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你跟踪我?霍总招的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此时站在巷子口的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一个星期前当着她和霍珩从大桥上一跃而下的那个女孩子!

聂然以为那次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才对!

没想到才短短一个星期居然又见到了。

看来那次的纵身一跳让她成功的逃脱出来了。

只是从G市到A市这么远的距离还能再相遇。

这到底该说是她们之间有缘分呢还是说这一切太过巧合,巧合的有些刻意了。

此时,聂然这下意识的一句话,让巷子里的人不禁抬头也朝她看去,并且警惕地打量着她。

那站在中间的老大看这两小姑娘互相对望不说话的样子,不禁哟呵了一声,“看来这两姑娘还互相认识啊?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吧?”

众人听到自家老大的调侃之后,不禁轰然大笑了起来。

在这一片哄堂大笑声中,那个女孩子开口冷声地问:“你是谁?”

聂然嘴角地笑一僵。

把原本想要和她说的那一句“你又是被谁打捞上了”也随即从舌尖打了个转吞回了肚中。

此时,她猛然想到,自己的脸已经变回来了!

该死!

她居然一时间忘记了这件事!

她是怎么了!

为什么一遇到这个女孩子,向来小心翼翼的她就会如此莽撞草率的把自己暴露出来。

她是猪脑子吗?!

聂然正想着如此将这件事圆过去的时候,对方那个女孩子显然比预料中的还要聪明,就凭借她那一句话就已经将她认了出来。

“原来是你!”

那女孩儿英气的眉眼间闪过一抹惊诧,语气里是极为的震惊。

在听到聂然声音的时候她就已经隐约回想起了眼前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当时救自己的那个女孩子。

至于那张脸和当时不同,她也走条路的,自然懂。

可随后再仔细一看的时候,她就感觉不对劲了!

这张脸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等到她想起那天自己倒在地上时聂然对她说的那一句话,几个月前在飞机上……

在飞机上!

当下她倏地就想起来了!

怪不得她当时问自己还记不记得她?!

原来那句话不是故意转移自己注意力的,而是她真的在问自己记不记得!

“竟然是你!”

她两次的重复让聂然知道她不仅仅是认出她的假面那么简单,肯定也认出了自己的真脸了。

自己的失误让这个女孩儿把一切都想了起来,这让聂然心里很是懊恼。

她不再和那女孩子继续搭话,反而对着那个男地说道:“把手机还给我。”

聂然觉得自己还是尽早将手机拿回来,离开这里比较好。

可那几个男的仗着他们人多势众,觉得就凭她们两个女孩子根本不能成什么事,所以丝毫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反而握着手机双手负背地笑了起来,“小姑娘挺厉害啊,为了个手机,一个人就敢单枪匹马的过来,你就不怕发生点什么意外吗?”

面对那男人的挑衅,聂然浑然不觉,只是一味地道:“把手机还给我。”

那老大从旁边走了出来说道“这样吧,你和你姐妹要是能陪着咱们哥儿几个好好的乐呵乐呵,等开心了就自然把这个手机还给你,如何?”

说完自己就大笑了起来。

身后那一群人听着老大那不怀好意地玩笑后也跟着一起哄笑出了声。

聂然面色淡淡,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反而是被堵在巷子里的那女孩儿一听到这话就忍不住了,抬脚就对身后一男人的胸口踹去,“哎哟!”

那男人本来的注意力都在聂然的声上,这下被冷不丁的踹了一脚,一点防备都没有,一脚直接撞在了墙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

瞬间,整条巷子里的笑声就此戛然而止。

那被撞在墙面上的人趴在那里,几秒后才回神,等转过头来只看到两条热热的鼻血从鼻腔内留了下来。

身边一男人指着他,带着些许惊恐地道:“狗子,你的鼻子……”

“啊?”那名被称为狗子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一看,当下就惊了,“血,是血……老大……”

那名老大一看到自己的兄弟变成这幅样子,脸立刻就沉了下来,“死丫头,给脸不要脸!给我打,打到她服为止。”

他一声令下,周围的那些男人们便愤怒地朝着那女孩儿一点点走过去。

眼看着要包围,巷子口的聂然突然喊道:“等一下!”

