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是你想要杀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在另外一边,还浑然不知危险来临的那群严老大的三名手下在接到了严老大的命令后,就带着聂熠往最为偏僻的地方疾驰而去。

在后车座内的聂熠瞪大了眼睛,双手绑着,嘴里带着绳索,他因为无法说出完整的话,只能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呜呜呜的声响。

身边盯着他的那名手下,嘲笑地道:“嘿!你们看这小子都绑成这样还不安分。”

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手下转过头看了一眼聂熠的动作,笑着道:“你就让他挣扎会儿吧,反正等会儿他就再也挣扎不起来了。”

“也是。”那人赞同地点了点头。

坐在车旁边的聂熠一听,挣扎的动作一顿。

什么叫等会儿再也挣扎不起来了?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聂熠的心里隐约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开始越发的奋力反抗了起来,就连喉咙口的咽唔求救声也变大了,“呜呜……呜呜呜……呜!”

身边的那名手下看到他那样子,在车里笑得很是猖狂,“瞧瞧,他急了,哈哈哈……咳咳咳!”

他的笑声还未落下,就只觉得自己胸口一疼,立刻就岔了气,连连咳嗽了起来。

等到咳完,他当下就给了聂熠一耳光,“靠!你个臭小子找死啊,居然敢撞我!妈的!”

他边揉胸口边怒骂着,似乎还不解气,又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聂熠何时有过这种待遇,气怒之下就像个导弹似的笔直地朝着那男人的脸上撞了过去。

那男人一时间只顾着给自己揉胸口,没来得及反应,就这样被聂熠用额头撞在了下巴,那力道大的差点就下巴脱臼。

他整个脑袋直直地撞在了车玻璃上,头痛加上下巴疼,以及被咬到的舌头。

当下他整个人都快懵了。

坐在前面的两个男人看到他那个蠢样,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老赵你连个臭小子都干不过,你还混个屁啊。”

那男人捂着自己的下巴,口齿不清地怒声回答,“滚你妈的,老子不过那是一时失手而已。”

随即那男人一把扣住了聂熠的后衣领子,接着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刀指着他,恶狠狠地道:“臭小子,你别逼我现在就杀了你!”

聂熠看到那把泛着寒芒光亮的匕首,脸色骤然一变,身体僵在了那里,动也不敢动了。

那名老赵看聂熠总算乖觉了下来,这才得意的哼笑了一声,将刀重新放在了自己的腰间。

车子在黑沉的夜中快速的行驶着。

聂熠坐在旁边低垂着头,心底又惊又怕,想要求救,但嘴里被塞了东西,根本喊不出来,而且还是在这种荒郊野外。

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不这样跑也不会遇到这群坏人。

到底才只有十几岁的孩子,在听到那些陌生男人的话以及那把刀子之后,少爷脾气早就消磨掉了。

怎么办!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成功逃出去?

他不想死,他还没长大,他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而且……妈妈知道他死了,一定会很伤心!

想到这里聂熠忍不住就哭了起来,可又怕那些男人又会亮刀子,所以只能小声地噙着泪。

老天爷啊,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偷偷跑出来了,求求你了!

他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过了许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聂熠看了一眼窗外黑压压的树影,心里越发的害怕了起来。

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他们想干什么!

副驾驶座上的人下了车,接着将后车门给拉开,对坐在那里的聂熠喊道:“走!”

聂熠能感觉到自己一旦下去,可能就真的玩儿完了,就打死也不肯下车,蜷缩在车内。

“哈!刚不是你还挺能耐的么?怎么现在吓成这怂样儿了?!”坐在他旁边的老赵哼笑了一声,随后就用力地一脚将他从车内踹了出去,嘴里还念叨着,“赶紧给我下去吧你!”

聂熠双手绑着,没什么东西可以抓,一脚就被他轻松踹下了车,整个人摔在了泥地里。

踹疼的他忍不住皱眉发出了一声闷哼,“唔!”

