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告密者的下场,尽快交易(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娅感觉自己的下颚几乎被他捏碎,那剧烈的疼痛让她心头慌到了极点。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她断断续续地说着,眼底满是惊恐的神色。

“不是你?”达坤的神色很是阴冷,他看着眼前的楼娅冷笑了一声。

随即手下一个用力,将她甩了出去。

楼娅一个女孩子哪里敌得过达坤一个大男人的力道。

整个人被他甩到了另外一堵墙上,力道之大的使得她后脑勺“咚”的一声,撞在了墙面上。

楼娅瞬间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就连耳朵就有些嗡嗡的响。

只不过,还没等她缓过来,一只手就猛地扣住了她的脖子。

“唔!”楼娅一口气卡在喉咙口,上不上下不下,手下意识地扒拉这那只扣着自己的大手。

“楼娅,你居然敢背叛我。”达坤死死地扣着她的脖子,丝毫没有松手。

那阴测测地声音响起,让楼娅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

“不是的,坤老大……我没有背叛你……我真的没有背叛你……那是个误会……误会……”

达坤嘴角是一抹嗜血的笑容,寒冷之极,“误会?好啊,那你说说看,那是个怎么样的误会?”

“我……我……”楼娅被他的神情给吓得大脑一片空白,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东西。

本就不耐烦的达坤手上的力道稍稍的用力,厉声逼问:“说啊!”

楼娅浑身一颤,她艰难地吞了口口水,接着才说道:“我……我不知道……你有那样的想法,我以为……我以为你一时昏了头……所以……”

她是真的以为达坤昏了头,这才横生出了要解决掉霍珩的心。

毕竟当时她以为达坤只是想要和霍褚合作。

谁能想到,他的野心那么大,居然趁着霍珩有了毒瘾,让霍珩做傀儡,自己操控整个霍氏。

“所以你就私下去告了密,泄露我的行踪,是吧?”达坤神情冰冷地凑到她的面前,一字一句地道:“看来这些年我对你的善待,让你有了可以肆意妄为的幻觉啊。”

楼娅摇了摇头,一心想要表明自己的清白,“不是的,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发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你……”

“我当然相信你不是故意的,这么多年你留在我身边,你的忠心我还是能知道的。”达坤的这一句话让楼娅心中一喜,连连地想要点头,只是还未来得及说出感谢的话,就听到达坤继续道:“但再忠心有什么用,你的愚蠢和自以为是害得我损失了那么一大笔的钱!”

说着手上的力道又紧了几分。

楼娅的心顿时一沉,在感受到那只手渐渐收拢时,她急忙扒拉地达坤的时候,很是困难地哀求道:“不……不是的……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放过我一次吧……”

楼娅替达坤做事那么多年,也曾面临过被抄了老巢的境况,但没有哪一次像这一次一样,死亡离自己是那么的近。

她好怕自己会死,在这一刻她才后悔,后悔自己的自作聪明和自作主张。

达坤冷酷无情的笑依旧在她的眼前,“放过你?那谁来填补我的损失,嗯?”

楼娅拼命的扒拉着他的手,眼泪在此刻从眼眶而出,“求……求……你……不……要……杀……我……就看在……看在我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为你卖命的份上……求求你……求求你……”

说到最后她已泣不成声。

但达坤却没有丝毫的动容,他的手紧紧的钳住了她那纤细的脖子,勾着一抹薄凉地笑,“你错了,就是因为看在那么多年你为我赚钱的份上,我才给你一个痛快。”

那如同恶魔般的笑容让楼娅头皮一阵发麻,她惊骇地摇头,“不……不要……求求你……求……”

那句乞求还没有说完,达坤的手猛地一个用力,就听到“咔哒”的清脆声响,楼娅的头就这样软软地耷拉在那里。

瞪大的眼眶里还残留下着没有落下的泪水。

随着达坤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脖子,楼娅顺着墙面滑了下来,倒在了地上。

“把她处理干净。”他冷声的愤怒。

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出过声的手下神色很是平常地点头,“是!”

他立刻叫人过来把楼娅拖了出去。

“老大,那楼迦那里咱们怎么交代?”

