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闹市区的争执,出手帮忙/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糟糕了!

可要打起来的话,怎么没有人和他说?

完了完了,这两个祖宗都是霍总的心头宝,得罪哪个都不成。

这会儿一个受了伤,还在他的地盘上受伤,他肯定会遭到牵连的!

到时候霍总要是知道了……

天!

他都不敢想象接下来自己会怎么样!

赵齐此时心里头很是焦躁不安,一个劲儿地点头,脸上写满了担忧的神情,“好好好,我现在马上去,马上就去。”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上了办公室,打电话给自己的私人医生,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那医生本来还有两三个病人,一听到赵齐这么着急忙慌的,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也顾不得那几个病人,只能让其余几个病症不重的病人明天早上再来。

并且保证明天自己早点来,提前给他们看,那几个病人听到这之后这才离开。

接着那名医生立刻提着医药急救箱开着自己的车就往郊区的安保公司赶去。

等到了那里的时候,赵齐已经在公司大门口等着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那名医生看到赵齐着急忙慌地,甚至在门口等着自己,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要知道以往他打电话过来,一般都是在办公室等着自己,哪里回像现在这样在大门口候着自己。

“你可算是来了,赶紧跟我走吧!”赵齐一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把抓着他就往公司里拽,“大事,特别大的事情,你赶紧跟我走吧!”

“什么大事啊?”那医生被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慌了起来。

赵齐很是严肃正经回答:“救人!”

那名医生被他一噎,心想着:你叫我来,可不就是救人!

难不成还杀猪啊!

可碍于他是自己的金主,所以只能将话给憋了回去,跟着他一起往公司里面走去。

赵齐先是让自己的私人医生在自己的办公室等着,然后自己再下楼去找九猫。

等到训练室的时候,他看到别人早就已经解散了,唯独九猫还留在那里不停地做着单调重复地射击训练。

赵齐顶着那巨大的枪响从门外走了进去,喊了一声,可九猫带着隔音耳罩,又专注地盯着枪靶,根本听不见。

无奈,赵齐只能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正专一训练的九猫霍地转过头,神情冷厉地望着身边的赵齐。

赵齐被她那凌冽的眼神给威吓到了,吓得说话间竟小小地结巴了一下,“那个……九小姐,医生我已经给你请了,你看是去你宿舍治呢还是去我办公室?”

九猫将耳罩拿了下来,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皱眉道:“我没说我要医生。”

赵齐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勉强地笑了笑,“这个,是叶小姐说替你找个医生的。”

他其实很怕九猫在听到叶苒的名字的时候会突然暴怒,毕竟是叶苒把她给弄受伤的,这万一让她自尊心受损,迁怒到他自己就不好了。

而站在他旁边的九猫手中换弹匣的动作一顿,“叶苒?”

在看到九猫眉头拧得更加紧之后,赵齐的心立刻“咯噔”了一下,可脸上还是勉强露出一丝笑,点了点头,“是……是啊……”

九猫沉默了片刻,视线不由得转移到了自己的手臂上。

难道她知道了?

那天她就挡了一下,应该不可能会被发现吧?

想了又想,她最终应了下来,放下枪支跟着赵齐上了办公室。

那名医生在办公室内早已等候多时,他在办公室里已经想了很多种自己马上要救的人会是个什么情况。

晕厥、吐白沫、抽搐等等一系列的可能性。

但当他看到一小姑娘跟着赵齐平静地走进来时,他傻眼了。

那个可能随时要死的病人呢?

“人呢?”他不死心地问道。

赵齐指了指身后的九猫,“就是她。”

“她……哪儿有病?”那医生前后地打量了她一番,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要死的或者是需要急救的病人。

赵齐被他这么一问,也转而看向了九猫。

他当时只顾着要给她找医生,根本没问清楚她哪儿受伤了。

“我手上的伤口崩了。”九猫主动将袖子挽起,就看到她手臂上缠着好几层的白色绷带,上面已经被鲜血给沾染出了星星点点。

后来等给九猫把伤口给重新擦药、缠上绷带之后,被赵齐送下去时他很是不理解,就一个伤口崩裂有什么好着急的!

