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这女的,我要了!(万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那个海盗听到她柔弱的声音还带着那么点厉,更加的欢喜了起来,“滚?嘿嘿……好啊,到时候咱们去床上滚啊!”

刚才买走的那些女人一个个都软绵绵的,一点乐趣都没有,只有这个还有点反抗精神,今晚一定可以好好的尽心了!

那海盗心里美滋滋地打着算盘,上前就要作势将她扛了起来。

躺在地上那个女孩子一看他要靠近,当下使出的全身的力气,一脚又踹了过去,“别动我!”

正准备要伸手抗她的海盗被她一不留神,踢到了小腿骨,疼得他直接跪到在地上,“哎哟喂!”

台下的众人看到他这番挫样,顿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高老大你这是看到女人脚软得没招架之力啊!”

“高老大,你这还没干上呢就腿软,这可不行啊。”

“高老大是多久没看到美女啊,这么把持不住,连栽两个跟头。”

“这是在模拟练习,好方便等会儿开干嘛?”

那些人一个嘲笑比一个嘲笑更为厉害,让摔在台上的高老大觉得顿时面子倍失。

他一骨碌的就从台子上站了起来,一把掐住了那女孩子的脖颈,怒骂地道:“操!这婊子真他妈反了天了!”

说着,就反手“啪”的一下,给了她一个耳光。

“信不信老子在这里就干到你服为止!”他愤怒地死死掐着那女孩的脖子,威胁地道。

可那女的却并没有惧色,被掐着脖子而无法导致好好说话的她,只能憋红了脸,拼尽全力地一字一句地道:“你敢……动我……试试……”

“哟哟!高老大,这女的是等不及了呀!”

那台下的海盗一起哄,瞬间所有人都纷纷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来一个!”

“来一个吧!”

“玩儿的刺激的现场啊!”

台下那些海盗们一个个早就已经喝酒喝嗨了,再加上有那些女人们的刺激着,早已都迫不及待起来。

而在台上的高老大在听到台下那群海盗们的起哄,脸上也顿时露出了一个猥琐邪恶地狞笑,“等不及了是不是?好啊,那现在就开干吧!”

话音才落,他的手一扬,“刺啦——”一声,衣料被撕裂的声音响起。

高老大身下的女孩肩上那一大块白嫩的肌肤就此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白嫩嫩光滑的犹如脱了壳的鸡蛋一般的细腻肌肤在火光下越发的刺激人眼球。

刚喝酒的海盗们这下一个个就狼叫了起来。

有的甚至也跟着脱掉了衣服。

台下可以说随着高老大那一撕彻底撕断了那些海盗们的理智。

一片哄乱声不绝于耳。

高老大被众人吵闹的声音越发的没了理智,撕起衣服的频率也加快了许多。

仿佛是想玩儿的更为刺激火热一些,他松开了掐着那女孩子脖子的手,然后像是在逗弄玩具一样,一点点的撕开那女孩子的衣服。

躺在那里的女孩像是抵抗,发现实在挣脱不开的时候,就不停地朝着台下爬,像是用尽全力想要逃离那里。

可高老大哪里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看她爬远了一些,就把她又粗暴直接地拖了回来。

来来回回了不下好几次,但即使这样那女孩也没有放弃。

在那群海盗的哄笑声中,她依旧不断地咬牙朝着前面爬,即使已经累得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即使腹部的皮肤因为被来回的拖拽而擦出了伤口,可她还是再继续地往前爬。

整个木屋内的气氛热闹得几乎要震掀房顶一般。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地笑。

除了一个人,此时她的脸阴沉无比,冷锐的眼眸犹如锋利的刀刃。

那就是——聂然!

