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回霍宅!震惊!(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他要和霍启朗当面对决了?!

“你有多少的把握?”聂然不禁神情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霍启朗虽染不是终极BOSS,但也绝对不是像那群董事们一样可以随便糊弄的。

如果输了,那下场绝对会和后车厢内的霍褚一样。

“霍启朗的想法有时候我也只能猜个大概,只能说赌一把吧。”四岔路口上又一个红灯亮起,霍珩将车子停了下来,转而对聂然说道:“你要是怕的话,我可以先送你去……”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坐在副驾驶上的聂然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霍珩,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对于聂然这样突然的一句话,霍珩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这妮子是误会他了。

“我不是看不起你,而是我觉得这次我也没有完全把握,万一你被我拖累怎么办。”

聂然像是被他说动的样子,点了一下头,“哦,原来你不是看不起我。”紧接着话锋一转,“那就是不相信我。”

霍珩本来以为自己说通这妮子了,结果没想到她却更跑偏了。

什么不相信她,他要是真不相信她,能把自己这么重要的身份透露给这妮子吗?!

也许是霍珩眼底的意思特别的明显,聂然一眼就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我说的不相信并不是指怀疑猜测,而是你不把我当成同类。你认为我没有解决事情的能力,是需要被保护和照顾的一方。”

“霍珩,你不相信我,你把我完全否定了。”即使聂然那娇俏的面容被车外的灯光染上了几分暖色,可眼中的神情依旧格外的认真。

霍珩在她最后的那一句话中分明听出了她的冷和怒。

那是一种被轻视了、被小看了的愤怒。

霍珩顿时恍然大悟。

是的,聂然并非是普通女孩子,她是预备部队的兵,是尖子兵。

她不仅有着自保的本事,还有痛击敌人的能力。

他怎么能将她当做那种较弱的女孩子来看来呢。

那是对她的侮辱,是在践踏她的自尊和骄傲!

霍珩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丝丝的歉意说道:“抱歉,我的确没考虑到这点。我总觉得你是我的女人,我应该要好好保护你,却忘了,你并不需要我那么做。”

话说到最后,他的言语中竟让聂然听出了哀怨感。

哀怨?

那不是深闺怨妇才有的情绪吗?

聂然顿是觉得好笑,“我不是不需要你那么做,而是我更希望能和你并肩站在一起,我相信当初你喜欢我,也绝对不是喜欢我软弱胆小地躲在你身后吧?”

被猜中心思的某人立刻被噎的没了话讲。

一开始他的确是被聂然的聪明狡黠以及那出色的能力所吸引,也期待和她并肩作战时的样子。

可那也只是一开始,现如今她成了自己的小媳妇儿,哪里真的那么舍得。

更何况她有过那么多前科!

那些不要命的做事手法,他可是历历在目!

“我现在巴不得你能胆小一点。”霍珩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聂然知道他在怕什么。

事实上,霍珩对自己如今这番的小心谨慎,有一部分也来自于她当初极端的做事方法,这才让他心里有了阴影。

她眉眼弯弯地主动拉住了霍珩的手,像是在撒娇,“那我保证,尽量保全自己的安全,这样可以让你安心了吗?”

霍珩哪里能承受得住她的主动,一下子就丢盔弃甲地没了脾气,牵着她的手轻刮了下她的鼻尖,“这可是你自己说,别到时候耍赖。”

此时,红灯的倒计时已结束,绿灯亮了起来。

霍珩单手把控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则紧紧地握着聂然手。

路面上空旷极了,整条路上只有他们一辆车在飞速地行驶着。

没多久,久违的霍宅就重新跃入了眼帘之中。

镂空雕花的黑色大门一打开,车子便缓缓的行驶了进去。

屋内早已吃完了晚饭,坐在那里喝茶聊天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叔父们一听到外面有汽车引擎响动的声音,一个个精神都振奋了起来。

“我好像听到有车子进庭院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的李涛开口说道。

身边按捺不住兴奋的杨大勇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应该是阿褚吧!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看样子这笔交易完成的很顺利啊。我先去看看!”

