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这人到底什么来路!/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甲板上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聂然和霍珩两个人再一次回到了船舱内。

那女孩儿就那样躺在地上,全身湿透,被撕碎的衣服在海水里泡了那么久,此时紧紧贴着她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那女孩子曼妙的身姿立刻显露了出来。

按理说,在这时候是个男人都会多看几眼。

然而,此时此刻把她刚放在地上的海盗们却不敢仔细的看。

因为那些海盗们知道这女孩儿是叶小姐替二少抢来的,万一多看几眼,惹得二少不高兴,很有可能会小命不保。

所以一把人放下,就转身往外走去。

至于霍珩,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聂然,就担心害怕她情绪不好,哪里会去多看那个女孩子一眼。

于是,那昏死过去的女孩子就被可怜地丢在那里,无人关心。

船只在海上行驶了有一个多小时。

聂然坐在那晕厥的女孩子对面,一直仔细地看着她那张脸。

当初最让她一眼不忘的就是这女孩子的板寸头,明明一个女孩子,却剃了个板寸,衣服着装也是带着男款,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男孩子。

只是现在,板寸的头发经过了这几个月的生长长了不少,看上去依旧还是男孩子的模样,但那股子的狂野冷厉柔化了不少,又加上那微微凹凸有致的身材,反倒多了一种别样的女子风情。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看上去并不像是富家的叛逆千金。

而且在和高老大抵抗的时候她分明看出这女孩子有点身手。

那么她为什么会从A市跑到了海盗窝去?

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被劫的呢?

聂然坐在那里,眉头皱得紧紧的。

“好了,你别一直盯着她看了,她有什么好看的,你不如多看看我,我都被你无视了一个多小时了。”霍珩见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像是老僧入定一样地盯着那女孩子,言语中略带委屈地道。

“别吵,让我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办。”聂然毫不留情地伸手地推开了要求抱抱的霍珩,又坐在那里开始入定了。

被拒绝的霍珩泄气似地坐在旁边,他又不敢强制地把人搂过来。

因为就按照现在这妮子的专注度,他觉得自己但凡敢这样做,肯定被挠一脸。

于是,妻管严的霍家二少只能转移了对象,目光中带着些许杀伐的意味恨恨地瞪了一眼那昏死过去的女孩儿。

要不是那女孩儿,他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过了几个小时以后,船只已到了码头。

可躺在那里的女孩儿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

冬末初春的天色依旧黑的很快,没有灯火的码头黑漆漆的一片,周围只有零星的几个路人。

其中一名海盗从远处将车子开了过来,聂然和霍珩两个人便率先下船,钻入了车内。

其他几个海盗则将那女孩儿准备搀扶上车,接着车子便驶离了码头,朝着飞机场去。

“先不去机场,找个小旅馆。”霍珩看窗外的景色,以及车子行驶的方向,便知道是去机场方向,立刻冲着前面驾驶座的手下说道。

那驾驶座上的海盗一听,以为二少这是迫不及待了,所以想就地找个地方把这个女孩子给解决了,于是连忙点头应了下来,“哦,好的。”

接着就调转了方向,找了个小旅馆。

但只有坐在他旁边的聂然知道霍珩这样做,是因为无法带这一个衣不蔽体,还昏昏欲睡的女孩子上飞机。

这才就近找了地方,先打算把她弄醒再说。

车窗外的路灯不停地掠过车顶,车内的空间明明灭灭着。

过了不知多久,车子总算停在了一间小旅馆前。

那间小旅馆的招牌上紫色和粉色的荧光灯一闪一闪,带着些许暧昧的气息。

霍珩让一个海盗将外套脱下来给那女孩儿穿上,以防走进去的时候被人发现这女孩的狼狈样子而报警。

然后再让海盗搀扶着她走了进去。

坐在前台招待的中年女子嗑着瓜子看着电视剧。

一看到人来,本没怎么注意,因为大多来这里的男男女女无非就是开个两三个小时的房,乐呵一下子。

可当聂然登记好了住房信息之后,那群人准备上楼的时候,那中年女人发现一女孩子昏沉地搭在海盗的肩上,那样子好像是没有意识的。

对此,她不由得问了一句,“这女孩子怎么回事?”

