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舍不得,离开两个星期/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珩将她压制在了沙发上,含着她的唇,手已经不规矩地慢慢下滑到了她的腰间,半跪在沙发上的腿挤入了她的腿间,用膝盖包含暗示地顶了顶。

看上去似乎是要真的要有什么动作一般。

聂然在感觉到他眼底渐深渐暗之后,脸色顿时就微变了起来,她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疯啦?在这里?”

万一霍启朗或者任何一个人不小心直接推开门,那就全完了!

霍珩听到之后,手上的动作就停了下来,聂然以为他还有理智,知道停手,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一口气还未松完,霍珩就一把将她直接从沙发上抱了起来,“那就去你房间。”

聂然一惊,本能地双腿夹住了他的腰间,防止自己摔下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轻捶了他一下,表示自己的抗议。

“不是还夹我那么紧。”霍珩故意将她用力地抱住,让他们的身体贴合的更加紧密了起来。

聂然简直无语。

拜托,她这是生存本能好不好,难道等着他松手把自己摔下去吗?!

霍珩看她气得咬牙切齿却又奈何不了自己的样子,低低地笑了起来。

以为就此得逞的霍二少满是得意地抱着她就往她的房间内走去。

但,才转身走了没几步,就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

两个人的神色一变,聂然轻挣扎地道:“有人来了!”

霍珩这会儿也没了调笑的心思,立刻小心地放下了聂然。

很快,门外就响起了佣人林妈的声音,“二少,老爷让我做了点宵夜给您和叶小姐。”

听到门外是林妈,霍珩那颗心才放了下来,正打算打发她离开,然后和聂然继续的时候,就听到这妮子扬着脖子应了一声,“好,我马上来!”

随后她行动犹如狡兔一般快速地从霍珩的手边溜开。

扑了个空的霍珩看着她笑眯眯地逃脱开后,气得牙根痒痒。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林妈端着餐盘站在外面,一看到聂然的脸后,笑着说道:“这两份一份是叶小姐你的,一份是二少的。”

聂然用从未有过的亲切笑容对她微微一笑,并且诚意十足地道了一声,“多谢。”

这反倒让林妈受宠若惊了一番。

要知道这叶小姐从进霍宅做了二少的贴身保镖之后,看似为人并没有太多的高冷,也很随和的样子,但是林妈作为过来人隐隐中总感觉她好像是不好相处的人。

特别是看到她当初和三少那番说话的样子。

一点都不把三少放在眼里。

甚至就是对二少,也敢和他一起同桌吃饭。

林妈觉得她到底是年纪小,又凭着自己有那么点本事,就初生牛犊不怕虎起来。

在林妈心里总认为像聂然这种小姑娘就应该按部就班的上学上班嫁人生孩子才对。

这种危险的工作应该让男孩子去做才对。

她一个女孩子,先不说以后找不到好婆家,万一死了怎么办,伤心的还不是自己的爹妈。

林妈在看到她的笑容时,心里竟生出了几分怜惜感。

“没事儿,要是不够再和我说,林妈再给你做。”林妈说道。

聂然扬了扬眉,不懂她这突然的感性是怎么回事,只是扯了个笑,表示知道了。

接着便关上了门,转身将餐盘放在了桌上。

站在原地的霍珩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一点点走远之后,立刻就要扑了过来。

已经有了防备的聂然哪里会那么容易让他得手,她刚一放下餐盘,就利落地一个转身,和霍珩擦肩而过,并且跑到了浴室门口。

“我去洗澡,二少您就乖乖吃宵夜吧。”她眉眼弯弯,笑得好不得意。

霍珩不死心,大跨步地走了过去,进入了委屈模式,“二少也想洗澡。”

“你也想洗?”聂然站在门口,笑容不变地重复地问道。

霍珩看她甜美地笑,猛地一个劲儿地点头,“嗯嗯嗯。”

甚至已经做好了等她点头就冲进去的准备。

然而就在他心头微动的时候,站在浴室门口的聂然倏地变了脸,丢给了他连个字:“等着。”

然后就“砰”的一声,就门给关上了。

并且为了以防万一,她居然从里面把门给反锁了起来,像是在防色狼一样地防他。

霍珩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不给肉吃,这日子还怎么过!