她的声音一想起,那群人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眼神都定格在了她的身上。

聂然走到了那个拿着她手机的男人面前说道:“你们要打她可以,但是先把手机还给我。”

她从大老远过来为的就是手机,所有手机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那老大看聂然还挺乖巧,所以又对她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地笑,“等收拾完了她,我们再谈谈手机的问题,小宝贝儿。”

对此,聂然耸了耸肩,往后退了几步,看上去是默认了他们的条件,并且为他们让开了地方。

那老大当下就一挥手,顿时所有人都冲了上去。

不得不说那女孩的格斗的确不错,每一招每一式都很是利落,没多长时间就将原本的包围圈撕出了一个缺口。

那些混混们被一个个打趴在了地上。

聂然斜斜地倚靠在巷子口的墙面上看着里面那一番混战。

那老大被女孩儿打得鼻青脸肿,没一会儿就干趴在了上。

身边那个手握着聂然手机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大被打成这样,操起靠在墙边的一个木凳就朝着那女孩儿冲了过去。

结果当然是被那女孩儿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了脸上。

那男人直接从包围圈内踹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并且他口袋里那只手机也成功地飞了出来,“啪嗒”一下,正巧摔在了聂然的脚边,只看到整个屏幕全部碎裂了开来。

她捡起自己的手机按了按开关键,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看戏的聂然这下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而那个男人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的死期要到了,居然还往人群里冲去。

正在他刚跑进包围圈内,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扣住了他。

那人转过头一看,就瞧见聂然扣着自己的肩膀,他一心想要救老大,于是很是不耐地想要甩开了她的手,“滚一边!”

“好啊,我也觉得我们应该滚一边去单独算算账。”聂然沉冷地勾起了一抹笑,随即五指猛地一个用力扣住了他的肩胛骨。

“唔!”那人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顿时只觉得自己肩膀传来了一抹钻心的疼,连半点力气都使不上来,身体像是瘫软的无骨地蛇跪倒在地上。

聂然将他从混乱的人群中拖了出来,直接一把甩到了旁边。

那人被如此力道一撞,整个头被撞在了墙面上,发出了“咚”的一响。

即刻眼前一片反黑,就仰躺着倒在了地上。

“敢摔我手机,嗯?”聂然一脚踩在了他的脖颈处,面色阴鸷。

当那人感觉到脖子上被压得几乎要休克,他才感觉到了一丝的恐慌,“不……不是我,是她,是她踹我……我……我才……摔出去的……”

他极力的想要将这件事推脱到哪个女孩儿身上。

为自己争取一点点生存的机会。

聂然眸间平静无波,冲着他微微一笑,“我当然知道。”

那人以为她是被自己说通了,面露一丝惊喜。

只是他的笑还未完全展露,就听到聂然继续道:“但你的手还是把我的手机给摔出去。”

那人脸上的笑顿了顿,似乎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原谅吗?

好像总感觉哪儿有些不太对劲的样子。

聂然弯腰将他的一只手举起,看着他道:“既然这样,这手我看也别要了吧,一只不听话的手要来有什么用!”

最后那个字话音刚落,就听到“喀”的一声,骨骼断裂的轻微声响。

“啊——!”

随即而来的便是那男人爆发出的一声凄厉的喊叫。

那声音响彻整个巷子口,惊得周围那些正忙着围攻那女孩儿的男人们都不禁停了下来,朝他们看去。

“手……我的手……”那男人疼得冷汗直冒,捂着自己那只受伤的手在地上来回地滚。

那些人本就被打得萌生出了一丝逃跑的想法,这会儿看到这番恐怖景象,都当场吓懵了,怔愣了几秒之后,一阵冷风从背脊骨吹过,几个人才马上回过神。

“快,快走……”

那老大被打得半张脸都肿了,眯着眼率先就往外头跑。

而其他几个人则带着那个被聂然废了一只手的男人也随后离开了那里。

整个小巷子里就剩下聂然和那个女孩儿两个人。

只是聂然并没有和她搭话,而是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巷子。

那女孩儿从在飞机上就能看出来是个冷漠的人,当然也不会主动去搭话,见她走了,拿着自己的包,走了出去朝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一条小巷子不过转眼几分钟的时候,就彻底地安静了下来。

聂然才走出去没多久,那几名保镖就下了出租车跑了过来,神色紧张地喊道:“叶小姐。”

她淡淡地嗯了一声,“回去吧。”

接着就往路口走去。

那几个人面色怪异地站在原地,神情里分明很想责怪她的消失,可又碍于她的身份不敢得罪,只能默默地跟了上去。

才走到是一个十字路口,聂然双手插在口袋时,不小心摸到了自己已经屏幕碎裂的手机。这才想起手机坏了,没办法给霍珩打电话这件事。

“这里有手机店吗?”她转过头问道。

那些人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有。”

“带我去。”

随后几个人带着聂然去了最近的一家电器城。

虽说是郊区偏僻地方,但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电器城,大晚上又是双休日,店里的人还不少。

聂然没心情去逛,找了柜台问了一下,就朝着手机柜面走去。

那里的导购在看到一群人走到她的柜面前,心头一喜,笑眯眯地说道:“你好,请问你们需要买什么样的手机呀?”