那海盗张口就扯了个理由,“哦,她啊,刚才喝多了醉了,这不才开个房让她休息一下。”

“喝醉了?我看怎么不像啊。”中年妇女作势就要上前看个究竟。

那海盗吓得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要知道这女的就这一件衣服挡着,里面的衣服早就被高老大撕得差不多了,要是凑近看,肯定是要发现的。

而这时候聂然立刻上前将那名中年妇女给挡住了。

她笑着一把拽住了那女人刚伸出的手,“阿姨,咱们都是年轻人玩儿一玩儿罢了,你看你开这个店不就是让我们年轻人玩乐的么,何必弄得那么真呢。”

那名中年女人听到聂然这么说,便知道那女孩儿果然有问题,她尖着嗓子道:“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万一你们在我这里弄出人命来了,我这店还怎么开。”

“不会弄出人命的,我们会很小心的,放心吧。”聂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票子顺势塞进了那女人的手里。

在朦胧的灯光下,那女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钱币,顿时乐开了花,但随后她就恢复了刚才的额样子,像是很勉强地道:“这……好吧好吧,那你们可别太折腾了,要是真有问题,到时候我可兜不住。”

那故意拿乔做作的样子聂然就当做没看见,应答着,“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不会让您为难的。”

被放了行,霍珩和聂然带着那几个海盗上了二楼,等到把人丢在床上之后,那群海盗和和霍珩又说了几句话后,这才彻底告辞离开。

那楼下的中年女人看那几个男的才短短几分钟就结束,嘴角立即挂起了一抹讥笑,“啧啧,看着人高马大的,原来中看不中用啊。”

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看起了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

而楼上的聂然等人一走之后,那张平静的脸就开始阴沉了下来。

霍珩见到之后,笑着从后面拥住了她,“怎么,还跟自己生气呢?”

“你还说什么正常人应该有的情绪,看吧,就为了这家伙,生出了那么多事儿。本来我们早就可以走了!”

刚才快要到码头的时候,原本聂然想找个地方把她直接丢掉的。

就是这家伙非要说带着她一起走,说是做戏要做全套,不然当着那群海盗把人丢在那里,肯定要起疑之类的,这才把人带到这里来。

霍珩拥着她不撒手,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窝处,“可是后来也在您叶小姐的英明神武下,全部解决了呀,还为傅老大抢了一艘大船。”

“到底什么时候走。”聂然没心情和他在这儿搂搂抱抱,催促地问道。

霍珩被她一推,顺势站直了身体,说道:“现在啊,那群海盗应该已经离开了,我们也没必要继续留在了。至于那个人,我看她可能还要昏睡一段时间才会醒,等醒过来了她应该能自己离开。”

“那走吧。”聂然不耐地就要作势去开门走人。

可正当他们两个人准备开门离开的时候,结果床上的人居然醒了过来。

而且当她睁眼的那一瞬,很是机警地从床上坐直了起来。

那混沌的大脑在看到门口那两个模糊的人影时,冷声质问道:“你们是谁!”

等随后看清楚房间的环境之后,她又皱起了眉,虚弱地问:“我这是在哪里?”

聂然刚握着门把的手松开,冷冷回答了一声,“在G市的某间小旅馆。”

“G市?”床上的人一听到这个词,不知道哪儿不对劲了,立刻就从床上一月二次,“Shit!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回G市!”

她看上去精神并不好,才下床脚下就踉跄地要摔倒,最后一下子摔倒在了床上。

“Shit?我救了你,你居然和我说shit?!”聂然本来就心里不爽为了这个女孩儿弄出那么多事情,现在听到她的责怪,那小脸冷得犹如一块冰。

站在旁边的霍珩就知道那女孩儿踩雷了。

居然昏头昏脑地对聂然说这种话。

果然,聂然当下就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后领子并且从床上拖了下来,“来,我现在把你重新带回海盗窝去!”