他死命地憋到了她成年,结果这肉还是有了上顿没下顿的,真是太悲惨了!

霍二少抱着她靠过的垫子,委委屈屈地坐在她坐过的沙发上,一点点地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变冷。

好不容易听到里面没了水声,霍珩伺机站在门口准备偷袭。

结果……

聂然擦着头发出浴室的门时,一感觉到背后有异样后,在还未转身看清楚身后的人是谁,她就已经一手刀砍了过去,直劈对方的脖颈处。

霍珩本来想偷个香,没想到会差点连小命都丢了。

他连忙出招勉强应对了过去。

聂然这时候的鞋子还未换,是浴室专用的鞋子,踩在地板上有些湿滑。

霍珩借着她的着力点不够,便眼明手快地把她那会挠人的猫爪子给牢牢抓住,并且拽入了自己的怀中。

“你!”聂然看到自己的手被困得死死的,不由得就要用抬脚就去踹他。

霍珩知道这妮子疯起来和小疯子没差别,所以一直都时刻注意着。

现在一看到她有这番动作,动作敏捷地就避让了开来,甚至最后还被他用腿给夹住,彻底困在了他的怀中。

“坏妮子,踢坏我,你不怕下半辈子守活寡啊。”霍珩惩罚性地轻咬了一下她的鼻尖。

刚才还好他躲得快,要不然现在他非得跪在地上来回滚了。

聂然不说话,努力使劲地想要从他怀中挣脱开来。

该死的!

她要不是没有及时把那双鞋换下,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被他给扣住。

完了完了,这回真的是主动送上门了。

她用力地折腾了几下,见他是铁了心不放开自己,最终也就死心了,一副慷慨就义地缩在了他怀里,小小喘息着。

霍珩本想看看她到底会用什么方式来挣脱开来,没想到最后居然妥协了。

那温顺地贴着自己的胸口,微微喘着气的小模样,煞是可爱。

他其实没想真的要做什么,刚才或许林妈没进来之前还有,后来在她洗澡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淡了很多,等到她洗完澡出来,他基本就没有那想法了。

毕竟她跟着自己舟车劳顿了那么久,在海盗窝的那几天她基本没怎么好好休息,也没怎么好好吃过一顿饭,小脸儿都瘦尖了。

再加上她坐船的时候还晕过。

一想到这些她受的苦,他哪里还会有什么心思。

他正准备松手放开她,想说不逗她的时候,突然胸口一阵尖锐地疼痛,让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并且松开了手。

聂然当下就往后退了好几步。

原来聂然哪里是真的死心了,而是等着霍珩掉以轻心的时候咬他一口,逼他松手而已。

霍珩捂着胸口,看着她离得自己远远的,扬眉得意笑时,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他刚才怎么会认为这妮子就放弃了呢。

这妮子的字典里哪里会有放弃那两个字,她根本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霍珩想了想,借势捂着胸口像是疼得不能自已的样子。

聂然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在装模作样,她下嘴的力道她自己很清楚,怎么可能捂着胸口不放。

所以,聂然远远地绕开他,就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居然没骗过去。

霍珩暗自扼腕。

他看了一眼书房的门,在确定应该不会打开之后,最终他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

算了,就让这妮子好好休息一番,明个儿再好好教训她一把。

带着这样的心他进了浴室洗漱了一番,乖乖地上床睡了。

实际上,两个人睡下的时间已经将近凌晨四五点了,说是睡觉,不如说是眯了一会儿。

七点霍珩准时起床,他见书房的门没有准时开启,认为聂然累这几天实在太累了,于是他特意放轻了声音,以防惊醒到屋内的人。

但没过一会儿,书房的门就打开了。

霍珩打领带的手顿了顿,转过头看向了她。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愣住了,“你要干什么?”

