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又见那女孩儿!/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本来是想睡个午觉去训练,结果在宿舍关了门拉了窗帘睡了差不多整整一个下午才醒过来。

但到底不是在部队里可以那么放松,她睡得时候还是带着些许警惕性的。

以至于最后一觉醒过来,只能说是稍稍让身体恢复了一些。

她简单洗漱了一下,看太阳已经逐渐西沉,这才下了楼朝着训练场走去。

殊不知,此时她已经彻底成为了安保公司那些男人的话题中心。

一个女孩子,是霍总的贴身保镖,这种爆炸性的话题怎么能错过呢!

短短一个下午,整个公司上下就连食堂大叔都已经知道了。

那些刚训练完的保镖们一空下来就开始聊着聂然。

“那个女孩子怎么今天一下午都没有来训练啊?”一训练完正累得气喘吁吁地保镖问道。

今个儿他们好多人都想看那女孩儿和他们一起训练的样子。

结果一下午了,连人影都没见着。

这让不少人泄气。

“是啊,不是说保镖么,怎么人影都没出现啊。”

“害我白等了一下午,我还想看看那女的有多彪悍呢。”

另外一个坐在旁边的男保镖抬手就拍了一下那人的后脑勺,“你是真的傻还是假傻啊,她怎么可能来。”

那被打的人捂着脑袋哎哟了一声,“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她不是保镖吗?难道不用训练?”

“不是说一等保镖可以自由训练的吗?说不定她是自己训练去了吧。”旁边的保镖们都不由得聚拢了过来。

那男的听到周围那群人的说辞之后,不由得感叹了一句,“我看你们是真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啊,你难不成有什么内幕?”

那群被称为真傻的保镖们看他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于是催促地问道。

那人坐在那里,一脸深奥,“内幕呢我是没有,不过你们想想看,她一个看上去最多也就才成年的女孩子,却能让霍总亲自给老赵打电话,那得是什么等级的人才能做到的。”

“难道是霍总的妹妹?”其中一人突发奇想地说完,可转而又觉得不对,“霍总好像没妹妹吧,难道是堂妹表妹侄女儿?”

“……人太蠢就不要多少话,免得暴露智商。”那人强忍着一脸的郁闷耐心地和旁边的说道。

不是堂妹表妹侄女,那还能有什么呢?

人群里一人福至心灵似的脱口问出,“你是说她和霍总有一腿?”

那人打了个响指,露出了一脸“你真聪明”的表情。

随后众人便恍然大悟了起来,并且越想越觉得这个分析非常的有道理。

“我就说嘛,一小姑娘怎么可能真的是霍总的贴身保镖!估计啊她其实是霍总的小情人儿,但是霍董事长不太同意,他这才实行了迂回路线,好让这女的能正大光明地站在他身边。”

“没错没错,你看那小姑娘小细胳膊一个,咱们这儿就是最末等的保镖她都不一定打得过,怎么可能做贴身保镖,除非有人想让她做。”

一群人聚集在那里正聊得热火朝天,突然有人拍了拍身边声音最响的人,小声提醒地道:“她来了她来了,别乱说了。”

那群人立刻噤声朝着远处看去,见聂然穿着一身训练服,外套并没有拉上拉链,就这样从远处走了过来。

然后……

从他们身边完全没有停留地走过。

在场正在训练的保镖们一个个看到她出现,都停了停动作,就连这里面的教官都停下了教学。

聂然所到之处吸引了一大片人的目光。

最后她目不斜视地走进了一间单独训练室,然后“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把所有的目光都挡在了外面。

那几个男的将视线落在了门上的铭牌上——射击训练室。

“她进了射击室啊,是要进行射击训练吗?”人群中一个男人傻傻地问了一个出问题。

旁边那个自认为分析到位的男人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一副早已知晓的模样说道:“什么射击训练呀,只是今天第一天来不好意思正大光明地躲在宿舍休息一整天,所以就跑到个人训练室去偷懒。”

周围的那群人顿时了然地哦了一声。

觉得他分析的十分非常以及极其的有道理。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点训练!”不远处的教官见他们一大帮人聚集在那里,马上大吼了起来。

被训斥的人们当下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应答道:“是!”