那女孩儿此时没有一点招架之力,当真就被聂然一把拖了下来。

聂然拖拽她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拖下来的时候一下就那她给撞在了桌腿,肩上那疼痛总算让那女孩儿清醒了起来。

能在G市分明已经表示自己已经脱离了海盗的狼窝了。

而且刚才这人也说救了自己。

这女孩儿也自知说错了话,念在他们救过自己的份上,她吃力地挣扎地从地上爬起来,对聂然和霍珩说道:“快走!你们快走!”

聂然眉头微微皱起,和霍珩对视了一眼。

她为什么催他们两个快走?

“你们不要管我了,快走,快走啊!”那女孩儿单手撑在桌面上,对他们两个人低吼了起来。

她身体很虚弱,声音自然也大不了几分,但那冷厉的眼神里写满了焦急和不安。

聂然轻皱了下眉头,当下就转身抓着霍珩开了门准备朝楼下走去。

可惜,才打开房门,就听到楼下“哐当——”一声撞破门的巨响。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顿时停住了脚步。

接着就听到楼下那个中年妇女地喊叫声,“你们干什么,大晚上的砸门,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男人凶神恶煞地道:“王法?老子就是王法!说,有没有一个女的来过这里!”

“女的?来我这儿的男男女女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女的。”

“装傻是不是!”男人愤怒立即就是一个巴掌,“老子可以百分百确定人在这里,要是找不到,老子就扒了你的皮!”

说完他就对身后的一干手下下令道:“给我查!”

身后那群人骤然四散开来,开始搜查了起来。

那中年女人被一巴掌打翻在了地上,捂着脸满脸的惊恐。

“来了,他们来了!你们快走!”那人在听到那声音时就朝着窗口望去,在看到那几辆熟悉的车辆之后,就作势要来赶他们走。

聂然也不想卷入这种事情,当下就搂住了霍珩走到了走廊的尽头,随即一把将他推到墙上,扳过脸,垫脚就亲了上去。

霍珩心里哀叹,为什么每次这小妮子主动的都不是时候呢!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她的吻,他也没什么心思啊!

可又不能不配合着,只能搂着她猛地一个旋转,将她扣入自己的怀中,狠狠地吻了一下,以示惩罚。

楼下的人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跑了上来,他们将所有的门全部踹开。

里面的男男女女听到这一变故之后,吓得尖叫连连,各自从屋内衣衫不整地跑了出来。

聂然和霍珩也装作受到惊吓的小情侣借着机会跟着人群跑了下去。

谁料才到楼下,缩在角落的中年女人一眼就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发疯地道:“他们!是他们!就是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她喊得卖力,立刻就惊动到了那群人。

聂然没想到这女人敢出卖他们,她和霍珩两个人拔腿就朝着门外跑去。

可门口守着的人在听到那中年女人的尖叫后就及时就把门关上,打算来个瓮中捉鳖。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立刻和那些人在大厅内纠缠了起来。

而这时候楼上的人似乎是发现了那女孩子,很快楼上也乒乒乓乓的响起了打斗的声音。

在这么虚弱的情况下居然还有体力和人厮打,这女孩子倒是厉害啊。

聂然暗暗地想着。

没一会儿她和霍珩就从那群人打开了一个缺口。

恰巧这时候,楼上的那女孩儿从上面踉跄地跑了下来,看样子是不敌那群人逃下来的。

但她看到霍珩和聂然两个人因为自己困在大堂的时候,她咬牙冲进了包围圈,将那群人给挡了下来,然后对他们两个说道:“快走!快!”

聂然看她挡在前面,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就拉开了大堂的门和霍珩冲了出去。

里面那几个被纠缠而分不出身的人马上喊了起来,“还有两个朝门外跑了,快去追!”

