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有你陪葬,我怕什么/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孩子?什么男孩子?”聂然一脸不懂的模样模样问道。

严老大见她装傻,立刻怒声道:“当然是被你放走的那个男孩子。”

聂然想了想,然后像是恍然大悟地样子哦了一声,“你是说那个在仓库后门放火的小男孩儿啊!”

严老大看她装模作样,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可还没说话就听到聂然继续道:“可是好端端地我为什么要放走他?而且那个男孩子不是被严老大的人带走了吗?为什么说是我放走的。”

她从头到尾的不解模样让严老大气得不打一处来,怒瞪着眼睛说道:“是啊,人是我手下带走的,可就在把那小孩儿解决的半路上,有人居然偷袭,不仅放走了那个男孩子,还杀掉了我的人!”

“那这么说的话,严老大应该是来寻求霍总帮助才对,找我可没什么用。”

聂然耸了耸肩地坐在那里,一副和与自己无关的模样彻底惹怒了严老大,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指着她的鼻子怒骂道:“你现在和我装什么傻!杀了我两个手下,还把人的放走的不就是你!”

聂然被人这般指着鼻子,面色逐渐开始冷了下来,她缓缓抬眸,嘴角地笑依然不变,“严老大,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你这样随意的乱猜测,可是在砸我饭碗啊,万一霍总不要我了怎么办?”

聂然故意激他一激,为的就是想要试探一下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这样才能想出应对的办法。

果然沉不住气的严老大听到她这样说,立刻就说道:“证据?你要证据是吧!好,我就给你证据!”

随后就对着门口的手下喊了一声,“让他进来!”

坐在那里的聂然看他不像是在哄骗自己那么简单,便转而将视线移到了门口。

只见一个男人很是虚弱地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

“还记得他吗?”

严老大指了指那个男人,问着聂然。

那男人正低着头咳嗽着,头发又遮了一半,一时间聂然无法辨认出来。

她眯了眯眼,又仔细地看了看。

当对面的男人抬头的一瞬间,聂然的心倏地沉了下去。

是他!

那个应该被九猫杀死的男人!

这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还活着?

他不是被九猫一枪毙命给杀死了吗?

站在旁边的严老大看聂然直直地凝视着自己的手下,走到了那名手下的身边,很是得意地道:“你以为他死了,可惜啊你没打中他的心脏,离心脏还差了那么几公分,所以他活下来了。”

原来九猫没有打中他!

当时九猫一声枪响,这个男人就倒地不起。

现在想来当时他倒地不起应该是被突如其来的那一枪给暂时震晕过去了,而不是死了。

只是那时候她顾念着聂熠,而且九猫也说下面的村民已经开始怀疑,催着他们赶紧走,所以也就没有去检查。

以为既然人倒下了,那应该是死了。

却不料,这一切只是个假象!

这人竟然没有死!

不仅没有死,而且严老大说那子弹只是射偏了几公分。

射偏?

这些日子她有看过九猫的射击成绩,基本上没有失手,每一枪都稳扎稳打的很,按道理说九猫不可能会射偏才对。

可问题是,那天他们所在的地方正在修路,周围一片漆黑,如果九猫非要说自己没看清,匆忙之下射偏也说得过去。

这一下,实在是难以辨出九猫到底是有意还是无心。

聂然稳了稳心绪,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笑着道:“严老大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呢?我连认识都不认识,谈何记得不记得这个问题?”

“你!好,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非要他亲口说是不是!”严老大见自己都已经把人证都摆在她面前,她还打死不承认,很是愤怒,“阿周,你来说,是不是这个女孩儿!”

那男人抬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聂然看。

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聂然对此也很是大方,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打量脸上有任何心虚的表现。

一是,她知道当时天那么黑,自己又带着帽子,对方不太可能看清自己的全貌。

聂熠是因为从下往上看自己,又那么近的距离才认出自己。

二是,她不能不这么镇定。

因为但凡有任何一丝的怯意和躲闪,都会更加被对方肯定自己有问题。

所以,越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越是不能露出马脚。

她平静面对,对方反而不能确定。

果然,那个男人看到聂然这么淡定地任自己打量,神情反而变得犹疑了起来。

严老大看自己的手下一言不发,有些急了,“你快说话啊!刚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你不是挺能说的么!”

