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一起睡,海盗狂欢?(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老大扯了个大鸡腿塞进了嘴里,口齿不清出地模糊道:“你说。”

反正只要钱到手,什么条件他都能给他满足。

再说了,霍珩能有什么条件,无非就是加快军火库的建造进程。

但这次傅老大还真是想错了。

霍珩没有和他谈进程的问题,而是……

“你们抢来往的商船可以,但是只能在这片迷雾区域里,绝对不能超过这片区域,而且也不能引起海警的注意,否则一切交易全部取消。”

傅老大大口大口咀嚼着食物,心里想了想,只是这片区域已经很大了,而且加上霍珩提供日常的温饱问题,他们也不是特别需要去抢商船,这点可以答应。

至于不能引起海警注意,那是肯定的!

就不说这里有军火库,就是他们这些海盗自身也是不能和海警正面对抗的,否则就玩儿完了,所以这点也可以答应。

两点要求都可以应下,于是他点头道:“没问题!”

既然双方都已经做出了相应的条件和允许,霍珩这才开口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军火库了?”

“二少急什么,怎么样也要把这顿吃了啊,这么多菜可不能浪费啊。”傅老大说着就用手拿了几块牛肉塞进了嘴里,满嘴满手的油腻。

看上去吃相极其的粗犷。

聂然坐在那里并没有动筷子,她作为保镖有适当的理由,要照顾二少。

但二少就不可以了,他陪着傅老大吃了几口。

不过他很小心,基本都是吃傅老大吃过的食物,以确保饭菜里没有问题。

整顿饭就属傅老大吃的最为高兴,酒足饭饱之后他便带着霍珩前往岛屿最尽头的军火库建造处。

岛上有霍珩提供的车子,所以很方便。

几个人开车朝着尽头而去,半个多小时之后就到达了那里。

凌晨的夜幕下,岛屿的那段还有人在火光下陆陆续续地搬运着水泥木料。

那群人似乎很惊讶这时候会有人过来,纷纷停了下来。

但看到是傅老大之后,那群人齐齐地喊了一声老大,便继续工作了起来。

而正站在不远处的庇护所里画图纸的设计师在听到车辆进来的声音时,就已经走了出来。

他原本是要上前问傅老大接下来一批材料什么时候到,结果在火光下看到了霍珩!

还是正常站立的霍珩!

在海岛上已经小半年的设计师早已与世隔绝,哪里会知道A市此时的情况。

“二少?”那名设计师很是惊讶地喊了一声。

霍珩点了下头算是应答,接着问道:“怎么样,建造得如何了?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那名设计师惊讶地呆愣了几秒,随后很快就清醒过来投入了工作之中,“没有,一切都非常的顺利,现在军火库的外面结构已经差不多建造完了,接下来就是里面的设计,然后最后就是各种防盗和安全装置了。”

霍珩看了一眼火光下基本已经建造完成的军火库,“还要花多久时间才能结束?”

那名设计师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说道:“基本竣工的时间初步定在了七八月份。”

“也就是说还要半年。”

“是的。”

半年……

霍珩粗略地算计了下时间,这半年时间足够让霍启朗将那个背后之人透露出来,等到军火库完全竣工开始交易,霍启朗肯定会让自己参与。

这样的话,争取在第一批军火运输出去的时候就把所有人一网打尽才好。

“怎么样,二少,这军火库你还满意吗?”身边的傅老大看他一直盯着眼前那栋还未完善好的军火库,不禁问道。

霍珩点了点头,“嗯,挺好的。”

傅老大笑着道:“那不如咱们回吧?等明天天亮之后,我再带二少来看这军火库的全貌,如何?”

“那就多谢傅老大了。”

“哪儿的话啊,咱两兄弟一场,还客气这个。”此时的傅老大感觉自己在霍珩那里狠狠地宰了一顿,高兴都来不及。

上车前霍珩对那名建筑设计师说了几句,约定好了明天的时间,又坐着车原来返回。

等回到石洞内后,傅老大笑眯眯地对着霍珩道:“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二少今天就早点休息吧。”

“那真是麻烦傅老大了。”

“都和你说了别客气了。”傅老大大手一挥,很是无所谓地说完,可随后他又开口道:“但是……我不知道二少今天带的是女保镖,所以就准备了一个屋子。”

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的眼神分明落在了聂然的身上。

停顿了一两秒后,他又说道:“不过我觉得,既然是贴身保镖,应该没问题吧。”