刚从楼上跑下来的人听到之后,连忙就往门外跑去。

可惜被那女孩子一脚将门给踹上了,整个人挡在门口。

从屋内成功逃脱出来的聂然和霍珩直接上了一辆他们的车,在启动车子的时候,聂然坐在驾驶室内问身边的霍珩,“你觉得她这招欲擒故纵玩儿的怎么样?”

霍珩不由得看了一眼屋内正纠缠打斗的重重叠叠的人影,回答:“很真实。”

是的,很真实!

那女的似乎是为了不想牵扯到他们两个无辜的人,所以以一人之力抵住了那群男人。

在那种情况下,她虚弱地连走路都在摇晃,竟然敢这样做。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聂然真是不得不佩服她了。

那应该是抱着必死的决定替他们挡下来的吧。

“怎么样,要不要去救她?现在还来得及。”霍珩看出了聂然的犹豫,对她笑着问了一句。

聂然猛地回过神,丢下了一句,“不救。”

随后便启动了车子,快速地往滑入了道路之中。

他们所在的旅店处于整条街的最末端,要想出去,必须要绕过那间小旅店才可以。

聂然在绕过了一圈之后再一次地回到旅店正门口的时候,看到那女孩儿被人一脚从旅店的玻璃门内踹了出来,狠狠地摔在了大门口。

“最后一次机会咯。”霍珩坐在副驾驶上又提醒了一句道:“刚才她可是有帮你挡了那一群人哦。”

随着霍珩那一句句的提醒,聂然脸上的神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忍不住就喝了一声,“闭嘴!”

可训归训,最后还是咬着牙方向盘一打,将车子调转了一个头。

随即一个急刹车,车子稳稳当当地就停在了那女孩儿的身边。

“上车!”聂然对她冷冷说道。

那女孩儿本来趁着被他们踹出来之际立刻跑路,却转头就看到聂然的车子挡在她的面前,于是英气的两道眉马上就拧了起来,“你们怎么还不走!快走!”

“我让你上车!”聂然骤然提高了几个音调,冷呵了一声。

那女孩儿一愣,看那群人已经冲了出来,也不再纠结,立刻打开了车门钻入了车内。

车子很快就再次启动了起来。

聂然一脚油门,车子犹如离弦之箭飞射了出去。

紧跟着追了出来的那群手下们见车子已经滑入了车流之后,连忙吩咐身后地人说道:“快,快上车,给我追!”

两辆车就这样在车流之中互相追逐了起来。

聂然的车技自然是比那群人要好太多了,在八九点的繁华街道内,她见缝插针地快速的一路朝着前方行驶而去,没有任何的停顿犹豫。

而身后的车辆就没那么好运了,只要但凡想要有超车的行为,就会马上被旁边的车辆给截住,以至于最后聂然的车子早已过了红绿灯,不见了踪影。

“操!”跟丢了那群人忍不住砸了一下车窗,骂了起来,“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就在眼前的车你都能给我跟丢!”

“对不起,大哥……”

“对不起个鬼,还不快个我查!”

这边的那群人还堵在车流之中,那边的聂然他们早已拐了个方向往清冷的小路驶去。

坐在后座的那女的时刻盯着后面的车辆,等确定已经把他们彻底甩掉之后,她才松懈了一口气,半瘫在了座位上,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为什么那群人要追你!”聂然目视着前方,径直地问道。

那女的停顿了几秒,才说道:“我弄丢了他们的东西。”

聂然能感觉到她那几秒的迟疑,很是笃定,“东西?是货吧。”

后座的那女的瞬间机警了起来,用一种戒备的眼神看着她。

此时聂然都不用转过头去,都能想象得出那女孩儿现在看自己时那冰冷的眼神。

“哐——”

突然之间,一辆车从拐角处冲了出来,直接就朝着他们的车就撞了上来。

幸好聂然及时反应过来,油门一脚踩到底,让那车子只是撞在了车尾处,而不是车身上。

要真撞在车身上,估计现在车子已经被撞翻了。

被撞到车尾的车子在原地小小地打了个转儿后,聂然又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瞬间提速朝着前方快速行驶而去。

身后的车辆也立刻紧跟了上来,

聂然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那紧追不舍的人,原本轻松下来的神情立刻凝重了起来,“这车里应该有定位仪,赶紧找出来!”

