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枪战,我要把她丢下海!/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抬头,眉头依旧紧紧皱起,“就我们两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应该再弄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来。”

霍氏那边现在还未完全坐稳,霍启朗也没有把军火的走向全都交付给霍珩,都只是一切刚开始而已。

现在弄了这个人过来,就等于给自己找了个意外。

要是没发生什么还好,可万一发生了呢?

那她简直要悔死了!

霍珩看她皱巴着小脸的样子,不禁笑了笑,原来她刚才一个人冷着脸地坐在窗户边就是担心这个问题啊。

他还以为是那个女孩儿勾起她什么回忆了呢。

低头轻啄了她一口,霍珩不以为意地笑着道:“没关系,到时候送到陆地上后,让她走就可以了。”

聂然猛地从他怀里坐直,眉眼沉沉地道:“那这段时间呢,我们要怎么办?”

这女孩儿如果是想要借机杀他的呢?

或者是哪个老大派来的人,那她跟着他们回到岛上,上岛路线、军火库就极有可能全部暴露出来。

聂然最讨厌的就是各种未知的可能性。

而且这种未知的可能性都是致命的!

“岂不是要一直防备着她?”她坐在那里问道。

霍珩顺势重新搂住了她,“防就防呗,我家小姑娘难得发善心,就是防十个,我也乐意。”

能看到她这种改变,天知道他有多开心。

可怀里的某个小女人却一点也不开心,她烦躁地一把推开了他,“什么发善心,发病还差不多!神经病!”

她就是脑子坏了才会一时冲动的上去把那女的给救下来。

简直就是吃饱了没事干!

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当时的举动实在是太愚蠢了。

聂然坐在那里眉头拧成了个川字,神色也没了往日的那种沉稳冷静,反而有些气鼓鼓的,看的霍珩心头一动,又将她搂了回来,低低地道:“嗯,可爱的小神经。”

说完就要作势俯身要去亲她。

但聂然此时所有的心思都在那女的身上,怎么可能顺从他。

头一偏,就作势要从他怀中挣脱开,然后说道:“算了,我还是趁她晕着把她丢海里算了。”

霍珩没吻成不说,怀中的佳人还没了,这下可不干了!

他眼明手快的将人一把给拖了回来,笑着问:“你刚不是还不让我丢?”

“你丢不行,我丢就可以。”

聂然那霸道的话以及那皱眉焦躁的脸色让霍珩不禁失笑了起来,他像是在哄孩子似得,将她牢牢困在怀中,低声呢喃地道:“行了,我知道你心里不爽快,大不了等会儿上了岛就把她丢在岛上好了。”

聂然立刻挣扎了起来,竖拧着眉头,烦躁地道:“丢什么岛上,你是生怕她找不到你的军火库是吧!”

她看霍珩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气得就想一巴掌糊他脸上。

但她此时此刻的心情霍珩是半点都体会不到,他看聂然懊恼愤怒得像是炸了毛的小猫,只觉得好玩儿极了。

他还从来过她这般的神情,就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

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见她一有机会就要伸爪子挠人,索性看船门关的好好的,一把就要将她腾空整个人抱在了腿上。

这时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就被划分的很明显了。

聂然怎么可能敌得过霍珩这般强势,虽然抵抗着给了他几下,可无奈霍珩就是铁了心要抱着她,最后只能被他牢牢地抱在了怀里。

“好了好了,咱们不气了,好不好?你要是真的不放心,就一直打晕她好了,然后等到了陆地,在把她丢下。”霍珩像是在哄自己的小孩儿似的,替她顺着毛。

然而聂然却怎么也哄不好,她坐在他腿上,依旧摇头,“不行,我还是不放心,这个错误犯的太低级了。我不应该这样做才对!”