楼娅是楼迦的妹妹,这次出来楼娅就这样死在半路上,楼迦肯定会不高兴。

他作为主要研发的头领,知道自己的妹妹被坤老大给杀了,说不定到最后会生出二心。

“就说在和霍珩谈事的时候,遇到了别人的暗杀,她不小心被流弹重伤,死了。”达坤坐回到了沙发上,声音依然阴冷的很。

似乎对于楼娅这般的死依旧无法让他消气。

“老大,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还要继续和三少交易吗?”那名手下从橱柜里拿出来一个医药箱,走到了达坤的面前,想要为他治疗。

结果被达坤摆了摆手,他现在需要疼痛来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

“不然呢?现在我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达坤紧握着那只手上的手,手心的伤口被他一挤压,鲜血立刻冒了出来,那带血的拳头“砰”的一声砸在了茶几上,“妈的!这个贱人,只是这样杀了她真是便宜他了!”

他越想越气愤,一手就把那个医药箱给砸了出去,砸在了电视机屏幕上,陷入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那名手下知道达坤现在已经是怒到了极点,稍不留神极有可能就就会被这把火给烧到。

但他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可是降了三个点,我们的赚头就不大了。”

何止是赚不到,他们这批货是楼娅新研制出来的,是比市面上任何一批货提纯度都要高。

再加上毒品这东西交易往来的金钱数额大的吓人。

仔细算算,坤老大这次应该是没得赚了。

坐在沙发上的达坤恨得咬牙切齿,眼里冒出了丝丝的寒气,良久才说道:“霍褚,真是好样的。”

不仅敢下手杀了自己的二哥,还借此机会压低价码,逼自己就范。

这一手玩儿的可真是漂亮!

达坤在酒店里熬了几天,最终还是打通了霍褚的电话,要求亲自和他见一面商谈。

已经是一月的月末了,A市还是北风呼啸,甚至在两天前还陆陆续续地下起了小雪。

VIP包厢内,桌子上满满一桌带着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可那两个人谁都没有碰。

各自拿着酒杯,一个看上去春风得意,一个则面色冷凝。

达坤一直盯着霍褚,恨不得能用眼神将眼前这个人给千刀万剐。

因为他一旦开了口,他即将损失三个点的数额。

三个点啊!

他一直觉得霍褚比不上霍珩,不足为惧。

结果没想到最后就是败在了他的手上。

不知过了多久,达坤终于开口出声,“好,我同意降三个点。”

坐在对面从进门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霍褚顿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坤老大真是爽快!好!既然坤老大表现的如此诚意,那我也不浪费时间了,你觉得何时交货比较好?”

事实上,从他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达坤是松口了。

所以他才会这么有恃无恐地坐在这里陪他浪费时间。

只是,在得到达坤松口的霍褚打算接下来就进行交易时,达坤却摇了摇头,“不,我虽然同意降三个点,但是我有过条件。”

霍褚的笑轻轻一滞,似乎很惊讶这个时候达坤还敢对自己提条件。

“什么条件?”

达坤替自己猛灌了一口红酒,压下了心头最后那一点不甘,然后才说道:“以后A市和Z市的货只能从我这里订,如何?”

这是他想了很久的曲线救国的计划。

霍褚将价格压得如此之低,如果是短时间的交易肯定是吃亏的,但如果是长时间的话,作为唯一的渠道,他抢先占领了这里的市场,接下来的盈利就不会少了。

再者说了,这一批的货他很有信心。

至少几年没,没有人可以超越楼娅研制的提纯度。

坐在对面的霍褚一听,就爽朗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坤老大还真是半点亏都不肯吃啊。”

“这话三少说错了,不是我半点亏都不能吃,而是想有一个双方都能共赢的局面。”达坤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怎么样,我的条件三少能答应吗?”

这次他在霍褚这边可谓是吃了个闷亏,可实在是笑不出来。

他看着霍褚像是一副思考的样子,沉声问道:“三少,我的诚意可是很足的,现在就看你的了。”

这话是当初霍褚在电话里说给达坤听的,现在达坤将这话还给自己,分明是在做最后的提醒。

霍褚觉得自己还是别做的太绝了,万一真的惹恼了达坤,到时候谈崩了这次的合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霍启朗那边按理说是肯定在第一时间得到了霍珩失踪消失的信息,而他却迟迟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很显然就是在等这次的合作看自己是否谈得下来。

