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损失惨重,自作聪明/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告密……

这次他带出来的基本上都是亲信,应该不会有人会告密才对。

到底是谁?

会是谁呢?

达坤端着茶杯靠坐在沙发上,还未出声,就听到电话那端的霍褚又说道:“坤老大,你当初就应该早点下决定才对。有些东西错过了,可就没了。”

他的话一句比一句来的有深意。

达坤装作听不懂的的样子,故意顺着他的话哈哈一笑地道:“瞧三少这话说的,你没有酒,我有不就成了。咱们约个时间,好好的喝上几杯。”

霍褚听到他的话,知道他这是在故意装傻,于是打算也跟着他一起演了下去。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很是惬意的模样,笑着道:“可这酒已经不是原来那瓶珍藏的好酒了。”

达坤知道他现在是握有筹码,而且自己也除了他一个,再无合作对象,只能忍了下来,他笑着打起了哈哈,“酒可以变,只要情义不变就可以了。”

“原来坤老大和我还有情义在啊。”霍褚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笑着很畅意。

他达坤总算也有这一天了。

让自己各种伏低做小了久,也该让他尝尝这其中的滋味了!

霍褚听着电话那端达坤的话,心里只觉得一阵畅快了。

然而无论达坤说什么,霍褚总是若有似无的一句话把他给挡了回去。

来回数次之后,达坤终于神色渐冷了下来,“那三少的意思是,这酒是不喝了?”

霍褚嘴角微扬了起来,“喝当然是要喝的,坤老大这么诚心诚意,我要是说不喝,岂不是显得有些不太领情了。”

达坤这才满意地跟着笑了起来,“哈哈哈,那三少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只是他的约定刚结束,电话那头的霍褚就立刻开口说道:“但是,这酒我要换个喝法。”

达坤眉梢轻挑,“怎么换?”

霍褚双腿交叠的搭在书桌前,悠然自得道:“鉴于坤老大的酒向来烈的很,我是有心无力啊。”

达坤嘴角的笑顿时收敛了几分,“那三少的意思是,只喝一半?”

电话那端的霍褚低低地笑了起来,“我的意思是,掺点水。”

这下达坤的脸色有些变了。

掺水?

那不就是说货不变,但价格要往下压!

他本来以为霍褚是货改半,却不曾想他居然要将早已洽谈好的价格往下压。

“三少可真是会太爱开玩笑了,这酒水本来就已经规定好了,再掺水,那还怎么喝。”达坤语气上虽然听不出什么问题,但那脸上的神情越早已难看了起来。

霍褚不用看也能想象出他现在有多么的憋屈!

就如同当初自己一般!

哈哈,谁让他那时候在自己和霍珩之间左右摇摆,甚至还偷偷私下去见霍珩。

现在是他该偿还的时刻了!

“那就要坤老大见谅了,这些日子应酬太多,实在是被灌的太多了,到坤老大这里就想掺点水了。”

那话说的要多轻飘就有轻飘。

听得达坤不禁咬紧了牙,一字一句地道:“掺了水的酒,那岂不是糟蹋了我这份心意了。”

这个霍褚知道自己已经知道霍珩死了,以为自己没有了选择,就打算借此压低加码,逼自己就范。

“如果坤老大要是心疼这酒的话,不如再往后挪挪好了,反正不急,咱们有的是时间。”霍褚一派悠然的模样,那不疾不徐的模样让达坤怒气不禁渐起。

握着茶杯的手逐渐收紧,直到听到那一声“砰——”茶杯碎裂声就此响起。

一杯温热的茶水就此飞溅了出来。

“三少现在真是越来越沉得住气了。”他的声音彻底沉了下来,就连掩饰都没有。

霍褚对此却依旧笑声不断,“这一点不是和坤老大你学的么?”

他觉得达坤现在已经气愤到了极点。

否则电话那端也不会传来类似于碎裂的声音。

“那看来三少是已经做好了不喝酒的打算了。”达坤面色阴冷一片,话语间是止不住的寒。

霍褚自信地低笑了起来,“我可以不喝,但是坤老大你的酒放的起吗?”

霍珩已经百分百的死了,达坤是绝对不可能在A市找到第二个合作人的。

就是有人想,也绝对不敢和霍氏的人对着干。

A市是霍家的地盘。

霍褚对此很是自信,觉得达坤肯定会迫于无奈之下点头答应。

但让他意外的是,达坤却怒极反笑了起来,“这点就不劳三少费心了,我的酒压根还没过来,可以随时撤离。”

“什么?!”霍褚神情一震,把脚从桌上猛地放了下来。

不可能!