霍珩听到她这番无意间说出的话,原本脸上的笑忽的湮没在了嘴边,他感觉到聂然似乎并不是因为担心这个人带来的潜在危险。

而是因为她没有及时的把控住自己的情绪。

这让他的不禁轻皱起了眉,“为什么不应该?你只是想要救个人而已,这算什么错?你看她可怜,动了恻隐之心,这是一个人很正常的情绪。”

霍珩见她沉默着不说话,继续道:“聂然,你不要太苛刻自己了。你是一个人,不是机器,你就算有被情绪左右的时候那也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可惜怀里的聂然并不认同,她抬头,眉头拧紧着,小脸儿神情沉然,“被情绪左右的人会失去正确的判断,而我现在就被这该死的情绪失去了最为正确的判断!”

“你只是救了个人,怎么能说是失去了判断呢?”霍珩对于她这般的固执很是不解。

“是啊,我只是救了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不知根不知底,到底是无辜的还是像上次一样来暗杀你的,你能确定吗?万一是达坤的手下来报仇呢?”聂然越说越觉得懊悔。

懊悔自己当时实在太过鲁莽草率。

霍珩低头望着她,眼底带着探究,半响之后才问道:“你到底是担心她来报仇伺机暗杀,还是担心她让你变得情绪失控。”

他的一针见血让聂然神色一滞,随即她眉头一拧,“这两者有什么差别吗?我一时之间的鲁莽,以至于后来开始担心她的动机,这应该是一个问题才对。”

“你很明白我说的是什么,聂然。”霍珩笃定地道。

这妮子有多聪明他很清楚。

她不可能不清楚自己话里的意思。

虽然说她的话没错,因为鲁莽,才做错了事情。

但到底她怕的是自己鲁莽犯下了错,还是怕本身一开始做出鲁莽举动的情绪呢?

怀中的女孩儿在他那一番极为深意的话中安静了下来。

此时的沉默已经不言而喻了。

她果然是在害怕自己的失控。

霍珩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妮子,她低垂着头不说话,几缕披肩的长发遮盖住了她的小脸。

这时候她心里一定混乱极了。

霍珩能感觉的到。

所以他也不再三的去逼问,而是伸手将她的头发捋了捋,在她的额间亲了一下,“其实,不管她到底是无辜的还是有预谋的,聂然,我都为你这次的举动感到高兴。”

本就心里懊恼的人听到这话,更是炸毛了,抬头就骂,“高兴个屁!我他妈都引火上身了,还高兴!你是嫌自己命大死不掉是吧!”

那愤怒而生出几分活色生香的女孩家姿态让霍珩不禁笑了出来,他单手扣住了聂然的脑袋,轻按在了自己的胸口,“我高兴的是我家小姑娘终于没那么理智了,你都不知道你有时候太过冷静和理智,让我感觉好心疼。”

“我家小姑娘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受了多大的伤,才会有这般深入骨髓的理智和克制。”

“我宁愿你一直不理智,至少这样才会有女孩子该有的朝气。”

聂然本来还想推开他,但耳边听着他那一句句的轻语,逐渐的又安静了下来。

那只推着他的手逐渐变成贴在了他胸口。

良久她才说道:“我不理智,就会给你找麻烦。”

她恨死了自己的不理智。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她从来都不会是这样子的。

刚才直到打完下台,把人丢在那里的时候,她才清醒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见义勇为?

她居然把人救了下来。

而且还是在海盗窝里把人救下来。

一旦发生什么事,她很有可能还连累到霍珩。

看着怀里那一脸皱眉懊恼的妮子,霍珩笑着戳了戳了她的脸,“没关系,你制造出来的麻烦我都会一一给你解决,我喜欢给你善后。不然还要我来干什么。”

聂然抬头,斜睨了他一眼,“哪怕为此被逼入绝境?”

