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你在害怕,是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开始后悔自己刚才没事干嘛去作死的调戏她!

看着眼前的聂然拿着枪指着自己,嘴角盛着笑,丝毫没有任何的惧意。

在这种情况下,她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不要命的神经病。

严老大神色紧张的看着她。

突然觉得有一句话她说的一点没错,她不过是个混饭吃的亡命徒,什么都没有,就这一条命。

而他虽然也是站在刀尖上讨生活,但他有钱、有权、还有地位。

为这么一个神经病的手下陪葬,这显然是一件非常不值得的事情!

他努力的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压着情绪对着坐在那里的霍珩道:“霍总,你别忘了我和你合作多少年了,你现在是为了个女人过河拆桥,以后谁还敢和你合作!”

说到后面激动处,已然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霍珩端坐在那里,听到了他的控诉之后,神情依旧温润,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严老大这话从何说起,我的人全部拿枪指着她,不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了么?怎么能说是过河拆桥呢?”

他如此的淡定从容在此时显得格外的冷酷无情。

严老大心中怒火翻涌,可又怕眼前的那个女人真的会因为什么见鬼的害怕而开枪,不得不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可是……可是你也不能只是拿枪对着她就可以了吧,你不打算劝她几句吗?”

对此,霍珩依然嘴角带着淡淡地笑,却没有任何的作为,“我能做的就是,她一旦打死你,我就立刻打死她,仅此而已。”

他的话干净利落,可就是这样果断,才更让人心头发寒。

打……打死?

严老大心里“咯噔”了一下,瞪圆了眼睛道:“她可是你的女人,你就舍得?”

霍珩看了聂然一眼,眼底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径直道:“先不提她是不是我的女人,就算是我的女人,只要她敢破坏我的合作,就没有留下的必要。”

聂然听闻之后,嘴角的笑越发的肆意了起来,她微微凑到严老大的面前,“怎么样,严老大,我们一起去死吧。”

她的眼底绽放出一抹疯狂的光芒,吓得严老大这回是真怕了,一个劲儿的摇头,“不,不不不,你……你不要激动,你……不要……你……”

就在严老大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坐在主位的霍启朗终于开了口,“好了!叶苒,把枪放下。”

聂然的笑微微一顿,随即再次勾起,声线冰冷,“我不放,又如何?”

严老大望着眼前已经看上去对他来说彻底是个疯子的聂然,心里发颤。

坐在那里的霍启朗抬头道:“严老大只是一句玩笑而已,并不能当真的。”

聂然冷笑地哦了一声,问:“是吗?”

她这一声分明是在问严老大。

对面的严老大望着她手里那把黑洞洞的枪支,忙不迭地一个劲儿点头,“是……是是……是,我开、开玩笑的,不、不能当真的。”

这时的严老大哪里还有半分做老大的威严。

都说光脚不怕穿鞋的,他是真怕了这个女的了。

万一这一枪开下去,他不就全完了么!

聂然看他那样子,笑着挑了挑眉,似乎是在考虑的样子。

然后,就又听到霍启朗的声音响起,“叶苒,何必为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把事情搞成这样。闹,也要有个底线。”

最后一句话带着一些份量。

这让聂然心里紧了紧。

这话里分明是看出自己没有杀他的意图。

事实上,聂然的确没有杀严老大的想法。

她怎么可能是那种因为严老大几句调戏就会恼怒的人。

当时她不过是想借着这件事好把视线转移罢了。

可现如今却被霍启朗一眼看穿。

只是……

他到底看出自己只是愤怒一时吓唬,还是别有企图呢?

聂然一时间有些无法确定。

这让她不禁感叹,怪不得霍珩在他身边小心翼翼了这么多年。

的确,和霍启朗交锋必要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以及十分强大的心脏,才不会在他面前露出马脚。

聂然心中正思量着,就听到霍启朗转而对着身边的霍珩沉沉地说了一句,“阿珩,你说呢?”

她眼角的余光立刻瞥了一眼霍珩,果然见他眉眼渐冷下来。

过了片刻才说道:“叶苒,把枪放下。看在我们合作了这么多年的份上,而且你也不希望让我亲手杀了你吧。”

他的话在外人听来极有分量,可只有聂然知道霍珩说这话,已经是在提醒她,这招失败了,两个人无法再一唱一搭继续下去了。

于是她故作思索了几秒,冲着严老大一笑,笑得严老大心里发毛。

正当他还以为聂然打算连霍珩的话都不听的时候,手上的枪支一转,利落干脆的塞回了自己腰间。

“好吧,既然霍总开口,那我看在那么多年合作的感情上,那就作罢。”

听到聂然这番说辞,严老大这才松了一大口气。

刚才真的吓得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聂然的视线又转移到了严老大的身上,笑着提醒,“不过严老大,以后玩笑还是注意点分寸,祸从口出这句话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严老大这时候劫后余生,脑袋里一片混乱,下意识地点头道:“是……是是……我……我会注意……”

可随后才想起来,自己是老大,而眼前这个女的不过是一个手下而已!