既没有感染也没有发烧,这有什么好着急忙慌地让他过来!

可赵齐却说这位是他的祖宗,一点小碰擦都不可以有,不然他就完了。

那医生不明白赵齐口中的完了是什么意思,也不懂为什么那小姑娘是他的祖宗,只是单纯的以为可能是他老婆的远方亲戚。

所以在当前还是替九猫很是仔细地擦了药,重新换上了绷带,并且小心嘱咐着她尽量不要碰水,也不要用手去拿重物。

要多多修养,防止第二次的伤口崩裂。

赵齐在心里一一的记下,然后送完了那名医生回来之后,九猫还站在办公室里。

她此时已经将袖子放了下来,对着赵齐简单地点头致谢,“多谢赵总。”

赵齐连连摆手地道:“不不不,这我可不敢担,你要谢就谢叶小姐吧,是叶小姐让我把人请来的。”

说完之后,又观察了一些九猫的神情,见她好像没有不悦的样子,不禁再次小心翼翼地说道:“其实叶小姐人挺好的,就是因为作为贴身保镖的缘故,所以比较小心而已。”

赵齐小心翼翼地又观察了一会儿,看她既没有眉头紧皱,也没有眉头舒缓,一时把握不住,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半响之后,九猫才重新开口问道:“她人呢?”

赵齐一愣,慢了半拍似地回过神道:“哦,她出去了。”

九猫看了眼时间,这个点按理说她应该在食堂吃饭,接着去训练场训练才对,怎么会好端端的跑出去?

“去哪儿了?”她问。

“她说出去在周边逛逛。”

因为刚才他在门口等私人医生的时候看到聂然走出去,所以很是爽快的回答。

那时候他还问聂然要不要保镖陪同,但遭到了聂然的拒绝。

不过他随后想到前段时间她那彪悍的打斗能力,他也就不再强求了。

九猫听了之后点头,再次道谢,“知道了,多谢。”

接着就走出了办公室,离开了公司。

看样子是去找聂然了。

赵齐站在窗口默默地想着。

就是不知道她们两个人一见面会不会还打起来。

……

而另外一边的聂然浑然不知道九猫在找自己,依旧继续在热闹的街头闲逛着。

过两天她就要回霍宅了,到时候就无法如此出入自由,趁着现在她还自由着,好好的逛一会儿。

暮色四合的街头,人潮涌动。

聂然穿梭在郊区的一条热闹市场中,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两边的小摊上叫卖声不断,各种食物的香气弥漫开来,在这料峭的寒夜中带着一抹温暖。

聂然找了个卖烤红薯的摊子,买了一个刚出炉的红薯,一边走一边吃着。

看上去很是悠闲。

不知逛了多久,也不知逛到了哪里,在喧嚣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哎哟!我的包子!你小子,撞烂了我的摊子,还想跑?”一个中年男人愤怒的声音从人群里响了起来。

而随即一个稚嫩的男孩子声音也响了起来,“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放开你?放开你,谁赔我的包子!”

那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引得周围的人都纷纷移了过去。

一条拥挤的小街道上都站满了人,现在一大帮八卦好事的人往那边移动,聂然作为人群里的一员就这样被迫地跟着他们朝那个方向移了过去。

聂然本想打算等人群不再移动了,自己在找个空隙离开。

然而正当她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想要离开时,却听到一个很熟熟悉的声音响起,“你放开我,你再敢碰我,小心我叫人了!”

聂然脚下的步子一停,转过头就朝着重重叠叠的人影缝隙里看去。

果然是聂熠!

刚隔得太远,只是隐约听到一个男孩儿子的声音,现如今靠得近了,再加上他那霸道嚣张的少爷脾气,极其容易辨认。

只是……

这位少爷不是在童子军校吗?

为什么会在这里?

聂然这才想到,童子军校的地址在郊区,距离保安公司并不是特别的远。

能在这里遇见倒也不是特别的奇怪。

但,这个点军校应该已经关门了吧!

这家伙是怎么出来的?

