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不舍的离别,机场遇熟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在夜幕下一路疾驰。

在回去的路上霍珩不由得侧头问了身边的人一句,“不如跟我回去?”

聂然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不了,反正才下个月才开始洽谈军火,我就下个月回去好了。”

“你就想着军火,不想着点我?”他无奈地道。

霍珩那话的潜台词其实是想这几天让她陪陪自己,毕竟马上就要走了,而且基本上一个月不见面。

一个月啊!

这姑娘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硬是没听出自己的话,干净利落的一口拒绝。

难道她就不想自己吗?

一般的姑娘看到自己男朋友要一个月不在身边,不都会利用接下来的时间粘着男朋友的吗?

怎么到她这里就全部失效了呢?

本来他还沾沾自喜的想着自己要离开了,她肯定会留在自己身边,到时候……嘿嘿嘿……

可谁想到这妮子完全不按正常套路走。

在感觉到身边男人浓浓的哀怨之后,聂然眼中带着疑惑地问道:“想你什么?”

想他什么?

这妮子居然问他想他什么?!

霍珩只觉得胸口一股郁结之气翻涌。

良久,他才闷闷地点破道:“我后天就走了,你难道就不想陪陪我?”

“陪你?”聂然斜睨了他一眼,这家伙现在对自己可谓是全面解锁,只怕这个陪他可不简单吧。

一眼就看穿的聂然哼笑了一声,“不用了吧,我怕陪你两天你到时候腿软着上飞机,那还有什么精力和人斗智斗勇。”

霍珩听到她的挑衅,深邃的眼眸不禁虚眯了起来。

要知道这关于男人的自尊问题。

他缓缓转过头望着聂然,低沉而又带着磁性的嗓音里带着一抹危险的气息,“你确定?要不然咱们试试,如何?”

他刚才不过是顾忌着她的身体,才没来第二场,可谁知道这妮子居然敢质疑自己!

随即他就要找个就近的僻静地方准备身体力行一把。

聂然眼看他有打算停车的趋势,又鉴于在自己在车内,车门又都锁了,摆明了斗不过他。

于是她见好就收地道:“天很晚了,我今天的训练还没有结束,快点开车送我回去。”

然而霍珩却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他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味深长地道:“你的训练不是在刚才就已经充分完全的训练完毕了吗?”

那话语中明显在暗指刚才的事情。

聂然脸色当下就不好了。

她眼眸中带着阴沉之色,虽平静,却让人感觉到了别样的心惊。

霍珩突然发现这妮子好像不太喜欢谈及这种事情。

是因为害羞吗?

嗯,看来她还是有女孩子应有的娇羞啊。

霍珩心里暗暗笑着。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想法会在不久的将来彻底被推翻。

此时的霍珩看着她不善的脸色,便不再继续逗弄她了。

因为这妮子不是那种普通女孩子,惹极了最多捶一下,咬一口。

她可是炸过一窝海盗,又枪杀过那些老大们的,不动手则以,一动手那肯定不死也残啊。

所以他还是决定走怀柔路线比较好。

他温和地轻语,“陪我回去吧,我后天就要走了,等再见面就要一个月之后,一个月不见面难道你不想我?而且我走的那天你不打算送下机?”

他姿态放得那么低,又话语中带着些许的讨好。

聂然对别人可以冷淡,可他……

还真有些没办法。

好像自从经历了那次在坤老大地盘上的事情之后,她对这家伙就一点都冷不起来。

就感觉像是被他吃得死死的。

聂然很是无奈地看了身边的人一眼,“那你总要让我回去拿几件衣服吧?”

话语中显然已经是答应了下来。

霍珩听到了,眼前唰的一下就亮了起来,笑着道:“别拿了,明天我让人给你送新的衣服过来。”

他现在好歹也是霍氏的总裁,要什么衣服没有,就是买个商场都可以,哪里还需要特意去拿。

说着就要打方向盘往霍宅的方向开去。

聂然看到之后连忙说道:“不用了,你开车送到我门口,我自己上楼拿就好了。”

霍珩侧头微微一笑,挪揄地道:“这么会替我省钱啊,有贤妻良母的风范啊。”

随后他正打算重新掉头往刚去的方向继续笔直的前行时,却听到聂然解释了一句:“不是,我是嫌衣服太多。”

“……”霍珩打着方向盘的手一顿,略有些无语地笑道:“我真是头一回遇上嫌衣服多的姑娘,不都说姑娘的衣柜里永远缺一件衣服的吗?”