若是谈得下来一切好说。

可若是谈不下来,还让他唯一的血脉死了,到时候只怕他的下场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仔细思考了一番话会后,霍褚笑着向他举杯,“既然坤老大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达坤见他允诺下了自己,心头一松,这才脸色缓和了一些,同样举杯与他轻碰了一下,“既然如此,挑个时间交易吧。”

霍褚巴不得能早点和他交易完成好和那群叔父们有所交代,当下就点头道:“好啊,不如就下个星期如何?这件事拖得也够久了,争取在过年之前交易完成如何。”

“可以,下个星期交货没有问题。”达坤喝了一口酒,面色依旧不善。

“确定货能安全到?”霍褚喝着酒,像是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

达坤冷着脸说道:“放心,一定能够安全到达。”

得到了保证的霍褚这才高兴地主动碰了碰达坤的杯子,“那我就等着坤老大的好消息了。”

两个人一顿午宴吃的是各有心情。

当然,相比较达坤的勉强,霍褚自然是高兴极了。

他不仅将合作谈了下来,还压低了三个点。

这可是连霍珩都没有办成的事情。

这回回去,想必霍启朗不会再说自己什么了吧。

至于傅老大那边他相信也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

午宴结束,吃饱喝足带着愉快心情的霍褚回到了霍氏继续工作。

现在已经是一月底了,二月中旬就要过年了,还有很多事情都要在年前全部整理清楚。

所以一个下午他都没有停过,既要开会又要批复文件,甚至还要和海外几个合作商洽谈来年开春的合作并购计划。

等到差不多忙完了一天的工作量,天早就已经黑下来了。

办公室外也早就已经没有员工了。

霍褚整理了一下那些文件,然后拿着西装外套从总裁专用电梯下到了地下车库,自己开车回到了霍宅内。

车子才行驶进霍宅大门口,霍褚就发现门外有好几辆车子停在那里。

看一眼车牌全都是那群叔父们的车子。

真是奇怪,今天非年非节的,怎么有那么多人来霍宅?

霍褚带着疑惑将车子停放好,然后拿着西装外套走进了霍宅内。

站在门口的佣人们早在听到车子的引擎声时就已经在门口迎接了。

她很是恭敬的将衣服接了过来,低低喊了一声,“三少。”

霍褚没有回应,而是径直走了进去。

他一踏进大厅内就看到好几个叔父们正陪着霍启朗。

按他们的话来说,他们今天来是特意找父亲聊聊天。

霍褚知道他们这聊天下的含义,也知道他们是专门找自己而来,于是坐在了沙发上顺势给了他们一个台阶。

“哦?那各位叔父们在和父亲都聊些什么呀?”

二叔李涛笑着道:“我们这群老家伙能聊什么,不外乎就是想等阿褚你把公司带上正轨之后,咱们就脱手享清福去了。”

另外一个叔公也连连点头附和,“对对对,没错,等阿褚将公司带上正规之后,就去享福去了。”

“现在公司难道没有走上正轨吗?所有的合作不都照常运作吗?”霍褚现作为霍氏的总裁,气度一派悠然,他坐在那里,背靠着沙发,整个人看上去都不一样了。

特别是在和达坤这笔合作谈下来之后,他的姿态就摆得更加足了。

李涛皱着眉,像是在回忆一般,“所有吗?我怎么记得有一个没有上正轨呢?”

“行了行了,你们这么兜圈子得兜到何年马月才能聊到正题上!还是我来直接问吧!”向来直脾气的杨大勇早已变得不耐烦了起来,他对着霍褚直截了当地就问:“阿褚,听说你你今天是不是又去见坤老大了?”

霍褚点头,“是啊。”

“那坤老大怎么说,他到底还要不要合作,这都已经一个月了。”

李涛怕杨大勇那么的直爽利索,会让霍褚不高兴,连忙阻拦了他的话,很是婉转的问:“阿褚啊,这个……坤老大的合作已经拖了将近一个多月了,坤老大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一根筋的杨大勇好像是没看出李涛的用意,见缝插针的就来了那么一句,“他是不是对你不满意啊,所以才不愿意和你合作?要真是这样,那就让阿珩去吧,当初本来也是阿珩和他聊的。”

李涛这下算是笑不出来了。

这个蠢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现在霍褚是霍氏的执行人,只要一天大哥没把他撤下来,就不能和他撕破脸。

更何况还提他心里最为犯忌的那个人,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题外话------

还有一更在晚上哦~记得到时候去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