她专门挑选了一条小路走,没有监控器,并且甩掉他们也已经有五分钟之久了,她拐了那么弯道,不可能那些人还能追的上来。

除非他们有定位仪可以随时跟踪监测。

车后座那女孩儿经过聂然一提醒,眼底一片冷光,“不是车上,是我身上,皮下定位。”

聂然倏地抬头看向了后视镜里的人,怒骂道:“靠!你他妈不早说!”

皮下定位?

这女孩儿到底什么来路,竟然还有皮下定位?!

副驾驶座上的霍珩在听到皮下定位四个字后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有什么办法可以蔽屏掉。”

那女孩儿摇头,“没有办法,我只要一出现在G市,他们那边就会有提示,任何角落他们都能查得到我。”

聂然这下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她一听到自己在G市的小旅馆内就像是戳到了神经线一样地从床上跳起来。

也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在那么快的时间就能找上门来。

原来她是被监控着的。

“砰——”一声枪响打断了她的思绪。

聂然骤然回过神,发现车外的后视镜已经被打碎了。

该死!

她和霍珩都是刚从海盗窝里出来的,准备随时上飞机的,哪里会带枪。

现在被枪这样扫射,除了躲被无他法。

立刻,她脚下的油门一脚踩到底,为了能够逃离他们枪支的扫射,聂然立刻调转了方向,开始朝着大路行驶而去。

在人多的地方,那群人应该不敢这么嚣张地开枪。

“方向盘打左!”身边的霍珩紧盯着身后的车辆,在看到那右侧一只黑洞洞的枪支从窗口露出时,他连忙对身边的人下令道。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聂然的方向盘才刚往左打时,那颗子弹正巧飞射了出来,打在了右侧的地面上。

“右!”

又是一声令下,聂然马上转了方向,再次成功避开了一颗子弹。

在聂然和霍珩两个人之间紧密的配合下,他们的车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前面是一座大桥,你往大桥方向行驶。”车后座的那女孩儿在辨认出了周围的环境和地址之后,对聂然说道。

聂然本来就在找人多的地方,听到她这样说之后,脚下的油门一脚踩到了底,车子便开始往大桥的方向而去。

离大桥越近,车流就开始多了起来。

黑色下,整个大桥被荧光灯给包裹了起来,煞是漂亮。

在进入了大桥后,后面的人果真收敛了起来,不再对他们开枪,但车速却提高了不少。

只要他们不开枪,她就有办法甩开他们。

但是就在这时,车后座的那女孩儿用力推开了车门。

聂然没料到这一变故,还没有开口制止,就听到那女孩儿在风中说了一句,“多谢。”

随后整个人朝着车外扑了出去。

“喂!”

聂然心头一紧,转头就朝车外看去。

她的车速可不低,万一后面的追上来把她给直接碾死了怎么办!

这丫头是疯了吗?!

不过,好在那女孩儿应该是算好了车流量的,她扑下去的时候后面的车辆都距离很远。

她有跳的那么猛,骨碌碌了好几下就撞在了大桥的铁柱上。

随后她也顾不得疼痛,爬上了栏杆,一跃就从大桥上跳了下去。

她这样匆忙的跳江,吓坏了路过的那些车主,那些看到的车主们连忙打电话报警。

“这女的跳完大海跳江河,也不知道这回谁能把她打捞上来。”没有了定位仪聂然自然不需要那么着急忙慌的逃跑了,她望着那一抹从大桥上跳下去的黑影,禁不住感叹了一声。

“反正不会是我们。”霍珩也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接着便收回了目光,“行了,这回我们该去机场了,不然真赶不上飞机了。”

