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成为亲信,一口咬定/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熠知道叶珍误会了,对于这个向来宠爱自己的妈妈,聂熠选择沉默。

就让她这样误会好了,反正只要能去军校,无所谓她认为是什么。

听着叶珍各种对聂然各种的贬低咒骂,左一句死丫头右一句贱人的。

聂熠头一回感觉有些别扭。

其实以往他也这样叫聂然,而且从出生之后就一直这样喊,从来没有觉得不妥过。

可自从她救了自己还受了伤之后,聂熠就感觉再用死丫头和贱人来称呼她不太好。

为此,他只能敷衍地打了个哈欠道:“妈,我困了,我想睡觉了。”

叶珍一听,急忙住了嘴,“你困了?那我让佣人给你去放水,你洗个澡好好睡一觉,这两天你就在家就休养着,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就和妈说,妈一定全都满足你。”

“嗯!”聂熠坐在沙发上,用力地点了点头。

然后就看到叶珍楼上楼下的吩咐着。

从衣服到睡前的牛奶,还有要吃的跌打淤青的药,一应全部准备妥当。

聂熠因为一只手打了石膏,洗澡很是不方便,叶珍就叫了三个佣人来帮聂熠洗澡。

起先聂熠也觉得没什么,可是当他听到叶珍一口一个小心的,他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周边的那三个人,其中一个蹲在地上替他脱鞋,一个小心翼翼的替他拖外套,还有一个扶着他受伤的手,就怕脱衣服的时候牵扯到他的伤处弄疼他。

这样的大阵仗让他又不由得想起聂然当时被子弹打中手臂时的样子。

她当时应该比自己伤得还要重吧,但就是在那种情况下,她还用那只受伤的手举着枪和对方火拼,甚至里面子弹打到他,还用那只受伤的手伸手将自己扯到身边。

而他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手臂扭伤而已,妈妈却夸张的让医生给自己打石膏,不仅如此,还要让那名多人来服侍自己。

莫名地他觉得这么被服侍很不舒服。

等到外套脱完了,他就阻止地道:“我自己来就好,你们出去吧。”

那些人听了正打算要退出去,结果就听到叶珍不赞同地说道:“什么自己来,你手受伤医生说过不能乱动的。”

“医生哪里说过我不能动,而且我只是扭伤,又不是骨折断了。”聂熠无语地道。

“呸呸呸!胡说什么!扭伤就不是伤了?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你这最起码要好好休息一个半月才可以!”叶珍向来宠爱这个儿子,自然希望把他养得白白胖胖健健康康才行。

“妈,我都十四了,又不是四岁。你快出去吧,我要洗澡睡觉了。”聂熠不耐地说了一句,然后就把那些佣人和叶珍一并给驱逐了出去。

“出去?不,不是啊,妈来帮你洗吧,你一只手不方便,医生也说不能沾水,你……喂……儿子……”

她的话还没说完,那扇门就已经关上了,那些唠唠叨叨的碎念彻底隔绝在了门外。

聂熠见总算安静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进了浴室洗澡。

在随后的日子里,聂熠就在家被叶珍时时刻刻的守着。

因为叶珍知道聂熠过两个月就要离家更远的地方去读书,于是对这个儿子真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可以说是几乎将他困在床上,有时候中午饭菜都亲自给他端上楼。

聂熠一开始手受伤,这样被她喂饭还能接受,可时间久了,石膏都拆了,脸上的淤青也都消退了,叶珍还是不肯放他下床。

这让他开始有些受不了了。

甚至有好几次在饭桌上和聂诚胜提出要早点去报道的想法。

他如此迫切的样子,让聂诚胜心里很是欣慰,觉得自己的儿子总算是开始懂事了。

终于在一个月之后,聂熠再次离开了家,进入了一间更为严苛的军校。

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安保公司最大的热门新闻就是,霍总名的贴身保镖叶苒招了一名手下。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九猫!

把将情敌揽入了自己的名?!

这一转变成了安保公司了最大的热门新闻。

要知道九猫和叶苒当初第一次在公司见面就大打出手,结果现找如今情况来了个大逆转。

叶苒居然找九猫做手下。

据说九猫也是霍总亲自招进来的。

这不是摆明两个人是竞争关系吗?

怎么现在叶苒却把人揽入自己名下呢?