在如此喧闹的环境下,聂然站立在那里,眼睛死死地盯着台上那女孩的一举一动。

在火把的光线下,女孩那张被汗水和灰沉给沾得黑漆漆的小脸,以及眼底那冷漠却带着决绝的坚韧,让聂然在模糊中似乎看到了自己。

她记得也是此时差不多的情况,只不过她是从基地逃跑失败被那群长官们当场抓住就给毒打了一顿。

当时就在基地的大门口,她被打得连血都吐出了,浑身疼得只是动一下都要不停地喘气。

可那时候长官说:“只要你现在能爬出去,我就放了你!”

就那一句话,她拿出了拼死的信念也要往外爬。

为了能够爬出去,她扣着地上的砖块就往外头一点点的爬,一点点的挪。

结果那几个长官也和高老大一样,才刚要摸到大门口,那长官就把她给重新拖了回来。

她就再爬。

再拖。

再爬。

再拖。

地上那条血痕随着这样一次次的拖拽,颜色变得变得更加鲜艳刺眼了起来。

就这样足足折腾到她彻底没了力气,再也爬不动了,那群长官才大笑着将她给重新拖了回去。

那时候的她也是和这个女孩子一样,如此坚定不移地盯着那扇大门。

“滚!”

突然,台上的那女孩用尽全力的尖叫响起,将聂然的思绪给拽了回来。

她的视线再次聚在台上时,就看到那个高老大将她压制在了自己的身下,并且俯身要去亲她的嘴。

而那女孩的身上除了几处重要的地方还有衣服勉强遮着之外,其他早已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可就是这样,她依旧奋力抵抗着,只要一有机会就要去踹身上的人。

这样垂死挣扎的番景象,刺激得台下那群海盗们叫得更加卖力了起来。

一个个眼睛猩红地盯着台上,恨不得能以身代之。

聂然看着她,眼前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会将自己经历过的一幕幕和她重叠起来。

似乎她能感受到台上那女孩绝望却依旧不低头、不服输的心情。

耳边吵闹声越来越响,她眼底的凌厉的寒气也随之盛起。

她握紧了拳头,想要克制,但心底的异样和一时情绪的汹涌,让她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厉呵了一声,“等一下!”

在嘈杂的人群里她的声音不算大,甚至几乎很快就被淹没了。

除了霍珩听到之外,根本没有人听到。

而霍珩在听到她的声音时,正要转过身朝她看去时,就见聂然跨步走到了桌边,将桌上的酒瓶给砸了。

“砰——”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突兀地响起,酒瓶玻璃四溅开来。

顿时,所有人的声音都戛然而止了。

就连兴致勃勃的傅老大以及那一干兄弟也被她的举动给定住了。

聂然站在了那里,望着台上正骑在那女孩身上打算一亲芳泽的高老大,沉声道:“这个女人,我要了!”

此话一出,那些好事的海盗们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台上的高老大。

被打搅了的高老大先是一愣,随后眉头皱起,不耐地说道:“你说什么?”

跟着和高老大一起出来的手下们也不爽了。

“小子,懂不懂规矩,三锤已定了,这东西就是高老大的了。”

“是啊,你小子哪儿冒出来的,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

“傅老大的人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聂然外面套的是海盗的那乱糟糟的衣服,看上去一副小男孩儿的样子。

她就站立在人群里,目光依旧钉子啊了高老大的身上,口气轻飘地道:“规矩是人定的,改改不就好了。”

高老大的一手下看到后立刻就不爽了,跳出来指着她就怒骂,“改改?傅老大都没有资格说改规矩,你他妈一不知从哪儿来的臭小子,有什么资格说要改!”

“你是不是存心找不痛快啊!你说,小爷我一定打得你痛痛快快的!”

高老大的手下一个个撸着袖子对聂然叫嚣着,反倒是台上被打搅的高老大抬手制止。

接着便讥笑地问道:“小子,你有十万块钱买这个女人吗?”

“有。”聂然面无表情地道。

傅老大立即就笑了,“就凭你?”