那话里的调侃让周围的海盗们都带着好事的笑意。

都说过一过二不过三,霍珩见这群人得寸进尺地调侃,正要发作,就看到聂然有意无意地把自己挡住,笑着道:“没问题,就算傅老大想要给我另外准备一间房间,我也是不会用的。”

聂然如此这般说话,周围的人对她的眼神更加变得不一样了起来,傅老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叶小姐可真够敬业的。”

聂然此时也勾唇一笑,意味深长地道:“彼此彼此。”

她那一句彼此彼此,使得傅老大脸上的笑骤然僵了起来。

这话里摆明是在说傅老大也是听命于霍珩的手下,只是大家分工不同罢了。

傅老大刚在上车前还和霍珩称兄道弟,现在被聂然一句彼此彼此,瞬间降了身份,让他心情有些不好了。

可又没办法反驳,只能憋着气,命人把他们带去准备好的房间休息。

聂然浅浅一笑地跟在了霍珩的身后离开了大厅。

等两个人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之后,霍珩才低低地笑了起来,“你那句彼此彼此可把傅老大气着了。”

“我向来过一过二不过三,这是他自找的。”聂然在房间里环顾了一圈,在看到在一张全都准备妥当的石床旁边还放着一张光秃秃地小床,她笑着指向了那张床,道:“这群人为了讨好你真是煞费苦心啊。”

这小床分明就是准备给和霍珩一起同行来的人。

只是他们可能没想到霍珩带来的是个女的,趁着他们去看军火库的时候又立刻把床上的东西给撤了,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石床。

霍珩在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问题,才将西装和大衣脱了下来,坐在床上拍了拍床边,“我贴身的女保镖,一起睡吧。来,快点。”

聂然看他乖乖坐在那里邀请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嘴角轻扬,走了过去。

“刚才你提的那个条件实际上是在约束他吧。”

那个傅老大真是蠢得够可以。

他以为这片区域是个绝佳的藏身处,而且地方那么大,只要有人进来他就可以守株待兔,但他却忘记了,这片区域雾气那么重,只要船长长了眼睛的几乎不会来这片海域进行活动。

所以他的打劫根本不可能进行。

那不过是霍珩说得好听罢了。

“反正都有霍氏的日常开销了,他们又饿不死,还出去干什么。”霍珩说得理直气壮,完全没有把人摆了一道的自觉性。

两个人粗粗地各自洗漱了一把。

临睡前霍珩爱想起她一整天就吃了自己的一碗面,连忙问道:“饿不饿?”

聂然睡在他的里侧,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被窝里,闭着眼说了一句,“不饿。”

霍珩似有些不信,“真的?你要是饿就和我说,别硬撑着。”

“我野外生存的时候也有过一天不吃的。”聂然经过了一天的舟车劳顿的确是有些累了,不想和他继续废话下去,说完之后就直接伸手把他按在了床上,抱着他就这么睡了。

虽说累了休息,但真要睡也不会睡得有多舒坦。

这是海盗窝,随时随地那群海盗就会翻脸。

聂然又向来对这种事情警惕,所以就算是闭眼睡觉,可大脑依旧保持着高度的紧张。

已经熄灭烛光的屋内一片漆黑。

两个人躺在床上,室内安静得只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

过了不知多久,霍珩在黑暗中将她的手放了回去,接着伸手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低低地说了一句,“放心吧,安心睡,一切有我。”

她的呼吸声保持得和醒着时的频率一下,显然并没有睡着。

整个一天就吃了一碗面,跟着自己又是转机又是坐船,现在连睡觉都不能睡,也太过折磨了。

他会心疼的。

聂然被他搂得很紧,两个人互相贴在一起,霍珩的体温传到她身上,暖和得让她竟真有了些许昏沉地睡意。

……

那边的人已经睡下,大厅内那群海盗们却依旧坐在那里喝酒吃东西聊天,一副惬意到不行的样子。

傅老大将刚还装模作样的高脚杯给丢在了一旁,坐在了那里,一只脚搁在了椅子上,拿着酒瓶大口喝了起来。

桌子旁边的一名手下,笑着对傅老大说道:“哈哈,这回咱们好好地宰了那个霍珩一票,真是大快人心啊!老大,你可真厉害!嘴皮子这么翻一翻,咱们不仅多了一成,就连日常保障都有了。”

在场的那些手下和傅老大智商基本都在同一水平线。

都为今天的胜利而沾沾自喜着。

坐在那里的傅老大提及到这件事,原本还不高兴的神色这才缓了缓,扯了个笑,然后指着身后的那个人,说道:“这是老冯提的意见。”

说完就拍了拍老冯的肩,“这次做得很好。”

那个叫老冯的勉强一笑,但心里却发苦。

什么做得很好,到手的一成没了,只落个了日常保障,到底好哪里了?!