霍珩挑眉,“你敢小看你家男人?你家男人可厉害了,你那点小问题哪里能把我逼入绝境。你应该要试着相信你家男人,并且为此依靠。”

他为了故意逗聂然高兴,故意拍了拍了自己的胸口,以表示自己的可靠。

聂然看着他昂首挺胸的样子,面上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但情绪多少已经平静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整个船像是受到了什么震动,船舱里的东西晃动了一下。

聂然脚下腾空地窝在霍珩的怀里,被这一晃,差点摔下去。

幸好霍珩眼疾手快都将她搂在了怀中。

紧接着还不等他们两个人回过神,伴随着一声明显的碰撞的声,船只又开始晃动了起来,还比第一次晃动得更为厉害。

霍珩抱着聂然,双手没有着力点,被这一撞撞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了下去。

“快放开我!”聂然冷静地推了推他。

霍珩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再抱着聂然,不然两个人极有可能就会一起摔下去,于是等到船只平稳了一些,立刻放了手。

而此时门外傅老大摇摇晃晃地撞开门冲了进来。

他神色焦躁不安,“不好了,不好了!高老大……高老大带着一帮兄弟找上门来了!”

找上门来了?

聂然皱了皱眉,快步走出了船舱,只见一艘船在傅老大船只的后面,正快速地撞上来。

“哐——”

那铁质的船头撞在傅老大的船尾上,发出了巨大沉闷的响声。

一阵猛烈的摇晃,甲板上的海盗们都各自找可以稳住自己的东西,避免被撞翻。

傅老大急忙抓住了手边的栏杆,“二少!现在怎么办?这可是你的人才……”他说到聂然时,不由得看了一眼身边神色冷然的聂然。

鉴于她刚才对高老大的那番举动后,他迟疑了片刻,才和霍珩继续道:“二少,我和高老大可没有什么冲突啊!要不是为了那个女人,我也不至于……”

“哐当——”

傅老大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船尾有什么迸裂的声音。

船尾处的手下摇摇晃晃地跑了过来,很是焦急地道:“老大,高老大用船撞坏了我们船尾!”

傅老大一听,顿时急了,“什么?!他这摆明就是要置我于死地啊!二少,这怎么办!我这可是无妄之灾啊。”

他没想到自己就是带着霍珩和他的手下去见见世面,结果引来了高老大的痛下杀手。

聂然抓着舱门,对傅老大说道:“这事儿是我弄出来的,我去摆平!”

“你一个人?”傅老大眼底有着明显的怀疑。

或许她一个人对战高老大没问题,但是现在在船上,而且对方那么多人,都说寡不敌众。

她怎么可能打得过!

“当然不是我一个人,你去把高老大吸引出来!”聂然站在船舱的门口盯着船尾处那艘大船说道。

傅老大瞪大了眼睛,“什么?我?我把高老大吸引出来?怎么吸引啊?”

他又不是女人,怎么可能把高老大吸引出来。

聂然转过头,看着他,“求饶会不会?”

“求……求饶?我一堂堂老大,你让我去求饶,那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傅老大一听就立刻拒绝。

那么多手下盯着自己,当众求饶?多丢人啊!

以后还怎么在自己的手下面前树立威信。

“那就骂!总会无论什么方法你都给我把他弄出来!”聂然不想在方法上和傅老大纠结,接着又吩咐道:“找几个游泳好的,到时候看好时机跳海上船,再让几个枪法好的躲在暗处,听我命令。”

跳海上船?

骂高老大?

枪法好的?

这一系列的举动让傅老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弄不懂聂然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他忍不住地问了一声。

可聂然压根没搭理他,依旧继续地对他吩咐道:“还有,等会儿让船手听我指示,一看到我有动作,就立刻撞回去。”

“撞回去?”

傅老大那瞪圆的眼睛,让聂然不禁轻皱了下眉,“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我这船可没高老大那艘坚固,这要是撞过去,我这船可就算散架了!”傅老大提醒地道。

高老大的财力在这片海域里算是前三,造的船自然也是最好的。

而他在还没被当兵的围剿之前还勉勉强强,但自从被围剿仓皇而逃之后,什么钱财都没拿,现在造出来的船自然不能和高老大的相比了。

聂然对此只是冷冷地说道:“你要是不撞回去,过不了几下你的船也迟早散架!”