不会是打算把情敌放入自己身边,好随时监视吧?

不仅众人是这样想的,就连赵齐当时听到了聂然的话之后,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就算当时聂然有找医生帮九猫看病,但也不至于这么快两个人就能如此毫无芥蒂地一起做事了吧?

“让九猫跟着你?”赵齐在听到聂然的话时,他还不确定地又重复问了一遍。

“嗯,我和二少已经说过了,让九猫以后跟着我,就连训练也和我一起,不需要和普通保镖一起训练。”聂然站在办公室里,对赵齐说道。

赵齐不懂聂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既然二少已经同意,那他也没有资格在这里问东问西了,连忙点头说道:“哦哦,好的,我明白了。那需要我去把人给您叫过来吗?”

聂然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然后就径直走了出去。

她从赵齐的办公室走出来,就朝着训练场走去。

从进安保公司开始她就没在那些普通保镖训练的时候进入训练场过,这一路走过去,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那些训练的人也都停下了动作,看着她。

此时九猫正在做格斗训练,和一普通保镖比试着,聂然就这样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远处望着。

九猫的格斗能力看得出很不错,那名普通男保镖被她在十招范围内就被压制住了。

等到九猫彻底解决了那名男保镖之后,聂然这才开口冲着远处的九猫了一声,“九猫,出来!”

众人一听她是找九猫,还这么厉声地喊,大家各自都神经紧绷了起来。

反倒是九猫神情淡淡地走了过去,问道:“有事吗?”

聂然站在那里,说道:“我已经和赵总说了,以后你就跟着我,不需要和这群普通保镖训练了。”

九猫对此反应很是平淡,只是嗯了一声,就再也没有第二句。

就好像她早就知道自己会成为聂然手下一下。

聂然牵动了一下嘴角,带着深意地道:“恭喜啊,这么快就升职了。”

聂然和阿虎阿豹他们不同,她不仅是一等保镖,还是霍珩的贴身保镖,等级相当于霍启朗身边的陈叔。

尽管九猫的等级并没有上升,可在聂然身边做,自然和那些普通的运货的保镖不同而语了。

九猫神情淡然,“就算不升职,我也没意见。”

“不了,还是给你升了吧。我不喜欢欠人人情,更何况我现在已经仁至义尽,如果哪天你对我不忠,我也可以毫不迟疑地杀了你。”聂然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

那带着危险的笑让九猫眼底深处有什么快速地闪过。

而后的日子里,九猫就开始跟着聂然在霍氏内外进出。

基本上霍珩给她分配的一般都是仓库里的活儿,盘点还有货物进出的把关,看上去这些都没有什么用处,但实际上是让聂然熟悉并且了解这些货物的运作流程。

聂然每次都会带着九猫,让她也一并熟悉这些流程。

时间一久,聂然甚至会分配一些活儿让九猫单独去做,似乎是在试探过彻底放下防备的样子。

只是也不知道是九猫太能干,还是的确很得聂然的心意,竟然在这一个月内连跳两级,一跃成了和聂然一样的一等保镖。

除了不贴身保护霍珩,还有不住在霍珩的卧室内,其他的待遇基本上和聂然相同。

安保公司的人在一次无意间听到人事部给财务部打电话通知的时候,立刻就下了楼和那些人八卦了起来。

“喂喂喂,我刚在楼上听到,九猫现在也变成一等保镖了。”

众人顿时大惊。

“真的假的啊?”

“不会吧,那么快?前段时间不是才变成叶小姐的手下吗?怎么现在又和叶小姐同一等级了?”

另外一个像是早就知道的样子,说道:“你才知道啊,我前两天看到九猫进了射击室训练的时候就知道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众人们这才基本确认了这个消息。随后便纷纷感叹了起来。

“这九猫够厉害的啊,一个月跳两级啊!看来,叶小姐想要压制她的想法是失败了。”

“可不是,九猫这才那么点时间就能和她平起平坐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能踩着她上位了!”

“我也这么觉得!唉……可怜的叶小姐啊,最后也没防住。”

就在大家都为聂然觉得可怜的时候,聂然和九猫两个人此时正趁着夜色带着人手在仓库里为前几天刚押进来的一批货做最后的审核和复查。

“货物的数量都没错吧?”聂然看了一眼那个仓库里整齐堆叠着的木箱子,问道。

九猫将最后一部分的货物全部盘点清楚之后,这才点了点头,“嗯,全部审核了一遍,没有问题。”

“既然没问题,那就……”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正在轻微地震动着。

聂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是霍珩的电话。

她按下通话键,便直接开口问道:“什么事?”