只见聂然早已穿好了衣服,并且身后还背了一个包,看上去好像是她当时住进来的包。

“去公司报道啊。”聂然将整理好的包放在了门口,径自朝着浴室走去。

“报道?你不打算在家里休息几天吗?”这下,霍珩连领带都没心情打了,立刻跟着聂然走到了浴室门口。

聂然挤了点牙膏沾了点水就开始刷起了牙,“不了,我想早点去。”

“我看你是想早点离开我吧。”霍珩一针见血地道。

聂然刷着牙说道:“没有啊,你看我待在公司里一点事情都没有,那么无聊,还不如去训练。”

霍珩走了进去,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我不是说了让你去逛逛街,喝喝下午茶,上上网吗?你要觉得这些没兴趣,那你不如跟我去公司,我分点活儿给你做。”

“那是你的活儿,我可没兴趣。”聂然轻轻推开他,吐了一口牙膏沫,漱了漱口。

霍珩站在她旁边良久,最终道:“你已经决定了?”

聂然点了点头,“嗯,我想找段时间好好训练训练,争取把体能练上去。”

从重生之后,她的训练基本上都是断断续续的,没怎么好好完整的训练过。

先是出任务,接着又去了2区做炊事兵,接着好不容易回到了预备部队又被芊夜的事情逼得不得不滞留在外,现在更是担心霍珩这家伙,而每天跟着他。

现在去安保公司训练,正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

可以好好的训练一番,将来就算回到部队,也不至于落下太多的进度。

但这对于才刚吃了一顿肉的霍珩来说,这实在是一件不怎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他有了解这妮子的性子,做了决定的事情轻易是不会改的。

为此他只能点头地放她走。

聂然洗完了脸,透过镜子看到靠在门框上的人那情绪低落的样子。

“我就去半个月,很快就回来的。”她整理完毕之后,转过身主动地替他将领带打好。

那讨好的小模样真真是让霍珩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拉住了怀中,狠狠地亲了一番。

似乎是发泄着自己心中那小小的不满。

聂然知道他不高兴自己走,加上昨晚也没顺他,她便主动攀住了他的脖颈,垫脚回应着他。

等到好不容易一个绵长热烈的吻稍稍安抚住了这个情绪不好的男人后,聂然才抱着他说道:“我还有一年时间就要离开那里了,可体能成绩一点也不好,到时候我要是被安排到普通的地方怎么办,所以我必须要努力点啊。”

霍珩轻哼了两声,“就凭你几次任务的成绩,你都不会去普通的地方。”

她先是在新兵连单独出任务,预备部队的时候先是捣毁了海盗窝,救了一村的人,接着又去做了卧底成功完成任务,现在又和自己一起准备揪出霍氏幕后的军火案。

这三个任务,就只是一个,都足够她能够去更好的部队里。

“可我任务再出色,体能不好,到时候还是会被刷下来的,一切训练的基础就是体能,这个你比我都明白,不是吗?”

聂然的话成功让霍珩没了话。

霍珩知道,这妮子的嘴巴有多厉害。

最后只能恨恨地道:“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

聂然皱了皱眉,“每个星期吧,太频繁了不太好。”

他们两个人毕竟是上下属关系,总是这么频发的打电话,要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霍珩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但想到等会儿一出这个门口,他就要和聂然分开两个星期,又抱了抱她。