“衣服太多不方便搬运。”

聂然理智而又现实的回答让身边的霍珩彻底默了,“……”

调整方向,车子再次朝着公司行驶而去。

等到车子稳稳当当停在了公司大门后,聂然下了车径直朝着公司内走去。

其实那时候早已经过了门禁时间,按理说是不允许进出的。

但门口两名站岗的保安却像是没看见似的,随意地让她出去。

聂然一路上畅通无阻,无人敢拦,很快就上了楼,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就再次下了楼。

只是巧的是,在宿舍大门口的通道上迎面就遇到了那位刚给她翻查过资料的九猫。

在料峭的初春夜晚下,她外套斜斜地搭在了她的手臂上,短发上有汗水滑落,看上去应该是刚训练完,准备回宿舍洗澡休息。

由于有了上次那个误会,两个人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以至于现在她们两个人一个要朝里面走,一个要出门时,在错身之际连个眼神交汇都没有。

就这样冷冷地擦身而过,完全没把对方放在眼中。

最后各自走远。

然而就是一个看似简单的错开,门口那些正准备走进来的保镖们却看到心惊胆战,一个个凝神屏息着。

直到看到她们两个相安无事地各自离开之后,那群人才松了一口气。

“天,我刚还以为她们会打起来呢。”一人拍着胸口,像是劫后余生一样地说道:“要是她们再打一场,我感觉宿舍楼肯定被掀。”

对于当时她们在门口那一场打斗这些人可是记忆尤深的很。

精彩归精彩,同样也太可怕。

特别是叶小姐那掐着九猫的那姿态,绝对是彪悍到了极点。

随后另外一个附和地点头,“是啊,就算房子不被掀,肯定宿舍里一定破坏严重。”

在那几个人还在宿舍楼的门口讨论的时候,聂然已经走出了公司大门口。

在走出来之际,她看到不远处赵齐正点头哈腰地站在霍珩的车门口,似乎在听霍珩的吩咐。

等到她走进,霍珩已经吩咐完毕,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

赵齐似乎也发觉了,便笑着主动地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叶小姐,您请。”

“谢了。”

聂然在对一般人的时候基本的礼仪还是会做齐的。

她顺势坐进了车内。

赵齐随后就替她关好了车门,对着他们两个说道:“那霍总,叶小姐你们一路小心。”

霍珩点了点头,就再次启动的车子引擎,离开了公司。

聂然看着后视镜里还恭敬地站在那里的赵齐,笑而不语。

这么晚居然还留守在这里。

怪不得这人明明什么能力都没有,还能坐上这个位置。

原来是马屁功力如此炉火纯青,这才稳坐安保公司的总经理位置。

车子在深沉的黑夜中快速地行驶着。

大概是霍珩觉得太晚了,想让她早点回去休息,车子明显比刚才的速度要快很多。

过了半个小时就已经进入了霍宅。

午夜十二点,霍启朗早在陈叔的服侍下睡了。

整个霍宅静悄悄的很,霍珩和聂然两个人摸着黑就回到了房间。

一回房间,聂然率先就进了浴室洗了个澡。

刚在车里和他闹腾了一阵,身上早就已经有些汗涔涔了,所以她才回到房间就先去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衣服。

霍珩看她先占了浴室,也不急,先开了电脑发了几分邮件,批阅了几份文件,慢悠悠地等着她出来。

在等了二十分钟后,浴室的门打开了。

聂然一身清爽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去洗澡吧。”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对着霍珩说道。

霍珩抬头看了她一眼,接着合上了电脑,走进浴室里,但不是洗澡,而是拿出了吹风机,插上了插座,对着她拍了拍椅子。

“过来吹头发。”

聂然迟疑了两秒,最后还是走了过去,乖顺地坐在了椅子上。

霍珩替她吹干头发的时候,才提及到她心剪的短发,“怎么剪这么短?”