那言语中的不屑和轻蔑完全不加掩饰。

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

“傅老大对手下向来宽厚的很,所以手下想要的,他一定会满足。”聂然顿了顿,转过头看向了身边的傅老大,“对吗?傅老大。”

冷不丁被点到名的傅老大猛地回过神,啊了一声,看上去好像还没缓过神。

不过也不能怪他,谁能想到好好的聂然会突然跑上来把酒瓶子给摔了。

这女孩子在岛上的时候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连听到他们的调侃她都没有任何的举动。

谁知道她这时候却这这般发疯。

在场那些傅老大的手下更是傻了眼。

只有站在傅老大身后的那个叫老冯的看到她这样,神色很淡定。

因为早在那时候的一记眼刀中他就看出这女孩子不一般。

“傅老大?你要花十万给你的手下买这个女人?”此时,站在台上的高老大也将视线转向了傅老大。

“这……”傅老大迟疑了片刻。

他都买了一个,怎么可能会因为聂然没预兆的发疯又花十万买下一个女人。

而且刚那拍卖的人也说,这女的性子很烈,一不小心就被受伤。

他对这种女孩子可没什么兴趣。

傅老大正打算要拒绝的时候,就听到身边聂然没有起伏地声音响起,“傅老大刚不是还说多大的价钱都能买下来吗?”

刚才?

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他怎么不记得?

他好像没和她说过话吧?

傅老大眉头缩紧,努力地回想着刚才的话。

最后才想起来!

的确这话他说过,但不是和她说的,而是和二少!

难不成二少喜欢这种调调的?

这女保镖想替二少把这个女孩子买下来?

可是这女保镖和二少不是有一腿吗?

怎么会……

他很是奇怪地看了看身边的霍珩,又看了看聂然,为了以防万一,最终点头道:“对!没错!十万,我买!”

高老大一听脸色就沉了下来,“傅老大,你这是不合规矩吧。”

“我也不知道这臭小子会突然间说要这个女人,要不……高老大,你就忍痛割爱一下让给我手下吧。”傅老大当然知道这样是不合规矩的,但是万一真的是霍珩要,他要不说这话,岂不是不太好。

但这话钻进高老大的耳朵里,就变了味了,他提高了声音道:“放屁,我买下来的女人让你手下?怎么,是不是看不起我啊?傅老大!”

傅老大也知道这话说出来不太好,思索了半天才打着商量道:“我怎么会看不起高老大,这不是我手下喜欢么,大不了……大不了我出十五万,您看呢?”

高老大这下真是发怒了,“滚你妈的!你觉得老子少缺那五万吗?”

“那十万?”

傅老大立刻又追加了五万。

只可惜高老大对于他的追加一点也不领情,他松开了身下的女孩儿,站了起来,眼中隐隐跳动着怒火,“傅老大你今个儿到底什么意思!想表现一下自己是个好老大?我告诉你,你别为了一个屁点儿大的手下把这儿的规矩给毁了,到时候的代价你可承受不起!”

“不至于吧高老大,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毕竟是自己这一方理亏,傅老大也没有刚才的狠意,倍感为难之际他转而对聂然训斥道:“臭小子,你刚拍的时候不要,现在又要了,你这不是让老子为难么!”

那话里分明有为自己推脱的意思。

聂然冷冷一笑,又将视线定格在了那躺在地上的女孩儿,“我以为这女的和前面几个差不多,死气沉沉的,这才没开价。谁知道,这女的那么烈,你知道我的,就喜欢这种烈的。”

“嘿!这臭小子人小口气倒不小,就你这种身板还想要烈的?你驯得了吗?别到时候还没干上,先踹残废了!”高老大不屑地嘲笑地道。

“哈哈哈哈……”

瞬间,台下一片起哄地声音。

聂然也不恼怒,看着他,扯了扯嘴角,“说的好像你已经驯服了一样。”

这话里直白的讥讽让高老大的脸色骤然就变了。

“你小子是他妈想找死吧?!”他气得脸微微扭曲了起来,后槽牙磨得霍霍作响。

“找死不敢,我只是想重新叫价而已。”聂然似乎是故意在激怒他一样,又随后继续道:“还是说高老大已经把全部身家全部压了上去了?”

