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二少驾到(福利必戳)/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样难熬的除了霍氏的员工之外,还有安保公司的一众保镖们,但最可怜的就属赵齐了。

聂然和那女孩儿才第一次见面就掐在了一起,这往后还怎么办。

两个都是霍总特意交代的人,哪一边都不能得罪。

赵齐只能期盼着这两祖宗千万别撞在一起又出什么幺蛾子,然后像上次一样打起来就好。

为此他还将那女孩儿的住宿安排在了另外一栋人,尽量避开了她们的碰面。

不过估计是上天听到了他内心的期盼,再加上他的确细心的将一切都做到位了,这两位在接下去的日子里从未有过交集。

因为聂然还是喜欢独来独往,所以日夜颠倒错开了和他们那一群保镖训练的时间。

那个女孩儿呢行为做事比较规矩,每天都和那群保镖们一起训练,但是从来不在人群里说话,为人很是冷漠。

那群保镖们也碍于她可能是霍总的女人,不敢和她多说话。

时间一长,那群人对于聂然和这女孩儿的老死不相往的行径忍不住就开始小声讨论了起来。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果然不假。瞧瞧她们两个连面儿都不肯见一下。”一男的坐在食堂的凳子上,望着远处的人不禁感叹了起来。

另外一个吃着碗里食物的人切了一声,“得了吧,幸好她们两个不见面,要是见面的话那就完蛋了!就凭她们两个那气场,见面指不定得就掐起来!你忘记那次的事情了?”

那天她们这一打,差点就把房顶都给掀了。

幸好老赵同志及时的把霍总给推了出来,这才保住了整个公司大楼。

不过这件事也很快就彻底传开了,在安保公司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坐在对面的一名男保镖剔着牙望着远处的人,一副悠哉地模样说道:“也不知道霍总是怎么想的,好歹也偷偷藏着点呀。”

身边那人一巴掌就打了上去,“你是不是傻啊,这两个又不是他名正言顺要娶回去的,不过都是玩玩而已,他要偷藏什么啊!”

另外一个也调侃地笑道:“不过不得不说咱们霍总也真是厉害,那腿一旦好了,就开始耐不住寂寞了。”

“那不废话,以前腿有伤怎么玩儿女人!”

“唉……不知道咱们这公司要塞进来多少霍总的女人。”

刚吃完路过听到他们说话的一教官直接拍了他一脑门,“你感叹个屁啊,又不是你的女人,赶紧吃完训练去吧。”

“是是是……”

那一桌上的人看到是教官,都吓得一个个站了起来,忙不迭地点头应道:“是是是。”

只是教官他们的压制并没有让这个消息就此沉寂下来。

但凡只要看到她们两个里的任何一个出现,都会围坐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而那两个当事人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唯一一点的改变就是赵齐果然在那女孩儿的出现下对聂然的注意力分散了不少。

这是让聂然唯一感到满意的地方。

日子如流水一般的划过,聂然每天沉浸在训练里,还是依旧早上睡觉下午开始训练到天明,周而复始着。

从来不去过问那个女孩儿的事情,甚至连名字都不曾去打听,就好像完全没这个人一样。

春节一过,尽管天依旧寒冷,但A市的天气已经没有隆冬时节那么阴霾了,下午的阳光斜斜地打了下来,带着薄薄的暖意。

睡饱的聂然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下了宿舍楼,一如往常的就进了射击室开始射击训练。

而巧的是今天下午那群保镖也是射击训练,恰巧在公共走廊上遇见了。

其实聂然去的是单独的个人训练室,而那些普通保镖们去的则是对面的公共训练室。

但就是在走廊上的撞见也足以让教官们给吓得半死。

要知道赵总千叮咛万嘱咐离这小祖宗远点,特别是让这两个女孩儿分开,绝对不能遇上。

所以此时他心里可是心惊胆战的,就怕她们两个掐起来。

“叶小姐好。”带头的教官很是恭敬地喊了一声。

聂然淡淡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一句,然后走了进去训练室,将门给关上了。

那名教官在这番冷遇之下心里不仅没有半点不高兴,反而还为此松了口气,急忙带着人进了隔壁的训练室内开始训练了起来。

在训练了大约两个半小时之后,那名教官就提前原地解散了。

为的就是生怕到时候又遇到了聂然造成什么意外。

对此,那群保镖们一听到提前解散自然很高兴的离开了那里。

然而正当他们打算利用这一小时会宿舍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却远远地看到赵齐从楼上一路直扑下了楼,并且以从未有过的速度跑去了外面。

那群保镖们看他那番失态的样子,禁不住地玩笑了一句,“看老赵那反应估计是又有新人来了。”

身边一男保镖感叹道:“这也太速度了吧,才一个星期呢,这就又来一个?霍总受得了么这么多女人吗?”

