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出尔反尔,故意抬高价?(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的车速很快,又加上大年初一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团聚,路上只有两三个行人,简直就是一路畅通无阻。

到了郊区更是清冷的没有一点人气。

车子在郊外的公路上疾驰着。

车内一共有四五个来接霍珩的人,他们都是后来霍珩走了之后,傅老大新收的人,所以并不认识霍珩到底是谁,只知道岛上最隐秘的地方建造的那个房子就是眼前这个人命人造的。

他是比傅老大还厉害的人。

所以那群人对刚才瞎了狗眼对他说的话很是懊悔,接下来的做事说话都格外的小心翼翼了起来。

只是为什么这个二少带着一个女人来呢?

那里是海盗窝啊,除了俘虏之外,她可是第一次如此正大光明上岛的。

而且看她的神情好像还挺淡定,好像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根本无所畏惧。

这让那群海盗们不禁偷偷地多看了那个坐在那里漠然盯着窗外的人聂然看。

大概是盯得时间太久,太频繁了,聂然缓缓转过头,视线就和他们几个人就此撞上。

此时的聂然脸上带着半张假面,一双眼睛被拉长微微上扬,眼底流转间带着一丝寒意。

那群人一愣,竟忘记避开那视线,而是呆呆地看着她。

“我好看吗?”突然,聂然开口,淡漠低冷的声音在小小地车厢内响起。

激得那人一个寒颤。

她的话一出,霍珩的视线也转移了过来,那带着极大的迫人气势的样子,吓得那人为此连连摇头,嘴里一个劲儿地道:“不好看,不好看……”

旁边那人急忙推了他一把,那人才恍然如梦地急忙改口,“我,我不是那意思,对……对……对不起……”

接着便一直低着头,直到车子停在了码头上他都是低着头下的车。

霍珩和聂然两个人分别下了车,就看到一艘早已停泊在岸边的小船。

一行人又转而上了船,进入了海域。

夜晚的海风冷冽,冻得人直打哆嗦,霍珩顾念聂然的身子,没有在外面停留,直接进了船舱内。

聂然也随后跟着走了进去。

而几个海盗没敢进去,生怕到时候又惹那个人不快,只能站在外面吹着冰冷的海风。

在船上就这样坐了一个小时后,聂然从船舱的窗内看到海面上逐渐雾气浓重了起来,甚至一度迷失在了白色的浓雾中。

聂然能分辨出这不是普通夜深露重的雾气,而是一种根据周围地理环境而造成的自然环境。

因为普通的雾气不会有这么大范围。

再加上这种浓雾也不是几个小时内就可以形成的。

船在雾气中大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驶出了浓雾中,又过了二十分钟才看到了海面,以及不远处的岛屿。

从黑夜中看去,那座小岛的四周也有浓雾,就好像被四周包裹起来。

不得不说霍珩真是为霍启朗找了个好地方。

这种稍不留神就会迷失的地方根本没人会靠近,而且就算不小心靠近,到时候只怕被这群见钱眼开的海盗给啃噬个连骨头渣子也不留。

到时候就算搜救人员来找,也会以为他们是船只普通失事,而不是怀疑到有海盗在其中。

利用海盗来做这个岛屿的保护神,也真是亏霍珩想得出来。

船只渐渐靠近那座岛屿,直到停下之后,船舱外的一名手下就走了进来亲霍珩出去。

霍珩率先走了出去,聂然则悠然自得地跟在后面。

才登上了岛屿,就听到一阵爽朗的大笑声音,以及一个黑影从远处走了过来,“哈哈哈,霍二少!好久不见啊!没想到这小半年的日子没见,你的腿居然好了。”

傅老大特意仔细地看了两眼霍珩的脸,显然是谨慎小心地辨人是否载错了人。

那明晃晃的好不掩饰打量霍珩自然是感觉到了,但他也没介意,从善如流地笑着道:“这也是托傅老大的福,我才能这么精心的可以调养休息才能成功站在你的面前。”

傅老大在在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这才松懈了下来,哈哈地笑道:“好说好说,当初要不是你及时搭救,我和这些兄弟们哪里能有今天!”

站在霍珩身后的聂然听到这话不禁在心里笑了。

这个傅老大要是知道当初那群兵就是他眼前这个救命恩人给搬来,把他的窝给剿了的,不知作何感想呢?

正在她想着时,傅老大的视线已经从霍珩身上移到了自己身上。

他皱了皱,问道:“这个姑娘是……”

霍珩这才介绍道:“她是我的手下。”

那几个送他们上岛的人听到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二少的手下!