以至于最后磨磨蹭蹭的,等下楼已经是九点了。

霍启朗正在吃早餐,见霍珩这么晚下楼,以为是昨晚太晚回来,便也没多问。

两父子吃完了早餐就去了公司。

而聂然将要离开的事情和霍启朗说了一下之后,也自己坐了出租车去了霍氏名下的安保公司。

霍氏名下的安保公司因为包含各种训练场,无法建在市中心,就选择在了郊区外面。

聂然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顺利到达了霍氏名下的安保公司。

不得不说好事对于旗下的保镖待遇的确不错,不像葛义对待自己的那些拳手,随便地关在那里。

一栋建筑高大的伫立在那里,门外有安保人员站立在那里。

就是从远处看,都能感觉到这个公司的规模和占地面积有多么的庞大。

聂然背着自己的包就朝公司大门口走去。

但还未踏进,两名安保人员就走了上来,伸手拦住了她,“不好意思,小姐,这里非员工不得擅自入内。”

聂然神色平静地回答:“我是准备来报道的员工。”

那两名安保人员皱眉,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然后刻意地强调了一声,“小姐,这里是安保公司,安保公司懂吗?”

这小姑娘骗人也不知道找个地方,这安保公司全是男的,就连食堂做饭的都是男的,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女的报道。

聂然点头,“我知道这里是安保公司。”

“那你知道还不快点走开。”那名安保人员是看聂然一个小姑娘这才没有动手,只是不停地不耐地挥手催她离开。

“可我的确是来报道的。”

聂然一再的肯定并没有得到那两位安保人员的怀疑,反而觉得她是故意没事找事的,这下也不再耐着性子了,下了最后的通牒。

“小姐,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有新人加入的消息,特别是女孩子加入,所以你再胡说八道,我们就只能亲自把你赶出去了。不过我们这几个老爷们动手,万一弄伤你,你可别怪我们。”

聂然权衡了一下,最终看了一眼那栋建筑,转身走开了。

那几个安保人员一看,以为是自己的威吓有了效果,当下互相地得意一笑,便又回到了岗位上站了起来。

另外一边的聂然找了挡风的地方,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霍珩的电话。

霍珩接电话的速度很快,才嘟嘟的没两下就将电话接了起来。

聂然也不含蓄,开口就道:“那边的人不让我进去,说是没收到消息。”

“那你回来吧。”霍珩此时似乎在忙,对她说话的时候身边分明有员工在和他说文件批复的问题。

聂然也不急着催他,等他和那边的人说完,电话那端没了其他人的声音,她才说道:“是不是你搞的鬼?”

按理说霍启朗让她来的,这里肯定多少会有消息,可现在这里却说没收到消息,她只能认为霍珩提前把这个消息给掐断了。

那头的霍珩坐在老板椅上,问:“你一定也要那么快就去吗?你才回来没多久,就应该多休息一段时间。更何况以你现在的能力,那边根本教不了你什么,你要真想学,不如我教你啊。霍宅后面也有训练场。”

那话语中显然是后悔了。

“你少来,赶紧给那边打电话!”聂然一早上被他缠着又亲又抱,哪里能容许他后悔,立刻催促地道。

“要两个星期呢……”他话语里很是不乐意,并且开始和她讨价还价了起来,“要不然改成一个星期去一次吧?”

聂然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别逼我改成四个星期。”

那头的霍珩立刻就回答:“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聂然威胁奏效之后就挂了电话。

尽管春节已过,可天气依旧寒冷。

聂然找了个咖啡店,在里面点了杯咖啡,就坐在那里等了起来。

……

而另外一边的安保公司的老总赵齐本来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听着音乐喝着茶水,惬意的不得了。

谁知道一通电话打过来。

既没来电显示,又不认识这电话号码,以为是搞传销的,就这样掐掉了电话。

结果没过一分钟,电话就又响了起来。

赵齐看那电话响个不停,这才没办法地接了下去。

他那一声喂才响起,对方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天会有一个女孩子来公司报道,是我的贴身保镖。”

赵齐一下子没听出来对方是谁,就不屑地道:“还贴身保镖,你谁啊?”

对方冷冷地甩出了两个字:“霍珩。”

“霍珩?”赵齐脑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缓过神来的时候嗡的一下就傻了,“霍……霍总?!”

