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反其道而行之!午宴(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顿饭众人吃的食不知味,在座的那几位叔父们一个个都埋头苦吃着,就是不吭一声。

除了偶尔会时不时地看两眼霍珩和自家大哥两眼,看看桌上的情况。

整顿饭,气氛可谓是沉闷到了极点。

可霍启朗和霍珩两个人却像是没感觉到饭桌上那诡异的气氛一样,各自坐在那里细嚼慢咽着。

就连他们之间的氛围也很是平静。

仿佛前段时间的事情根本不曾发生过一样。

然而,越是这样的沉默,越是让人觉得压抑。

那群人就越不敢说话。

时刻盯着他们两个人的动静,就等着一有不对劲,好马上撤离。

以至于最后就连碗筷碰撞的声音都几乎没有。

直到半个小时后,一顿从未怪异的晚饭就此匆匆收场,那群叔父们赶忙各自告辞。

现在毒品交易没了,也就没了留下来的必要了。

更何况就以他们两“父子”现在这种状态,留在这里,谁知道会不会殃及到。

都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他们两个沉默了那么久,谁知道下一秒是爆发,还是一起灭亡。

还是早点闪人为妙!

那些叔父们一个个匆匆说了几句话,就往外走去。

没有人去问霍珩的脚怎么突然好了。

也没有人去问交易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更没有人去问他到底怎么死而复生,又为什么会恰巧会在那里出现,将霍褚的尸体带了出来。

所有的一切就好像应该发生的,并且十分的顺理成章。

等到众人都走了之后,霍启朗这才从餐椅上站了起来,对着还坐在那里的霍珩说了一句,“你跟我去书房。”

然后就转身朝着二楼走去。

霍珩随后跟了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书房内。

而同样正准备跟进去的陈叔才走到门口,就听到霍启朗平静地说了一句,“你去找几个人整理打扫一下阿珩的房间。”

大哥的意思是要和二少单独聊天了?

陈叔先是一愣,接着应了下来,“是。”

他停留在书房门口,眼睁睁地看着霍珩和霍启朗两个人走进了书房。

同样看着他们进去的还有站在二楼走廊上的聂然,她凝视着书房门口,眉心轻蹙了一下。

接下来这一场仗她没办法帮忙,是成还是败,一切只能看霍珩自己的本事。

就在她盯着对面那扇门时,陈叔恰巧转身时看到了她。

他对于这个女孩子一点都不喜欢,尽管聪明大胆,但实在是难以驯服,如同脱缰的野马。

要知道上次在达坤那边,他可是亲眼看到这女孩子拿枪指着二少的头。

在他看来,聂然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手下。

于是,他抬步走了过去,站定在了聂然的面前,带着深意地道:“叶小姐如此忠心,真是难得。”

表面上是夸她能够和霍珩同进退。

事实上却是暗指聂然陪着霍珩一块儿演戏欺骗众人,甚至设圈套陷害霍褚。

然,聂然却装作没听懂的样子,“难得吗?我好像一直都挺忠心。”

“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了。”陈叔看她摆明了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也索性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丢下这句话就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聂然见他如此渣弱的战斗力,不禁勾了勾唇角。

在回房之前,她又瞥了一眼书房那扇紧闭的大门,眉眼间闪过一抹凝重。

……

书房内,只有一盏壁灯亮着。

霍启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桌上的台灯打开。

暖橘色的灯光让这屋内的黑沉退散了很多。

霍珩坐在那里,嘴角依旧挂着那浅浅地笑,“父亲有话和我说?”