话音才落,就听到“哐当——”一声,船只又是一个巨大的震动。

接着就听到船尾的人大喊了起来,“老大,我们的船舷被撞断了一截,怎么办!”

“完了,完了,我们这回算是彻底完了!我的船啊!”傅老大心疼地直呼,“二少,你的人给我惹来这事儿,现在我这一船的兄弟现在可是生死难料啊!”

聂然最讨厌有人在她耳边叽叽喳喳,厉声地低呵了一声,“闭嘴!大不了我赔你一艘!”

她口气太过轻飘,以至于傅老大压根就不相信,“你知道一艘船要多少嘛!你以为是买模型啊?!”

“高老大那艘够补偿你这破船了吗?”聂然淡扫了他一眼。

傅老大那哀嚎声马上戛然而止,“你要把高老大船抢了给我?”

“对,要是想要船就快点让他们准备起来,否则真等他们把船撞沉了,到时候别说船了,咱们全都玩完!”

聂然看到船后面高老大的船和傅老大的船拉开了距离,应该是要准备直接重击了,所以立刻马上吩咐了起来。

傅老大一听高老大那船能变成自己的,当下心思就活跃了起来,沉声对周围的人命令道:“都听叶小姐的,快准备起来!”

“是!”众人整齐划一地一声喊之后,便在傅老大的安排下快速地各就各位了起来。

聂然跟着那群人到了船舱下拿了枪,准备找个制高点时,却被霍珩给拦下了,“那我要干什么呢?叶小姐。”

聂然想了想,随手拿起了一把枪,对他道:“替我杀了高老大附近的的海盗们。”

霍珩趁着四下无人,俏皮地对她用两指在额间轻扬了一下,算是一个简单的敬礼,“遵命。”

随后两个人快速的找了几个船只的制高点。

因为爬上桅杆太过危险,加上不利于隐蔽以及不利逃脱,所以霍珩不允许聂然上去。

两个人只能顺着船舱爬上了三楼,打开了天窗,瞄准后船那一艘船只。

他们两个人才刚就位,傅老大也在同一时刻站在了后船,对着那艘船大喊了起来:“高老大,高老大你他妈干什么呢!瞎了眼没看到我的船啊,竟然就这么撞过来!”

船上的高老大在听到傅老大这么一喊,很快就从船舱内走了出来,“哟,傅老大啊,不好意思啊,船手没看清,这不就撞上了么。”

“没看清?我这么大的船你没看清?你哪个船手没看清,让他给我出来!老子让他这辈子看着老子的船都自觉避开!”傅老大撸着袖子就开骂。

高老大站在甲板上,满脸地得意,“傅老大这么暴躁干什么,不就是小小地摩擦了一下嘛,这多平常啊。”

话说着,“哐——”的一声,船只又狠狠地撞了过来。

傅老大一个不留神,直接撞倒在了地上,他跳脚大骂,“你他妈还来?!”

“都说我船手看不清了,傅老大你就多担待一点吧。”高老大稳稳地站在那里,看着他那副狼狈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多担待个屁,你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傅老大指着他的鼻子就怒骂了起来。

高老大也回也不隐瞒,嚣张地点头道:“是啊,我就是故意的又怎么样,你有本事也撞我啊。不过只怕你撞完我的,自己的船就直接散了吧。”

他的话说完之后,周围的那群手下就配合着大笑了起来。

傅老大像是气急了一般,“高老大你说话不算数,出尔反尔,说好不秋后算账的,你居然敢反悔!”

高老大站在那里冷哼了一声,“我反悔又怎么样,你有本事让那些人过来啊,让他们给你主持公道啊。”

“高老大,你……!”

“我什么?你的手下敢打伤我的手下不说,还敢打我,就这一笔账,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蠢货!老子今天就他妈要撞死你们,让那个臭小子死在这大海里!”