那时候他是和霍珩一切洽谈好来的,打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怎么可能没有把货带过来

他在诈自己。

肯定是在诈自己!

霍褚在心里正暗暗地计较着,就听到电话那端的达坤继续道:“既然三少不想喝,那我的好酒只好给别人了。你们国家不是有句话么,只要酒好,不怕巷子深。”

说着,就作势要挂掉电话。

霍褚心头一惊,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等一下!”

只是话一说出来,他就后悔了!

该死的!

这时候比的就是谁沉得住气!

现在他这一说,主导权不就落在了达坤手里了!

而霍褚没有猜错,达坤玩儿这一招,比的就是看谁先沉不住气。

虽然是险招,但胜在效果立竿见影。

当然,这招数用在霍珩身上不行,他城府远比霍褚要深很多,用这一招,只会让自己得不偿失。

所以他从来不对霍珩用这一招。

“三少还有事吗?”达坤态度很是漠然,仿佛随时都会挂断电话一般。

已经失去主动权的霍褚想了又想,觉得这笔生意绝对不能黄,不管达坤是不是在诈自己,他刚才都必须要开这个口。

那些老家伙们对自己的没有建树早已有了不满,加上傅老大那边的罢工,以及马上就要过年分红利了,这群人都指望着毒品这一条线让他们的红利翻上几番。

若是今年不能满足他们,估计自己这个年肯定是过不好了。

霍褚呵呵一笑地说:“坤老大说得是哪儿的话,我何时说过不喝酒了,只是说想要缓缓而已。难道只需你坤老大能缓我那么久,我就不能稍稍的喘口气?”

达坤也跟着冷笑了一声,“那三少想喘多久的气呢?”

“那就看坤老大的诚意了。”

霍褚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找台阶下,可已经被惹恼的达坤却一脚把他的台阶就此给踹了,“诚意?三少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已经不打算给酒了,还要谈什么诚意。”

即便霍褚再不如霍珩,可毕竟也是霍启朗亲手挑选出来的,和他做生意对嘴仗不行,打个感情牌霍褚还是没有问题的。

“坤老大这是何必呢,你能留在这里就说明是一心想要和我喝这杯酒,现在何必为了一时之气,搞得不欢而散呢。”

电话那端的达坤沉默了几秒,这才勉强地冷声问了一句,“那三少觉得多少才算是我的诚意?”

霍褚听到这话,就知道达坤还是想和自己做这笔生意的。

只要想,一切就都不成问题了。

他重新靠坐在了老板椅上,笑眯眯地道:“我要再掺水三个点。”

达坤本就难看的脸色这下更难看了,“三个点?当初说好了五五分成,你现在居然想要变成二八分。”

“那已经是当初了,坤老大。”霍褚风轻云淡地提醒着他。

达坤握着碎裂茶杯的手紧了又紧,尖锐的边缘立刻割破了他的手心,可即使是这样也无法压制住他的愤怒,“可就算是当初,那也是一开始你们就应下来的。”

霍褚轻嗤了一声,“我……们?现在霍氏由我一个人说了算,不知道坤老大这个们字是从哪儿来?”

“那就是谈不拢了?”

在确定达坤想要继续合作的心之后,霍褚自然就不怕他在挂电话了,他不急不缓地说:“谈不拢谈得拢全看坤老大的诚意,毕竟在此之前我可是诚意满满,反倒是坤老大对我可不太友好,现在是坤老大表现出诚意这两个字的时候。”

达坤现在算是骑虎难下了,霍褚这话里分明就是一再的提醒自己在他和霍珩之间摇摆不定的事情惹得他很不愉快。

现在要求自己给予补偿。

良久之后,达坤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掺一个点。”

但霍褚却并不退让,“三个点。”

达坤握着碎片的手又紧了几分,强势地说道:“两个点,不能再掺了,否则免谈。”

只可惜,他的决绝并没有让霍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坤老大,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这种置气的话就不必再说了。如果觉得无法接受,我可以给你时间暂缓的。”

“三少这是铁了心的吃定我了?”达坤咬着牙,眼尾因为愤怒而逼出了血丝。

“不不不,我从来不劝酒,能不能喝下全看坤老大自己。”霍褚笑着又和他说了几句话,接着就在单方面的友好情况下挂断了电话。

达坤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后,怒极而起,立刻一把手中那些茶杯的碎片给掷了出去。