半响之后,霍启朗竟莫名地跟着扬了扬嘴角,深沉的声音里透着些许的叹息,“你终于肯站起来了。”

那话语中好像早已知道他的腿没有问题一样。

对此,霍珩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惊讶。

他知道自己装的再好,以他十年前的能力来说,肯定会多多少少有些小小的细微破绽。

但他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他笃定霍启朗是不会戳穿他的。

毕竟坐山观虎斗,取一个最好的来继承霍氏,才是他的主旨。

至于其中该怎么斗,用什么策略去斗,他才不会管,他只需要静静的观察,然后等待最后的结果就好。

“再不站起来,我怕我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他靠在椅背上,笑容不变地回答道。

霍启朗听闻神情一顿,沉敛莫测,“你在怪我。”

“不敢。”霍珩声音很是平淡,没有一丝的起伏。

霍启朗顿时呵的一声笑了出来,“你就是在怪我,你怪我默认了阿褚的做法,对你的死不闻不问。”

“我不过只是父亲培养继承人中的一个,有什么资格责怪父亲。”

霍启朗愣了愣,他很难得听到霍珩如此直白的责怪,大概这一次他是真的失望了吧。

许久,霍启朗毫不避讳地点头,“我承认,我从未把你们当成我的儿子来看待,在你们各自成年之后更是一直静看你们兄弟之间的斗争,不曾管过你们丝毫。但是,阿珩,我的确对你抱有很大的希望,那天在得知你死讯的时候,我有过惋惜。”

“在大哥死的时候,我知道你也有过惋惜。”霍珩冷冷地说了一句,显然并没有被他的话所打动。

霍启朗摇了摇头,“不,那不一样,比起他,我更看重你。你没有他得天独厚的条件,却能靠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爬上来走到今天。”

“但再看重我,最后还是抛弃我了,不是吗?”霍珩嘴角的笑容不变,眼底却腾升起了冷意。

“为了挑选出最好的继承者,我连我最名正言顺的儿子都能抛弃,又怎么能为了那一点点的惋惜去扶一个有瘾君子的人来做掌舵人。”霍启朗没有犹豫,又说道:“阿珩,你很清楚霍氏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哪怕时光再倒流一次,我还是不后悔今天这般的选择。”

霍珩薄冷一笑,“所以你最后还是选择了霍褚。”

“不,霍褚不适合这个位置,如果你真的死了,就会有新的人来代替你。不过还好,你回来了,我很高兴你能回来,真的很高兴。”霍启朗重复两遍,足以看得出他心里到底有多么的喜悦。

但霍珩却一眼看穿了他,“你高兴的不是我活着回来,而是我打败了霍褚,又一次的赢了你的考核。”

这么多年的相处,就算霍启朗的心性有时候一时间无法捉摸,但是他的性格他已经很清楚了。

这个男人这辈子除了阮良芫之外,其他人从未在他眼中。

哪怕是他的儿子。

果然,霍启朗皱了皱眉,似乎并不明白他话中的区别,“有什么差别吗?你赢了,不就代表你活下来了。”

在任何的斗争中,除了赢,那就是死,从来没有第三条路。

这是最基本的法则。

坐在对面的霍珩在面对看他理所当然之后,也只是极为短促地冷笑,语气沉冷地道:“那第三场考核什么时候开始呢?还是要我亲自来替你挑选一个新的义子、我的对手。”

霍启朗对此却嘴角上扬了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给你找对手吗?不是你没有达到我心中的要求,相反你很好,除了表面上的残废和体弱,你是我最适合的接班人。而是我想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愿意和我摊牌。”

“因为我知道,当你愿意和我撕破脸的时候,也是你有十足把握打败我的时候。我的霍氏一定要交给比我还能干的人手中,我才能放心。”

“而现在,我相信你已经完全准备好接手这个位子了。”

霍启朗这一番话让霍珩的眉头拧了又拧。

可事实上他一直绷紧的那根神经线随着他最后那句话微微松弛了下来。

这一局,他赌赢了!

都说置之死地而后生,他这一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赢了。

这些日子他住在小木屋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他打败了霍旻,打败了霍褚,霍启朗到底还要他打败多少个人才可以把那个位子交给自己。

就像当初聂然所说的那句,到底什么时候自己才是个头?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那样孤身一人了,他现在有了聂然。

他希望能尽快的把这个任务完成,然后回部队去。

不想让聂然漫无尽头的等着自己。

他很清楚等待的滋味。

这十年来他每一天都在品尝。

然而随后聂然对他无心的一句,“那你就直接打败霍启朗不就好了,我喜欢擒贼先擒王。”

让他突然间有了这种想法。

打败霍启朗自然不可能,但是正面警告从而震慑霍启朗呢?