说着就一挥手,示意手下继续开船撞上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聂然已经眯眼用枪标准了高老大的脑袋。

刚才她被那一撞失了准头,现在正是机会!

她看着高老大的船一点点的逼近,逐渐进入了她的射击范围之后,立即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

高老大整个人一震,那大笑的声音就此彻底终止。

接着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老大!”

“老大!”

站在高老大不远处的几个手下看高老大就这么倒了下来,顿时一惊,赶忙跑了上去。

谁知,正好进入了霍珩的射击范围之内。

他的手速很快,“砰——砰——砰——”连开了三枪,没有丝毫的停顿,围在高老大身边的那几个人就此被击毙,连一点招架还手的能力也没有。

这下,高老大的手下们陷入了恐慌之中。

聂然趁着这个时候,对着那名掌舵的船手喊了一声:“撞上去。”

随即又对下面做了一个手势,顿时早已准备好的海盗们立刻纷纷下水朝着那艘船只游去。

而其余那些海盗们早已在傅老大的命令下,拿着枪就冲着高老大那群群龙无首的手下们乱枪扫射了起来。

“给我打!”

“不要手软!用光所有的子弹!”

“兄弟们,给我干死他们!”

“哈哈哈,兄弟们给我冲!”

甲板上传来了傅老大一阵又一阵张狂地笑声。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解决完了高老大和甲板上那几个人之后,就重新回到了船舱内。

“枪法不错啊。”聂然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后,歪着头对身边的人挑了挑眉。

“是吗?难得听到你夸我,再多夸两下吧。”霍珩笑眯眯地望着她。

聂然想了想,然后说道:“教我两招吧。”

“你的枪法还需要我来教吗?”霍珩轻瞪了她一眼。

这妮子的枪法比起一般的预备部队的兵已经超过他们一大截了好不好!

“可是我感觉你开枪速度比我还要快。”

特别是船只在运动的时候,他几乎是不间断的开枪。

再加上那些目标人物还在移动,那更是高难度。

所以可以由此判断出,霍珩的枪法应该比自己还要厉害。

“不是我的速度快,其实我们两个人的速度不相上下,之所以有那种错觉,是我在开枪的时候几乎模拟了他们所有可能会移动的轨迹,所以当他们一移动的时候我就知道怎么样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霍珩笑着揉了揉她头发,和她解释道。

所有运动轨迹?

天!

傅老大开骂也不过短短几分钟吧,站在甲板的人最起码有四五个,每一个人的速度、方向,还要算计船只的速度,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计算出来。

这一点,聂然自问做不到。

这不仅要强大的心算能力,而且还对敏锐度以及手速都是一大考验。

“怎么样,是不是开始崇拜我了?”霍珩看她一直不说话,眼神定定地望着自己,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得意地笑。

“嗯,有点。”

对于强者,聂然从来不吝啬与夸奖。

更何况霍珩是真的很厉害。

看到聂然郑重地点头,霍珩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傻气!”

难得扬眉吐气了一回的霍二少这下心里头总算感觉扳回了一成。

不然总觉得被这妮子给压了一头,作为男人的自尊伤得很彻底啊。

外面甲板上各种开枪以及子弹横飞的场景,而在船舱内,霍珩和聂然来了一场生动的教学。

霍珩带着聂然再一次返回天窗处,他亲自教给她,在这种战斗中,如此利用模拟和心算来击毙目标。

因为聂然向来用的是凭借对枪的第六感和这么多年的开枪经验在射击,并且只能一枪瞄准一个。

而霍珩不同,他用的方法是可以将整个甲板上的人全部涵盖在其中。

只要有一个人动,后面的都可以不间断地击毙。

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仔细。

两个人又都是聪明人,可谓是一教就懂,一学就透。

没一会儿聂然在杀了几个人之后就找到了点感觉。

聂然将那群海盗当做训练的小白鼠,一枪一个,快又稳。

才过了没多久,就将甲板上的人给全部射杀完了。

傅老大的手下们也在这时候登上了高老大的船只,就此打了一个大胜仗。

听着甲板上的那群海盗们的欢呼,霍珩趁着那群人不注意在她的脸上偷了记香,夸赞道:“我家的小姑娘就是聪明!”