然后齐齐回到了队伍里开始训练了起来。

而被认为在训练室里偷懒的聂然在进入了空无一人的射击室后,很是熟练的站在了那里。

桌上的枪支全都是零碎的部件,但从那几个零件里看得出来这是一把M9的枪支,枪管短行程后座作用原理、闭锁方式为卡铁下沉式。

枪长217mm,重1。1kg,以15发可拆式弹匣供弹。

对于枪,聂然都很熟悉,大到重型狙击枪,小到手枪,基本上都清楚。

因为那是她用来远程射杀的工具,是她的吃饭家伙。

没有它们,她会死。

聂然快速而又熟稔的将那些零碎的部件组装了起来,对准了远处的枪靶连开了几枪。

那些子弹依次正中红心,无一例外。

热身做完,她将身边的按钮按下,远处的靶子开始顺着轨道运行了起来。

那些悬挂在半空的靶子从慢渐快的有规则的转动了起来。

一排排地从她眼前掠过。

霍氏的安保公司是培养保镖,和部队不同,尽管都是训练,但他们更加注重射击和搏击格斗。

为的是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枪杀以及制服地方,来确保雇主的安全。

所以他们的射击训练场上的射击训练有好几种的方式,倒是让在部队从未好好完整训练的聂然一个下午完整的训练了一遍。

聂然的反应向来很好,基本上在靶子刚刚移动到她面前,她就已经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一声声枪声在空旷的训练场响起。

直到暮色四合,训练场内已经黑了下来,她也没有放下手里的枪支。

训练室内一片漆黑,在黑暗中她凭借着耳力和轨道发出的声音一枪接连着一枪,没有丝毫的停顿。

在枪声中她已经忘记时间的流逝。

外面训练场上的人好不容易又一轮的体能训练完毕,这才被教官给放行。

那些人拖着疲累不堪的身体准备走出训练场。

在看到射击室那扇还关得严严实实的门后,禁不住地摇头叹息,“真羡慕她躲在训练室一个下午没人管。”

他只叹自己的爹娘怎么就没他生成个女的。

这样就不需要这么劳心劳力的训练,直接找个男人依靠就好了。

但身边那个傻乎乎的兄弟显然没听懂他这话里的意思,应着道:“是啊,这就是一等保镖的好处。”

“你是不是傻,她哪里是因为一等保镖,就算是像咱们的普通保镖,都没人敢训练她!”那人简直被她的愚蠢给抑郁了,一把推开他,就往食堂走去。

就在他们一批批走出了训练场时,终于那扇门被打开了。

众人一听到声音,立刻就齐刷刷地朝着射击室看去。

离她最近的几个人早听到她疑似霍总女朋友这一关系上,很是恭敬地冲着她点头,“叶小姐好。”

聂然淡淡地嗯了一声,脚下没有丝毫停顿地就朝着训练场内走去。

有人看她这时候走出来应该都是和大家一起去吃饭的,于是好心地提醒道:“叶小姐食堂往那边走。”

顺便还指了指方向。

聂然脚下的步子顿了顿,对他说道:“我暂时不去吃饭。”

“啊?”

不吃饭?

这都六点半了,过了时间食堂可就关门了。

但那人转念一想,觉得她既然是被特例地招进来,那食堂为她特例地做顿饭也很正常。

只是这天都黑了,她不吃饭,是要去干什么去?

