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入主霍氏,宴会小插曲(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没想到他会这时候转过头来看自己,神情不禁滞了一滞,接着冲他笑着举了举杯子,红唇轻勾起,似乎是在恭喜他。

霍珩趁着霍启朗正和人聊天时,也对她举了举杯子。

今天的聂然作为他的手下也有所打扮,但并没有像在场的名媛那般各种华丽的长裙。

她今天也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裤,上身是垂直感十足的黑色露肩收腰的短衣。

头发没有盘起,用银色的金属饰品随意地扎了个低马尾,唇上那一抹豆沙色,显得她俏丽中带着几分成熟。

其实,原本早上送来的上衣并非是这一件衣服。

那件衣服严格来说不能是衣服,只能称得上是吊带。

至少在霍珩的眼底里是这样的。

两条细线一般的带子,好像随时会断掉一样。

早上霍珩看到她那身打扮之后,立刻强烈的要求她换掉。

原因是,太危险!

“万一你不小心勾到哪里,绳子断掉怎么办!”霍珩站在那里义正言辞地说道。

听得聂然完全无语。

她是参加宴会,又不是去打架,也不是去训练,怎么可能会勾到什么东西。

“你那时候不是很喜欢高领长袖的裙子吗?”霍珩指的自然是那间她第一次和他一起去宴会,折腾了将近了好几个小时的那个不伦不类形象的裙子。

“那时候我是不想和你一起去故意折腾你的好吗!”聂然照着镜子看了两眼,对他说道。

“你别照了,再照我也不会让你穿这一身出去的。”霍珩看着她那对精致的锁骨,以及那发育良好的胸型,心里一阵起邪火。

本就对着妮子把持不住,又是在大清早,她是非要把自己逼疯吗?!

还有,穿着这一身午宴,宴会上那群公子哥儿还不把眼睛黏在她身上?!

一想到只属于自己的妮子被人看,心里顿时就不爽了。

当下就立刻让送衣服来的设计师换掉这件上衣。

被醋淹没的二少是不理智的,因此刚从海外归来的顶尖设计师被这样被他一顿训斥,无奈地去找相近颜色,款式保守的衣服。

可怜的设计师在找了大约一刻钟之后,总算是勉强找了现在她穿的这么一件。

虽然不如原本那一件性感优雅,但垂直感很好,显得干练和利落。

最重要的是,前后上下除了肩膀露出些许,其他都密密实实地遮盖住了。

聂然在看到霍珩递过来这件衣服的时候,只是一笑,也没有大反对。

身上这件衣服虽然好看,但是腰间的设计太过复杂,有些牵制到她,反倒是那间短衣是掐腰设计,在转身方面很方便。

霍珩在看到了那件吊带之后,再看看现在只是露肩的衣服,这才勉强过关。

心想着这回应该没问题了。

但结果,谁知道那独特的打扮反倒纷纷吸引到了在场的男士。

哪怕是在看到她腰间别着那把黑色的枪支之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依旧有络绎不绝的男人朝她靠近。

在那群人的眼里,聂然穿着一身的黑衣,腰间那把小巧的黑色手枪与她融为一体,站在暗处,手里端着暗红的葡萄酒,看上去是那么的神秘,散发着致命的魅力。

这不,两个人刚一个对视微笑完,又有一个男人朝着聂然走了过去。

霍珩看到她举着酒杯对那男人微笑,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特别是她侧着身子时暴露出来的那一块莹润亮泽的肌肤。

霍珩觉得那个男人的视线根本就是借机盯着聂然那露在外面的肌肤。

于是心里越发恼怒那个该死的设计师到底找的什么鬼衣服!

等午宴结束,他非要把那个什么见鬼的设计师给辞了不可!

就这样,那个才学成归来准备在A市大展宏图的设计师还不知道自己因为一件衣服被某个醋性大发的某人给掐断了事业路。

霍珩盯着那个方向看了许久,正准备上前要将聂然拽开,就听到一阵清脆的声响。

哪是汤匙轻轻击打杯子所发出的声音。

众人顿时朝着发声源看去,就见台上主持人正端着酒杯说道:“各位,下面有请我们霍董事长霍启朗先生为我们致开场词。”

不知何时已经从霍珩身边走到台下的霍启朗在众人的欢迎下上了场。

“很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参与这次霍氏举行的午宴……”

台上霍启朗在说什么霍珩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和聂然小声讨论的那个男人身上。

在看到聂然不知那人说了什么情况下嘴角轻勾的后,向来忍功了得的霍珩彻底忍不住了,提步穿过人群朝着聂然走去。

而台上的霍启朗依旧在继续说着,“趁着今天这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将在此宣布。”

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不禁让场下的人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霍启朗停顿了几秒,接着继续道:“那就是,霍珩将成为霍氏新任总裁,拥有我手中股权的百分之二十五。”

百分之二十五?!