怪不得这么淡定!

一点女孩子该怕的样子都没有。

只是……这女孩子成年了吗?

看上去人那么瘦瘦小小一个,他们海岛上随随便便一个男人估计都能拧下她的小细胳膊吧。

就这样能保护得了二少?

对此,那些人很是怀疑。

倒是傅老大一副了然的样子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霍二少现在越活越自在了啊,找个女手下来保护你,这估计是从白天到晚上24小时贴身保护的吧。”

从白天到晚上、以及提贴身保护那几个字他咬得格外的重,似有深意和调侃的意味。

让一众男人顿时看聂然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原来这保镖靠得不是拳脚功夫啊。

聂然被周围一众人用那种眼神洗礼,脸上却没有半点尴尬的神色,相反很是坦然,就好像说得压根不是她一样。

反倒是霍珩心里很是不悦,他开始后悔把这妮子带过来了,也后悔为什么没给她索性打扮成男装!

但心里不悦归不悦,脸上却不能表露出来,笑着顺着他的话道:“傅老大,可不能这样说,万一叶小姐因此恼怒而不愿意保护我了,那我就可完了。”

霍珩想着反正误会都误会了,不如就误会个彻底好了,这样所有人都知道聂然是他的人,也不敢对她轻举妄动了。

因此傅老大听到他没有马上反驳,反而还用这种话说,当下心里就肯定了下来,“哈哈哈哈,霍二少是怕叶小姐因此恼怒不理你了吧。”

那脸上的神情分明是一副“大家都是男人我懂你”的意思。

“傅老大……”霍珩故作被拆穿地无奈,低喊了一声。

傅老大接收到了他话里的意思,又一阵畅快地笑,“好吧好吧,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走走走,咱们去吃饭,去吃饭!我可是准备了好多好吃的。”

他一把勾住了霍珩的脖子就哥两好地朝着屋内走去。

聂然跟在后面,脸上没有任何怪异的神情,很是坦然地接收着各路上那群海盗们的眼神。

这个岛上常年雾气缭绕,用一般的木质房子早晚经受不住空气的潮湿而烂掉,所以他们这些海盗找了个山洞,然后又人工的凿进去了一些,扩建成了一个极大极深的石屋。

傅老大带着霍珩刚入座,他又对着身边的手下吆喝了一句,“给咱们的保镖在霍二少的身边加个座位。”

那调侃味十足。

霍珩眉眼间不易察觉地沉了沉。

他很不喜欢聂然这样被人如此玩笑调侃。

反倒是聂然很平常的样子,接过了那名手下搬来的椅子,便坐了下来。

在坐下来之前,她对着傅老大扯了个笑,“多谢傅老大。”

接着大大方方地落座。

对于她来说,这种玩笑根本不值得放在心里。

因为这群人早晚会成为死人。

她一个活人怎么能和一群死人计较呢。

傅老大看她平静的样子,笑着更开怀了。

他以为这个保镖是对爬上二少的床很是自豪的意思。

随即他命手下将饭菜和好酒全部端了上来。

那一道道的菜肴端了上来,其中有几道菜的餐盘很是精致,只是上面摆放的却是一大盘被剁碎的大块大块的鱼肉。

还有各种鸡鸭肉以及各种海鲜,摆得可谓是满满一桌。

那几个手下又带上来两瓶葡萄酒,和几个高脚玻璃杯。

红酒倒满之后,傅老大就举杯和霍珩喝了起来。

比起霍珩的轻抿,傅老大的就好爽多了,一口直接喝了下去,不带任何含糊的。

两个人一阵寒暄,又酒过三巡之后,傅老大终于将话引到了主题上了。

他靠在椅背上,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抖着脚,问道:“二少这次危机算是度过了?”

“是啊,算是平安度过了。”霍珩晃动着酒杯,平静地应了一句。

傅老大一听,立刻坐直了起来,“那好,我呢向来快人快语,有什么话也不喜欢绕来绕去。当初你千叮咛万嘱咐的拜托我帮忙,我看在当初咱两有着过命的交情上,才顶着那么大的压力陪着你赌了一把。现如今你位子也坐稳了,手握整个霍氏,那么当初你许诺给我的,是不是也该兑现了?”

霍珩点头,“当然,当初要不是傅老大的帮忙,也不会有我霍珩的今天,我许诺你的一成,可以实现。”

但没想到傅老大却摇了摇头,他竖起了一根食指,“不,我要再加一成。”

霍珩手中正在旋转地酒杯一顿,“你现在要两成?”

