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 我想和她一样强大/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渐深,霍珩虚搂着她躺在床上。

聂然刚睡饱醒过来,现在再睡显然有些入睡困难,但她又知道霍珩一天都在飞机上,下了飞机吃了点东西又和霍启朗谈了一下午的事情,肯定需要休息,所以只能躺在那里睁着眼想着九猫的事情。

卧室里寂静无声,没有一丝声响。

突然间,耳边传来了霍珩的声音,“睡不着?”

他刚就一直听着这妮子的呼吸声,节奏规律并没有变得迟缓,显然是没有睡着。

被打断思绪的聂然轻嗯了一声,“有点,可能刚睡太饱了。”

腰间的那只手用力了几分,使得聂然的身体被迫紧贴着他,“你现在是在邀请我做点什么吗?”霍珩语气里透着一丝丝的危险。

聂然愣了愣,顿时醒悟了过来,她低低地笑道:“喂,明明是你自己想歪了好不好!”

“所以为了不要让我想歪,还是快点睡吧。”霍珩催促着道。

可聂然睡了整整一个下午,哪里能说睡就睡的,她在霍珩的怀里窝了一小会儿,就忍不住抬头,又怕他睡着了,只能轻轻地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明天开始把九猫调到我身边吧。”

半响后,霍珩才闭着眼道:“你需要人手直接和赵齐说就可以,不用和我报备。”

聂然眉梢轻挑,“那我要整个安保公司呢?也不需要和你报备?”

“要什么安保公司,我都是你的。”

聂然听完了他的话,不禁笑了起来。

霍珩身价可是上亿呢,那她岂不是发了。

她在他怀里笑得身体微颤,这让霍珩可有些不太好受起来了,“快睡觉!再不睡我可就不忍了。”

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忍下来的。

这妮子不仅不收敛,还在自己怀里翻来覆去,这简直就是在一次次的挑战他的底线和自制力!

看着霍珩那一副隐忍着抓狂的样子,聂然没心没肺地笑得很是欢唱,“我又没让你忍,是你自己要忍的好不好。”

“我这是为了谁啊,你个小没良心的!”霍珩听她得意地笑声,带着惩罚性地低头朝着她的唇上咬了一下。

在听到聂然那一声低呼后,这才解气了一般轻舔着,手也在她的腰间带着暗示性的揉磨着。

聂然感受到他那双不安手后,喉间溢出了低低地笑,“再亲下去,某人就要打脸咯。”

霍珩听到,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像是气恼似得,大手在她腰间用力地揉了起来。

这边两个人在床上闹成一团,而另外一边聂熠和叶珍两个人已经下了飞机,坐着聂家的私家车在往回家的路上行驶着。

在路上叶珍不放心地对聂熠仔细小心地叮嘱着,“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和你爸爸求饶,知不知道?不要再惹你爸爸生气了!再这样下去,妈妈也没办法帮你了。”

“还有啊,你爸爸如果训你,你也不要还嘴,知道了吗?得让你爸爸早日消气才行!”

耳边是叶珍不停地碎念念,聂熠不禁看向窗外已经黑下来的天色,思绪飘远。

也不知道她现在一个人回到预备部队没有。

他受伤好歹还有妈妈的唠叨,她受伤连个人知情的人都没有。

突然想想,好像她也挺可怜的。

“你听到没!”叶珍看他像是在发呆,忍不住再三问道。

聂熠被她这一声响给猛地拽回了思绪,他不耐地回答道:“我知道了,妈!你从回来的路上说了不下二十遍了。”

叶珍听到自己儿子说这番话,立即恨铁不成钢地道:“谁让你一直都不听话!你要是乖乖听话,我也不至于浪费口水和精力这你这么说。”

“我……”

聂熠因为那件意外,加上和对聂然的保证,所以他无法解释,只能沉默地坐在车内不吭一声。

旁边的叶珍以为他是理亏才不说话,越发的变本加厉了起来,一路上就没有停过。

直到车子停在了聂家的大门口,叶珍这才住了嘴,带着他进了家门。

才刚一走进去,就看到聂诚胜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铁青的很。

聂熠对聂诚胜多少有些畏惧,下意识地就躲在了叶珍的身后。

而正在忙碌的几个佣人们先对叶珍恭敬地喊了一声,然后各自去厨房忙活了起来。

整个客厅里瞬间就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气氛也随之变得沉闷了起来。

叶珍将聂熠轻拽了一下作为提醒,聂熠这才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弱弱说了一句,“爸,我回来了。”

可聂诚胜压根就当没听见一样,坐在那里,阴沉着一张脸。

叶珍看了,为了缓和气氛地笑着道:“诚胜,儿子回来了,医生说他受伤太严重了,需要在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见聂诚胜依旧不说话,便转而又对聂熠说道:“儿子啊,这次你就在家好好休养吧,我和你爸已经替你找了所普通的小学,下个月就去报道吧。”

“什么?”聂熠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随后就说道:“我不要去!”