聂然此时心情不错,也不计较他的动作。

两个人从天窗又再一次回到了船舱内。

“叶小姐你的枪法太厉害了。”傅老大连忙走了进来,笑呵呵地对着聂然夸赞道。

这回他算是彻底服气了。

这女孩子的能力真是不可小觑。

其他的海盗们也涌到了门口,笑着道:“是啊叶小姐,你那枪法太牛了。”

“可不是,一枪一个,都没有断过!这简直就是神枪手啊!”

此时,这群人的口中满是敬佩,再也不敢乱说什么她是靠别的手段上的位,更不敢拿这种事情来调侃玩笑她了。

将高老大那边的人全部丢到大海里为了鲨鱼,又将甲板重新洗刷过了之后,傅老大这才将二少和聂然请了过去。

可就在他们登上了高老大的船时,突然听到傅老大那艘船里一个手下大喊了起来,“站住!快拦住她,拦住她!别让她给跑了!”

聂然站在甲板上听着前面那艘船内的一连串的骚动。

“怎么回事?”傅老大不由得冲着前面那艘船喊了过去。

然话才说完,就清晰地听到了一声“噗通——”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入水中的声音。

“不好了,不好了!老大!那女的……那女的跳海了!”那名没追上的手下匆忙地从甲板跑到了船后面,向傅老大报告了这一事情。

傅老大错愕地问:“跳海了?”

那手下忙不迭地点头,“是啊,刚刚我想去把她一起带上船的,结果大概是刚才撞船的时候把她给弄醒了,我才开船舱的门就被她打了一拳,然后冲出来就直接跳海了。”

聂然往前走了几步,再三确认地问:“你确定她真的跳海?”

“确定,我亲眼看着她跳下去的。”那海盗很怕聂然会怪罪他,可又不敢有托词,怕惹了她之后被她一枪打死。

在他不知道怎么办,打算让老大替他求求情的时候,结果听到聂然一句,“那就好。”

让他顿时愣住了,“啊?”

那就好?

哪儿好了?

这人不是她上台去努力打架才替二少打赢回来的吗?

同样,傅老大也对她的反应傻了眼,他还以为聂然会愤怒无比,就算不一枪杀了自己的手下,也应该会责罚那名手下,但谁能想到,聂然不仅不责怪,还反而说了一句那就好。

“扬帆起航回去了。”聂然对傅老大拍了拍肩膀,下令了一声。

傅老大愣了愣神地点头,“哦哦,回去,回去……”

可心里还是没搞明白聂然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态度。

“心情愉快了?”回到船舱内后,霍珩笑着问了一声。

“还行吧。”聂然坐在了床边,脸上的神情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但霍珩能感觉到她的气息已经松缓了下来。

霍珩看她没有什么问题了,也就把这一小小的插曲给翻篇儿了。

他相信,总有一天这妮子会好的。

就像当初她不肯接纳自己,最终不也放开了。

他相信这是要一个过程的,是需要时间慢慢地、一点点地来。

在经历了一场短暂的枪战之后,傅老大用铁钩勾出了自己那艘已经断了船舷的船,然后朝着自己的岛屿驶去。

等到了岛上天已经黑了下来。

傅老大让霍珩和聂然在岛上再休息一段时间离开,可霍珩和聂然却在隔天一大早就提出了离开。

这让傅老大有些惊讶,“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霍珩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西装,又成了那翩然的二少,他对着傅老大说道:“这次来就是主要看一下军火库的进度,现在已经看的差不多了也不在这里多逗留了,公司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处理,等到完工的时候我还会再来一次的。”

“真的吗?那我们可要说好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啊。”傅老大说完就又看着聂然热情地道:“叶小姐也要来!”