他生怕自己被耍了,还特意仔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这一看抬头那几个数字果真是霍氏总部的!

他一个激动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好意思啊,霍总,我一时没看清电话号,以为是骗子……”可等说完之后又觉得不对劲,立刻改口:“霍总我不是说你是骗子,我只是……”

这次公司的年会他作为安保公司的老总也去参加了,并且知道霍珩已成为了霍氏的持股人。

那可是拥有实权的主啊!

现在这位主子居然亲自给自己打电话,他如何不害怕紧张!

电话那头的霍珩只是自顾自地继续道:“那女孩儿是我的贴身保镖,叫叶苒,你一定要安置好。”

“是!我明白,我现在就去亲自迎接她!”赵齐一个劲儿地对着那电话点头哈腰。

等到挂了电话之后,他连外套都来不及穿,马上就从顶楼一路匆匆地跑了下来。

一路上那群在公司走来走去的保镖们看到赵齐这么匆匆忙忙,眼神中露出了几分讶异。

他们可从来没见过自家老总有过这种时候。

这是怎么了?

此时赵齐并没有什么心思和他们解释他怎么了,他一路以人生从未到达的超高速朝着门口跑去,等看到门外冷冷清清,一个人影也没有的时候,他不禁喘着粗气问身边那两个安保人员:“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儿?”

一名安保人员以为老总得知有人来捣乱,点头回答:“有啊,是有一个女孩子,说什么是来报道,不过我估计是来捣乱的,所以就把她赶走了。”

赵齐一听,当下就给了他一脚,“混蛋!”

本来以为会得到老板夸奖的安保人员没想到最后得到的会是那一记踹,不禁皱眉地问:“怎么了老板?”

“去给我人找回来,快点找回来!”赵齐喘着粗气,连番的命令道。

“为什么啊?”那人不解地问。

“因为她是霍总的贴身保镖,是贴身保镖!今天是来报道的,报道的!”赵齐越说到最后越暴躁,他现已经感觉到自己要活到头了。

他的手下竟然敢把霍总的贴身保镖给赶走!

天啊,想到这里他眼前就一阵阵发晕。

“贴身保镖?霍总的贴身保镖是女的?!”那安保人员显然没想到霍总身边会是个女保镖!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还不快给我去找,快点!要是今天找不回她,我们都完蛋,我们都要完蛋!”赵齐说道最后语气不自觉地就拔高了起来。

并且不断地用脚去踹那两个白痴安保。

那两个人被踹得连连往后退,又不敢躲,只能点着头往后退,“是是是,我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两个人应答完了之后转身就要往外面跑。

恰巧这时候聂然从远处走了过来,“是找我吗?”

站在那里气得快血压飙高的赵齐在看到聂然的时候,先是一惊,随后小心翼翼地问:“您是……叶苒叶小姐吗?”

“是。”聂然点头。

赵齐顿时松了一口气,带着讨好地笑说道:“太好了太好了,霍总亲自打电话过来,说是您要来报道入职,我一接到电话立刻就下来迎接了。”

“多谢,我可以进去了吗?”聂然站在那里,背着一个小包问道。

赵齐一个劲儿地点头,“当然当然!快请进,快请进!”

赵齐带领着她往公司里走去。

留在原地的那两个安保人员呆呆地望着聂然的背影,到现在一副不可置信地样子。

“真的假的?霍总的贴身保镖居然是这么小的小姑娘?”

“应该是真的吧,你没看到老板都亲自来迎接了么。”

“可是,能进出霍宅成为里面的保镖都是我们公司一等的保镖,甚至是要经过各种严格训练的才能做贴身保镖的,这女孩子……行吗?”

“你管她呢,反正咱们工资保住就可以,至于她行不行,反正又不是做我们的保镖,关我们什么事情!”