“把他带进去解决了。”驾驶座的那名男人熄火也随之下了车。

三个人就这样带抓着聂熠朝树林里面走去。

聂熠被迫跟着他们往里面,一路上咽唔的哭声不断。

然而在这荒郊野外根本不可能有人听到。

三个人看着他那眼泪鼻涕一大把的蠢样子,笑得格外猖狂,对他的警惕性也放低了不少。

然而进入小树林的腹地时,聂熠突然转过头,发狠了一般直接撞在了那男人的腿间。

“嗷!”一声响亮的喊声,惊得小树林里的鸟儿都扑棱了起来。

只见那男人疼得当场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关键部位,连爬都爬不起来。

随后那两个人没料到会有这一突发意外,当场愣了三秒,接着便折返了回去追他。

聂熠看身后那两个男人逼近,心里很是紧张。

他知道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要是没有跑出去,那么接下来的结局必定是死。

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聂熠不要命的一路朝着小树林外冲了出去。

只可惜,在最后关头,他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又加上双手被捆着,脚下一个踉跄就被直直地摔倒在了地上。

他趴在地上,努力的想要爬起来继续往前跑。

但那几秒的时间,后面的两个男人已经重新将他抓了起来。

“臭小子,敢耍我们!是不是想找死!”一名跑得气喘吁吁的手下抓住了他之后,就对着他的膝盖上踹了一脚。

聂熠疼得当下就要喊出声,可无奈的是嘴被塞住了,根本叫喊不出来。

而随后那名被撞疼的老赵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神色痛苦走了过来。

“你个臭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活腻味了!”

说完对着聂熠的脸就是“啪啪”两巴掌。

那声音显然是下了死手,打得聂熠眼冒金星,嘴角都被牙齿给刮出了血来了。

“妈的,敢撞我那里!”

那男人似乎越想越气,抬手又对着聂熠甩了两巴掌。

那声音在树林里格外的清脆响亮。

接着那男人又对着他的肚子踹了一脚,疼得聂熠弓着背,满头的冷汗。

甚至连喉咙里都发不出声音了。

身边一男的看到他还要继续踹,于是及时制止地道:“好了,别耽误时间了,把他带进去解决掉吧。停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越容易被发现。”

刚才他看到有一辆车从公路上疾驰路过,幸好他们有车子挡着,没有被发现。

那名叫老赵听到后,这才勉强的停了手。

一群人重新再次返回了小树林内。

这一次为了防止聂熠又一次的逃跑,就紧紧的揪着他的头发,还有衣服。

聂熠这一次终究还是没有逃脱开。

他被带进去之后,就被其中一个男人给踹倒在了地上,然后老赵从腰间拔出了刀。

用枪他们没有带消音器,很容易引起发现,所以还是用刀比较隐秘点。

“臭小子,明年的今天就他妈是你的忌日!”

老赵看到聂熠吓得浑身颤抖,脸色煞白,狞笑了一声,抬手举刀就要往他的胸口刺去,结果听到旁边不远处一个细微的声音响了起来。

“嗒——”

那是小石子掉落的声音!

他的手一顿,往发声的地方看了过去,见没什么人,不由得警惕低喝了一声,“谁?”

“这里哪有人啊。”旁边的一男人不耐烦地说道。

老赵皱着眉嘀咕地道:“我刚好像听到有声音。”

另外一个男人也骂骂咧咧了起来,“有个屁声音啊,你少吓唬人了,快点吧,再不杀都要天亮了!”

老赵见他们两个都没听见,以为自己出幻听了,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他重新抬手又要扎下去时,“嗒——”又是一声小石子掉落的声音。

“不对,是真的有声音!”他的手再次停了下来,警戒地环顾着四周。

这回,就连旁边那个原先否认的人也附和了一句,“我也听到了,好像是小石子儿掉地上的声音。”

第三个男人对此却一点惧意都没有,“怕个屁啊,我们有枪,谁来老子就崩了谁。”

然,他话音刚落,“嗒——”的一声,更为响亮的声音响起。

听得出,这回不是小石子,而是石块。

这下,老赵没有了杀人的心思了,他着急忙慌地道:“听听听,这是真的有声音!而且刚才那一下……不会是在回答你吧?”