“拜托,怎么可能受不了,他可是憋了十多年了。”

人群里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顿时周围的人都哄笑了起来。

就在大家准备离开的时候,眼前从公司门口走进来的正是他们口中那个憋了十多年的男人。

只见他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在夕阳的光芒下从远处走了过来。

身边的赵齐摆着恭敬的姿态一路地跟随着,时不时地邀请着,“霍总您请。”

那些人有些在报纸上见过,但从未见过真人,有些迟疑地问旁边人:“我不是眼花吧?那……那是霍总?”

“如果你眼花的话,那我现在肯定也眼花了。”

一群人当场呆愣在那里。

原本来两个女孩儿已经是破天荒的事了,没想到这会儿第三个来的会是霍氏新上任的总裁!

这来的等级一个比一个大,让这群普通保镖的心脏有些负荷不了。

他们这些受训保镖就算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过是在外围做事而已,从未靠近过霍珩。

如今这番近距离,让他们都有些怔住了。

站在霍珩旁边的赵齐看到他们那一群人傻傻地站在那里,立刻大呵地道:“你们都在干什么,集合,紧急集合!”

听到消息的教官们一个个跑了过来,大喊了一声,“所有人集合!”

那响亮的一声震得在场的人都清醒了过来,随即就整列好了队伍站在那里,齐声地道:“霍总好。”

霍珩站定在那里,看了一眼队伍里的人,在没有发现聂然的踪影后,他不禁问道:“我的保镖呢?”

“她们人呢?”赵齐问其中一名教官道。

那名教官想到刚才原地解散的时候那一个留在了训练室,还有一个在对面的训练室压根没出来过,于是便回答道:“两个好像都在训练室。”

都在训练室?

赵齐一听顿时觉得不妙,这两个人当着众人面都敢打,这会儿私下里指不定能掐成什么样。

于是便对着霍珩说了一句:“我马上去请过来。”

接着就匆匆忙忙地跑去了训练室。

心里一个劲儿的祈祷,千万别处什么幺蛾子。

站在列队里的那群普通保镖们听到霍珩指名要见这两个人,顿时想起了那时候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完了完了,老虎要相争了。”

“你急什么,老虎相争也不是为了你,你就好好看戏吧。”

“就是,要你操什么心。”

那群人正压低着声音小声讨论时,赵齐已经将那两个女孩儿依次请了出来。

聂然向来是不怕霍珩的,再加上她对霍珩的做法不满,硬生生的晾了他一会儿。

只是赵齐看到她这么磨磨蹭蹭,就差给这位姑奶奶给跪下了。

一个劲儿的说好话请她移驾去见霍珩一面。

聂然实在被他给说烦了,在训练室内打完了一轮射击之后,这才丢下了枪支走了出去。

在走到那里的时候,就看到霍珩公式化地简单问了两句那女孩儿。

在视线一触及到聂然后,便又说了两句将那女孩儿给打发了。

那女孩儿转身返回时和聂然两个人擦肩而过,眼神没有任何的汇集,只当对方是透明的。

聂然刚站定在霍珩面前,就听到他淡漠地说一句,“叶苒,你跟我出去,我有事要吩咐你。”

随后就转身往公司外面走了出去。

假公济私!

聂然嗤了一声。

显然对于他那严肃的模样并不以为意。

但在众人面前,她也不好驳他的面,就这样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公司。

“这就完了?不是吧。”

身后那群打算看两母老虎相争的场面的保镖们傻眼了。

“这到底算谁输谁赢啊?”

