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死讯,你和他的差别(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那里的霍褚笑容不变地道:“二哥?二哥身体不好,六叔你就不要去打扰他了吧。”

他言语中的为霍珩着想在杨大勇的眼中,不过是霍褚不希望霍珩回来的借口罢了。

“什么身体不好,谈个合作而已,最多就一个上午的事情,能出什么事儿啊。”

“六弟,话不是这么说的,万一阿珩毒瘾发作,让达坤钻了空子,那到时候岂不是连霍氏都要赔上了。”

李涛生怕杨大勇把事情给搞砸了,于是出声想缓和一下气氛,好让事情别弄的那么僵。

可那杨大勇偏偏就不懂一样,完全没有领悟到他的想法,嘀咕地道:“阿珩现在不是去别庄戒毒了么,这都一个多月了也该差不多了。”

说完似乎觉得还不够,又对着霍启朗问道:“大哥,是不是该让阿珩回来了?”

杨大勇如此急促的想要霍珩回来,显然是对霍褚的耐心磨尽了。

看到这段日子霍褚自从上位后,一件事都没有做成功,这让他觉得霍褚远没有霍珩来的那么让他们安心。

毕竟霍珩坐在那个位子上坐了十年了。

很多事情肯定要比霍褚这个新手做的好。

但是,被点到名的霍启朗却沉默地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杨大勇以为他在发呆,像是提醒似的又喊了一声,“大哥?”

坐在旁边的霍褚见霍启朗不说话,不由得交叠着双腿,悠悠地笑着道:“六叔,我二哥怕是回不来了。”

他这话一出,所有叔父们的目光都不禁齐刷刷的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回不来?

怎么好好的就回不来了?

直脾气的杨大勇立刻皱眉就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是六叔既然一再的要求让我二哥回来,那我也只能坦白了”霍褚看上去好像很是为难,就连神情都有些变得严肃了起来,“我前些日子得到消息,说是我二哥毒瘾发作,在下山医治的途中发生了车祸,连人带车的翻下山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尸体。”

原本他是不想说出来的,毕竟人的尸体还未找到,要是人还活着就完了。

但问题是,现在这些叔父们一个个都在要求霍珩回来,他不得不用这个死讯来压制住这群人,并且彻底断了这群人的想法。

而坐在那里的众人在听到后大为吃惊。

除了霍启朗,神色淡然,很是无动于衷。

霍褚不经意间看了他一眼,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便知道他肯定一早就收到消息了。

只不过,自己的儿子死了,这番不闻不问也太过绝情了吧。

相比较于霍启朗的平静,杨大勇显得有些激动,他马上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斩钉截铁地道:“这不可能!”

霍褚嘴角轻轻弯了弯,抬眸问道:“六叔,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前几天天那么冷,路面一结点冰,车轮子打滑,是很容易在盘山公路上打滑的。”

“什么很容易打滑,分明就是……”心直口快的杨大勇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涛一把拽了下来。

这家伙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居然连那种没凭没据的话都敢说。

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

大哥都没有发话,要他逞什么英雄。

他瞪了杨大勇一眼。

霍褚对此不仅不生气,反而唇畔勾起一缕笑,问:“分明是什么,六叔?”

杨大勇刚是一时情急之下才脱口而出。

现在缓过神来,哪里还会再继续说下去。

他憋闷地坐在那里,却一声不吭。

当然他自然不是为霍珩死了而愤怒,而是霍珩一死,霍褚这个没用的又没有争取下达坤的交易,那他们原本要翻番的红利就全泡汤了。

“六叔不说话,不会以为这事儿是我干的吧?”霍褚一副故作受到惊吓的样子。

那神情在杨大勇眼里,那就是在做戏!

在场的除了霍褚对霍珩咬牙切齿,视为眼中钉,还有谁会对霍珩下如此毒手。

连人带车全部翻下山,并且连尸体都没找到。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幕后策划的人想要毁尸灭迹!

