪了?

谁开的枪?

是霍珩吗?

还是对手?

聂然被这一枪分了神,手下的动作竟一顿,晚了一步。

那带着锋芒的刀尖就这样笔直地朝着她的脖子刺去。

聂然瞳孔倏地缩紧,及时偏头一避,薄薄的刀刃堪堪从她脖颈擦过,皮肤上立即划出了一道小小的血痕。

那细微的疼痛让她的眼底越发的冷戾了起来。

聂然当下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一步直接跨步到了那人的面前,用手肘撞击他的肋骨,并且扣着他手腕的那只手瞬间往外一扭。

“喀”的一声,手腕就此被她卸下。

“啊——”剧烈的疼痛迫使那人忍不住地就此叫了出来。

在这寂冷的寒夜中,他凄厉的叫声格外的惨烈。

聂然听到他那一声响起,随即以最快的速度一刀捅进了他的心口。

那人的声音瞬间就断了。

聂然松开了那人的钳制,顿时只见他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等到屋内的人已经全部解决完毕之后,她迅速出了房门,往霍珩的房间内跑去。

他在外人眼里双腿是废了,完全不能动,刚才那一声枪响也不知道是谁开的。

若是对方开的,他肯定会受伤!

脚下的步子又快了几分,还未跑进霍珩的卧室,就听到里面又是两声枪响。

她脚下一顿,心头更是一紧。

该死的!

到底是谁在开枪!

聂然生怕是对方手里有枪,于是决定伺机潜伏进去,进行暗杀。

黑夜下,她无声的闪进了房间内。

里面的地上躺着六个男人,还有四个男人正站立房间的各处角落,犹如雕塑地盯着窗口处看去。

聂然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那道黑沉的阴影正躲在暗处。

那是霍珩!

能让这四个人不敢上前,说明枪在他手里!

聂然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他没事,那就一切不成问题了。

聂然慢慢地靠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趁其不备,从背后将他一把捂住嘴,然后手起刀落间就此割断了喉咙。

那人只是轻哼了一声,就此倒了下去。

离他最近的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立即转过头去。

然而,突然之间“砰——”的一声,身边一声枪响瞬间响起。

那人还未回头,一把森冷的刀刃在他的咽喉轻轻一划,这回那个男人连哼声都没哼,就此倒下。

最后仅剩的那人在枪声响起时就朝着椅子后面利落滚去。

“我来吸引火力,你偷偷匍匐过去杀了他。”那人盯着眼前的情形,径直对着身后的伙伴吩咐道。

话音才落寒光闪现,那人双眼睛睁大,惊骇地看着自己被匕首刺穿的脖子,随即就听到身后传来聂然幽幽地声音,“下次确认好背后的到底是伙伴还是敌人吧。”

原来聂然趁着他未发觉,装作他的伙伴,也一并跟着滚了过去。

她随即那匕首被拔出,那人已断气。

屋内是一地的死人,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站在窗口暗处的霍珩在听到聂然对那人的说话后就立刻走了出去,从抽屉里拿出了两盒弹药和一把枪。

聂然看他手上动作如此之快,不由得走上前去,“他们是达坤的人?”

“不是,他们是霍褚的人。”霍珩很是熟练的将子弹装到了枪膛内,然后塞进了聂然的手中,催促道:“我们快走,霍褚肯定在收不到消息之后,肯定还会派一批。这次他是铁了心要除了我。”

聂然皱了皱眉,不懂为什么霍珩能那么肯定,但还是依言照做。

她握紧了枪支跟着霍珩快步朝着楼下跑去,可才出了门,就听到别庄大门口传来了几声尖锐的刹车声。

“糟了,他们来了!”霍珩及时停了下来,盯着大门口说道。

“跳楼吧,从你卧室窗口跳下去,正好是门外,可以躲过去。”越是在危急的时刻,聂然就越是出奇的冷静。

霍珩听着门外越来与近的声音,当下同意了聂然的决定。

两个人立刻折返了回了二楼房间内。

当二楼卧室的房门被撞开时,聂然正从窗口一跃而下。

为首冲进来的人立刻喊道:“他们逃了,快,快下去拦住他们!”

随后就跑到了窗边,就看到聂然正断钻入车内。

二楼的那个人连忙瞄准她连开了三枪,子弹打在车门上,发出沉闷的金属声。

“聂然!”

车内的霍珩想要替她开枪解围,可才刚要越过副驾驶,结果就被聂然一声大呵,“回去!”