聂然又看了一眼他身边,没有叶珍,也没有别的同龄小伙伴。

基本可以判定是他一个人独自偷溜出来的。

从军校能偷溜出来,这小子倒是挺聪明啊。

聂然站在人群里默默地看着聂熠被那个中年大叔抓着后领子,将他直接拖了回来。

见他几次三番要跑,索性就揪着他的后领。

聂熠向继承了聂诚胜的性子,脾气倔的很,一直不停地往外跑。

那张小脸被衣服勒得通红,他还是不停地朝着外面跑。

“叫人?你叫啊,你现在就给我叫啊!”那人一把就把他给抓了回来。

“你松开我,你快点松开我!”聂熠被他抓着,双脚乱挥乱蹬着,嘴里威胁地道:“我告诉你,我爸可是很厉害的人,你再敢懂我,我让他把你抓进去!”

他的本意是想试图将那人吓退,结果那人不仅没有被吓退,反而冷哼地道:“把我抓进去?来来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了不起的人物就这么随便乱抓人!”

说着就像是抖威风似的提留地着他,将他用力地甩了两下。

聂熠在家里向来作威作福,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哪有别人敢欺负他,这是第一回他偷溜出来,还被人这样抓着,心里其实慌乱急了,“我……我……你松手,你快点松手!”

“你不是让你爸来嘛,你快点喊人啊!你个臭小子!把我的摊子撞成这样,还敢说把我抓进去,你信不信我现在先把你抓进去!”那中年大叔看到这熊孩子把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包子给全部撞翻了,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对他自然也没有那么客气。

聂不停地用手推开他,嘴里嚷嚷为自己壮胆,“什么撞烂你的摊子,我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更何况也没有撞烂,只是碰到了一个角而已!”

那中年男人将他拽了过去,指着聂熠口中所谓的一角,怒声问道:“碰到一个角?你自己看看,那是一角吗?我刚做好的包子全给你撞在地上喂了狗,你让我还怎么卖?”

聂熠被他死死地掐着脖子,看着那些滚落在地上的热包子,有些的确是被街上的几只狗给叼走了,于是他不自觉的就弱了下来,“我……我不小心的……”

“你不小心?你以为你一句不小心就完了?那我的损失谁来赔!”中年男人很是愤怒地质问着。

“我……”

实际上他也不是本意想去撞那些笼屉的,实在是刚才人潮太拥挤了,不知道谁撞了他一下,这才让他不小心撞倒了那些笼屉。

他其实被撞得也很疼好不好!

那个中年大叔看到他弱弱的声音,立刻怒斥道:“去!带我去把你那厉害的爸找过来,他要真那么厉害,那就算赔一两屉包子那也不是问题。”

聂熠后领被拽着,根本无法逃脱,只能站在那里,低垂着头不说话。

周围的人看到一个个也不说话,就这么看戏似的望着,其中就包括聂然。

厉害爸?

聂熠倒是的确有个厉害的爸,但是只怕这件事告诉他,聂熠估计免不了又是一顿打吧。

逃学,还给他丢人!

啧啧,没个几天禁闭她就不信聂。

聂然双手抱肩地站在外面,望着里面的人,完全没有想要去搭救的心。

而站在人群中央的那名中年大叔看他没反应,顿时推了他一把,“去啊!不是刚还很能耐吗!我告诉你,你要是今天不赔我这两屉包子的钱,我就把你送警察局,然后让你爸妈过来把你领回家!”

这其中的一句让你爸妈把你领回家戳到了聂熠的神经线,他马上就开始挣扎了起来,“不,不要告诉我爸爸!不要!”

那中年男人一不留神真就被他给逃脱开了。

他急忙将人给重新拽了回来,呵斥道:“臭小子,你给我回来!哼!我就知道你刚说的都是骗人的,什么你爸爸很厉害,糊弄我是吧?!”