架不住内心激动的杨大勇率先跑了出去,打算迎接霍褚的凯旋而归。

“大哥,我们也去看看吧,毕竟阿褚这次的确是做了个不错的项目。”

“是啊大哥,咱们也去迎接一下霍氏的大功臣。”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霍启朗自然也不好驳了他们的面子,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一群人正准备出门去看看,可谁知道,才刚走了没几步,就忽然之间听到门外响起了杨大勇惨烈的一声大叫。

“啊——!”

顿时,所有人的脚步一滞,脸上洋溢的笑容也被那一声凄厉的叫喊给凝住了。

“鬼啊!鬼啊!”门外有远渐近的听到杨大勇交迭着的惊慌呼喊,然后就看到他跌跌撞撞地从门外冲了进来。

李涛看到自己的六弟这般神情,不由得眉头紧锁了起来,“怎么回事?”

“鬼,鬼啊!”杨大勇可以说是踉跄地跌进屋内,他抓紧了李涛的手臂,就是一顿乱叫。

李涛看他这样疯疯癫癫的,眉头这下直接打结了,呵斥地道:“什么鬼,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马上过年了,别给自己找晦气!”

“不,不是的……阿……阿珩……阿珩回……回来了!”杨大勇哆哆嗦嗦地指着门口的方向,很是惊恐不安地道。

原本他兴匆匆地跑出去,敲了敲驾驶室的车窗,正等着车窗降下来候和霍褚说话,结果没想到车内露出的那一张脸根本不是霍褚。

而是霍珩!

庭院内并没有灯光,夜色下,他带着温润儒雅的笑,如同往常那般,反而显得渗人不已。

吓得杨大勇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忍不住就大喊大叫地跑了进去。

“阿珩?”李涛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不可能吧,霍褚不是说霍珩死了吗?

怎么可能还会回来?

这家伙会不会刚才喝酒喝太多了,脑子喝糊涂了?

“阿珩?哈哈,你这家伙喝了那么多茶还没醒啊。”

“就是,喝酒喝多了,眼睛出幻觉了吧。”

“老六,你这酒量真的是退步了。”

一群人都以为他是酒喝太多出现了幻觉。

杨大勇有苦难言,不停地摆手,“不,不是的……是真的,真的是……是阿珩……”

可那群人依然对于他的话当做玩笑,并没有在意。

倒是李涛心里倍感奇怪,于是挥开了他紧抓自己不放的手,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这时候,车子熄了火,大灯的光亮灭了。

车门被推开,从上门走下来了一个人。

漆黑的夜里,加上又下着雪,李涛只能透过的眯着眼想要仔细从他的身形上辨认。

等到那人从阴影处走出来,稍稍靠近了那么他一些后,李涛的原本眯起的眼睛倏地瞪圆了起来。

而接下来几个跟过来的叔父们在朦胧的光线下看到那张脸时,也不禁齐齐地倒抽了一口气。

“天啊!”

“不会吧!”

“我是不是在做梦?”

那群人很明显都不相信眼前那个人回事死而复生的霍珩!

一个个都站在了原地愣住了。

原本害怕不已的杨大勇看到那群人惊愕到慌张的样子,心里才舒爽了一些。

哼!叫你们不相信我,该!

眼看着庭院里的人正要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比他们早出来十几秒的李涛当机立断地从腰间拔出了抢出,对准台阶下了的那人,“站住!你再靠近我就要开枪了!”

话音刚落,那人果然就没有再继续往前走了。

李涛他们这才轻轻松了口气,接着就开始举着枪质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假扮阿珩,为什么要装神弄鬼!”

站在台阶下的人轻轻一笑,“装神弄鬼?三叔,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我明明一个大活人,怎么到了三叔的口中就变成装神弄鬼了?”

如此熟悉的声音语气还有语调让李涛不禁愣了愣神,“阿珩?!”