那些人带着这番疑问站在原地朝着训练场看去,发现聂然做了一番热身运动之后,就绕着训练场一圈圈地开始跑了起来。

“这是睡饱了想要活动下手脚吗?”一个人看着她绕着圈子做匀速跑步后,呐呐地问。

另外一个人也愣了愣,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说道:“谁知道啊,管她呢,咱们去吃饭吧,快饿死了。”

“对对对,赶紧去吃饭,吃完了就出去玩一把。”

几个人又朝着训练场内的聂然看了几眼,接着就便离开了。

只留下聂然一个人在训练场内绕着圈开始不停地跑。

一圈又一圈……

实际上聂然不是射击训练结束想活动下手下,而是她不想和这群人一起吃饭,避免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当然,她不是没有被人指指点点过,在刚进2区部队的时候她也曾被人小声讨论过,但那是没办法,部队必须要按照部队的时间来执行,不能那么随心所欲。

现在在这里,她不会被管制,自然也就不需要遵守这些了。

更何况她相信,没有哪个不怕死的敢来管她,毕竟她的男人可是霍氏的总裁。

谁让她不高兴了,她相信霍珩会让那个人一辈子都不高兴。

在接连不断地跑了将近两个多小时之后,确定食堂的人应该会走了一大半,她才停了下来,又慢悠悠地走了一圈,调解完了呼吸,聂然这才朝着食堂走去。

走到食堂门口,正巧遇上了几个吃完了饭往外走的人。

那些人都对聂然很是恭敬地喊了一声,“叶小姐好。”

聂然点了下头,才刚要走进去,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及时喊住了他们,“等一下!”

那几个没想过聂然会叫住他们,在听到她的声音之后连忙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了她。

“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出门有什么规定吗?”聂然问道。

那几个人摇头道:“没有,但是有门禁时间,一到四晚上八点必须在公司内,星期五和双休日的话晚上就可以随意了。”

八点回公司,双休日随意,倒是比部队的要宽松很多。

她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便转身往食堂内走去。

留在门口的那些人里,有一个立刻说道:“看吧看吧,这才第一天呢,就对训练生活不耐烦了起来。”

另外一个人看他装了一个下午的前辈模样,不耐烦地道:“行了,咱们快走吧,八点半可就要进来的,再不出门咱们就可以直接洗洗睡了。”

“对对对,走了走了。”

经那人的提醒之后,几个人连忙朝着楼梯口跑去。

将聂然的事情抛诸在了脑后。

……

另一边的聂然进了食堂走到了打饭菜的地方,朝里面一看,饭菜盒里基本上空空荡荡,只剩下一两个还有零星一点的菜。

这让她不禁感叹,这一公司都是男人,饭量果然是大。

聂然最后就要了两个馒头以及一碗热汤坐在那里角落里吃着东西。

赵齐今天一个下午都在忙聂然进公司之后的各种事项,生怕有一丁点怠慢了这位小祖宗。

等下楼来吃饭的时候就看到聂然就着一碗热汤干啃馒头,这让他当场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他千算万算,把所有的都给算到了,居然忘记和食堂的人说给她开小灶!

妈呀!这顿饭要是没吃好,她一下子告状给了霍总听,她别说饭碗不保了,估计能被霍总给剁的稀巴烂!

他急忙跑到了后厨,将那厨师一顿臭骂。

“你是不是找死啊,竟然让叶小姐吃啃馒头?!”

那厨师长听到后倍感委屈,“不是我让她啃馒头,是她自己来晚了,菜都没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公司里那群保镖,一个个的每次吃饭都像是饿了一个月的模样,没几分钟菜就全没了。”

作为男人,又每天那么大的训练,多吃是肯定的,这点赵齐也知道。

但是……现在不是特殊了嘛!

那小祖宗是能不给饭吃的人吗?

是吗?!

“我不和你现在扯这些,你赶紧炒两个热乎乎的简单的菜,快点!”赵齐不想和他继续聊下去了,他刚进来的时候看到那小祖宗分明就吃的差不多了,再浪费时间下去,说不定就吃完了。

赵齐一想到早上霍总亲自致电过是反复关照要好好照顾这位小祖宗,结果到了晚上他就给人吃干馒头。

天,他想想都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随后那厨师长几乎就是在他的骂声和催促声中快炒了一盘番茄炒蛋,以及一盘清炒虾仁。

赵齐赶紧趁热就端着那两个菜亲自跑了出去,放在了聂然的桌上。

“真是不好意思啊叶小姐,后厨那两个人小子居然忘记把您的菜给端上来了。”他一股脑的就把罪全部归结于那几个倒霉的厨师身上。

聂然一看那热气腾腾的菜就知道是刚出锅的,怎么可能是早就已经做好忘记那么简单。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这些赵总自己吃吧。”她向来不吃别人端上来的食物,更何况是在这种陌生地方!