聂然扯了扯嘴角,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放心吧,傅老大,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庆祝喝酒军火库的完工。”霍珩笑着说道。

听到庆祝喝酒几个字,傅老大就很是高兴地点头,“好好好,那我就等那个时候在和二少好好喝上几顿!”

“一定。”

“那我就不送了。”

“傅老大留步吧。”

在寒暄了一阵之后,终于他们两个人踏上了返回的路程。

在岛上一共逗留了将近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想必春节已经结束,霍氏的员工们已经开始上班了吧。

这次回去,想必一切应该都会是顺顺利利的。

聂然坐在船舱内在心里想着。

这艘船在海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船舱外就听到有人在喊:“叶小姐!叶小姐!”

聂然眉头轻拧了下,微微睁开了眼。

只见一个海盗兴冲冲地跑到了门口,对她道:“叶小姐,你快来看,那个女的……她回来了!”

这下,霍珩和聂然两个人的眼眸“唰”的一下睁开了,“你说什么?她回来了?”

那海盗咧着嘴,不停地点头,“是啊是啊,她回来了!”

怎么好端端地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

霍珩和聂然两个人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眼,心中顿时都警惕了起来。

明明都跳海了,却在这时候莫名出现,要说不是有目的的,怕是谁都不会相信!

他们两个人同时走出了船舱,便看到几个人正围在那里窃窃私语着。

聂然立刻出声问道:“怎么了?”

那群人马上退到了一边。

就看到那个女孩子衣衫不整、浑身湿透地躺在那里,眼睛紧闭,一动不动的。

那张脸煞白煞白的,仿佛死了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聂然想过很多种那女孩儿会在“偶遇”了之后和他们说什么。

却完全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来“偶遇。”

其中一名海盗赶忙解释道:“刚才我们站在甲板上看到一个东西朝我们飘过来,然后这家伙就伸头看了看,发现是个人。”

这里还处在岛屿最外端的迷雾中,即使此时是在白天,看不清人也十分的正常。

想来这女的飘了一夜没被人发现,应该就是飘在这迷雾里,才这么久没被人打捞走。

那个被点到名的海盗继续道:“我当时还以为是个死人,结果再仔细一看就是昨天从咱们船上跳下去的女人。嘿!你们说巧不巧。”

聂然冷凝地望着地上那个女孩儿,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鸷地笑,“是啊,这可真是够巧的,都一天过去了,她还能漂过来。”

要不是这女孩的故意的,那可就真得说是老天的巧合安排了。

海这么大,足足漂了一晚上,还能最后被他们给碰上。

这几率,都能去买彩票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也说明是咱二少的东西,就跑不掉!”一名海盗拍马屁地道。

“没错!这人是二少的就想跑也跑不掉!”

几个人站在那里就一阵的溜须拍马。

霍珩看聂然那难看阴郁的脸色,于是对着那几个人说道:“行了,把她带去船舱去吧。”

“哦,对对对,赶紧抬人吧。”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人扶进了船舱内,只留下他们两个人在甲板上。

霍珩走到她身边,还未出声,聂然便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总要等她醒了才能再做打算啊,毕竟是一个人,万一真是无辜的,那可不行。”

“我有预感,这个人肯定会是个麻烦。”聂然眺望着远处虚无的迷雾一点,话语中带着那么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显然是在恼怒自己给自己找了个麻烦。

霍珩轻笑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行了,别恼了,既然避不开,那就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来路的吧。要真是有目的的,你也要相信,我能解决。这么多年,我都是这样一点点过来的,没事的。”

尽管有霍珩的安慰,可聂然始终觉得这个麻烦是自己找给霍珩的,对霍珩很是愧疚。

------题外话------

蠢夏手上不小心弄破了,好痛,快给蠢夏呼呼吧~

PS:我家管理给男主的真名取了个亲切好记的昵称:易冲澡!冲澡先生!

你们觉得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