给逼了回去。

话才说完,子弹“砰”的一声就打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聂然被迫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草丛滚去,接着朝着窗口就是一枪。

那人没想到她手里有枪,在开枪的时候他几乎半个身子都在窗外,目标大的根本来不及往回躲,一枪就直接把他给干掉了。

其余的人在看到她手里有枪,下意识地躲到了屋内。

聂然立即再次扑进了车内。

车子同一时间就被启动,霍珩只对聂然说了一句坐稳了,接着脚下用力的踩下油门,撞开了挡在前面的车子,一路疾驰朝着门外驶去。

从楼上跑下来的那群人急忙上了车追了出去。

“他们来了。”聂然坐在副驾驶上,在看到后面有车子追上来的第一时间就对着身边的霍珩说道。

霍珩看了眼后视镜,脚下的油门又是猛地一踩。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车子的速度再次提升。

“砰——砰——砰——”

身后的车子紧追了过来,朝着他们就不断的开枪。

霍珩的车技不错,在这种盘山公路的大弯道处还能及时的避开几颗子弹。

聂然趁着霍珩一记漂亮的漂移,对着身后驾驶座上的就是一枪,血被当场溅到了挡风玻璃上。

车子当即就失去了控制,飞出了弯道,掉下了山。

“妈的,快点给我打爆他们的轮胎!”另外一辆车里的人在看到旁边的车跌入山底之后,马上对着身后那两个手下怒声地命令道。

一时间,所有子弹都朝着聂然所在的那辆车的轮胎打去。

坐在车内的霍珩油门已经踩到了底,一连过了三个弯道。

“再前面那个弯道加快速度,我……”

聂然的话还未说完,坐在驾驶室上的霍珩冷不丁地暴呵了一声,“趴下!”

手已经直接伸过来,压制住了她。

“砰——”一颗子弹飞快地从霍珩的手背上擦过,就此打穿了挡风玻璃。

聂然反手从车窗外给了一枪,后面的车子一个小小地打滑了一下,但很快就调转了车头,再一次的追了过来。

“谢了。”聂然在看到挡风玻璃上那一个小小的洞眼后,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口头答谢不如来点实际的。”霍珩嘴角微微勾起,只是才刚说完,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响过后,他们的车子猛地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打滑旋转。

聂然抓着窗沿,心里很清楚,车子的轮胎这是被打爆了一个。

仿佛是为了证实她心里的猜测,车子的后轮胎很快就响起了金属和地面摩擦的尖锐刺耳声,甚至还燃起了火花。

伴随着一路的火花,车子依旧毫不减速地往前行驶着。

聂然时不时的回击,想要为他们两个人争取点时间,然而就在这时候,四扇车窗被全部打开了。

“你把车窗全部打开干什么?”聂然不解地问霍珩。

“不用搭理后面的车子,带好安全带。”霍珩目光笔直地看着前面,对着身边的人吩咐。

聂然看了他一眼,她从不信任任何一个人,也从不在生死关头听任何一个人的命令,因为她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可现在,她却想要试着去相信身边的人一次。

他们两个人一起经历的生死实在是太多了,更何况这个男人也为自己做的太多了。

她应该要给出自己的那一份信任。

当下,她就将安全带系上。

霍珩在看到她不问缘由的就此将安全带系上,知道她这是处于对自己的信任。

他嘴边的弧度轻轻扬起。

方向盘猛地一打,车子在弯道处一个急转弯,十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吵得人头皮都又饿发麻。

后面那辆车的人见准了机会对着另外一个轮胎抬手就是一枪。

车子就此彻底失去了控制,在清冷的盘山公路上不停地打转了起来。

霍珩在此时显得尤为冷静,他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并且用方向盘来回的把控着。

只可惜无论再怎么想要挽回,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在盘山公路的弯道上,那狭窄的地方哪里容得下一辆车的打滑。

车子在连续打转了三圈之后,就翻车从山上跌入了下去。

此时此刻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山的背面,山下是一条河流。

聂然看到此情此景后,还没来得及咒骂出声,霍珩已经扑了过来,将她护在了自己的怀中。

车子哐当哐当的从山上一路掉下去,最后只听到“噗通——”一声,车子就此掉入了河流之中,河流之中咕噜咕噜地冒出几个巨大的气泡。

山上的人立刻下了车,站在了山上的弯道的边缘朝着下面看去。

在确定那辆车逐渐沉入水底,并且在等了好几分钟,直到水面都平静下来,也没有看到人浮上来之后,这才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霍总,人已经解决了。”

电话才刚通,那名手下就恭敬的对霍褚说道。

电话那头的霍褚一听,顿时欣喜不已,“解决了?确定?”

那人肯定地道:“是的,连人带车的从山上掉入了河里,不可能有生存的希望了。”

霍褚听完之后高兴不已,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好,好,好!干得好!”

这回这块绊脚石再也不会挡路了。

他倒要看看,没有了霍珩,他达坤还能选择谁!

挂了电话之后,他很是高兴地出了达坤的VIP房,往酒店外走去。

而在受到霍褚命令的那几个人又看了一眼已经平静无波的的水面之后,才回到了车内驱车离开。

随着车子的引擎声越发的远处,整条盘山公路上再次恢复了安静。

……

随后的两天里霍珩还是照常的上下班,神色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平静和正常。

而在第三天的清晨,这维持了不过短短三天时间的平静就此被彻底打破。

“大哥!”早晨七点左右,陈叔就迫不及待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神色慌张,脚步匆忙,就连最基本的敲门都没有敲,直接闯了进来。

才刚刚起床的霍启朗对此很是不悦。

陈叔是服侍了十几年的人了,轻重都分得很清楚,怎么今个儿如此慌忙。

霍启朗皱着眉,问道:“什么事?”

陈叔连忙站在那里回答道:“村名那边的人传来消息,说二少不见了!”

------题外话------

不要觉得二少车技渣,真的!~【真挚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