赵齐以为她是生气了,在损自己,这下急了,“叶小姐,我真不是故意让他们给您吃剩饭剩菜的,真的,您相信我,我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给您吃这些啊。”

聂然看他一副快要急哭的样子,只觉得好笑。

“赵总你在说什么啊?是我自己故意晚到,才吃了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

“不是的叶小姐,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赵齐看她特意强调,这下是真的要急哭了。

聂然看他不停像自己求饶,又看到周围那零星的几个保镖们看着自己,顿时从好笑变得头痛了起来,她低喝了一声道:“行了!我都说了和你没关系!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那赵齐被这么一呵,顿时收了声,接着呆呆地问:“是……是真的没关系?”

聂然实在懒得搭理,将最后一口热汤喝完之后,手里拿着馒头站起来就走。

等下了楼馒头就已经全部吃完了。

这时候,她也没回宿舍,而是继续留在了训练场内开始做其他的训练。

整整训练到了十二点,她才从单杠上跳了下来,满身是汗的拿着自己脱下的外套回到了宿舍。

才刚一踏进宿舍楼层,就看到那些男人们光着膀子在走廊上行走。

聂然眼底闪过一抹怔愣后,便恢复了正常,淡定一步步地朝楼上走去。

但那些男人们就不能淡定了!

他们以为聂然吃完晚饭就上楼去了,甚至有些压根就忘记了聂然的存在,没想到十二点了她才一身汗水的从外面走进来。

这……这这……这这这……

他们可都刚洗完澡啊!

那群男人事后才低头一看,还好自己穿着裤子!

只是胸口……

他们马上捂着自己的胸口朝自己的宿舍跑去。

聂然住在顶楼,其余的五层楼全都是男生宿舍,经历了一楼的事情之后,她再走上去显得尤为淡定。

可是那些男保镖们就不太好了。

聂然所到之处的每一层楼面,那群男人们都石化了一样,事后才一个个往宿舍里跑。

等到聂然回到自己的楼层后,楼下每一层都已经鸡飞狗跳了起来。

作为始作俑者的聂然却丝毫没有什么波澜,她前世见得多了,根本不在意。

只不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尽量还是错开了和这些人的碰面时间。

每天白天她都会在宿舍里睡觉,到了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就会去射击室训练,然后再去跑圈。

等跑得差不多了,就会去吃饭,接着在训练各种其他的训练,直到天亮。

最后才回去睡觉。

每天这样周而复始。

这不仅是因为宿舍的那一次尴尬,而是她本身就不喜欢和他们一起训练。

这群保镖对于她来说不是在部队里的同伴,那不过是一群不相干的人,她不需要花时间和他们在一起。

其实即使在部队,她也经常半夜出去训练。

她本来就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

至于那些人发现聂然从来不在早晨出现,一般都是在下午三四点出现,出现也只要进训练室。

这样的错开和极少的见面,让他们对于她的好奇和谈论也就随着时间逐渐淡了。

反正在他们的心里,聂然就是一个特例的存在。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聂然终于有一天破天荒的准时进了食堂吃饭!

但因为是双休日,很多人一训练结束之后就离开了公司出去玩儿了。

所以食堂里的人依旧很少。

她吃饭的速度很快,一顿饭将近就十分钟的时间。

等她从食堂里走出来的时候,又遇上了赵齐。

赵齐一看她穿着自己的衣服,再加上今天是星期五晚上,明天不需要训练,他自然知道聂然这是要出门的意思。

“叶小姐是要出门吗?需要我让几个保镖送您去吗?”他满脸殷勤地问道。

聂然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不用。”

然后就绕开了他,打算下楼梯。

却没料到赵齐不死心地跟了过来,劝说道:“还是带着吧,这大晚上的咱们这儿又比较偏僻,您带着也安全点。”