“砰——”的一声,那些碎片直接摔到了电视机屏幕上。

然后又跌落在了地上。

高档的白色地毯上只看到那一个个沾了血了的碎片,就连白色的地毯上也都是血迹。

“妈的,给我查,到底是谁他妈谁泄露了我的行踪!”达坤此时此刻的脸色阴鸷无比,起伏不定的胸口彰显着他巨大的愤怒。

站在门口的手下连忙应了一声,“是。”

达坤对于这样的处理似乎并没有得到舒缓,他愤恨的一脚就把茶几给踹了出去。

“哐当——”

那茶几好死不死地撞到了一直站在角落里的楼娅。

这时候的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唇色煞白的几乎毫无血色。

看到茶几过来也没有及时避开,反而被直接撞到在了地上。

神情看上去很是恍惚。

达坤原本并没有注意到她,可现在她的神色看上去实在是太奇怪。

按理说她跟在自己身边也有好几年了,看过自己发火也不计其数了,可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害怕的。

反常!

太反常了!

达坤皱着眉头,用一种打量的眼神盯着她,“楼娅,你怎么回事,的额头为什么冒那么多冷汗。”

被冷不丁点到名的楼娅浑身轻颤,连忙回过神说道:“我……我没事……我只是有点……有点热……”

她是见过达坤愤怒时的那些残忍手段的。

只是以往不是自己,所以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

而现如今,那些手段极有可能会落在自己身上,她怎么可能还淡定下来。

她不过是个研发毒品的人员,一有情况她基本上都会有一大推的人保护着她,带着她率先离开。

又不像叶苒那样经常一个人感受那些枪林弹雨。

达坤看她那惨白的脸色,加上微微颤抖的样子,不禁越发觉得可疑了起来,“热?室内温度只是常温,你热什么。”

说着就朝着她走了过去。

楼娅看他朝着自己走来,心里更加的紧张害怕了起来,不停地往后缩,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利索,“我……我……我……我可能……”

她拼命地想着各种借口,却偏偏这时候脑袋卡壳,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达坤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楼娅惊得几乎跳起来,“你干什么!”

达坤握着她的手,目光直直地盯着她,“你不是热吗?为什么手那么凉?”

楼娅使劲地想要把达坤的手给甩掉,勉强笑道:“我时冷时热,可能……可能是感冒了吧……”

“感冒?不像吧,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在怕我。”

达坤仔细上下地打量着地看她,那阴鸷的目光让楼娅心里更加紧张了起来,“怕你……不……不也很正常吗?我只是个手下,怕老大……是应……应该的……”

“有事瞒我?”

虽然是一句疑问,但达坤心里已经基本确认,楼娅有背着自己做了别的什么事情。

这些年来的合作,她每一句话,一个眼神自己都很了解。

他缓缓地半蹲了下来,平视着她,“楼娅,你如果有事瞒我,最好藏藏好,否则我让你比死都难过。”

他的嘴角挂着一抹冷厉的笑,在这常温的室内竟让楼娅的心里生出了更多的恐惧。

而就在这时候,去调查了许久的人回来了,他站在那里恭敬地回答道:“老大,我差过了,那天那些兄弟们都留在包厢里玩儿,没有一个人出去过。”

那时候达坤为了能够掩人耳目,就带着那群兄弟们去个一个酒吧去玩儿。

然后借故从后门带着楼娅和一个手下离开,再去找的霍珩。

达坤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视线依旧停留在了楼娅的脸上,径直问道:“一个人都没有吗?电话呢?”

那名手下说道:“当时为了保密,电话全都是上交的。”

“也就是说,当时除了跟我出去的人之外,其他人一律不知。”达坤看着楼娅那张白得几乎透明的脸,冷然地说道。

那人点头,“可以这么说。”

“那我想,我可以确定是谁泄得密了。”

达坤说着立刻扣住楼娅的下巴,毫不怜惜的将她直接揪了起来。

楼娅吓得腿都发软了起来,惊恐万分地道:“你……你要干什么……当时和你一起出去的,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不是我……我不是我告的密……”

“你觉得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有说服力吗?嗯?”达坤嘴角绽开了一个极冷的笑,看上去是那么的渗人。

让楼娅的背脊骨开始发凉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完了。

这回是真的要完了!

------题外话------

明天有两更,一更我放在早上十点,另外一更应该还是在晚上的八点~大家记得准时看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