果然,高老大跨步往前走了两步,“傅老大,你手下这样不懂规矩,你不打算管管?还是说,要我替你管管?”

他的话才说完,他的手下也随之走了过来。

这次高老大带了五十多个人过来,和傅老大的二十多个人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傅老大这下急了,就算她要为霍珩买女人,也不能把他手下全压上啊,于是暗暗提醒地道:“臭小子,你别再胡闹了,这人已经是高老大买下了,那就是高老大的。”

然而聂然怎么可能因为他的话而退缩,反而讥冷一笑,“那傅老大的意思是,刚才你的承诺都是在放屁吗?”

在大庭广众之下,作为老大被自己的“手下”这样说,傅老大怎么可能忍下来,他立刻怒声训斥道:“臭小子!你他妈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开始发酒疯啊,敢对我对这样说话!你要真有本事,你自己花钱和高老大买啊!”

聪明的他不仅不轻不重地小小意思意思训了一番,还借此将这件事踢还给了聂然。

有让她自己解决的意思。

“是啊,臭小子,你那么有能耐,你自己买啊!”

“对啊,有能耐你自己掏钱啊。”

被成功转移了视线的一群人纷纷对着聂然叫嚣了起来。

就连台上的高老大也对着她嚣张地道:“臭小子,但凡能现在从自己里掏出一万块钱,这个女人老子就给你,怎么样?省得别人说老子欺负人。”

聂然站在那里,沉默了下来。

坐在位置上的霍珩看她就这样抿着唇不说话,眉心不经意地微蹙了一下。

他虽然不知道聂然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想要救那个女孩子,但他知道,聂然既然这样做,肯定有她的理由。

所以正准备替她开口的时候,聂然提前了那么一秒,说:“我没钱。”

她的语气很淡定,也很平静,就好像是在陈述事实一样,并没有因为没有钱而有任何的局促和心虚。

周围的人听完之后,一阵不屑地嘘声。

“没钱就滚开点!”

“没钱也敢和老大抢女人,找死!”

“还好今天高老大心情好,不然你小子就死定了!”

众人对她倒竖着大拇指,以表示嘲讽。

“但是你说过,没有钱可以打架定胜负,对吧?”此时,聂然将视线冷冷地移动了那个站在台上作为主持人的海盗身上。

那个被聂然盯上的海盗略有些迟疑,只是话还未说出来就听到高老大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地一声,“打架?哈哈,就你这小细胳膊还想和我打架?”

在他的眼中,聂然那娇小瘦弱的样子,连抓条鱼都费劲。

别说打架了,怎么可能!

这个想法不止高老大有,就连傅老大也有。

从一开始他们就觉得聂然是靠着床上功夫成了霍珩的贴身保镖,哪里有什么真本事。

但偏偏聂然却肯定地道:“是。”

高老大轻视地哼笑了一声,脸上的横肉也因此抖动了几下,“好啊,今个儿老子不把你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老子就跟你姓!”

聂然神色不变地提醒了一句,“高老大,咱说好了,谁赢这女的归谁。”

“好啊,但前提是你得有那本事!”高老大站在台上居高临下地应了下来。

聂然定好了游戏规则,嘴角地笑才缓缓勾起。

她利落地脱下了自己那件厚重的外套,轻轻地丢进了霍珩的怀里,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台上走去。

一路走过去,海盗们倒竖着拇指,不停地嘲笑着。

“这……行吗?”傅老大这时候偷偷地对着霍珩问道。

霍珩凝视着聂然的背影,心里隐隐担心了起来。

按理说这小妮子炸掉了一窝的海盗,现在区区一个,应该不在她的话下。

但她刚在晕过船,也没好好休息,身体万一不支怎么办?

在他担心中,聂然绕过台子,从后面的台阶一步步走了上去。

台下的人看她这么孬,连跳都跳不上,嘘声更加大了起来。

聂然在这片嘘声中淡定自若地站在了高老大的对面。

实际上她不是跳不上去,只是不想浪费力气而已,更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要在一群不入流的东西面前像个耍猴的给他们表演?