“你现在马上来公司一趟。”电话那头的霍珩语气严肃,在停顿了几秒之后,又觉得不够,立刻补了一句,“严老大有事要问你。”

他这句话表面上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再简单一句的话罢了。

可听在聂然的耳朵里就完全变了样。

霍珩这是在提醒自己,严老大找上门了!

聂然回了一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对九猫和那群手下们说了一句,“既然没有问题,那就关库门,回公司吧。”

她吩咐完后就直接离开了仓库,回到了车内。

很快,九猫和一干手下也走了出来,各自坐上了车子,朝着公司驶去。

一路上聂然坐在后车座内,没有灯光的车厢内,她的神色看上去沉冷的很。

严老大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呢。

按理说严老大不会来找上门才对。

三个人都处理干净了,而且还有霍珩的人在插手,应该事情滴水不漏的。

怎么好端端的会找上门来了呢?

是哪里露馅了吗?

不可能啊。

聂然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严老大到底是基于什么情况下找上门,一时间竟陷入了纠结之中。

“这么晚回公司,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九猫开着车,目光笔直地朝着前方看着。

“不知道,只是说要让我回去一趟。”

九猫听完她的回答,这才朝着后视镜里的聂然深深地看了一眼。

随后踩下油门,加快了速度朝着公司而去。

码头距离公司还是有花费一点时间的,在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车子才停在了公司楼下。

霍氏向来是把明面上的生意和暗地里的生意区分的很清楚,所以就连接待人选择的公司也不同。

走明面生意的就在霍氏大楼接待,而走暗地里生意的就在霍珩原来的公司里接待。

当聂然从车内下来的时候,就看到公司门外站着一批严老大的手下,看上去来势汹汹的很。

聂然冷着眉眼走进了公司内。

那些保镖看到聂然的时候,一个个都很是恭敬地对她点头致意了一番。

聂然一路快步走进了电梯内,九猫也紧跟在后,替她按下了楼层的数字。

电梯的门很快就关上了。

等电梯门再次打开,聂然和九猫从里面走出来,就看到整条走廊全部被严老大和霍氏本身的保镖给占了。

气氛看上去有些凝滞。

“情况好像不对。”九猫在她身后轻声地提醒。

聂然望着前面的人没有回答。

她一路快步朝着走廊尽头而去,在推开了那扇办公室的大门的瞬间,神色已恢复如常。

聂然走了进来之后就发现办公室里除了霍珩,还有霍启朗。

大晚上的霍启朗不休息,跑这里来,这只能说明事情很严重。

聂然心里没底,可脸上却不露丝毫怯意,一走进去就问坐在霍启朗手边的霍珩,“发生什么事情了,让我这么着急的回来。”

霍珩神情不变,指了指坐在对面的人,说:“是严老大有些事要问你。”

聂然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忍不住挑了挑眉梢,“严老大?不知道你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坐在那里的严老大脚跷二着郎腿,似笑非笑地斜睨着聂然,“叶小姐还真是大忙人啊,让我一阵好等,差点我都以为你可能都逃了。”

“严老大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呢,没事我为什么要逃?”聂然像是很不理解地反问了一句。

“也对,有霍总撑腰,叶小姐的确是太可能会逃。”严老大说完,就向椅背上靠了靠,单手摸着下巴,像是在重新打量聂然一般,“我听说叶小姐是霍总的贴身保镖,对霍总忠心耿耿。”

聂然双不禁轻笑了一声,随手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是我想严老大不会特意跑过来就为了夸我这两句吧。”

严老大看她一个手下敢在霍总和霍董还没让她坐的情况下敢坐下来,便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这个女孩子既然和霍珩关系不一般,那么那件事极有可能就是霍珩让这个女孩子去做的!

所以他开口就直接问道:“那么我想知道霍总特意把那个男孩子放在那里,准备做些什么!是不是别有计划和企图?!”

这一句话已然是一口咬定了聂然!

------题外话------

明天的好看哦,然哥要霸气惹!而且后面都开始高能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