“怎么会呢。你六叔的意思是,分明就是那扫雪的没有好好扫,才会导致这一惨剧发生,那些个村民实在是太可气了,拿了钱居然不干活,必须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才行。”李涛连忙笑着打起了圆场。

“是吗?”霍褚似有深意地看了杨大勇一眼,随后不计较地笑了起来,“六叔,你那么紧张二哥,无非就是这笔生意谈不下,希望他来亲自洽谈下来。”

被说中心事的杨大勇坐在那里,脸色铁青着。

到手的钱没了,任谁都不高兴。

“其实我今天回来就是告诉父亲,达坤已经同意合作了,并且我还压了三个点,而且交易时间就是在下个星期,为的就是想让各位叔父们能安心过个开心年。”

霍褚的话让在场的几位叔父猛地抬头,一个个都很是诧异地看着他。

似乎有些无法相信霍褚的话。

“阿褚你说的是真的吗?坤老大答应合作了?而且……还主动降低三个点?”李涛率先开口问道。

“是啊,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刚洽谈完的。”霍褚笑了笑,“我说过,我要和坤老大重新洗牌之后再洽谈,现在我们降低了三个点,这其中的利润可是翻了好几倍啊。”

那群人一听,当下都在脑海中快速地计算新增加的利润。

原本的分红加上又新增的三个点……

“嘶——”这个巨大的数字让他们不禁齐齐地倒吸了口凉气。

杨大勇立刻回过神来,激动万分的他立刻就上前捶了霍褚一下,言语中哪里还有刚才的不耐,有的只剩下了笑斥,“你小子怎么不早点说,早说不就没这事儿了嘛!”

对于在场的人来说,只要有大笔大笔的到手,其实谁做那个位置对他来说都一样。

他们比起霍启朗要简单很多,那就是钱!

有钱有利润,一切都好谈。

“我本来是打算要说的,但是听你们提到二哥,所以这才先说了二哥的问题,毕竟二哥的生死比起合作来说更为重要一些。”

霍褚那一副霍珩为重的样子,要多重情就有多重情。

但明眼人都知道,霍珩怎么可能好好的会突然就莫名其妙地出了车祸。

这其中必定有诈!

就像那时候霍珩突然间在饭桌上毒瘾发作一样,那不过都是霍褚的一面之词,谁知道这其中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到底是真是假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

反正能让他们赚到钱,管他真的假的。

只是霍褚似乎演上瘾了,他转而对着霍启朗问道:“不过二哥到现在都毫无消息,父亲您看要怎么做比较好。”

一提及到霍启朗,在场的那些人才反应过来。

霍珩是他最后唯一一个血脉。

最后一个血脉死了,大哥会打算怎么做?

会彻查,还是就此揭过去?

如果彻查,到最后肯定要把霍褚给牵扯出来。

现在霍氏只剩下霍褚一个了,要是他还栽进去,岂不是后继无人了?

可若是不彻查,就唯一那么一条血脉就此断了,大哥心里就不惋惜?

正当他们心里正思绪万千的时候,就听到霍启朗平静地说了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

众人一听便知道,大哥这是揭过去,不打算查了。

对此都在心里默默地替霍珩哀叹了一声。

霍褚听到后自然高兴不已,“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那这样好了,我呢还是封锁消息,继续寻找。免得惊动了警察之类的,把事情闹大,对我们霍氏的股价有影响。”

事实上他也并不希望霍启朗去查。

那条河他上下游全部找人截住了,一点点的地毯式搜也没有搜到人,这万一霍启朗到时候找到了,还是个活口,那怎么办。

他这些时间的心血不就全白费了。

又和那群叔父们闲聊了一阵后,霍褚看时间已经晚了很多,于是对霍启朗提议道:“时间已经不早已了,父亲,不如各位叔父们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那几个叔父们连连摆手,“不了不了,今天我们陪大哥很久了,让他吃了饭早点休息吧。”

“是啊,让大哥早点休息吧,别太累了。马上过年了,到时候再聚也是一样的。”

叔父们纷纷婉拒了这个提议。

开什么玩笑!