“说的倒也是哦。”

两个人见聂然和赵齐已经进了公司,背影彻底消失在了拐角处后,这才回过神继续站岗了起来。

一路上赵齐各种拍马屁,聂然的反应始终是淡淡的。

在公司内部的保镖们看到赵齐从外面迎了一个女孩子进来,并且亲自按了电梯,送她上楼之后,一个个都禁不住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咱们公司怎么来了个女孩子?”

“是啊,你看咱们老赵那一路讨好的样子,这女孩子什么来路?”

“不知道,我也是头一回看到。”

“不会是新女朋友吧?”

“得了吧,老赵哪里敢把女朋友领这儿来,公司可是有明文规定,非员工不得入内的!”

“那这女孩儿是谁啊?”

楼下的保镖们聚集在一起为了聂然的到来而感到神奇不已时,楼上聂然已经到达了所处楼层。

他带着聂然走进了一间办公室,对着其中一个男人说道:“刘主任,这是咱们新来的保镖,你给办一下入职手续,然后顺便给财务部报一下她的工资。”

那名刘主任看到眼前聂然这个小姑娘后,有些惊愕了,“女……保镖?”

“是啊,这是霍总的贴身保镖,而且刚才还霍总亲自致电了。”最后一句话赵齐咬字咬得格外的重,听上去带着别有的深意。

那名刘主任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听到了赵齐话之后,立刻点头应答了下来,“好好好,我这就办理入职手续,马上!”

那名刘主任的速度很快,将表格交给了聂然填写,等到填写完毕后他又马上打电话给了财务部和那边的人说了一下新进员工的待遇问题。

为了防止怕聂然不满意,在开工资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一下聂然。

聂然自然是往大的数报。

等到一切全部结束了之后,赵齐又亲自送她下了楼。

在电梯里的时候,聂然刚开口,“老板……”

身边的赵齐这下双手不停地摆动,“别别别,您是霍总的贴身保镖,霍总才是您老板,我可不敢自称是您老板,您叫我老赵就成。”

聂然扯了个笑,“我年龄比你小,叫老赵岂不是差了辈分了。”

这赵总看上去都要四十多将近五十了,差不多和聂诚胜一个岁数,叫老赵岂不是很奇怪。

“没事儿没事儿,我们这儿不讲辈分,只讲能力。”

赵齐说的一脸真诚,聂然也不和他谦让了,“那我直接叫你赵总吧。”

“这个可以。”

“那赵总现在我要做什么?”聂然问道。

“现在我带你去公司内外转一转,熟悉一下公司内外的环境,然后去你的宿舍再看看之后,您就自己安排好了。”赵齐很是恭敬地回答道。

聂然惊讶地问:“自己安排?公司训练是没有人来管理吗?”

就算不是正统的部队式训练,但是按照霍氏出来的保镖,应该也是按照那个规格来训练的吧。

赵齐笑了笑,解释道:“您是一等保镖,可以跟着下面的人一起训练,也可以自由训练。”

“原来是这样,那你带我转一转吧。”

如果可以自由单独训练那是最好不过了,聂然在心里暗暗地想。

“叮——”

此时电梯楼层已到达的一楼,电梯门一开,赵齐带着她走出了电梯,开始熟悉起了公司大楼内部的环境以及结构。

事实上,公司内部的结构很简单,和部队那些差不多,就是各种训练场地。

等赵齐讲完了整个公司的环境,他又带着聂然前往宿舍。

在去的路上,赵齐对她解释道:“因为霍总特别安排,说您是女孩子,和一群大老爷们住一个宿舍不太方便,所以特意让人把最顶楼的那一层清空了,只有您一个人住。”

“嗯。”聂然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

两个人进了宿舍楼层,直接爬到了顶楼。

然后拿出了钥匙替她开了其中一间房门。

里面看上去很干净,应该是刚收拾过去的。

赵齐随后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新衣服递了过去,“这是给您的训练服。不过因为太过仓促了,所以暂时先委屈您穿最小号的男款,我会命人这个星期给您赶出一套女款修身的训练服。”

聂然接过看了看,在身上比划了一下,“不用了,我没那么多讲究,只要差不多就可以了。”

赵齐笑了笑,“您不介意那就好。”

他带着聂然在房间里也兜了一圈,各种用具也早在刚才她在办理手续的时候准备妥当。

眼看着没什么东西可以再介绍了,于是乎他只能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我介绍的也差不多,时间我看也不早了,要不要您休息一下去吃午饭?还是我给您端过来?”