从下午看到的时候他就发现聂然的头发剪过了,只不过那时候一心想着吃肉的问题,也没有多问,现在有空了便问了一句。

聂然盘腿坐在那里,闭着眼靠在椅子上,“嗯,剪短一点,这样就不用一直去理发了,太麻烦了。”

霍珩笑了笑,真不知道自己找了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不要衣服,不要化妆品,甚至还不要形象,普通女孩子的爱美、爱漂亮、注意形象,完全没有在她身上体现出来。

不过,应该就是她这般的与众不同才如此深深地吸引着自己吧。

卧室的落地灯照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朦胧的暖色调看上去温馨极了。

就好像是恩爱的小夫妻一般。

没过一会儿,霍珩关了吹风机,对聂然说道:“好了,已经吹干了,快去睡吧。”

她的头发很短,所以吹几下就能干。

聂然点了下头,从椅子内站了起来。

此时,霍珩已经拿着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等他洗漱了一番再走出来后,屋内的灯光已经全部被关了,只有卧室的几盏壁灯还开着。

看样子聂然已经回去睡了。

霍珩心里顿时有点小小地失落感,尽管他并没有什么话要洗完澡之后和她说,也知道这妮子今天是真的累了,但……

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莫名的失落。

就又有种回到前几天没有这妮子在身边的孤独感。

漆黑的房间依靠着几盏微弱的小灯,只能勉强看清眼前的路。

霍珩不想惊醒屋内的人,放轻了脚步地走到了自己的床边,掀开了被子的一角,然后躺了下去。

这一躺下去,他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

床上有人!

他转过头透过避光微弱的灯光仔细一看,一颗毛茸茸的头正缩在被子里,背对着他。

霍珩这下立即笑了起来。

他伸手小心翼翼地将她拢进了自己的怀里。

聂然感觉到霍珩正在抱自己,只是这时候她已经有了睡意,不想再醒过来,就顺势转过身扑进了他怀里,一只手很自然而然地环住了他的腰间,就这样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

霍珩被她这番动作给怔愣了几秒。

随后咧开了嘴就这么搂着她安心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聂然就跟着霍珩去了公司,就这么一动不动地整整陪了他一天。

因为明天就要走了,时间太紧,霍珩心里头很是舍不得,就连当天午饭他都是让聂然打了饭菜上来一起坐在办公室里解决。

晚上和霍启朗吃了顿饭,又在书房里聊了一下关于明天洽谈的问题,霍珩看了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就借口说要准备明天去洽谈的资料,早早地回到了卧室,想要争取时间和聂然再缠绵一番。

见聂然正巧洗好了澡,他一如和昨天晚上那样替她吹干了头发,然后自己又洗了个澡。

然而等真上了床,他反倒没那心思了,就单纯地抱着她躺在床上,和她聊了一会儿。

说是聊,实际上是霍珩说,聂然在听。

当然,两个人也不是说什么情人之间的悄悄话,而是在教聂然接下来该如何一个人面对那些事。

比如公司里哪些人是站在他这边可以利用的,哪些人是阳奉阴违的,还有哪些人是要和他作对的。

霍珩将这些事情都一一和她分析了一遍,把该讲的不该讲的都统统给她讲了一遍。

为的就是怕自己远在千里之外,无法护她周全。

聂然在这些事情上听得很是认真,等讲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很晚了。

他不舍地聂然硬提着精神和自己说话,连忙就关了灯,搂着她睡,一起睡了。

隔天一早起来,因为霍珩的航班是在下午,所以上午霍珩去公司处理最后一点事物,等到了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他就坐车去了飞机场。

作为贴身保镖却不跟他一起去海外的聂然理所当然地护送他去了机场。

在上车之前,她发现这次霍珩一共就带了两个保镖。

而且还不是霍启朗身边的人。

只不过在车上她不好多问,只能等到了机场的待机室内,聂然让那两个人在门口守着。

那两个保镖在安保公司见得知过聂然的英雄事迹,恭敬地点头站立在了那里。

聂然随即将门关上,走到了霍珩身边,问道:“这次你就带这两个手下去?”