可等到他看见那人站立无误的脚之后,就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对,你不是阿珩!阿珩根本不能走路,是个残废,而你的双腿根本就没事!,你到底是谁!半夜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他的确是霍珩。”突然,一道女声从旁边横插了进来。

李涛禁不住顺着发声源看去。

只瞧见一个女孩子从车内走了下来。

同在这时,屋内跟着霍启朗一起走出来的陈叔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下意识地脱口道:“叶苒?!”

聂然散漫地靠在车门旁,笑着挥了挥手,向他打了个招呼,“嗨!陈叔,好久不见。”

陈叔被她这番自来熟的样子,给弄得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而身旁那群董事自然也认识这位24小时贴身保护霍珩的女保镖。

现在女保镖都在这里了,按理来说眼前这个霍珩是假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你真的是阿珩?”李涛依旧还是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遍。

毕竟死而复生这种事情,实在是听上去有些无法让人置信。

“如假包换。”霍珩站在台阶下笑道。

台阶上的那群人不禁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开始小声讨论了起来。

站在那里的霍珩看着那群叔父们,唇畔地笑不变,“不知道各位叔父这么晚了还留在霍宅是有发生什么事情吗?还是说……”正说着,靠在车门旁的聂然就已经从后车厢内将霍褚的尸体拖了下来,并且走到了霍珩的身边。

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在庭院,庭院里并没有什么光线。

以至于站在大门处的董事们看不清聂然手里到底拖着的是什么东西。

只看到了一团长长的黑影,像个破布麻袋一样。

麻袋?

不会里面是有什么东西吧?

本来就对眼前的霍珩抱有怀疑的李涛在看到那个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袋子后,刚要放下的枪又一次紧张的举了起来。

然而,这时候霍珩接过聂然手中的“破麻袋”一步步朝着台阶上的董事们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别轻举妄动,不然我要开枪了!”李涛一边冷呵着,一边也开始往后退去。

退至大厅门口的时候,霍珩停了下来,将手中的霍褚轻轻一丢,“还是,你们在等他?”

他丢的不偏不倚,正丢在了那群的董事们的脚边。

那群董事齐刷刷的往旁边退了一步。

大厅的灯光透了出来,霍褚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立刻暴露在了众人的眼中。

将霍启朗护在身后的陈叔定睛一看,当下就失声低呼了一声,“三少?!”

身边那群董事们听到这话后,这才将目光聚焦在了地上。

“阿褚?!”

众人看了一眼地上那张被血污沾染的脸,顿时惊骇了起来。

好好的,阿褚怎么死了?

而且阿褚不是去和达坤做交易了吗?

怎么会和霍珩在一起?

一连串不解的疑问最终都变成了一句,“你把阿褚给打死了?”

李涛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霍珩。

楼梯口的霍珩半张脸隐没在黑暗处,如同鬼魅,大厅的灯光偷出来反而照得他眉眼的神情有些模糊。

脚边是霍褚被拖上来时一条长长的血迹。

在这种情景之下,他唇边还勾着笑,可笑意却不达眼底,看上去让人背脊骨不自觉的一阵阵发寒。

就算当初霍旻死的时候,霍珩都是设计之后才解决的。

现在他突然间就这样动手,还把人这样正大光明带回来给大哥看,可是头一回。

这……这不是在挑衅大哥的威严吗?!

还是说,霍珩这次死里逃生惹怒了他,让他想要全面反击了?

就在各种想法在李涛的脑海中冒出时,霍珩抬眸,带着薄冷的笑,淡淡地道:“三叔,没凭证的事情可不要乱说。”

没、没凭证?

这人都死在他们面前了,他还要什么凭证啊!

霍珩似乎是看出了他眼中的含义,又是一笑,“阿褚分明是被坤老大打死的。”

“这不可能,他们两个都已经到了交易的阶段了,坤老大为何要杀他。”李涛对于眼前这个人一直保持着最大的警戒,所以对于他说的话反应也格外的快。

“就是因为交易的时候遭到了警察的埋伏,坤老大怕霍褚被抓后供出他,就一枪杀了他,然后自己就逃了。”霍珩淡淡地陈述道。

“什么?警察?”