这一席话让场下的人彻底哗然了。

他们是知道霍氏变天了,但不知道霍启朗居然要把自己持有的股权分几乎一半给霍珩!

当初哪怕是霍家的大公子霍旻也不曾拥有过公司的股权,有的只是霍氏总裁一个空头衔罢了。

实际的掌权人依旧是霍启朗。

但现在不对了,霍珩拥有了股权,也就是说他不再只是一个总裁的空头衔,而是他在董事会上将会有一席之地。

本来霍珩还有一个底下势力这么一个身份,现在明面上又掌握了实权,这不是等于整个霍氏都被他拿捏在手中了吗?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

就连那些叔父们和其他公司的董事们在台下听到后都惊愕得愣在了原地。

特别是那些叔父们,明明大哥是支持霍褚的不是吗?

难不成他被霍珩威胁了吗?

可随后就听到台上的霍启朗开口道:“我很幸运,能够在失去了一个儿子之后,我的二儿子能够重新站起来为我支撑整个公司,我这个老头子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也该时候享享清福了。”

他的话里充满着父慈子孝的画面。

不知道还真以为霍启朗和霍珩之间有多么的融洽。

随后他话锋一转,就说道:“好了,现在就请我们的新任总裁霍珩上来为大家说两句。”

众人的目光犹如追光一般,定格在了站在人群中的霍珩。

他本是打算去抓聂然的,在听到霍启朗的那番话后不禁脚下一停。

霍启朗会对外宣称自己他是一早就知道的。

但是拥有股份这件事他的确是不知情,也从未想过。

不远处的聂然似乎也小小的惊讶了一把,转过头就朝着人群中的霍珩看去。

两个人遥遥的对望了一眼。

场下的人在看到人群中的霍珩时,都看着他,纷纷为他鼓掌。

霍珩当下稳了稳心神,对着周围的人清浅地勾着唇。

接着朝着台上走。

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为他让开了一条路。

霍启朗在看到他上台时嘴角的笑更是深了几分,显然对这个儿子很是满意。

轻拍了一下霍珩的肩膀之后,他将舞台让给了霍珩。

霍珩笑着点了点头,站在了台上。

尽管没有追光的照耀,但是难得阳光灿烂的午后,光线从窗外投了进来,照在他的身上。

那温暖的日光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看上去是那么的耀眼,意气风发,让在场的名媛们为之心头乱跳。

“很高兴我的父亲能给我为霍氏效力的机会,霍氏是我父亲和各位董事们辛苦建立的,其中的血泪史我相信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现如今这份重担放在了我的身上,我一定承担起我该承担的责任,也希望各位能够与我一起为了霍氏更好的明天而努力。”

很是简单的一段致辞,并没有大家预料中那些拍着胸脯的保证。

可就是这样的不卑不亢越发让他的风采夺目了起来。

等他下了台之后那些合作人以及各个叔父董事们都过来和他攀谈了起来。

霍珩不是霍旻也不是霍褚,霍旻从小就是这个太子爷的身份,所有对人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

而霍褚呢因为从小没有受到过这种讨好,时间一久就变得有些飘飘然了起来。

只有霍珩,反而在面对这些奉承时进退得当,那番气度也是尊贵稳重,一番表现可谓不俗。

“天,我快受不了了,以前二少并不出席这种场合,现如今亲眼看到,这也太帅了吧!”

“何止帅啊,霍氏的百分之二十五股权折现成钱,那身价可不得了!简直就是白金级的王老五啊!”

“有颜还有钱,简直就是白马王子好不好!”

“不过他腿刚好,会不会有后遗症啊?”

“不会吧,我看他刚才走路走的挺好啊。”

“我是说那个方面的问题,毕竟都是腰部以下的问题。”

“应该……不至于吧,要是真有问题,我也愿意,谁让他长得帅还有钱呢!”

那些本来盯着霍珩眼里发亮的名媛们在不知不觉从颜值一路讨论到了霍珩的下半身问题。

就站在那群名媛身边的聂然听着她们的低声讨论后,嘴角禁不住含起一缕玩味儿地笑。

就连看向霍珩时的眼光都变了。

正在聊天的霍珩似乎是感受到了那一道目光,不留痕迹地看了过去,恰巧看到聂然唇边还未收起的笑。

那笑看上去实在是古怪的很。

让他心里下意识地感觉有些发毛。

总觉得这妮子那不怀好意地笑是针对自己的。

不过……她为什么突然间要对自己这么笑呢?