“傻啊,肯定是叶小姐啊,没看到她被霍总亲自带出去了么。”

“看来新人还是太嫩啊。”

本打算看一场精彩的撕逼大战,结果就这样简单收场,让一众看客们扫兴而归。

而跟着霍珩一起走出公司的聂然看到他坐进了车内,并且用眼神示意她上车。

聂然看在前面有司机的份上,只能跟着进入了车内。

车子一路朝着前方开去。

由于有司机的缘故,聂然和霍珩之间也不方便多做交流,整个车厢内都安静沉默的让人窒息。

霍珩趁着司机专心致志地目视着前方开车,时不时地朝着身边的人看了几眼,见她的手放在身体两侧,便动作幅度很小的捉住了她的手腕。

聂然措手不及,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开,可谁想这家伙拽得那么紧,她怕前面的司机发现,最终只能忍了下来。

得逞的霍珩笑得很是满足,轻轻地用指腹一点点的摩挲着她的手腕内侧。

聂然感觉到他的小动作,立刻杀伐地瞪了他一眼。

但霍珩只当看不见,慢慢地把玩着她那只白嫩的小手。

直到车子停在了一处郊区的闹市区后,聂然立刻装作要开车窗的样子,猛地一把抽开了手。

霍珩抿着唇笑了笑顺势放开了手。

然后对前面的司机说道:“行了,你回去吧。”

那司机恭敬地点了点头,就下了车。

接着霍珩便坐上了驾驶座。

聂然当着司机的面也不好继续坐在后面,只能跟着一起上了副驾驶。

车子重新启动,随后扬长而去。

暮色四合,郊区的傍晚很是冷清,霍珩带着聂然开车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把我载这儿来干什么?”聂然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冷清的连路灯都没有,“怎么,打算带我来抛尸吗?”

霍珩将车灯给关了,淡定地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接着犹如猎豹一般骤然窜了出去,将她死死地压制在了身下,咬牙切齿地道:“你个小东西非要折腾我一下才高兴是不是。”

天知道这三个多星期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简直就是折磨!

明明两个人在同一个城市却偏偏不得相见。

这让才吃了一顿肉的二少心里只觉得抓心挠肝的很。

被突然压在车椅上的聂然扭头看了他一眼,语气不冷不淡地道:“我怎么折腾你了,霍总这话说的我可真听不懂。明明是你在折腾我吧?我那么弱小的身体被你压着可不太好受。”

霍珩看她冷淡的样子,由气变笑了起来,他胸口微微震动着,低低的笑声就这样传了出来,“看看你这负气的样子,知道的呢是我不杀了她而让你恼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因为我收了一个女保镖而吃醋。”

聂然冷冷嗤笑了一声。

“你可以背叛一下试试看。”

那森冷的笑和眼底的寒光让霍珩莫名的心头一颤,忍不住轻咳了起来。

紧接着就转移了话题道:“我知道她的存在让你很不爽,但是咱们也不能在没证据之前就乱杀一个可能是无辜的普通人。”

聂然眯了眯眼,“无辜?她被那么多人追杀,像是无辜的普通人吗?”

那一看就是职业的,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提及到这件事,霍珩笑着半撑起了身体,并且将车内的一份文件递给了她,“这是她的档案和资料,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聂然望着手里的牛皮纸袋,面露不屑,“档案和资料可以造假,这点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她的身份就是完全造假的,而且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发生任何的破绽。

这足以说明身份这种东西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根本没有说服力和信服力。

霍珩虚压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呢喃地道:“你应该要相信你男人的能力,就像相信你男人别的能力一样。”

聂然当下一个眼刀砍了过去,不耐地推开他,“滚蛋!”

只是随后就打开了那份档案看了起来。

才看到第一行的姓名,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九猫?”

这算什么姓?

百家姓里有九这个姓吗?

而且猫?

感觉更像是代号,而不是名字。

“嗯,她本来无名无姓,是个孤儿,然后在五岁那年被一个金盆洗手的老大收养,只是那老大就算金盆洗手还是有很多仇家追杀,这女孩儿和他在一起历经了很多生死,好几次差点死了,但最后都活了下来,所以就给她取了这名。”霍珩替她娓娓解释地道。

聂然扬了扬眉,算是了解了。

九猫……反正比起她的1号来说,还是好听很多了。

至少有点寓意,不像她的更像是个机器。

她一页页地将那女孩的档案全部给看完。

在看到最近的一些资料时,她眉头不禁轻皱了起来,“陷害?你是说她是被陷害的?不会吧,她不是那天在车上说她把货给弄丢了吗?”