“没错,我要两成。”傅老大很是肯定地道。

霍珩当下将酒杯放了下来,双手放在腹前,神色淡淡,“当初我和傅老大的约定是加一成,而当时傅老大也是同意的,现在突然追加了一成,我能问问原因吗?”

傅老大很是理所当然地道:“我这些兄弟们为了二少的军火库没日没夜的干,实在是太辛苦了,而且这么多日子以来都没出去干过一票,再加上这天都冷了,二少总要给点买衣服钱的吧。”

聂然听了简直无语。

这群人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海盗,就连说话和想法都那么的强盗逻辑。

他们没出去干过一票和霍珩有什么关系。

霍珩不过是给钱让他们办事,一个付钱一个做事,现在他们却想就地涨价。

这摆明了就是坐地起价。

这时候,身边的霍珩开口一笑,“没出去干过一票吗?不可能吧,瞧瞧这餐盘多精致啊,不像是傅老大的东西吧?这几个餐盘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能抵得上你这一顿饭都还不止。”

“这几个小破盘子这么值钱?”傅老大显然被霍珩的话给惊到了,立刻起身对身边地人道:“咱们一共从那艘船上抢了多少盘子?可别人那几个蠢货给砸了!”

他这话一出就这么露馅了。

身边的人连忙扯了扯傅老大,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但傅老大看他不说话,一个劲儿地推自己,有些闹不明白了,“你推我干什么,我让你赶紧去找那些盘子啊!”

“老大!”那名手下顿时轻喊了一声,然后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你露馅儿了!”

傅老大瞬间清醒了过来,在接触到霍珩那眼神后,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咳咳咳……这个……这个其实……其实也是无意间撞上的,无意间的事……”

他话说完,随即就觉得不对劲,眉头一竖,“二少,你做人不地道啊!怎么能骗我!”

霍珩嘴角扬了个笑,“其实买衣服的钱……也不是不可以……”

傅老大听到他应下自己,这才面色稍稍好看了一些。

“傅老大带着兄弟们为霍氏做事,我霍珩是记在心里的,这样吧,以后只要军火库在一天,我每年都拨一笔款子给你们,保证你们日常的开销。至于你们劫来的东西都归你们,我不管也不过问,如何?”

霍珩一字不提那一成,只是说要给他们日常开销,傅老大想了想,眼神就要朝身边的那人看去,“这……”

显然这次傅老大突然间要那一成的想法,是身边那人对他出谋划策的。

霍珩当下马上用话阻断了傅老大和那人的实现交流,“傅老大,这军火库不会一直处于正在建设中,总有建设结束的时候,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只需要找人守着就可以,不会妨碍你们去海上做霸王,你想想看,日常的生活开销由我来,你们有着军火库的三成以及海上的收入,这得多少钱。”

他的分析让傅老大一下子把注意力放到了霍珩的身上。

仔细想了又想,傅老大觉得这似乎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

霍珩会负担他们几百号的兄弟,从这一点他们的温饱问题就解决了,其余的钱都可以剩下来。

如果要按照这样算的话,他们就是靠这军火库都一辈子吃穿不愁了。

他越想心里越发的欣喜,几度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中不可自拔。

而霍珩看他那神情知道是成了,但还是冷着脸,沉声道:“傅老大,这可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傅老大顿时回过神来,忙不迭地道:“好!那就这样决定了!”

他那急吼吼的样子就怕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举杯就要和他一饮而尽。

反倒是身边的人一脸着急不已的样子,正要伸手去要拉扯傅老大的衣服,结果被聂然一记眼神给砍了过去。

那人看着女孩子原本一直安安静静,没有什么神情,这会儿突然如此犀利的看着自己,不禁愣在了原地。

就忘记去阻止傅老大。

等过了几秒,突然醒过神来发觉这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何必怕一个小小保镖的时候,傅老大已经和霍珩两个人将一切全都谈妥。

那人知道,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再无谈妥的可能。

坐在旁边的聂然看那人不再去拉扯傅老大的衣角后,嘴角微微地划过了一抹笑意。

她当然知道这人为什么要去抓傅老大的衣角。

因为军火库的一成和一年拨一次款的钱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军火库每次运出军火的一成就相当于霍珩三年拨出的款子,其中的数额巨大到吓人。

这个傅老大虽是老大,可和达坤相比,简直蠢得像只猪,居然只顾眼前的利益,有点和霍珩那个六叔差不多。

“但是我有个条件!”就在这时候,霍珩又出声说道。

------题外话------

那群海盗要捉死,用眼神调戏然哥……你们说肿么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