他们也配?

“请吧,高老大。”聂然神色淡然地对眼前的人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高老大冷笑了一声,随即就冲了上去。

别看高老大一身的横肉,速度倒是的确不慢,而且就连出拳也很是虎虎生风。

若是别人或许还真被他那拳中带风的姿态给吓到了,可他遇到的是聂然。

聂然不仅不会,她还主动迎上去。

这一拳头下去,只怕聂然那张脸就报废了。

场下的人眼中立刻兴奋了起来,每一个都替高老大呐喊助威了起来。

傅老大他们也暗暗摇头了起来。

这女算是完了。

为了给二少弄个女人,结果还把自己给搭上去。

正当那群人为聂然惋惜不已的时候,她一手已经扣住了高老大的手腕,紧接着一个旋转,漂亮的过肩摔将对方直接一百八十度的狠狠摔在了地上。

“砰——”

那沉闷的响声激起了层层的灰尘。

这一下摔得可不轻。

她用的是最费力气的方法,原因是想试试看霍珩对自己的训练到底有没有效果。

在面对一个彪形大汉的时候,她到底要花多少普通的套路招数才能将其撂倒。

“老大!”台下的手下们看到自家老大摔成这样,不禁各自朝着台上围了上去。

高老大本来以为一拳头就可以打倒对方,可没想到最后居然反而被对方给打倒了。

他伸手阻止了台下的人,忍着背上火辣辣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接着又再一次的大步冲了上去。

这些海盗其实就是仗着自己力气大,手里有枪,欺负欺负老百姓罢了。

要真的空手打架怎么可能是聂然这种经过专业训练的人。

他刚要上来,聂然又一次地迎了上来。

傅老大这回学乖了,知道她要扣自己的手,就换了个角度。

谁料聂然这回不扣他手了,而是贴着他手臂内侧滑溜的过去,五指握住了他的脖子,一只脚绊住他的脚后跟。

没了着力点的高老大下盘不稳,被她轻轻松松往下一压,直接朝着后面以仰躺地摔向了地面。

“砰——”

又是一记摔,让在场的人傻了眼。

“咳咳咳!”

躺在台上的高老大被她刚才掐着脖子,此时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脖子咳了起来。

台下的人看到高老大两次被摔,慢慢地那些嘘声都消失了。

“妈的,老子就不信那个邪了!”高老大从地上又一次地爬了起来,眼睛里是被彻底惹怒的火光。

第三次地冲了过去。

聂然看着他不死心地朝着自己跑了过来,这次没有迎上去,而是等他乖乖地跑过来。

然后等到他就要打到自己时,脚下一偏,整个人从他身边擦身旋转而过,移到了他的身后。

最后双手倏地抱住了他的脖子,猛地一弯腰。

高老大整个人一个后空翻,就这样被她摔在了地上。

这次高老大明显没有前两次那么快地爬起来,他顾忌着下面一群手下看着自己,缓和了几秒之后只能咬牙爬了起来。

可这并没有什么用,很快他就又被聂然摔在了地上。

一次又一次……

“砰——”

“砰——”

“砰——”

一次又一次的闷的摔打声听得台下的人最终都有些心惊肉跳了起来。

台下的人此时看聂然的眼神已经从蔑视逐渐变成了错愕,最后变成了惊恐。

不是因为她打赢了高老大而惊恐,而是她一次次拿高老大当案板上的猪肉这样摔。

再这样摔下去,高老大的心肝脾肺都要被震碎了吧?

而且,这臭小子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怎么有这么多用之不尽的力气?

高老大都成这幅样子,这人怎么看上去还是那么轻松,没有半点喘息?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台上的聂然,都没了话。

就连傅老大和一干手下看着聂然,都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

当初他们到底是有多么不怕死,才敢调侃她?