实际上阿周是下午四点的时候醒过来的,一醒过来他就立刻叫人找严老大过来,还把自己那天晚上差点被人杀害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那时候他刚醒,身体异常虚弱,可还是坚持把事情从头到尾的给说了一遍,等说完之后力气用尽就又陷入了昏睡之中。

而在得知这件事之后的严老大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聂然,他的人里面没有女的,只有陈叔手下有一名女保镖。

更重要的是,在交易结束后陈叔有来过,但身后却没有那个女保镖的踪影。

所以,他便觉得这个女保镖一定有问题!

当下他就打电话给陈叔,质问对方。

陈叔一听,就震惊了。

聂然杀了三个人?

这怎么可能呢?

但很快,他就想起了聂然在交易结束后的确一个人留在了那里,说是身体不舒服!

这么一想,时间、地点全都吻合,愈发的心惊了起来。

可心惊的同时,他转而一想觉得聂然这女的留在霍氏不是好事,不如趁此机会把她彻底解决掉!

于是,他立即将这件事告诉了霍启朗,甚至还添油加醋的开始质疑聂然的身份。

虽然当初聂然有杀了葛义作为铺垫,成功地以霍珩的手下进入了陈叔的视线之中,但陈叔对她总是带着一些怀疑,再加上她现在又已经开始着手处理公司的一些事情,那种危机感让陈叔越发的看她不顺眼。

所以当霍珩得知这件事的时候,这件事早已扩大得让他无法阻止。

严老大带着刚醒过来的人来势汹汹的跑来问话,霍启朗也随后赶到坐在那里。

他几乎是在严老大和霍启朗的双重注视下打了那通电话。

此时,霍珩也紧紧盯着那个男人,手心微微有些湿濡。

他自问自己也算是经历过各种生死和风浪,可每次一遇到这妮子的事儿,他就开始心慌起来。

一点也无法冷静。

等了许久,那男人依旧一言不发。

身边的严老大这下真是不耐烦了,也不顾他身体虚弱,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你他妈倒是说话啊,哑巴了?!”

“这个……”那人被那一巴掌打得回神,他又看了看聂然,然后有些犹豫地道:“老大,当时那女的戴着帽子,我……我……不能肯定……”

当下,严老大气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能瞪大了眼睛。

倒是聂然一声轻嗤地笑响起,“严老大你现在是在和我开玩笑吗?这人连对方的模样都不知道,你凭什么一口咬定是我。”

“我……”严老大一噎,没了话。

随后就把气撒在了自己手下身上,他一脚直接踹在了那人的膝盖上,“妈的,你耍老子?不是你说是个女的吗?!”

那人才刚醒没几个小时,就这么从床上被拽了起来,哪里经受得住那一脚,要不是旁边的人扶着,整个人当下就要朝地上摔去。

他捂着自己的伤口,弱弱地回答:“我……我是说是个女孩子啊……那个身形绝对是个女孩子……但我不能肯定是不是这张脸。”

“怎么不能肯定,既然是女孩子,那肯定是她!交易的时候除了我的人之外就剩下霍氏的人在场!她作为霍氏唯一的女保镖,除了她,还能有谁!”他说着就将目光移到了聂然的身上,“而且刚才陈叔也说了,这位叶小姐在离开的时候说什么身体不舒服曾经单独留在了那里!时间、地点、性别都能对的上号,就算没看到脸又如何。”

严老大言语里虽然胡搅蛮缠了点,但是的确都是有理有据的实话。

只是,遇上了个既胡搅蛮缠,还牙尖嘴利的聂然,那就有些倒霉了。

就听到聂然轻笑了一声,眼底满是嘲讽的意味,“你从身形上看?真是天大的笑话,那万一对方是个身材矮小的男人,那我岂不是就成了替罪羊了?”

严老大又一次被噎,“你!”

气得肺疼!

却又对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聂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插在了裤袋里,凉凉地问道:“严老大还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就不能在这儿陪您玩儿这种无聊的推理游戏了。”

说着,就要跨步走出办公室的门口。

然,就在她要离开之际,突然听到那个男人一声轻喊,“等一下!”

停顿了两秒之后,那男人便继续道:“我虽然没看清楚她的脸,但是我记得我有打伤她!”

这一消息让聂然和霍珩两个人心头一跳。

站在旁边的严老大听到这一消息后,便是脸上一喜,“你确定?”