聂然看了一眼时间,一脚油门飞驰而去。

等到了机场,广播里已经开始准备要旅客登机了。

聂然先去洗手间将面具换下,随后和霍珩两个人很快办了了登机检查,顺利地登上了飞机。

一到了飞机上,聂然才有种终于结束了的感觉。

“累了就睡会儿,这两天你在那里都没好好休息过。”霍珩替她拿了一条毛毯,想让她好好休息。

解决了那个女孩的聂然心情总算轻松了下来,靠在了椅子内就闭目眼神的小憩了起来。

夜间的飞行,飞机上的旅客们多少都有些困意,整个机舱内很是安静,有些甚至已经关了灯准备眯上一觉。

过了几个小时之后,等到空姐甜美的嗓音从广播响起时,头等舱内的人这才纷纷醒了过来,等飞机彻底着陆之后,那些人才站起来依次下了飞机。

机场外,霍氏的司机早已带人等候多时。

一看到霍珩出来,马上迎了上去,替他开了车门。

“二少,老爷已经在家里等您了。您看您是先回家还是有先有别的安排?”司机坐在驾驶座上,在启动前问了他一句。

“回去吧。”

“是。”

等到了明确的答复,司机连忙启动了车子,朝着霍宅驶去。

等回到霍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一进家门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霍启朗就把霍珩召进了书房内。

聂然本想趁着霍珩在书房,自己就先回房间洗澡去了。

“叶小姐,请留步。”这时候,陈叔却叫住了她。

被叫住的聂然很是不解地问:“有什么事吗?”

“老爷说了,等二少聊完,请叶小姐也进去一次。”陈叔面无表情地陈述了一番。

“我也进去?”

叶小姐指了指自己,又看了肯书房的大门。

对于霍启朗这个举动很是疑惑。

好端端的,霍启朗叫自己干什么?

半个小时后,这个疑惑就解开了。

她才刚走进去,连话都还没说,霍启朗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从桌上递了聂然。

“霍董事长这是什么意思?”聂然一下子没明白他这样做的意义,皱眉问道。

霍启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十指交叉地放在了桌面上,“这是多谢叶小姐在阿珩困难的时候还如此不离不弃,特意给你的。原本在过年那天就应该给你的,只可惜那天你和阿珩走的太过匆忙,我没来得及给。”

聂然一听到钱,眼神立即亮了起来,“多少钱?”

好像此时什么都比不上钱来的重要。

一副财迷的模样。

“三十万。”

聂然听到那数字之后,刚还笑眯眯的眉眼立刻一沉,带着嫌弃的口吻道:“太少了吧,都说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来的更为珍贵,才区区三十万,霍董事长有点小气啊。”

“那叶小姐想要多少呢?”

聂然狮子大开口地道:“好歹再翻两番。”

再翻两番?

那差不多就是一百万!

跟着一起走进去的陈叔忍不住就训斥了起来,“叶苒你别太过分了!按理说不作为保镖,这些事情都是你理应做的,老爷是看在你一个女孩子的份上,这才给你特别的优待。”

聂然把玩着手里那张银行卡,讥笑了一声,“霍董事长都没说什么,陈叔你急什么呀?又不是花了你钱,瞧把你肉疼的!还是说你和霍董事长的情分已经好到,可以把霍氏共享的地步了?”

这话分明带着不怀好意地挑拨。

陈叔怒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霍氏是属于霍家的,怎么可以共享!你不要乱说话!”