霍珩脱下了西装,坐在了沙发上,姿态翩然地问:“那你希望我带多少人去?整个安保公司吗?”

聂然跟着一起坐了下来,皱眉地道:“就算不是整个安保公司,但至少霍启朗身边的人应该跟着你一起吧?”

上次陈叔不就跟着霍珩一起去的吗?

还有阿骆、阿虎、阿豹都是霍启朗身边的人啊。

这次怎么就从安保公司挑了两个就算充当保镖了?

霍珩看她那紧张的模样,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头,“不用,以前陈叔跟着我是因为达坤不是他们所熟悉的范围,现在走的是老本行,那些人又和霍启朗合作多年,根本不需要人盯着。其实这也算是一种考验吧。”

又是考验?

聂然撇了撇嘴,凉凉地感叹道:“你可真倒霉,怎么有数不尽的考验呢。”

霍珩对此却不以为意,“再多的考验都比不上你这一关啊。”

这是说她太难搞定的意思吗?

聂然轻瞪着他,随后就催促地道:“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整理整理之后就走吧。”

“急什么,你还没给我一个告别之吻呢。”霍珩坐在那里,把头凑了过去,指了指脸颊处。

一脸就是要讨吻的样子。

聂然警觉地看了看门口,然后推他,“你疯了,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到时候传到霍启朗耳朵里就不好了。”

被拒绝地霍珩很是失落地叹了一口气,“你和别人家的女朋友真是一点都不一样。”

聂然挑起了眉梢问道:“哟,那你现在是想要别人家的女朋友了咯?”

霍珩一听,急忙变脸,“不要,别人家的再好,我也只要你。”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不好呗。”聂然抓着不放地继续问。

霍珩从善如流地笑着道:“要是能给我一个离别之吻,那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朋友。”

他三句话不离一个吻,就连最后的夸奖中都带着索吻的请求。

聂然拗不过他,又觉得一个月不见,时间的确是长了点,于是揽住了他的脖子,轻轻地啄了一口。

霍珩本来是不抱希望的,却没想到她真的小小地亲了一口。

那湿湿软软的唇只是这么轻浅地碰一下,都让他心里酥麻不已。

“早去早回,安全回来,听到没?”聂然亲完了之后,就像所有女孩子一样叮嘱了他一番。

霍珩心里美得要冒泡,笑着连连点头承诺地道:“好,我一定安安全全地回来,你等我。”

聂然最后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接着催促地道:“快走吧。”

霍珩手臂上搭着西装,最后搂了楼她的腰,亲了亲她的脸,便开门带着两个保镖离开了登记室。

聂然站在门口,看到他过了安检,背影彻底消失在了重重叠叠的人影中,她才转身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叶小姐,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刚才一直站在聂然身后的司机见聂然要离开机场,连忙问道。

这名司机本来是专门给霍珩开车的,但霍珩在离开之前将他拨给了聂然用。

于是,她神色平静地回道:“回安保公司。”

“好的。”

那名司机立刻快步朝着门口赶去,想趁着聂然还未出来,先把车子开过来。

机场内人来人往,客流量很大。

在距离聂然不远处,有两个熟悉的人影也正往外走去。

“回到学校要好好的,乖一点,知不知道?不要再惹是生非让你爸爸不高兴了,去年的事情你爸爸到现在还耿耿于怀,你再不乖,我也没办法帮你了。”

在人群中,一个中年妇女叮嘱的声音不断地响起。

“还有啊,那个贱丫头现在越来越得你爸喜欢,今年过年的时候你爸还叨念着她,希望她能回来过年呢,所以你一定要给我争气,明不明白?”

她那烦人而又碎碎念的叮嘱让身边那个正在玩儿手机的小小人儿有些不耐烦了起来,“知道了知道了,妈,你现在真是越来越罗嗦了!”

------题外话------

啦啦啦啦,你们猜猜看那两个人是谁啊?我相信你们猜得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