“不是的,实际上她是被她的自己的老板构陷,做了替罪羊才导致被人追杀,只是这件事她并不知情。”霍珩替她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的老板表面上是合法经营外贸出口,但实际上是走私的,可能这件事她自己都不知道。”

“这么蠢?”

“不是,她在那家公司名下只是一个普通保镖。那次的运送时一共派出去了十二个保镖,有六个是特级保镖,可最后她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

“那可真倒霉。”聂然凉凉地说了一句,却并没有对此有多少的同情。

将剩下的一些内容全部看完之后,她才将文件夹给合并了起来。

“她的遭遇的确看上去很让人同情,但你收这样一个随时被追杀的人,不怕引火烧身?而且你别忘了,她有皮下定位系统,这对你来说就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霍珩微微一笑,突然问道:“你没发现她手臂受伤了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聂然一下子没有跟上他的思维,“你什么意思?”

“她那天逃出来之后找了个私人地方把那东西给拿了出来。”

拿出来?

聂然回想了一下那天她和九猫打架的场景。

的确好像有好几次她的右手都没有动,其中有一次不得已抬手挡之后,脸色就变的很难看。

然后很快就被自己给压制住了。

原来她是手上有伤啊!

只是……

“私人地方?是她自己吧。”聂然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女孩子还真是厉害啊,敢自己给自己下手。

“九猫……真以为自己是有九条命的猫吗……”她盯着牛皮纸袋子缓缓地低语着。

坐在旁边的霍珩看她坐在那里像是发呆似的,连忙说道:“我知道你的性子,你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潜在的危险,但你现在并没有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她是有目的靠近,不是吗?而且你别忘了,是你自己暴露在她的面前,使得我不得不将她召进来,严密看管着。”

没错,这的确是她的失误。

要不是她自己一时脱口让对方发现了自己,霍珩也不会主动将她招揽进来。

如果说对方真的是有目的靠近,那么自己也是其中那个变相的助攻。

可就是想到自己是助攻,她才会越发恼怒那个叫九猫的。

聂然的手紧握成全,眼底冒出丝丝的寒气,让身边的霍珩以为她是想杀人不成,才这番愤怒。

于是连忙提醒道:“不要和我说宁错杀也不放过这种话哦,别忘了我们的身份,是绝对不可以乱杀一个可能也许是无辜的普通人。”

聂然深吸了一口气,才想起她自己现在是一个军人的身份。

“好吧,既然是我做错了,那她由我盯着。”

她的退让让霍珩很是高兴,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真乖。不过你也不用那么太过紧张,她只是一个普通保镖而已,靠近不了霍氏,只能派出去做点别的工作,再加上我又特意叮嘱赵齐好好照顾着,基本上她的衣食住行以及出门都会有其他保镖看管着,不会出问题的。”

聂然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霍珩见她那么乖,真是越发喜欢起来,随即他忽然说道:“哦对,还有一件事。”

“什么?”聂然侧头看向他,眼里带着一丝不解。

“前段时间某个人好像和我说想要好好的而被调教一番,还说在公司里等着我。”

呃……

聂然神色一愣。

就趁着那几秒,身边的人再次扑了过来。

“你疯啦?在这里?”聂然再次被扑倒在车椅内,低呼地道。

霍珩按了一下车内的按钮,只听到四面车窗被全部升起,“放心,这里没问题。”

“不是,你……喂!”聂然话还没说完,霍珩的唇已经落了下来。

在她唇间辗转了一番之后,他才抬头低声地道:“你再不给我,你家男人可能明天就疯了,宝贝儿。”

聂然被他这番攻势之下,气得胸口微微起伏,“疯了更好。”

“你怎么那么狠心呢,嗯?”

霍珩眉梢轻挑起,手已经熟练的开始往下游走了起来。

------题外话------

今天章节有福利,凡是付费并且全文订阅的正版读者们都可以进群验证交截图换取福利哦!

验证群:118771270

PS:很多人问我九猫是好人坏人,但更多的问我她是不是小三,在这里说明啊蠢夏的文文里没有小三,没有小三!【敲黑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