聂然耸了耸肩,并不和他争辩。

“好了,叶小姐不过是年轻人的玩笑罢了,老陈你当什么真。”相比较陈叔的激动,霍启朗倒很是淡然。

他随后又继续对聂然说道:“这只是我作为父亲给的,至于你的工资你可以亲自霍氏名下的安保公司去报道,然后拿钱。”

“工资不是二少给吗?”聂然一直以为她作为霍珩的贴身保镖,理应由霍珩给自己。

没想到霍氏名下竟然还有个安保公司。

“如果阿珩愿意他可以另外再给你第三份,但你的个人工资由霍氏安保公司名下给你。”霍启朗难得耐心地解释了一番。

似乎的确对于这次聂然的忠心表现很是满意。

“二少我这么辛苦,你可得给我这第三份啊。”聂然低头就看向了身边的人。

霍珩微微一笑,“好,这次去海岛你也功不可没,我会另外再给你一份的。”

“哦对,你去报道了之后,就要开始受训了。”霍启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对她说道。

聂然怔愣了片刻,“受训?”

站在旁边的陈叔点头替她解释了一番,“是的,霍氏的保镖每个星期都要换一批,没有行动任务的保镖们就要回到公司训练,鉴于你是二少的贴身保镖,所以允许你两个星期去受训一次。”

“那一般受训几天呢?”

陈叔道:“一个星期,和那些保镖们一样。”

他到时候一定要让那些老师们好好地管管这个叶苒。

非要让她在那一个星期里尝够苦头才行!

陈叔心里正暗暗打算着,却听到聂然说:“别啊,既然两个星期去一次,当然要受训两个星期了。”

“两个星期?”

“你要受训两个星期?”

这下不止陈叔,就连霍启朗也微微带着些许的诧异和错愕。

“不可以吗?”聂然看他们那么吃惊的样子,问道。

霍启朗回过神,扯了扯嘴角,“只要你想,这当然可以了。只是两个星期的训练会辛苦,你可以吗?”

“没问题。”

“那好,那过段时间你就去报道吧。”

和霍启朗又交谈了几句之后,聂然就先离开了那里。

等回到房间喝了杯水,坐在那里闭目休息了十几分钟,霍珩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进来,他就走到聂然身边,说道:“你如果想的话,我可以让你走的。”

虽然不能太过顺理成章,但是只要她想离开,他还是有办法去解决的。

聂然睁开眼睛,疑惑地道:“我没想走啊,为什么要这么问?”

“可你不是很想受训吗?”霍珩问道。

聂然这才知道他是误会了。

“我不是想受训,而是我实在闲的没事干,你现在刚刚接手公司,要想有什么进展根本不可能,距离军火库也还有五六个月,一切都需要等待,留在你身边也只是坐在办公室里发呆,还不如抓紧时间去训练。”

她说的一本正经,分析的也是有条有理的很。

可霍珩越听眸子就越半眯了起来。

刚一开始他或许还有些相信,但现在听完她的话之后,总觉得哪里有些别扭。

“那为什么要选择去两个星期呢?”他问道。

聂然装傻地问:“训练久点不好吗?你一直说我体能不够,我要多训练才行啊。”

霍珩俯身,双手搭在了沙发的两侧,慢慢逼近她,“可我怎么感觉你不是去训练,更像是是在躲我呢?”

“我有吗?没有吧。”聂然眼底微微闪烁了一下,眼神也朝着别处看去。

这让霍珩越发的肯定了起来,“有!”

“喂!”聂然一时间没注意,被他扑在了沙发上,下意识地就要推他。

这家伙脑袋转得可真够快的。

竟然一下子就发现了她那些小心思。

好吧,她承认她就选两个星期的体能训练,根本不是去训练,而是去躲他的!

谁让他不允许自己去别的地方睡,非要把自己安排在同一个屋子里。

要知道霍珩现在已经是全面解锁了。

她哪里敢和他独处。

那时候在海盗窝里的时候,他因为怕不安全,所以才那么安分。

现在在霍宅里,谁知道他会不会半夜偷溜进自己的房间。

“不行,你只能在那里训练一个星期,然后就给我乖乖回来。”没有吃饱的二少低头就要去咬她。

聂然忙不迭的躲闪了起来,“理由呢?”

“理由是,二少想吃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