没被她这么震死,简直可以用幸运来形容了。

而场内的人都一幅幅震惊不已的面容时候,只有一个人的神情看上去还算好。

那就是站在傅老大身后的那位老冯。

他当初有被聂然砍过一记犀利的眼刀,所以心里有些底。

其实仔细想想就不难发现了。

二少是什么人,做他的保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挑选,肯定是经过一番仔细筛选的。

而她这么一个小女孩能从那么多人中挑选出来,必定是万里挑一出来的精品。

有这种能力是必然的。

“砰——”台上传来了又一次的摔跤声。

“老大!”台下的那群手下急得一个个都围在了台下,眼底满是焦急。

只是,这回高老大再也没爬起来了。

聂然居高临下地站在他的面前,冷冷地问道:“怎么样,现在这个女人可以给我吗?”

高老大这时候躺在地上,眼里一片眩晕,耳朵里也发出了“嗡嗡嗡”地声音。

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移了位一样,难受得想要吐。

他虚弱地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聂然,却不甘心就此认输,紧抿着唇不肯说一句。

聂然见了,嘴角裂开了一丝笑,她半蹲在那里,单手揪住了他的头发,狠狠地朝着台上一砸,“砰”的一声响声响起。

在场的人心头一跳。

这般暴力直白的动作,让人连个声音都不敢吭。

“怎么样,可以给了吗?”聂然将他的头又抓了起来,鼻子里两条温热的血缓缓留了出来。

高老大鼻子疼得眼泪都彪了出来。

“老大!”

“老大!”

台下的人看自家老大受到这种苦,当下忍无可忍了,就要把枪对准了聂然。

只是论速度那些人怎么可能比得过聂然。

他们才刚有动作,聂然已经从高老大的腰间拔出枪来,对着那人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子弹飞快地射了过去,钉入了他手臂里。

“啊!”那名手下的枪还没瞄准就掉在了地上,打了个旋儿。

“敢对我开枪,你确定你活腻了?”聂然还保持的射击的动作,冷然地出声。

其余的那些人被这一枪给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了。

刚才他们连看都没看清,对方就已经一枪过来了,现在枪就在对方手里,但凡他们只要动一下,估计就能一枪直接爆头了。

躺在地上的高老大看她扣着自己,还打伤了自己的一个手下。

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最后他还是开口道:“这女人……你……给你……”

“可我打伤了你的人,这事儿怎么了?”聂然可不会傻到就这样放了高老大。

已经彻底输了的高老大无奈屈辱地道:“是我手下……不懂规矩,他……是……自找的……不怪你……”

“在场的老大们可都听到了,万一到时候高老大耍赖,还请各位老大替我做个见证。”聂然环顾了一圈,对着台下那群海盗们说道。

台下那群人哪里还敢把她当成刚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看待,一个劲儿地道:“听到了,听到了……”

并且在心里暗想着,这傅老大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么厉害的小子。

不仅能打,枪法还很好。

而且更重要的是,脑子也特别好使,还知道用各家老大来牵制住高老大。

“那就多谢高老大了!”聂然得到了满意地答复后,这才将枪支塞回了高老大的腰间,

然后对着傅老大的几个兄弟吩咐,“把她给我带下去。”

说着自己就率先准备下台。

那些手下们早就被她刚才那简单粗暴的打法给震慑到了,下意识地点头上了台。

可手刚碰到那女孩儿,就被那女孩儿一记铁头功给撞在了鼻子上。

那海盗捂着鼻子哇哇乱叫了起来。

随后那两个人想上前帮忙,结果也被她给打退了下来。

一时间竟无法将那女孩儿给拖下来。

聂然看那几个蠢货一点用也没有,只能重新返回,走到了那女孩儿的面前,重新半蹲了下来。

那女孩儿看到聂然时格外的警惕,她刚才可是亲眼目睹了对方的能力。

为了防止聂然出手,她都已经做好了决一死战地心。

只是过了几秒,聂然都没有对她出手,反而突然开口问道:“还记得我吗?”

她的话一出,台下的人立刻抬头。

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是老相识?