“有什么好的推荐吗?”聂然低头看着柜台里陈列着的手机。

那名一听的确是生意来了,立刻将柜台里的几款手机拿了出来,“这款,还有这款,以及这两款都是我们店里最近的爆款,很受年轻人喜欢的。”

聂然看了看,其中一款正是霍珩给她买的手机。

当初李宗勇的那款手机上交之后,她就没手机了,后来就是霍珩给她买了一款,知道她不喜欢那种女孩子粉嫩的颜色,就给她挑了一个白的。

有一次闲的实在发慌了就拿出来熟练一下手机的功能,发现那手机的功能很是强大。

可实际上她并不喜欢这种手机,她觉得越是智能机越容易被盗取,并且耗电量也快,待机时间短,信号有时候也没有,只适合那些普通女孩子,对于她来说并不合适。

聂然看了那几个手机一眼之后,便转而将视线放在了其他的手机上。

在搜索了几次之后,她看到了在最为角落的一款很是小巧的白色手机。

她在柜面上指了指,说道:“就给我这一款吧。”

那导购顺着她的方向看去,惊讶地道:“这款?”

“是的。”聂然点头。

“可是……那是非智能机,是老年人用的手机。”导购提醒了一句。

聂然回答:“我知道。”

她又不瞎,那上面写着老年人专用手机几个大字。

导购看她年纪小小的,便了然地笑了起来,“小姐一定是给自己的父母买的吧,你可真有孝心,这款老人机在咱们这儿买的也挺不错的,字体大小可以调节,声音也能放大到比普通手机一倍多,待机时间也很持久,基本上电量满格后能待机一个月。”

她一口气将那款手机的特点都介绍了一遍,随即又补充道:“哦对,信号也是这款手机的一大卖点,无论是在哪里,手机都能接到讯号。”

聂然抬头,问道:“地下车库,电梯,死角都可以?”

“是的,这款手机是专门为老年人制定的,所以特别加强了这几个地方,以防寻求帮助的时候而延误最佳时机。”导购笑着应答道。

聂然把玩着手里那很是小巧的一支银白色的手机,那里面功能很少,只有打电话发短信拍照一些基本的功能,其他的就没有了。

“很好,我就要这款。”她很是确定地就拍板了下来。

那导购听了之后就知道自己的奖金有着落了,笑着连连点头道:“好的,请到这里来付款。”

聂然拿出了霍启朗给自己的那一张卡在机器上刷了一下之后,那位导购就从柜子里拿出了新的手机,交给了聂然。

从电器城走出来的时候,那些人跟在后面想办法能够拍拍聂然的马屁,并且也缓和一下气氛,便说道:“叶小姐原来跑那么远是为了给父母买手机啊,真是太有孝心了。”

“谁要成为叶小姐的家人可真是太幸福了。”

“是啊是啊,都说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叶小姐可真是太贴心了。”

聂然在他们的话中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平静地丢下了一句,“我没有家人。”

然后就走了。

把那群人留在了寒风中。

惨了,马屁拍在马脚上了!

其中最先回过神来的人立刻打了一拳身边的人,责怪地道:“叫你乱说话,看吧,现在说错话了!”

“你不是也说了么!”那被打的人捂着被打的地方,皱眉道。

“你要不开口我能跟着你说嘛!”

“那你可以不说啊。”

那两个人在旁边就这样开始低声地推卸责任了起来,身边另外一个被吵得头痛不已的人连忙低喝了一声,“行了,都别吵了,叶小姐已经走很远了。”

那两个人这才想到自己的本职工作,马上跟了上去。

接下来一路上直到进了公司,那几个人的气氛沉闷极了。

那群人生怕开口又说错什么,索性就什么都不说,低着头跟在聂然的身后。

以至于最后聂然看到他们像木头人似得跟着自己,终于不耐地停下脚步问道:“你们还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啊?”那些人抬头傻傻地看了她一眼,显然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已经到公司了。”聂然无语地补充。