刚还胆大的男人听完了之后,也立刻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你……你别乱说……人吓……吓人会……会吓死人的!”

“嗒——嗒——”

又是两声石块掉落的声响。

每一次都让在场的那三个人浑身一颤,寒毛都倒竖了起来。

“我怎么感觉这里阴风阵阵的,不会真闹鬼吧?”老赵紧张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看着那些树木的黑影,心里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总觉得这些被风吹动的树枝像是鬼影似得。

“行了行了,我们快点人解决了,然后马上撤吧!”

“对对对,没错没错。”

被两人催促了一番,老赵下定决定要杀掉聂熠早点离开那个鬼地方。

聂熠看拿到泛着冷光的匕首,吓得眼睛闭了起来。

完了完了,他要死了,他要死了!

正当那刀即将碰到聂熠的衣服时,“啪嗒——”一声,小石子从某处的草丛里飞射而出,准确无误地打在了老赵的手腕上。

老赵一吃疼,手就此松开了刀把。

身旁那两个人清楚的看到是有石子打在了老赵的手里,这说明是有人故意在装神弄鬼。

“谁!到底是谁!有本事就给我出来!”其中一个男人对着周围低喝了一声,但等了几秒四周除了树影并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的声响,于是他对着老赵和另外一个男人说道:“老赵,老李你们两个去周围看一下,要是看到人就地解决!”

他们杀人的事情绝对不能被第四个人知道,不然事情就闹大了!

另外两个人点了下头,随后就转身往草丛里走去。

他们各自摸着腰间枪进入了草丛,却看到一条小小的分支,于是决定各自分开行动。

反正只要不是鬼,他们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两个人各自就近选择了一条道进入。

漆黑幽静的树林里只听到衣服和树叶摩擦所发出的窸窸窣窣声。

老赵在草丛里警觉地环顾着四周,想要寻找出那个装神弄鬼的人。

突然,黑暗中一抹与树干融为一体的黑影动如狡兔般窜了出来,她行为敏捷一把扣住了走到自己身前的男人,还不等那男人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寂静无声的草丛里传来了“咔哒”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

随后那男人就这样倒了下去。

再此同时,站在他身后的那个黑影的脸庞也显现了出来。

黑暗中,那平静无波澜熟悉脸庞不是别人,正是及时赶来的聂然。

帽檐下,她冰冷的唇角轻轻勾起,盯着脚边的那个已经断了气的男人。

只见他的脖子在漆黑的夜里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方式歪在那里。

而站在旁边的聂然面无表情的立刻将人拖进了草丛之中,然后伺机抄小路去解决另外一个。

可还没走过去,就听到不远处的男人开始轻声地喊了起来,“老赵,你找到人没?”

聂然的脚下一停,站在那里自己得辨认着他的脚步声。

那个老李在没有听到老赵的声音之后,心里很是疑惑,就决定往这边走来。

“老赵,老赵?”那人不断地喊着。

外面的人听他一直在喊,不由得问了一句,“到底什么情况?”

“老赵好像不见了。”那人冲着外面喊了一句,又往这边走来。

聂然听到那人过来了,又在和外面的人有联系,不敢轻易动手,立即隐没在了一处高高的草堆之中。

外面的那男人听到了他的话后,很是不解,“不见了?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了,你小子是不是故意吓唬我!”

那老李匆匆地看了看,又喊了几声,在得不到回应之后,心里开始恐慌了起来。

他连忙连跑带摔地跌跌撞撞地跑出了草地。

“不见了,老赵他真不见了!我刚看那条路上什么都没有!你说,是不是真有鬼啊!”那人显然已经被吓住了,神色紧张极了。

站在外面的人一点都不相信他的说辞,“胡说八道什么,哪个鬼会用石头打人手腕!”

“可是……”

“行了行了,你留在这里看着他,我去瞧瞧看!要是让我抓住那个混蛋,我非杀了他不可!敢大半夜吓唬我,找死!”