霍总可是亲自下令让自己好好照顾的,这人要是在郊区走丢了,到时候霍总问他要人,他交不出来,那就等死吧。

“不必了,我不喜欢人跟着。”聂然站在这里,皱了皱眉说道。

“那不跟着,就当是给叶小姐做司机吧?您看,咱们这儿啊地处郊区,您要想去哪儿都得有车才行,不然得走上好久。”赵齐极力地劝说着。

聂然无奈回答:“我不走远,就只是出门剪个头发而已。”

她的头发太长了,无论做什么都很是碍事,她必须要剪掉才行。

“做造型啊?咱们这荒郊地方,可没什么好手艺的理发师父,到时候万一剪坏了怎么办,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您长这么漂亮,头发也要漂漂亮亮的才行,不如我让他们送您去市中心剪头发吧,那边肯定……”

聂然听着他罗里吧嗦的一大堆头都痛了,绕开他就往外头走去。

赵齐看她快步往外头走,连忙冲着她的背影喊了起来,“叶小姐,叶小姐……”

可聂然压根不搭理他。

赵齐这下也管不了她喜欢不喜欢了,万一弄丢人他可是没办法向霍总交代的,于是立刻对着身后那两个人说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跟上去啊,大晚上的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们都玩儿完!”

那两个人在后面听了个全场,这会儿听到赵齐的命令,忙不迭地点头,“是是是……”

然后就追了出去。

聂然的脚程很快,才短短几分钟,就已经走出了公司的大门。

郊区的确很偏也很荒凉,街道上也是冷冷清清,根本没什么可以玩儿的,大部分那些保镖们都是大家一起坐车离开。

聂然走在路上,绕过了几条小街,走到大马路上后,周围才看上去热闹了一些。

她一个星期没出公司,天天躲在里面训练,现在一出来,忍不住想要多看看多走走。

这街边整条路上所有的店面都开着,接连不断的烧烤摊在街边叫卖着。

聂然一路上闻到各种孜然胡椒面儿以及辣椒粉的味道。

在大约走走停停了半个小时,她在街的拐角处找到了一家理发店,同时身后那几个保镖也找到了她。

他们的跟踪技术很烂,站在那里就一直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像是生怕自己不发现似的。

聂然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走到了那家理发店的门口。

那是一个老式的理发店,店铺的装修有点像上个世纪的,里面坐着一个老爷爷,穿着白大褂在等客人。

聂然见里面没人不用等,就走了进去。

其实,一般不太有年轻人会进这种店铺,觉得已经过时了,而且做出来的头发也不流行了。

只有老年人才会去理个头发刮个胡子,修修面儿。

但聂然并不太注意那种东西,反正只要剪短,不妨碍她训练,每天晚上一洗澡直接冲一下的头发就可以了。

那店里的老爷爷一看到是个年轻小姑娘走进来,倒是有些小小惊讶了一下。

“不营业吗?”聂然看他还坐在那里,完全没有要剪头发的意思,不由得问了一句。

那老爷爷被她这么提醒,才猛地回过神,站了起来道:“不知道小姑娘你想要做个什么样的发型呢?”

“给我剪短就行,越干净利落的越好。”聂然坐在了椅子内,对他说道。

“短发吗?好的,我知道了。”老爷爷别看年龄大,带着一副老花眼镜,动作倒是很利落。

他将白色的理发围布围在了她的脖子上,接着又踩了几下椅子,使得椅子升高。

先用水把她的头发打湿,然后开始用剪刀将她披肩的头发开始一刀一刀的剪掉。

老爷爷几十年的剪发工龄,熟练的技术加上聂然的头发本身就不是特别的长,没一刻钟就全部剪好了。

老爷爷将剪刀放下,站在她身后问道:“你看这样行吗?”