那群人这才往周围看了看,发现果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达公司了。

“请问我可以自由了吗?”聂然面无表情地询问。

那些人自然忙不迭地点头,并且伸手表示让她随意。

聂然回到了宿舍,在看到宿舍门口自己做的标记并没有被破坏之后,她才开门走了进去。

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后,她第一时间就是拿了自己的新手机给霍珩打了电话。

很快,那头的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喂。”

聂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笑着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接陌生电话呢。”

刚才她就在想应该先发个短信说明一下比较好,这样也不会可能被他按断电话。

“这是谁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霍珩听出了聂然的声音,可看到那陌生的电话号码后就倍感奇怪了起来。

“我的电话啊,你给我买的那个我不小心摔坏了,马上去专卖店买了一个,然后回到宿舍连水都没喝就给你打电话了。”

因为离他们约定好的时间晚了将近两个小时,所以聂然的话里带着些许的心虚和讨饶。

那头的霍珩不禁皱眉,“好好的怎么会摔坏?就算摔坏了你也可以用公司电话和我打啊,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多少个电话给你。”

一想到刚才自己打了将近二十几个电话,霍珩的心里就不满了起来。

天知道刚才他都担心坏了,就差亲自来抓人了。

聂然听到他生气的声音,一不小心顶嘴道:“都摔坏了,我怎么可能还知道。”

“你!”

聂然自知不对,还能他说完,立刻抢断了他的话,说道:“好了,不就是晚接了你几分钟的电话嘛,瞧把你给不高兴的。你是打算接下来的通话都要这样不愉快的度过吗?一个星期才一通哦。”

她最后那句话让霍珩瞬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停顿了几秒,霍珩再开口已经平复了下来,“你这段时间在那里过得还好吗?”

对付霍珩聂然向来是轻而易举的很。

躺在床上,聂然握着手机道:“还好啊,每天都训练,感觉还不错。”

“那下个星期我到时候让人来接你。”电话那头的霍珩低低地说道。

“不用,我相信以你当时和赵齐的说辞,到时候他肯定会亲自开车送我回来了。”

聂然的话立刻逗笑了电话那头的霍珩,他低笑着道:“哦?看来你在那里是呼风唤雨,很是得意啊。”

“得意什么啊,我吃顿饭就像宴会一样,整个桌子上摆得满满的,出个门还要带着好几个保镖,那威风程度都快赶上你了。你就不能和他说说吗?现在他我当他祖宗一样供着,就差在我训练的时候给我端茶递水了。”

一提及到在公司里的生活,聂然忍不住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和他开始吐槽。

霍珩看着她那一肚子的不满,越发地高兴了起来,“那不是很好吗?”

“好个屁!”聂然愤愤地爆了个粗口。

电话那头的霍珩听到了以后,良久没有出声,几秒短暂的沉默,才又听到他开口:“我发现你自从成了我的保镖之后,那些粗口脏话就一直没断过,或许我真的应该找个时间好好调教你一下才可以。”

调教?

聂然现在远在A市的另外一边,当然不会怕他了,单手枕在后脑勺,悠然自得地躺在那里,得意地道:“好啊,我在这里等着,你快点来吧。”

“嘶——”

霍珩听到她轻魅的声音,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对于只吃了一顿肉的二少来说,聂然的行为赤果果的就是在诱惑他!

“你给我等着!”霍珩知道这妮子有多疯,可不敢在电话里再继续说下去,到时候万一真被撩拨起来,他找谁泻火去啊。

无奈只能狠狠地撂下话之后,便就此给挂断了。

聂然在电话那头听着“嘟嘟嘟”的声音,不禁笑出了声。

只觉得逗霍珩实在是一件太好玩儿的事情。

她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又下去开始训练了。

对于她来说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双休日,除了训练那就剩下训练。

就这样一连训练了一个星期,终于到了她回霍宅的日子。

那天早上她难得起了个早,想着吃完早饭再去训练一会儿射击之后,下午就早点回去,这样的话霍珩下班也能看到自己。

在食堂和那群保镖们吃完了早饭下楼去射击室的路上遇到了赵齐。

赵齐笑眯眯地对聂然打招呼道:“叶小姐早上好啊。”

聂然对他点了点头就要往射击室走去。

可走到一半,步子就停了下来。

她霍地转过头就朝着赵齐身后看去。

只见那个隔了一个星期又再次相遇的女孩子正站在赵齐身后,但她并没有发现自己,而是低垂着头,脸上很是冷漠。

又是她?

竟然又是她?!

从海上打捞是巧合,从G市到A市是巧合,那么现在在公司,她怎么都觉得不会是巧合!