霍珩刚死,大哥肯定心里不高兴。

他们还留在那里吃晚饭,这不是惹大哥不痛快么。

再说了,这种情况的晚饭吃了也不一定消化,还不如早点离开比较好。

当下,他们就一个个知趣的离开了霍宅。

等到那群人全部都走光了,大厅内就剩下霍褚和霍启朗两个人时,霍启朗抬头,声音沉冷地问了一句,“傅老大那里你打算什么时候解决?”

霍褚坐在沙发上,很是自信地笑道:“放心吧父亲,坤老大我都能解决了,傅老大也自然不在话下。”

傅老大敢这样给自己提条件,不就是仗着霍珩么!

其实他现在很怀疑傅老大在这个时候提要求,罢工,很有可能是霍珩授意的。

他想借着傅老大向自己施压,然后在迫于无奈之下,让他回来解决这件事。

只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他不仅没有回来,甚至还死在了那里,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而傅老大那里没有了他的倚靠,根本连提的资格都没有。

霍启朗威严而又冷然地视线定格在了他的身上,“阿褚,现在的你是不是很得意。”

“哪儿的话,我身为霍氏的总裁,解决这些事都是应该的,哪里来的得意。”霍褚话虽这么说,可是那得意的神情是怎么掩藏都掩藏不住的。

霍启朗缓缓地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你,我现在的心情应该很沉重。”

沉重?

怎么会沉重呢?

霍褚的眉心轻皱了一下。

紧接着就听到霍启朗的话响起,“坤老大之所以会同意和你合作,无非是因为没有了阿珩这个可选的人,这才迫于无奈的和你合作。”

他可不是那些见钱眼开的叔父们,一听到霍褚能让达坤降低三个点,就高兴不已。

他若是这般的目光浅薄,哪里能够坐到今天的位置,又怎么可能将霍氏发展得如此的迅速。

“至于傅老大,我想你也会告诉他阿珩的死讯,然后逼他继续为你做事吧。”

霍启朗不禁轻轻嗤笑了一声。

他这个义子还真是天真。

居然在谈下了这笔合作之后就能如此的沾沾自喜。

霍褚从来没有见过霍启朗笑,似乎在他的脑海中,霍启朗就是一个不爱笑的人。

可今天看到了他的笑,霍褚却心里倍感不舒服。

就连自己嘴角的笑也渐收了起来,眉眼变得略有些发沉。

霍启朗为自己倒了杯茶水,轻抿了一口,“这两个合作可以继续的前提都是在阿珩死了的情况下,才和你继续合作,而非本身他们愿意和你合作。所以,阿褚你到底在得意什么?”

“即使你现在成了霍氏的总裁,可你依然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人,反倒是阿珩这个已经被我抛弃了棋子,他们还是依旧愿意与他合作。”

“这其中的差别,你看出来了吗?”

霍褚这下脸色是彻底变了。

刚还洋洋得意的笑早已消失在了嘴角。

差别,什么狗屁差别!

他不就是想说自己不如霍珩吗?!

霍启朗在看到霍褚那逐渐变得难看的脸色后,这才放下了茶杯,从沙发站了起来,“你杀了阿珩,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接下来你的能力必须要他出色,否则你将会永远活在他的阴影,到时候就算我不把你赶下去,你自己也承受不住的从那个位置上乖乖下来。”

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后,他才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霍褚坐在那里,唇抿得紧紧的,绷成了一条直线。

突然之间他从沙发上站了起头,对着楼梯上的霍启朗冷声地道:“我一定会比他做的好,一定!”

霍启朗对此并没有说什么,连步子都没有停顿地一步步地朝着二楼走去。

他当然希望霍褚能做得比霍珩好。

现在霍褚也只能做的比霍珩好。

否则他是不会这么简单放过霍褚的。

随着霍启朗消失在了楼梯的转角处,大厅内只留下霍褚一个人。

他握紧了拳头,暗暗的在心里发誓,早晚有一天他要让霍启朗再也不会提及霍珩一句!