那人怕自己说的不好,又遭严老大的打,索性事先说道:“我只能确定我打到她,但是我不知道打在她哪里。”

严老大毫不在意地大手一挥,“没事儿,只要打到那就好办了!既然叶小姐肯定自己不是那个人,那么就检查一下吧。”

最后那句话分明是对站在门口的聂然说。

事到如今聂然要继续装没听到往前走显然不太可能,她只能转过身笑着问道:“检查?他连自己打到的部位都不知道,要怎么检查?总不能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全脱光吧?”

聂然那一句脱光显然是讥讽,但严老大偏偏装不懂,还顺势而下的调戏了一把聂然,猥琐地笑道:“如果你觉得不方便,那就单独脱给我看好了。”

聂然嘴角的笑微顿,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霍珩。

那家伙的脸上的神情依旧淡淡,似乎并没有为这句话有任何的起伏,可仔细看的就会发现这家伙的眼底已有一股压制不住的杀气。

随即,她的笑越发的扩大了起来,笑着问:“我凭什么脱给你看。”

严老大找死的继续调戏道:“怕什么,你都已经脱给霍总看过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值钱的货了。”

聂然双手插在口袋一步步朝着他走过去,嘴角的笑意不变,但眼中的冰冷却越发的浓重了起来,“我不怕啊,我只是怕你没这个命看。”

话音刚落,她的手从口袋里拔出的时候顺势已将腰间的枪支拔出。

严老大只感觉眼前一花,一把黑色的手枪已经对准了他的眉心。

瞬间,严老大手下的人纷纷拔枪对准了聂然。

而霍氏的保镖看到严老大的人拔枪,也立刻拔枪对准了那些手下。

一时间,办公室以及走廊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可聂然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手枪依旧顶着严老大的眉心。

站在霍启朗身边的陈叔看了,生怕公司出事,于是连忙走了过去,站在严老大的身边对聂然呵止道:“叶苒!不许胡来!”

聂然连一个眼神也不给身边的陈叔,眉眼里透着冷硬,她径直地道:“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滚开!”

陈叔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在道上他也算响当当的人物,可现在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在众人面前这样说,他的脸面要往哪里摆!

站在旁边的严老大在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生死线上徘徊,作死地叫嚣道:“呵,瞧瞧这小妞儿脾气还真大啊,你有本事开枪啊,开啊!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开枪,别说我的人把你打成马蜂窝,就连霍氏的人都不会放过你。”

聂然耸了耸肩,毫不在意地道:“无所谓啊,我不过就是个混饭吃的手下而已,能有严老大给我陪葬,值啊。”

说着就真的拉下了保险栓,打算和他同归于尽了。

这下,严老大眼角一跳,立刻呵道:“喂!”

聂然的手一停,故作奇怪地问:“怎么,怕了?刚不是还让我开枪吗?”

严老大看她的手已经搭在了扳机上,一时紧张竟结巴了一下,“你……你来真的啊……”

聂然偏了偏头,“你可以问问他们,我什么时候来过假的。”

严老大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陈叔,这可是你的手下!你……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只是还不等陈叔开口,聂然就说道:“抱歉,我从来都不是他的手下,他管不了我。”

陈叔的脸又是沉了几分,狠狠地看了她一眼,接着便转过头对一直没有说过话的霍珩道:“二少,严老大可是和我们长期合作伙伴!”

霍珩脸色平静地抬眸,镜片反射出一抹冷光,“叶苒的性格陈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虽然是我的手下,但要真惹恼了她,她哪里还会听我的。”

严老大听了差点当场跳起来,“什么叫不听你的?霍总,你现在是打算袖手旁观吗?!”

站在他对面的聂然笑眯眯地提醒,“严老大别激动哦,吓到我,我一害怕可真的会扣动扳机的。”

“你!”严老大碍于眼前那把黑洞洞的枪支,无奈只能将那口怒气吞了下去。

他盯着眼前的聂然,见她笑得很是灿烂,完全没有任何惧意,心里这回是真的有些害怕了。

因为从她的眼神里,他能辨认出她是来真的!

她是真的想和自己同归于尽!

该死的!

这女的根本就是个不怕死的疯子!

------题外话------

感冒嗓子疼,只能这么多,我滚去睡觉了,这两天字数涨不上去憋缩我……

PS:你们猜猜看,九猫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呢?以及然哥接下来的伤会不会被验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