那种阴魂不散的感觉让聂然的眼眸逐渐腾升起了逼人的寒气。

倏地,她满身阴郁地快步走了过去,那速度快得根本来不及让人反应,就一把直接掐住了那女孩子的脖子,往墙上抵。

周围那些刚吃完饭去训练的人以及刚还对着聂然笑得赵齐在看到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后,都愣在了原地。

此时,聂然哪里还管别人的,她现在心里想着的都是这个来路不明却又阴魂不散的女孩。

“你跟踪我?”

阴冷的声音响起,让那突遭这场变故的女孩儿不得已抬头看向她。

在看到聂然的一瞬间,那女孩儿眼底分明闪过一抹惊愕,但随后也冷下了神情,说道:“我没有。”

聂然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个女孩儿演技倒真是不错,那惊讶的表情还演得挺像回事。

她的手紧紧扣着,没有丝毫的放松,再次冷声问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踪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有……”

聂然嘴角轻扬起了一抹讥冷地笑,“没有?那你的意思是,咱两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咯?”

说罢,手上的力道就开始加重了起来。

那女孩儿见聂然眼底浮现出了一缕杀意,心头一紧,也不再和她继续说下去,提腿就往她小腹攻去。

聂然靠她太近无法避让,无奈放手往后退去。

那女孩儿靠在墙上,神色冰冷,看上去也是怒了,“我说了我没有。”

聂然唇畔勾起了一抹冷笑,“你觉得我会信吗?”

她伸手再去想要去抓那女孩儿,但那女孩儿已有了警觉,矮下身躲过了她的擒拿,并且朝着聂然的下盘攻去。

聂然速度向来比一般人快很多,她脚下一偏,躲开之后便一脚踹在了那女孩儿的肩头,将她踹飞了出去。

那女孩儿立刻想要伸手抓住了身边的栏杆迫使自己停了下来,但最后还是飞出了一小段的距离。

足以可见聂然这一脚的力道下得有多狠。

然而,那女孩儿也不是吃素的,她刚一直被聂然堵在墙内无法动弹,连番几下都处于劣势,现在空间大了,她便主动攻击了起来。

除了李骁,这是第二个可以和她勉强过招的。

只是聂然动了杀人的念头,爆发力和速度都猛得惊人,加上这些日子的训练,以及霍珩对自己的特殊训练,比起当初和李骁的对打,她已然上了一个档次!

周围的人看到聂然那身手,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地了。

“我去!这也太彪悍了吧。”人群里一个人不由得发自内心地感叹了起来。

随后引得身边人也是连连点头了起来,

“当初到底是谁说她根本没本事的?她这要是也算是没本事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三等残废了?!”

“靠!就这种彪悍力哪里需要我们去保护啊,她保护我们还差不多。”那天跟着她一起出门的那其中一个人咒骂道。

身边那人拍了他一下后脑勺,“美得你,还想她保护你?你出得起那个价么!”

那男的挠了挠头,嘿嘿一笑,“我这不是随口说说的,随口说说。”

他当然知道自己出不起这个价了。

能做到贴身保镖那每个月的钱翻了以及不知道几个跟头了,哪里是他们这种小喽喽可以比拟的。

那群人正低声讨论的时候,聂然已经利用手腕穿过她的臂窝处,重新用另外一只手的手肘压制在了她的脖子上,只要她稍稍动一下,随时都能被她给拧断喉骨。

聂然再次将她抵在了墙上,冷声地质问:“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站在旁边已经被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给看啥的赵齐在听到这句话时才清醒了过来,弱弱地说道:“那个……叶小姐,叶小姐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她是霍总招来的人。”

聂然气息一滞,缓缓看向了旁边的赵齐,“你说什么?”

赵齐在看到她冷然的目光时,略有些结巴地道:“是……是霍总招来的……”

霍珩招她的?

这怎么可能呢!

好好的,霍珩为什么要招她进来?

而且霍珩是怎么知道她在A市,又是从哪里将她找到的?

不远处的那些人听到赵齐那话,都各自露出了了然地笑。

“原来是吃醋了呀。”

“得,两女争一夫戏码要开始了。”

他们都以为能让聂然这么彪悍的导火索,就是这个女孩儿是霍总亲自招进来的。

亲自招进来,啧啧……那肯定是贴身保镖了……

看来这位叶小姐是被霍总玩腻了,要被抛弃喽。

就在大家都等着看后面聂然要怎么痛打新人的时候,聂然又一次地确认道:“你确定是霍总招她来的?”