英雄救美?

就连那女孩儿都皱起了眉头盯着她。

显然不太记得的样子。

聂然凑近,压低了声音地道:“在几个月前,飞机上我们……”

话还未说完,她倏地出手一记手刀砍在了那女孩儿的脖颈处。

那女孩儿本就虚弱,哪里来得及如此近距离的快速躲闪,一下子就被击中,倒在了地上。

表示解决完的聂然对着站在远处的那两个手下吩咐:“拖下去。”

额……

这就完了?

这么简单?

所以刚才什么记得不记得都是假的?

和刚才高老大被摔那两下作比较,聂然这简直就是秒杀了高老大。

果然有些时候还是很需要智商这个东西的啊。

在默默的感叹完之后,那两名手下就把那女孩儿给拖了下去。

一段小插曲就此结束之后,接下来就是海盗们继续的狂欢。

有了女人更是让整个狂欢变得更为疯狂了起来。

那些海盗们借着昏暗的火光以及那些节奏强的音乐下就直接开吃了起来。

那音乐声中夹杂着那一声声的女子的哀嚎和男人呼哧呼哧的声音,让聂然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

她对这种场面不排斥,但也没必要污染眼睛。

所以她走到了窗口,看着窗外沉重寒冷的夜色。

霍珩趁着人多,本想走过去的,结果被已经爽完的傅老大给拦住了。

就瞧见他神清气爽地提了提裤子,走了过来,主动碰了碰霍珩的酒杯,“二少,你家保镖不仅能打,还挺懂你的口味啊。”

霍珩笑了笑,并不多说。

他感觉得到聂然在救完人之后并没有露出高兴的情绪,相反她的情绪更加压抑了起来,甚至还带着一些暴躁。

原本应该是三天三夜的狂欢由于聂然的介入,高老大的提前离开,从而缩短成了两天天一夜。

狂欢结束后,各家的老大们又各自坐着船只回去了。

上了船之后,那些手下们不禁指着自己手中拖着的那个女孩儿,问道:“那个……这人怎么办?”

聂然看也不看一眼,说了两个字,“随便。”

接着就回到了船舱内,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了起来。

鉴于她在台上的勇猛,那群海盗都不敢惹,只能乖乖地听她的话,将她随便地丢在了酒窖里。

经过了两天的喧闹,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可以和聂然单独相处的霍珩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为什么要救这个人?”许久,他问道。

聂然本来就觉得烦,这会儿霍珩还提她自然就更烦了,她闭着眼眉头紧皱地道:“不知道。”

霍珩看她那么孩子气的逃避,禁不住地笑了起来,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别自己恼自己了,要是后悔了,我让傅老大去把人丢海里喂鲨鱼去。”

聂然这下才“唰”的睁开了眼睛,“你敢!我花了那么大力气才把人弄到手,你敢给我丢海里,我就把你……”

话说到一半,霍珩扬了扬眉,轻轻地擒住了她的下巴,微微抬高,“把我怎么样?也丢下海?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把你男人丢下海?是不是?”

那轻挑的样子,分明是把在逗弄她。

可无奈聂然没心思和他闹,“啪”的一下,轻轻挥开了他的手。

独自坐在角落里,眉眼间带着一丝不安和烦躁以及无法发泄的恼怒。

霍珩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挪了过去,将她一把搂在怀里。

聂然这次并没有抗拒,而是靠在霍珩的胸口,听着他心脏规律跳动的声。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船舱内,静默着。

可就是这样,心头的不安和烦躁竟然随着时间和窗外的海浪声一点点平缓了下来。

大约过了半分钟后,她才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嗯,我后悔了。”

“哦?怎么说?”霍珩见她主动开口说话,心里的担忧这才缓了一些。

天知道他有多怕这妮子一直闷声不响,将事情埋在心里,就像上次古琳那件事一样。

不过还好,这次她总算愿意主动说了。

那这算不算说明,自己在她的心里总算是有点份量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