他要让霍珩彻彻底底的消失在所有人的生活之中。

带着这样的心,在和达坤交易之前的那一个星期他每天都是公司、霍宅两边跑。

所有人都以为老板这样忙碌是为了春节过后来个开门红。

毕竟做生意的人,多少都有些信这些东西。

这样也能讨个好彩头。

而那些叔公们看他这样卖命,则以为他是要抓紧把霍氏的事情解决完之后,好空出时间给达坤这边。

唯独霍启朗一人心知肚明。

当陈叔告诉他,霍珩在公司里如何卖力的做事,又在春节前谈下了几个合约的时候,他不过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因为他知道霍褚之所以能够这么拼命的干活,自然是因为自己的那番话使得他受了刺激。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春节的气氛是越来的浓烈了起来。

大街小巷上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各家各户商铺的大门也都贴上了春联,A市瞬间沉浸在了一片喜庆之中。

其中霍褚的心情最为明显。

只不过他不是因为春节,而是因为在春节即将来临之前,他和达坤之间的交易日子终于到了。

这一刻他盼了将近有两个月的时间。

只要今天晚上的交易一完成,接下来的他这个霍氏总裁的位置就更加牢固了。

霍褚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望着窗外已经下了一天的雪。

路面上已经薄薄的积了一层雪。

那些停放在路面的车子上也积了一层薄薄的雪。

有些放了寒假的小孩子正拿着那些许的积雪和其他小伙伴们正在玩乐打闹。

霍褚站在窗口看了一会儿,很快秘书就从门外走了进来,将接下来的一整天的工作汇报给他。

繁忙紧凑的工作让他只能达坤的交易暂时搁在了旁边,全身心的投入了工作之中。

整整一天他都在和员工们开会。

他既要听手下的员工汇报这一整年公司的效益,又要向各位董事计划明年开春之后公司接下来的走向和合作。

可以说他全天都做在会议室,没有挪动过一下。

在座的那几位叔父们听完他所有的计划之后,都意味深长地笑道:“那我们就等着阿褚给我们好消息了。”

“是啊,看阿褚这么能干,我们可就坐等你的好消息了。”

“当然,很快我就会给各位董事们一个最新的好消息。”霍褚坐在首位,笑得很是意气风发。

现在的他没有霍珩这个绊脚石,做什么事情起来都是顺顺当当,一帆风顺的很。

会议大约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等到会议一结束,其他员工经理们都离开之后,霍褚突然对那些叔父们提议道:“不如今天晚上各位叔父们来霍宅吃饭吧,顺便等我的好消息。”

那些原本打算散会离开的叔父们听到了霍褚这话,先是一愣,随后便纷纷同意了。

他们巴不得能第一时间得到最新的消息。

“好啊,这倒是个不错提议。”

“是啊,我们也有段日子没去见大哥了。”

“哈哈,阿褚,看来你这次是信心满满啊。”

“那是自然。”霍褚笑着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这次,我是稳操胜券了。”

在场那些叔父们顿时大笑了起来。

“那我们就等着吃今天晚上阿褚的庆功宴了。”

会议室内,气氛和乐不已。

准时六点下班,窗外的天色早已黑了下来,下了一天的小雪似有越下越密的趋势。

霓虹初上,繁华的大都市里是各色的人与车流来回的奔波。

霍氏内的员工都陆陆续续的离开。

那些叔父们也一并去了霍宅静等消息。

整个霍氏内就只有总裁办公室内的灯还亮着。

时间在流逝,窗外车流的喧嚣已经淡去。

当时针停留在数字十的时候,坐在办公室里的霍褚这才站起身,拿着西装下了楼。

阿骆早已在楼下等着。

一看到霍褚下楼,立刻下了车替他开门。

等到霍褚坐进之后,这才回到了驾驶座开车离去。

夜色下,车子在寂静无声地路上疾驰着。

夜晚十点,一般对于市中心的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车流和人流完全不逊色于下班的高峰期,各大酒吧里来往的人络绎不绝。

但临近春节前的这段时间,整条路上格外的安静。

只因为在这个城市里打工的人们都迫切的回家和家人团聚,使得整个城市都变得空荡了起来。

------题外话------

今天共两更,一万字~夸我夸我快夸我~!【骄傲脸~】明天也两更哈,老时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