刚准备走人的聂诚胜在听到聂熠的话霍地转过头,眼底染着怒火,大呵道:“你说什么?!”

叶珍看到聂诚胜那骇人的神情,连忙对聂熠轻斥道:“聂熠,不要胡说!”

“我没胡说,我不要去读小学!我……”

聂熠的话还未全部说完,就听到聂诚胜怒不可遏地拍了一下茶几。

“砰——”的一声巨大的响,整个茶几被震得连茶杯都倾倒了下来,茶水洒了一桌。

“你不读书你要在家里干什么!当废人吗?!我告诉你,你不想读也要去给我读!这次你要是再给我闹事退学,你以后永远都不要再给我回来了!”

叶珍看聂诚胜那震怒的神情,禁不住回想起了那次他用鞭子抽聂熠的事情,急忙将聂熠挡在身后,连连说道:“不会不会,这孩子应该是在学校受了委屈,这才怕了学校,只要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聂诚胜看了一眼被叶珍挡在身后那鼻青脸肿的聂熠,很是失望地恨恨了一句,“没用的东西!”

说完就要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聂熠推开了叶珍,吊着那只打着石膏的手,朝着聂诚胜的方向走了几步,“才不是!我不要去读小学,我要去读军校!”

此话一出,引得聂诚胜和叶珍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惊诧地道:“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聂熠义正言辞地回道:“我说我要去读军校!”

叶珍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身边,“聂熠,不要再说胡话了!好不容易回来了,去什么军校!前几天我送你去的时候你还和我说不想留在那里!”

聂熠挣脱开了叶珍紧抓着自己不放的手,昂着头说道:“我现在改主意了,我想去读军校。”

聂诚胜听了,怒气冲冲地走到了他面前,“你说想去就去啊,学都退了,还去什么去!我警告你,再敢乱说话,我非抽死你!”

他作势就要抬手给聂熠一耳光,叶珍看到后眼明手快的拦了下来。

身后的聂熠却一再肯定地道:“爸,我一定要去读,非读不肯!”

叶珍不可置信地低头,惊愕地道:“聂熠!你是不是疯了!妈好不容易说通你爸让你回来在本地读书,你为什么非要去军校?”

“妈,我想去读军校,我真的头一次那么想去读军校!”聂熠满是坚定地回答道。

以前他在上军校之前那些所谓的同学都很怕他,走到哪里都是威风不已。

可后来当他看到聂然那样厉害的把人解决掉,而自己却需要在她身后躲着的时候,那种反差让他明白之前那些所谓的威风不过都是假象而已。

所以,他一定要进军校!

要好好努力地学习,争取变得和她一样厉害才行!

叶珍不知道他心里那些想法,看他像是着了魔似得非要进军校,只能提醒道:“可现在学校那边已经劝退你了!你还怎么去!”

聂熠对此却浑然不觉有什么问题,口气很是轻飘地道:“那就再换一家呗,我就不相信别的地方没军校可读。”

可就是这样的无所谓的态度,让聂诚胜心里的火气更大了,“再换一家?你当是在换衣服啊,说换就换?就你这档案上面那些打架斗殴的记录哪个军校肯要你!”

聂熠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恳切地道:“爸,我这次一定好好读!你相信我!我肯定不给你惹麻烦。”

聂诚胜对于他的说法是半点也不相信,“相信你?你要真想读,现在也不会最后被退学回来!还敢让我相信你!我警告你,别再给我耍花样了,我反正也不指望你为聂家光宗耀祖了,你就给我安分地把书给读了吧。”

最后那句话让叶珍心头一惊,“诚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聂熠可是你唯一的儿子,你不指他,你指望谁!”

“你让我指望他?这小子文不成武不就,跟废物有什么差别!一进学校不是打架就是斗殴,你让我一个堂堂师长的脸往哪里放?这幸好我是把他丢进了军校,学校制度还算严格,要是普通的寄宿学校,沾染上了什么劣性,这儿子我宁愿不要!”

聂诚胜口不择言的一句话让叶珍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下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口一阵抽搐地绞痛,捂着心口,气得手都有些颤抖了起来,“聂诚胜!我为在产床上辛苦了三天,拼了命才把儿子给生下来,你现在和我说这种话?!你还有没有良心!”