“不用那么麻烦,我换好衣服直接去下去吃饭。”聂然将自己小型的行李包放在了床上,说道。

赵齐点头道:“那行,那我在外面等您。”

“不必了,我自己认路,不浪费赵总时间了。”

聂然说的很客气,赵齐以为她是对于自己的安排很是满意,微松了口气,“那好,那您忙,我就先走了。”

他很识趣地早早退了出来。

聂然站在那里,将房间又仔细地搜查了一边,确定没什么问题,才进了独立的浴室内洗漱了一番,穿上了他们公司特别制作的训练服。

小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算不上很大,只能说比较宽松。

她将一切准备妥当,穿上了外套,将袖子挽起,就下楼去吃东西,准备吃完之后就去早点训练。

本就是在饭点,几乎所有的受训保镖们都已经来到了食堂。

整个安保公司内,除了在霍宅和她打过照面的那几位安保人员之外,其他根本不认识她。

一看到有这么一个女孩儿穿着男款训练服堂而皇之地走进来,就好像看到了新大陆一样,又不由得开始低声讨论了起来。

聂然对于这种情况向来不放在心上的,她现在就想着快点吃完好训练去。

这段时间她感觉霍珩给她的训练方法很是奏效,那时候在和高老大单挑的时候,她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能有所上升。

所以她要继续训练下去才行。

她打完了饭菜,就找了个地方吃了起来。

围着赵齐的那几个男保镖悄悄地凑了过去问道:“什么情况啊老总,这姑娘是谁啊?长得怪漂亮的,看上去好小啊,未成年呢吧?怎么跑我们这儿来了?”

赵齐看那小子一脸花痴的样子,皮笑肉不笑地问:“这姑娘漂亮吧?”

“漂亮!”

“美吗?”

“美!”

“她是霍总的贴身保镖。”赵齐很平静地丢下了这句话。

身边那几个还沉浸在漂亮和美之间的男保镖们一听,正喝汤呢,纷纷“噗——!”的一声,将汤水全部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

“老总,你在和我们开玩笑吧?”

“是啊,和我们开玩笑呢吧?”

赵齐冷冷一笑,“开玩笑?就刚两个小时前霍总亲自致电给我,让我去迎接她。当时我也多么希望是在开玩笑。”

“不是吧!能贴身保护的不都是阿虎阿豹这种等级的吗?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那几个男的完全不相信聂然可以做好保镖的工作。

那瘦弱的样子,让别人保护还差不多。

“反正她行不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对她给我客气点,别到时候把自己还有我的饭碗给砸了!”赵齐敲了敲桌子,冷着脸提醒。

那群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警告完了这一群人之后,赵齐又走到了聂然的身边,恭敬地道:“叶小姐,这食堂做的东西还符合您胃口吗?要是不符合您就说,我马上让他们改。”

“不用,挺好的。”聂然吃了一口白馒头,见他还站在自己身边,蹙眉问:“你很闲吗?”

“啊?”赵齐的笑脸微僵,接着便道:“没啊,我很忙的,那个……我不打扰叶小姐吃饭了,不打扰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那里。

聂然坐在那里吃了两个馒头,喝了点汤,算是一顿饭给解决了。

本来她是打算去训练场训练的,可是一想自己这段时间的折腾,加上昨晚睡得太晚,于是决定先回补个午觉先。

------题外话------

这张有点过度的赶脚~顺便让你们看看没吃到肉的二少是如何被然哥安抚的,一个吻全搞定有木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