赵齐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是啊,是今天霍总早上给我打电话的。”

聂然回过头看着被自己压制得死死的,可依旧不服输地想要挣扎的女孩子。

皱眉盯了许久,她往后退了一步,将人就此松开。

围观群众看到她这样做,顿觉没意思极了。

这摆明是惧怕了,打算让位的节奏啊。

她一路沉默地回到了宿舍,打通了霍珩的电话。

那头响了好几下才将电话接了起来。

“怎么了?”他的声音有些低,应该是旁边有人。

“你有事?那我等会儿再打过来好了。”即使有再大的不解和疑惑,聂然在这一点上还是很理智的。

她挂断了电话,静坐在那里等了半个小时,电话的屏幕重新亮了起来。

才按下通话键,聂然直接就开口问道:“你把人招过来的?”

霍珩笑着回答道:“你不是说赵齐对你太恭敬了么,所以我就找个人让他转移一下注意力。”

聂然此时面色毫无变化,声音沉沉地道:“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

霍珩听着电话里聂然的声音,半响,也严肃认真地宽慰:“放心,人的底细我都查清楚的才放她进来的。”

聂然站在屋内来回走动着,“你让我怎么放心,这人可是跟了我们一路,要说是巧合打死我都不信!”

“那么,叶小姐请问你有证据吗?”电话里的霍珩很是悠然自得地问道。

“我有第六感!我的第六感感觉从来不会错。”聂然肯定地回答。

那端的霍珩笑了笑,“叶小姐,我现在这可是在为你制造出来的麻烦事而善后啊。”

聂然站定在了那里,不解地问:“你什么意思?”

“那天晚上好像有人自己跑到人家面前暴露出了真面目,然后被人认出来的吧。”

“我……”

聂然没想到消息会那么快就传到他耳朵里。

还没来得及解释一句,就听到霍珩继续道:“然后我没办法啊,只能把人家调查清楚请进来,好方便随时监视着啊,万一她跑到别人手下去做保镖,把我和你去那边的事情说出来,别人再顺藤摸瓜的找……”

霍珩的话还未说完,这回轮到聂然泄气地求饶:“行了!是我错了。”

电话那头的霍珩轻笑地夸奖了起来,“真乖。”

“那你打算把她怎么办?”聂然坐在床边,很是郁闷地问道。

“就让她在安保公司里待着吧。”霍珩回答。

“可是……你既然那么怕,为什么不直接杀掉她?”聂然不懂为什么霍珩要给自己找这么个麻烦放在身边。

杀掉了不就一了百了了。

谁都不会知道这件事,多方便!

电话内霍珩含着淡淡笑,“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救下来的人,我相信你的眼光不会错。”

什么叫她眼光不会错?

这是什么见鬼的理由!

聂然无语极了,“所以宁愿留着一个可能会爆炸的炸弹?”

要是霍珩现在在他面前,她一定狠揍他一顿!

“是不是定时炸弹你来帮我验一下吧?”霍珩不想她陷入在这其中,说了两三句只有就很快就转移了话题道:“把你刚那句再说一遍吧,我还想再听一遍。”

聂然还沉浸在那个女孩的情绪里,不耐地为:“哪一句?”

“就是你认错呀,我还从来没听你说过那话呢。”霍珩对于刚才她那么乖乖道歉的样子,喜欢极了。

都不用看,就能想象出她那泄气无奈的小模样。

聂然怒极反笑,这时候竟然还敢这么欠揍。

她忍了又忍,才冷然地道:“我错了。”

霍珩低低地才笑了两声,就听到聂然随后补了一句,“所以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决定在公司了再待两个星期,惩罚自己。”

什么?

再待两个星期?

那不就是一个月了?

霍珩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总算要今天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当然不会同意了,“不行!我抗议!”

聂然呵呵了两声,便回答:“抗议无效,再见。”

接着就无情的挂断了电话。

霍珩听着“嘟嘟嘟”的挂断忙音,不禁哀叹了起来。

他越发的恼怒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放这妮子去公司。

简直就是放虎归山!

现在好了,又要再等两个星期。

坐在办公室里的霍珩情绪很是低落,以至于接下来的那几天那些办公室里的员工们在看到老板那张臭脸后,都一个夹紧了尾巴做人,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就怕到时候会被误伤。

因此霍氏一度陷入在了长期的压抑之中。

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某人没有准时归来而导致的!

可怜的员工们就这样索索抖抖的熬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