那人说完就大大咧咧地跑了进去。

聂然透过草丛的缝隙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身材比之前的男人魁梧。

要想一下子杀掉他,哪怕是用刀,也不一定不发出任何一丁点的声音。

思量了一番之后,她最终决定还是弄另外一个男人比较好。

聂然悄无声息的弓起身体,缓缓的消失在了草丛之内。

夜色是最好的伪装,她慢慢的一点点走到了草丛的边缘,没有丝毫被人发现。

聂然听着身后那人的脚步声越发的远去,觉得时机已经到来。

她刚准备快步冲出去,就听到不远处那男人忽然传来一声,“哎哟!”

紧接着就撞到在了地上。

原来倒在地上的聂熠趁着那男人不注意,偷偷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用脑袋一下子撞在了那男人的胃上,致使他吃疼倒地。

随即聂熠就再次朝着小树林外开始逃去。

聂然想着要是那臭小子能自己逃跑更好,这样就不会暴露了她的存在。

可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他才跑了两三步,就被那地上的男人伸手扣住了脚踝,使劲一拉扯,就此将他摔了个狗吃屎。

那男人趁机爬起,直接用膝盖抵住了聂熠的背部,怒声地威胁道:“你个臭小子再赶跑!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躲在草丛里的聂然看到聂熠又一次被捕,暗自摇头,到底还是高估这臭小子了。

随后,她压低了帽檐,将衣领竖起,快步从草丛里走了出来,直到那男人的后方,伸手,一个干净利落的扭动,骨骼的断裂声响起。

刚还呵斥聂熠的男人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的声息了。

聂然很快的用他腰间的刀将聂熠手腕上的绳子割开,把他从地上抓了起来。

“你……你是谁?”聂熠见自己恢复了自由,他拿掉了自己嘴里的粗绳,眼眸中满是错愕和惊恐地看着聂然。

“快走!”聂然刻意压低了声音,催促地带着他往小树林外走去。

聂熠见她没有威胁到自己的样子,立刻点头,跟着她就往外头走去。

“老赵?老赵!”身后的草丛里那男人似乎发现了自己兄弟的尸体,起先是迟疑的口吻,最后便是吃惊的语气。

又是两秒之后,就听到一声地低促的惊呼,“啊!老李,老赵他……”

那人从草丛内慌不择乱地跑了出来,话还没说完看草丛外又躺了一个,旁边的小男孩儿也不见了,他当下就朝着小树林外看去。

果然,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他连忙大喝了一声,“站住!”

树林口的两个人一听,反而脚下的步子快了起来。

“快给我站住!”那男人从腰间拔了枪就追出来,“再不站住我就要开枪了!”

“快走!”聂然心头只觉得不妙,这种地方地势平坦,没有遮蔽物,要是开枪她和聂熠肯定躲不过去。

为此,她推着聂熠就往外走。

聂熠似乎也察觉到了,费力地就往外跑去。

“砰——”的一声枪响。

聂然抓着聂熠的手及时地往旁边的大树躲去,这才堪堪避开了那一颗子弹。

聂熠听着那枪响,吓得整个人都缩在了聂然的怀里。

他刚想抬头道谢,结果正巧看到了隐藏在帽子下那张熟悉的脸。

他一度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了,揉了又揉,在确定没问题之后,他猛地从聂然的怀里跳了出来,惊讶地问道:“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种荒山野地她怎么会跑这儿来?

特意来救自己的?

不,不可能,聂然一向都对他的事情袖手旁观的很,怎么可能会好心来帮自己,甚至是救自己!

可如果不是救自己,她出现在这种地方岂不是太巧合了。

倏地,他脸色一变,怒声道:“是你,是你让这些人抓我的对不对?!”

聂然懒得和他争辩什么,只是冷冷地提醒了一句,“那人马上就过来了,你再不跟我走就会死。”

聂熠站在原地,气愤地道:“我不走,是你害我的,就算是没命,也是你想杀我,是你!”

“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