众人一听先是一愣,接着就急了起来!

“怎么好好的会惊动到警察?”

“那咱们的货呢?钱呢?都没了吗?!”

“那咱们岂不是钱财两空了?”

在一群见钱眼开的董事中,李涛还算清醒,他沉着脸,说道:“现在最要紧不是钱和货,而是坤老大在逃,万一被警察抓了,我们怎么办!”

他的话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万一供出我们,殃及到我们怎么办?”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要出动人马去帮达坤吗?”

“帮什么!达坤不顾情分击杀了阿褚,我们应该出动人手去击毙他才对!”

在他们愤慨不已中,站在那里的霍珩微微勾起唇角,“这事我会找人解决的,各位叔父不用担心,绝对不会牵扯或者殃及到我们霍氏,也肯定能保证各位今年的分红不受到干扰。”

不会有牢狱之灾,还能保证今年依旧和往年一样过个好年,拿着分红。

这话一出,那群刚才还焦躁不已的叔父们这下就安静下来,就连李涛都放下了枪,望向了眼前的霍珩。

看到他如此淡定自信的保证,他们也不都是只钻在钱眼里的人,动动脑子就能知道。

原本已经被杀的人死而复活,加上警察突如其来出现,以及他凭空出现在交易现场,这种种的一系列的问题,肯定和霍珩脱不了关系。

说不定这一场事件根本就是个让霍褚钻的圈套。

否则本来应该在戒毒的人怎么会现在笔挺地站在这里,脸上丝毫不见颓色。

但没证据,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杨大勇在从春节分红利思维力抽出,接着看霍珩那气定神闲的样子,依旧还带着些许的迟疑道:“所以……你真的是阿珩?”

“如假包换,六叔。”霍珩轻轻一笑。

杨大勇没有李涛那么聪明,他是个一根筋,对于这次的事情他很多都没有想通,但有一点他很确定。

他的目光移到了霍珩的腰下,“可……可是你的腿,不是残了吗?而且你不是连人带车的全部摔下山了吗,怎么……”

李涛暗自叫糟,连忙将这话一口打断,笑着圆场:“既然阿珩平安回来回来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这话分明是承认眼前的人了。

另外两个叔父也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阿珩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何止是太好啊,阿珩死里逃生能回来,实在是太惊喜了!我就说嘛,阿珩哪里那么容易就出事啊!”

“看来到最后,还是阿珩做事最牢靠啊。”

“没错,没错……”

在下午还支持霍褚的董事们在看到霍褚的惨死后,立刻一边倒站在了霍珩的身边。

霍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这时候才转移了视线,目光笔直地看向了陈叔身后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霍启朗。

他敛起了笑,一字一句地道:“父亲,我回来了。”

瞬间,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将视线移到了霍启朗的身上。

大哥可是支持霍褚的。

现在霍珩如此算计霍褚,甚至还把人给带回来给他看。

难保不会动怒。

这下,那群叔父们都将身体绷紧了,等着霍启朗的下一步。

只见霍启朗双手负背的站在那里,逆光中的他神情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无论是看到他还是看到霍褚的死,都神色很淡定。

两父子之间的一番对视,一个威严,一个淡然,反倒是周围的人吓得不敢说话。

许久之后,他才径直地吩咐了一句,“阿陈,去把霍褚的尸体给解决了,马上就要过年了,不要把晦气带进家门。”

众人一愣,没有生气?

这是默认下了?

在场的叔父们都不明白自家的大哥为什么会有这样淡定。

他不是一直都是支持霍褚的吗?

难道他其实是支持霍珩的?

这群人被霍启朗的态度给彻底搞糊涂了。

倒是陈叔这回很快地就应了下来,“是。”

“吃饭吧。”霍启朗说完之后转身往餐厅走去。

似乎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

------题外话------

撒糖结束,接下来准备撒点别的,咳咳咳……没错没错,就是你们心中一直想要的~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