这一群蠢货!

被人耍了还这么高兴。

唉……

老冯有苦说不出,就怕说出来反而被这群人打,索性也就不说出来,让他们继续误会好了。

那顿还不自知的人一个劲儿地笑着道:“可不是!咱们这回真是赚大发了,有霍氏给咱们送吃喝的,以后咱们就有人养了!”

“谁说不是呢,现在咱们就是不用出去抢东西,在岛上躺着睡大觉都有人把东西送上门了,想想真是太爽了!”

“不用抢东西怎么行,咱每年一次的狂欢就指望着那些好东西去给咱们长脸了。”人群中一个人不赞同地道。

另外几个人被他一经提醒也立刻点头道:“对对对,咱们还是要抢点才行。”

“是啊,不然到时候其他海盗就该看不起我们了。”

“不过……那盘子真有二少说的那么值钱吗?能抵得上咱们那一顿饭?”刚才站在那里的一名海盗忽然想起了霍珩当时说的话,疑惑地问了出来。

另外一个人也很是不解地道:“刚才他那是诓人的吧?”

那几个破盘子怎么可能比那些鸡鸭鱼肉还值钱!

在他们的世界观里,食物远比那些东西要值钱很多。

因为在岛上资源很匮乏,除了海鲜,并没有太多的家禽肉类。

所以鸡鸭牛肉十分的宝贵。

这也是为什么傅老大一口答应下霍珩的重要原因。

“可万一是真的呢?”

这下,众人们都不禁将视线纷纷转向了坐在首位的傅老大。

傅老大见那群手下都看着自己,于是说道:“明个儿我去问问他,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值钱。要是真的有那么值钱,咱们今年在狂欢聚会就用这个好了!”

“好啊好啊!反正那么多个,拿出去一个也不心疼啊。”

就在大家有商有量时,坐在最后一个海盗出声问道:“那我养了那么久的那头猪怎么办?今年不拿出去了吗?”

“拿什么拿,那盘子要真值钱,就拿盘子好了,猪留着咱们自己吃!”

“对对对,自己吃!”

一群人就这样把事情全部商量完之后便回去各自睡大觉去了。

等到明天一大早醒来,傅老大按照昨晚的约定带着霍珩和聂然两个人又去了一趟军火库。

这次霍珩在军火库那边停留了将近一个上午的时间。

他和建筑师聊了很久,将整个军火库的各种构造都了解清楚了之后,这才和傅老大坐车准备回去。

在车上,傅老大终究没忍住地问:“二少,你昨个儿说那盘子很值钱,是真的还是假的?”

坐在旁边的霍珩侧目,眼神中带着笑,“怎么,傅老大打算拿那些盘子卖钱吗?”

傅老大摇头,“哪儿啊,要是真的话我打算今年的狂欢我打算用这个去长脸了。”

“狂欢?”霍珩眉头轻皱,并不太懂傅老大口中所谓的狂欢。

傅老大点头道:“是啊,你们有除夕春节,那咱们年底也要找乐子高兴高兴一下才行嘛。”

霍珩像是有所了解地点了点头。

傅老大看他那样子,问:“怎么,二少有兴趣?不如这次跟我们一起去乐呵乐呵?”

霍珩哪有什么狂欢的心啊,他就是想确定进度然后争取早点回去,好完全接收霍氏,然后把一切步入正轨。

“不了,我看完军火库的进度就要回去,公司还有……”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到傅老大不屑地哼笑了一声,“别想用工作忙来打发我啊,我老傅不傻,现在正是过年,大家都放假休息,你哪儿什么工作。反正我不管,你这次必须参加!要不然你就是看不起咱们的聚会。”

“怎么会,我……”

“那既然不会,就这么说定了!”

傅老大一口直接排版替他下了决定。

然后又偷偷地在他耳边说道:“我告诉你,那边可好玩儿了,咱们一年里抢来的最好的东西都会在那里展示,然后再拍卖,那里啊还有女人可以买,而且一个个都水灵灵的,保你去了一次明年还想再去。”

傅老大显然是误会霍珩是属于离不开女人的那种,所以特意想用水灵灵的女人来哄骗霍珩。

也不等霍珩再开口,就拍了拍肩膀道:“咱们就这么说好了啊,你可不能反悔啊,不然就是不给我傅老大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