聂然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剪短了一些,也打薄了一些,看上去的确是清爽了不少。

只是……

她透过镜子看了一眼外面那几跟屁虫,随后便对那名老爷爷说道:“还是长,再短点吧。”

那名老爷爷看着镜子里的聂然,似乎有些不赞同地说道:“小姑娘,你要是再剪短就要变成假小子了。”

聂然笑了笑,表示道:“没关系,我就是想要男孩子那种风格。”

那名老爷爷想了想,顿时明白了过来,“哦哦哦,我懂我懂,你想要……那个叫什么,那个我孙女常和我说的……中……中性风是吧!听说最近那种头发很流行的,我孙女也给我看过,其实什么中性风呀,就是剪个男孩子的头……”

显然那名老爷爷对于现在的流行时尚并不太理解。

“你们这些小年轻啊,好好的女孩子不做,非要做个假小子。”说归说,那名老爷爷还是依言开始剪了起来。

门外的那几个跟着她来的保镖看她进了理发店,顿时觉得无聊了起来。

都说女孩子逛街买衣服。化妆、剪头发做造型是最折腾人,也是最折腾时间的。

那群人看聂然先是剪了一遍,然后又好像是不满意,又和老头子比划了一下继续重新剪之后,他们就更加觉得时间漫漫。

“天,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剪完啊?”

“谁知道啊,慢慢等吧,没两三个小时你别想完。”旁边的那个保镖靠在电线杆上说着。

“啊?三个小时?那咱们怎么办啊,她剪完头发等会儿又要去逛夜市之类的我们还玩儿不玩儿了?”那个还想着要去好好通宵玩一夜的保镖很是无奈地问。

“当然不可能玩儿了,今晚上咱们只能陪着这位大小姐了。”

“不会吧,咱们怎么那么倒霉啊。”

“倒霉也没办法啊,行了行了,咱们去那边买点吃的,一边吃一边等吧。”

那几个人听着这建议不错,于是就跑到了不远处的烧烤摊上要了点吃的,以及一瓶啤酒,时不时地盯着理发店的大门,然后吃着东西,开始漫长的等待。

理发店里的聂然时刻注意着门外的动静,看他们坐在不远处喝着啤酒,吃着烧烤,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讥笑。

才这么点时间就等不住了,能盯得住人才怪。

就在她很是嫌弃那几个人的时候,身后的老爷爷的声音响了起来,“行了,这样子你觉得如何?”

聂然思绪回拢朝着镜子里的自己一看,被打得更薄的短发很是很干净利落,衬得她的五官也变得英挺了起来。

她点了点头,“老板您这手艺可真不错。”

那老爷爷被人一夸,笑得很是高兴,“那是,我在这里呆了三十年,整条街上的人的头没被我摸过。我啊剪过的头发比你吃的饭都多。”

聂然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块钱,那老爷爷一看犯了难,“这个……我没零钱啊小姑娘。”

其实聂然是他的第一笔生意,在此之前他已经有三天没有开过张了。

周围原本住的老邻居都走了,剩下的那些租住在这里的小年轻也不屑光顾他的店面。

就这样,他的生意也就日渐冷清了下来。

聂然当然知道她是这位老爷爷的第一笔生意,他那钱罐里一分钱都没有,很显然今天没有进过账。

“不用找了。”聂然想趁此机会早点走,也觉得这一个老人家大晚上的又那么冷的天坐在这里实在是可怜的很。

“那怎么行,这不行的,我去隔壁给你把零钱找开来。”说着那老爷爷就要放下见到往外走去。

聂然急忙一把抓住了他,说道:“那这样吧,我呢觉得你剪头发真的很得我心意,所以就预先付给你一百块,等我以后头发长了我就再来剪,直到一百块满了行不行。”

那老爷爷听到她对自己的手艺那么满意,笑得很是高兴,连连点头,“好好好,那你下次一定要来,我到时候再去学几个发型。”

“好,那就说定了。”聂然看了一眼门外,然后对着那老爷爷又问道:“那个……老板,你这儿有后门直接可以穿到对面那条马路吗?”

那老爷爷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点了点头,“有啊。”

“在哪儿?”