他有做什么吗?

“你在笑什么,那么高兴,不如分享一下?”那个一直黏在聂然身边的男人看到聂然那抹笑意时,也不禁笑着问了一句。

刚才和她聊天聊那么久,她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是淡淡的,很疏离。

这让向来在情场上没失过手的男人起了几分兴趣。

现在看到她莫名的这样一笑,心里竟更是有些痒痒的。

“我的老板升职了,我难道不应该高兴吗?”聂然回过神,又恢复成了刚才淡笑疏离的模样。

“也对,你是霍总的贴身保镖,他升职你自然应该为他高兴。说不定到时候你也能跟着升上一升。”那男人笑着站在她的身侧,向她举杯,“或许,我现在也应该提前给你道一声恭喜。”

聂然眉梢轻轻挑了挑,还没来得及碰杯,旁边几个刚才正说得高兴的名媛们就走了过来。

“保镖?你是霍总的贴身保镖?”那声音里透着一丝敌意和轻蔑。

聂然侧了侧头,朝那几个女孩子看过去,“有什么事吗?”

“就你这身形也能做保镖?”那几个女孩子显然对于贴身两个字很敏感,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其实聂然的身形不算矮,这具身体经过了她这一年的正常饮食已比当初好了很多,再加上她才刚刚成年,怎么可能比得上这些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的女孩子。

“不会是靠别的什么途径上的位吧?”其中一个女孩子讥讽一笑。

“要我说肯定不是正经的保镖,要真是什么正经的保镖也不会不到外面做安保工作,而在这里和咱们的刘少爷聊得如此起劲了。”另外一个女孩子不屑地瞥了一眼站在聂然身旁的公子哥儿。

被提及到的刘少爷挠了挠鼻尖有些尴尬。

他不是不想借着机会为聂然英雄救美一把。

但这些千金小姐们和他都相识,更何况其中好几个都和自家公司有合作关系。

若是为了一个女保镖就把这些合作关系全部搞僵,只怕他老爹能把他脱光了爆打一顿。

于是,他不得不沉默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聂然看到之后,很是坦然地站在那里,嘴角含着笑,并没有任何的惧意。

而在远处每聊几句就会习惯性地朝着聂然的方向瞥去的霍珩在看到那几个女孩子围着聂然时,他不由得轻皱了下眉头。

在别人的眼里可能就是女孩子们聚在一起闲聊罢了。

但是霍珩懂聂然,她不是那种喜欢和别人聊天的人。

所以她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霍珩想了想,正打算找个机会把人带出来的时候,却看到聂然别有深意的一个目光扫了过来。

当下霍珩就不敢动了。

因为他想起那天晚上聂然的那句,你不信任我。

好吧,反正那几个女孩子一看就不是这妮子的对手,让她玩玩儿吧。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在接下来的聊天中他还是有意无意的朝着那边瞥去。

聂然看他不再轻举妄动之后,这才将视线放在了眼前那些女孩子们身上。

这些女孩子应该大不了自己几岁,踩着高跟鞋,穿着华丽的礼服,一看就是在家被宠坏了的小姑娘。

不然怎么会连话都没和霍珩说过,就因为贴身保镖四个字就跑来把自己当做假想敌呢。

聂然望着眼前那些女孩子,笑着朝她们几个人走了过去,“做保镖靠得可不是身形,而是……”

她故意停顿了几秒,随后压低了声音在她们的耳边道:“看谁杀的人多,很不巧我杀的人最多。”

说着,她就将腰间那把枪给轻巧的拔了出来。

那群名门千金哪里见过真枪。

一看到她手里的枪支,以及她刚才说的话,吓得一个个脸色的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可她们忘了自己脚下踩着高跟鞋,在退后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崴到了脚,差点摔在地上出了丑。

聂然眼明手快的将为首的那个扶起,并且将那把枪及时地藏在了她繁复的裙摆下,枪口更是顶在了那女孩子的腰间。

“小心。”

她一语双关,让那女孩子当下连动都不敢动,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随后聂然将她扶了起来,同时也极快得将手中那把枪收了起来,接着转身离开了。

这一个小小的意外并没有惊动周边的人,但是却没有逃过霍珩的眼睛。

在宴会厅里拔枪,这妮子真是胆子大的让人头痛。

------题外话------

预告一下,明天出福利,所以各位想看的准备好全文订阅的截图快快提前进群验证吧!

【纨绔军妻】验证群号:118771270

PS:明天只有一更,因为我要给妹砸们些福利啊福利……所以就一更啦~

PPS:大家快点提前进群等明天福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