这么多年他事事都听从霍启朗的安排,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呢?

会不会有意外收获呢?

他带着赌一把的心试了一次,结果没想到真的有了效果!

“所以,我的考验已经完全通过了,是吗?”霍珩的神色依旧淡定地问道。

霍启朗笑了笑,“是的,以后你就是霍氏的掌舵人,我会逐渐的把一些东西慢慢交给你。”

霍珩在听到那些所谓的东西之后,终于缓缓地勾起了唇,“那就多谢父亲了。”

他知道,这一次他总算是成功了!

只要成功知道幕后那个人是谁,军火的流向,然后捣毁,那么这个任务他就可以完成了。

和霍启朗又聊了几句之后,霍珩便离开了书房。

在回到房间前,他故意调整了下心情想要逗弄一下那小妮子。

才一进门,就看到她优哉游哉都坐在那里吃着晚餐,神情上并没有丝毫为自己担忧的样子。

见他进来聂然也神情淡淡的,吃了一口糖醋排骨之后,才说了一句,“恭喜你,终于成功了。”

霍珩才刚走进来,听到她如此说,知道这屋子已经被检查过了。

不然她是不会这样说的。

看着茶几上放着热气腾腾几个菜,有虾仁炒蛋,醋溜鱼片,凉拌黄瓜,以及一锅清汤。

整个一桌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想来肯定是她刚才下盯着那些佣人做的。

霍珩坐在了她对面,挑眉问道:“我还没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成功了?”

“你能活着回来,自然是成功了。”说着,她又夹了一筷子地虾仁塞进了嘴里。

她的这一句话让霍珩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刚才霍启朗说,你赢了,自然就活下来。

而她却恰好相反。

同样一句话,只是前后互换了一下,但就可以看出自己在那人心中的重要性。

在霍启朗的心中斗争赢了才是一切。

而在聂然的心中人能活着才是一切。

她不知自己无意识的一句话,却让他情绪翻涌了许久。

霍珩凝视着眼前这个马上就要成年的花样女孩儿。

估计是真饿了,她的嘴里塞得鼓鼓的,像小仓鼠一样,看上去很是可爱。

这样一个从来不曾将一切放在眼中的人,却把自己如此的放在心上。

这样他要如何放得下,又怎么舍得放下。

他压下心中的酸涩和感动,忍不住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道:“在你面前,我真是无所遁形啊。”

聂然对他的亲近在经过这几个月他的训练下,已经稍稍习惯了一些。

虽然还会皱眉以示不耐,但并不躲开。

等到聂然吃的差不多了,霍珩替她洗了个几个苹果,用刀一点点地削。

他的手指修长而又干净,拿着刀的架势很熟练,手下的苹果皮更是薄薄一层连着也不断,一看就是到功了得的很。

聂然吃饱喝足就靠在那里,像是慵懒的小猫儿静静地看着他削苹果。

等到整个苹果都削干净之后,他再一块块地切了下来,然后递了过去。

聂然很自然而然的接了过去,一口咬了下去,满嘴都是苹果的清香和甜味儿。

空下来的霍珩看她那满足的样子,接着便问道:“过两天就是除夕夜了,想怎么过?”

聂然扬眉一笑,“你不会还以为我们现在在那栋别庄里吧。”

在别庄里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有第三人,他们的行动自由的,想干什么都可以。

但现在在霍宅,除了那么多的佣人之外,还有霍启朗和陈叔看着。

她的身份是手下,怎么可能和霍珩单独过除夕夜。

聂然吃完了剩下的几个苹果之后就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内拿着换洗衣服去了浴室。

霍珩对也不多说,只是坐在那里,将她剩下的几片苹果一片片的吃完。

隔天一大早,聂然就跟着霍珩去了霍氏。

是霍氏,久违的霍氏。

当踏进那扇大门,前台的人以及正准备进霍氏大楼上班的员工们在看到许久不见的二少,以及他行走毫无障碍的双腿,一个个都石化了。

“二少怎么来了?而且你看的他的腿,已经可以走了!”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没发现今天霍总没来吗?”