老爷爷指了指自己理发店的后面,说道:“就在那个仓库旁边。”

聂然道了一声谢之后就从那个后门走了出去。

老爷爷看到她从后门离开,不由得摇了摇头,直叹气,“现在的女孩子啊真是会偷懒,多走几条路都不肯。”

他弯着腰用扫把将地上的碎头发给清扫干净,然后又把用过的那些毛巾之类的放在水槽里,准备关门打烊了。

门外吃的正兴起的那几个保镖看那老子在把垃圾打扫出来,只觉得奇怪,这好好的头发都没剪完怎么就扫地了呢?

等随后一想,他们心里暗道不好!

急忙丢了钱就朝着那理发店跑去。

往里面一看,果然人已经不见了。

那带头的一名保镖立刻问道:“老头儿,刚才坐在这里给你剪头发的那女的呢?”

“走了啊。”那老爷爷很自然地回答。

那几个人顿时大惊,“走了?不可能啊,没看到她从前门离开啊!”

“她从后门走了。”老爷爷指了指当初给聂然所指的方向。

那几个人一看,店面里侧有一个小门,“该死的,快追!”

接着几个人就开了后门追了出去。

而此时的聂然早已甩出了他们一条街,她从一条小街的拐角处走了出来,为了防止后面的人追上,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身后,却冷不丁地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聂然及时刹住了脚步,往身边一偏,但那个人却没有及时停止,和她还是擦肩地轻碰了一下。

那人捂着自己的肩膀,竖着眉就对着聂然骂骂咧咧地道:“臭小子,你会不会看路!”

接着像是很大气地转身离开了。

聂然眉头轻皱了一下,这是来了个贼还捉贼的?

她刚才明明就没有撞上去。

一般人对于这种事最多以为对方是个脾气暴躁的热,但聂然向来对这种事情很警觉。

他刚有和自己轻轻碰了一下……

倏地她瞳孔一缩,伸手就摸向了自己的口袋,果不其然她口袋里的手机没了!

要是其他时候也就算了,今天刚过一个星期,和霍珩约定好晚上要打电话的!

当下,她转身就朝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跑去。

等出了那条街道,就看到那人上了一辆出租车。

聂然赶忙也招手叫了一辆,让他跟上前面那辆车。

两辆车在道路上一前一后地行驶着,没一会儿车子就停在了一条偏僻的街巷口。

那男的在成功偷了聂然的手机后得得瑟瑟的丢了一张二十的给了司机,下了车就朝着街巷里头走去。

走到尽头就看到一群人正在那里,他屁颠儿屁颠儿地跑了过去,喊了一声,“老大!”

那个被喊叫成老大的转头一看,就抽着烟招呼道:“你怎么才来!快点过来,看看这个假小子!”

“假小子?”那男走进仔细一看巷子口里的人,可不就是个假小子么!

头发剪得那么短,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男的。

“刚才这女一个人站在这里,背了个背包,乍一看还以为是男孩子,本来想抢个包就算了,嘿!谁知道这女的不仅不放手,还打了狗子一耳光。现在被我们堵在巷子里,我倒要看看这死丫头还怎么嚣张!”那名老大盯着被人围堵在巷子里的那女孩儿,冷笑地道。

那个男人顺势就拍了个马屁道:“老大你出手,这丫头肯定是乖乖束手就擒啊。”

那名老大显然对于这种马屁很是满意,随即他问道:“对了,你小子干什么去了,那么晚才到。”

“老大你看这是什么?”那男人像是献宝似的将刚偷到的手机拿了出来。

而就在下一秒,一个冷然的声音从巷子口响起,“把那个手机还给我。”

那群人听到声音后,禁不住地转过头看去。

那男的在听到聂然的声音后,惊愕地道:“你……是个女的?”

“快点把手机还给我。”聂然不搭理他的问题,重复了一遍道。

那老大拍了下大腿,哈哈大笑了起来,“嘿!今天咱们是撞大运啊,两个假小子。”

两个?

聂然抬眸一看,眉头顿时挑起,“你怎么在这儿?”

------题外话------

其实写理发的时候,我还是挺怀念老式理发店的,我觉得那些老师傅的手艺其实真的不差~至少我小时候剪那种蘑菇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很萌萌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