当初叶珍生聂熠的时候是难产,胎位有些不正,导致生产的时候很是吃力,受了很多的苦。

这些聂诚胜都是知道的。

他看到叶珍悲愤地指责自己的模样,他也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但正在气头上的他拉不下脸,只能神色铁青地坐在了沙发上沉默不语。

客厅的气氛再一次的陷入了僵局。

突然之间,聂熠不顾疼痛地“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喊了他一声,“爸!”

叶珍看到他这番举动,错愕极了,赶忙就要将他拽起来,“聂熠,你干什么!地上多冷啊,快起来!你身上还有伤,不能再着凉了!”

但聂熠却怎么也不肯起来,对着聂诚胜说道:“爸,你真的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这次发誓肯定不给你惹事!我是真的想读军校!”

他这辈子头一次如此这般强烈的想要做一件事,所以绝对要达成才可以!

看到聂熠如此真诚认真地样子,叶珍实在是搞不明白了,“聂熠,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你不会是打架打得脑袋也给打坏了吧?你以前不是特别讨厌去那里的吗?”

聂熠摇了摇头,笔直地站在那里,“没有,我清醒的很,我想通了!我就是想去军校好好读书!”

他如此斩钉截铁的样子,让聂诚胜忍不住地问道:“你这次是真的?”

“是!爸,我这次是真的!我想要变得强大起来。”

聂熠一脸坚定的样子,反倒让聂诚胜有些迟疑了。

他想着聂然的那番话,觉得她说的也不全无道理。

真的要为了要给聂家争光,去把唯一的儿子赌上吗?

如果这唯一的儿子都没有了,那么聂家的荣誉又能撑到几时?

良久后,聂诚胜才说道:“其实,这条路没你想的那么好走,要是真的走的下去,以后会很辛苦。”

“我不怕!”聂熠立刻回答。

他都是差点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怕什么辛苦!

“我想要变得强大起来,这样就……可以保护你和妈妈!”

事实上他是想说这样就能和聂然一样厉害,但随后想到临走时聂然和他说过要对爸爸讨饶几句,这才将那句话给吞了回去,临时换上了那句。

可没想到那句话的效果那么好,只看到叶珍鼻头一酸,满是感动地喊了一声,“儿子!”

而身边的聂诚胜好像也被结结实实地震撼了一把,他还从未听到过自己儿子会有说这种话的时候,心头微颤地连说了三个好,“好,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儿子!”

有了聂熠的这番话,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好办多了。

聂诚胜答应给他再找一个军校,只是路程可能会比A市的还要远,毕竟童子军校并不多见。

聂熠对此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表示只要是去军校读书,再远都愿意。

这让聂诚胜高兴不已。

觉得能让儿子改变想法,即使被退学一次也无所谓。

一家三口呵呵乐乐地吃完了一顿晚饭,趁着聂诚胜去书房替他连续军校的时间,叶珍将聂熠带到了房间里,眉眼间都是掩盖不住的喜色。

“这次你做的很好,让你爸对你重拾了信心!”

叶珍很自然而然的觉得应该是聂熠为了能够讨聂诚胜欢喜,才说出了那番话。

心里觉得这个儿子没有白养,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很聪明的!

“你放心,妈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从军校调回来的。”叶珍安慰地说道。

只是这次聂熠并没有点头,反而摆了摆手说道:“妈,不用,这次我就是想在军校里待着。”

叶珍嘴角的笑一僵,不解地问:“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离开军校的吗?”

她一直以为聂熠只是为了让聂诚胜消气才那么说的,没想到这回他真是铁了心的想要进军校受训。

不会真是被打坏了脑袋吧?叶珍很是担心地想着。

“就是觉得聂然能做的,我也能做。”聂熠坐在那里,认真地说道。

他的意思是,想和聂然一样变得强大,这样的话将来就不需要躲在她身后,也不会让她受伤。

可叶珍却领会错了意思,以为聂熠有了竞争的心思,眼神一亮地道:“那肯定啊,何止是能做,你会做的比她更好!聂然那丫头算什么!儿子,你放心,只要你在军校乖乖的训练,这聂家迟早是你的,那死丫头根本就没什么用!她再能干,说到底也是个女的,你爸是绝对不会把聂家交给她的。”

她很清楚,聂然只要是女的,这辈子都和聂家的继承权无望!

------题外话------

渣弟想要强大惹,他要奋起了~哈哈哈~

蠢夏成功再次感冒,所以今天就写四千六了,嗓子好疼,我滚下去休息了,灰灰~大家也要注意天气变化以及保暖哦!滚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