“难道又换回来了?”

在所有人一片窃窃私语中,霍珩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走进了总裁专属电梯。

“你这是要宣告全天下啊。”在电梯内只有霍珩和聂然两个人,聂然自然不用装成手下的样子,靠在电梯内笑着道。

霍珩站在那里,轻轻摆弄了袖口,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宣告全天下不应该是由我在做。”

话音才落,“叮”的一声,电梯已到达了总裁办公室。

在电梯门即将要打开的时候,他对着聂然扬眉一笑,接着便走了出去。

聂然不懂这话里的意思,停留了半秒,然后才跟着走了进去。

阔别了一年重新回来的聂然看着没有丝毫变化的大秘书室,只是里面的人已经换了几个。

原本自己的大秘书室办公室内已经有了别人,而当初和自己作对的夏娜也早已没了踪影。

霍珩看到她的视线在大秘书室的办公室停留了几秒,在进了办公室后不禁笑了起来,“怎么,开始怀念当初做我秘书的日子了?我记得那时候你对那群小秘书可是气场全开啊。”

屋内暖气很足,聂然脱下了外套,坐在了沙发上,嘴角扯了个笑,“是吗?我以为我只有杀人的时候气场才会全开。”

那时候她在霍氏里,每天想的是怎么算计霍珩,而霍珩则想着怎么考验自己。

两个人每天看似相安无事,实际上却各自演戏给对方看。

然而,谁能想到,一年前两个人还站在对立面,现如今他已站在了自己的身侧,成为了自己生命中的重要的人。

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真的是妙不可言。

而在办公室外的员工们在看到霍珩那样正常走进来的时候,一个个震惊得忘记工作了。

哪怕霍珩早已走进了总裁办公室,他们还愣在那里,没有动弹。

“二……二少?”

“二少怎么来了?”

“霍总呢?霍总今天不来吗?”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所有人都懵了。

致使接下来一整天霍氏上下都炸了锅,所有人都在讨论他们的二少怎么能站起来了,以及为什么霍褚没有出现。

而最后讨论出来的结果是,霍褚其实是个代理总裁,霍珩当初的离开是为了治疗腿疾去了。

现在霍珩腿好了,自然这个代理总裁也就该让位了。

但这一切都只是他们下面的人的设想,到底如何谁都不知道。

然,很快这个答案在除夕当天霍氏举办的年末集团午宴时由霍启朗亲自揭开。

一个星期后的除夕中午,霍氏办了一场盛大的午宴,来犒劳这一年辛苦的高层员工们,并且也邀请了A市各大财团的掌舵人和玉霍氏往来密切的合作人。

这一场午宴可谓是盛大名流之宴。

远比起霍褚成功掌控霍氏时更为热烈和隆重。

那群人在进场时看到霍珩的腿以及身边霍启朗在旁边帮衬,各大早已听到风声的人们这下可以完全确定霍氏是彻底变天了。

霍褚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经历的时间不过才短短的一个多月。

真是让人唏嘘而又感叹。

但再唏嘘再感叹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一时间所有人都纷纷迎上去恭贺霍珩。

今天霍珩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站在那里,俊美的五官以及那儒雅的笑容,足手投间都带着掌舵者的风范。

宴会大厅内,华丽的灯光流转,越发衬得他姿态非凡。

聂然站在不远处的一根罗马风格的石柱后,拿着酒杯靠在那里遥遥望着霍珩。

这么多年熬过来,总算是在今天成功了。

这一天,想来他已经等了好久了吧。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显眼,霍珩趁着人少的时候将目光投了过来。

隔着七八张桌子的距离,在一片触光交错中,他们两个人的视线就此对上了。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大家准时看哦~

PS:月底啦票票什么的都不要私藏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