聂熠跑的太猛,又被他这么一拉,立即就被呛到了,他捂着脖子咳嗽地道:“不是的……我爸爸真的很厉害……你放手……你快给我放手……”

“厉害?好啊,那你让他来啊,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厉害!”那中年男人明显就是不相信他的话。

甚至还又狠拽了他两下。

聂熠的小身板哪里经得住这几下。

就像是死了的小鸡仔似的在空中晃了几下。

站在人群外的聂然有心想让他知道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围着他转的,所以一点也不想搭救他。

反正到最后聂熠扛不住了,也会乖乖的带着那中年大叔去军校解决。

但是这事儿惊动军校,必定惊动聂诚胜。

这次他肯定免不了一顿罚了。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女孩子的声音从人群里响了起来,“住手!”

不远处的人群里发生了些许小小的骚动,接着人群就自动分开了一条道,一个同样让聂然熟悉的人走了出来。

九猫?

她不在公司里训练,跑这儿来干什么?

那中年大叔看九猫一个小姑娘,本就心气不顺,语气也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你谁啊?”

九猫走到他面前,那张和聂然看上去差不多年龄的年轻脸庞上满是冷然,“放下他!你这样欺负一个孩子,不觉得可耻吗?”

那名中年大叔怒不可遏地道:“可耻?小姑娘你看看清楚,我是受害者!这臭小子把我的包子全给糟蹋了不说,还想跑!”

顺着那名中年大叔的手看去,九猫看着一地的包子,随后便说道:“他糟蹋了多少包子,我赔给你。”

“你?”那大叔看了看她,似乎是在打量她说话的真实度,随后便考虑了一下说道:“好吧,也不多,就两屉包子,一个包子五块钱,一屉包子十个,两屉包子是一百块。”

聂熠顿时跳了起来,“什么包子那么贵,要五块钱啊,你分明就是在讹人!”

那中年大叔听了眉头马上就竖了起来,九猫当下就掏出了两张红票地递了出去,“行了,这里有两百块,可以放他了吧。”

那大叔一看,见那小姑娘出手大方,也就不再和聂熠计较了,“臭小子,算你走运,今天遇到了一好姑娘,不然我非把你送去警察去,让你爸妈来找你!”

聂熠得到了自由之后,连忙躲在了九猫的身后,然后狐假虎威地道:“哼!像你这种黑心店铺,迟早关门!”

那中年大叔本来已经打算就此了事,结果谁料这臭小子居然咒他,气得他急忙转过身作势就要揍他,“你说什么!你个臭小子找打是不是!”

眼看着那拳头就要下来,九猫手明眼快地一手挡住了他的拳头,并且在手中加重了几分力道,提醒着,“老板,动手打人,我可以把你送去警察局的。”

那老板没想到这姑娘手劲儿那么大,比他一个男人的劲儿都大,只能恨恨地放下手,怒道:“这臭小子诅咒我!我才开张呢,都还没做第一笔生意呢,又是被他撞掉了笼屉,又被他这么说,多晦气啊!”

九猫想了想,对身后的聂熠冷声地道:“道歉。”

向来大少爷脾气的聂熠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道歉,偏头哼了一声,“我才不要!我又没说错!他本来就黑心,五块钱的包子我都能在学校里买两个了!”

那大叔气极了,“那是你们学校!谁规定整个A市的包子价格都要按你们学校的来啊?你们学校是物价局啊?!”

九猫这会儿也对着聂熠下起最后的命令,“道歉,快点,不然我就马上走。”

这一威胁极其的有用,在A市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聂熠很快就怂了下来,很是不甘愿地低声敷衍了一句,“对不起。”

“他已经道歉了,这样总可以了吧。”九猫挡在聂熠的身前,冷冷地问着眼前的大叔。

那大叔拧着眉头,似乎还是觉得不够,“他那是在对我道歉吗?他根本就是在跟地面道歉!一点也不诚恳!”

“你如果想要诚恳,那明天我带着他跟你去一次物价局和卫生局。”九猫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中年大叔顿瞬间被她噎住了。

他本就是个小本买卖,无证经营,要是去了那些局,他哪里还能继续做下去。

最终,那大叔只能灰溜溜的放他们离开。

------题外话------

表说什么九猫救渣弟不好哦,她只是普通的路见不平而已~不平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