妈的!

这下脸算全丢光了!

严老大此时心里全是自己丢脸的事情,早已将原来的那件事给抛之脑后。

但霍启朗似乎并没有忘记。

正当聂然就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霍启朗说了一句,“等等。”

聂然脚下一顿。

只听到他继续道:“霍氏和严老大之前合作也有些年头了,而将来我也依旧希望和严老大继续合作下去,可你今天这样一闹,难保不会让我们两家合作之间心生嫌隙,所以为了能够将来的继续合作,所以叶苒你今天最好能够证明你的清白,否则我只能默认有问题。”

聂然没想到霍启朗非要拿捏着这件事不放,她语气微沉地问道:“霍董事长,你这是在怀疑我?”

霍启朗抬头,目光威严地回答:“我希望我的怀疑是错的,但前提你能证明。”

聂然虚眯了下眼睛,神色不悦,“那你希望我怎么证明,当众脱衣服吗?”

“叶小姐作为霍氏的保镖,自然不可能这般草率对待。”随后,霍启朗转过头对身边的陈叔吩咐,“去找两个女职员,然后让她们来看一下。”

霍珩此时提醒地道:“父亲,这么晚了,公司已经没有人了。”

“那就把家里的佣人找来。今天这件事必须要查个清楚。”霍启朗最后一句话语中带着的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丢尽脸面的严老大这时候总算是找回了点理智,站在自己的手下身后,冷哼了一声道:“要找什么佣人,多麻烦,那不也是个女的,让她来看不就好了!”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到站在门的九猫。

在被众人的视线聚焦时,她依旧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神色漠然。

只有在看到接触到聂然的目光时,她的眼神微顿了顿。

但那并不是闪躲,也不是心虚和慌张。

单从眼神这一点上来说,她看上去并非是故意打偏,留下那个人。

可也只是看上去而已。

因为同样,她的眼里也没有惊讶。

对于那个男人活着的事情,以及自己失手,她并没有太大的讶异和紧张,反倒很是坦然。

还直面迎着她的视线,神情平静。

这是不是说明,她今天打算要彻底解决掉自己,好上位呢?

聂然眼底一抹锐利闪过。

接着就看到九猫脚下一动,似乎是要走过来,打算替她验伤。

只不过,正当她那一脚还没跨出来的时候,就听到霍珩出声提醒道:“严老大,九猫是叶苒的手下,你确定让她来查?”

严老大一听,看了看九猫和聂然,随后立刻摆了摆手,“她的手下还是算了。”

这女的手下,那肯定是自己人,一定会偏帮,不能作数的。

“换个人比较好,换个人我比较放心。”

霍珩和严老大的简单的几句对话逼得九猫不得不停下来,站在那里。

“去把林妈带过来,给叶小姐验伤。”他对门口的一名手下说了一句。

那名手下点了点头就要出门。

“除了林妈,把吴嫂也一起带过来。”身边的霍启朗这时候突然开口补充了一句。

聂然看到霍启朗在说完吴嫂之后,霍珩的眼底起了极其细微的变化。

想来林妈是他的人,而吴嫂……应该是霍启朗的人。

只怕霍启朗这次是真的不打算放过她了。

看着那个手下离开去接人,聂然在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霍珩。

霍珩端坐在那里,趁着霍启朗闭目修养之时,视线极快地掠过她的脸庞,和她小小地对视了一番。

那眼神中带着稍安勿躁的暗示。

难不成他还有后招?

聂然站在原地,看他面色沉静如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能了这么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

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就连呼吸声都不敢有过大的声响。

那些手下们一个个屏息凝神地站在那里,保持着十分的警惕。

整个办公室陷入了死寂之中。

过了不知多久,门外脚步声渐响了起来。

聂然仔细聆听,来的有三个人。

应该是吴嫂和林妈她们。

聂然随即看了霍珩一眼,只见他好像也对于她们赶过来的速度有些诧异。

很快,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接着就看到林妈和吴嫂从门外跟着那名手下走了进来。

“董事长,人已经带到了。”那名手下恭敬地站在那里,对霍启朗说道。

霍启朗在听到这话之后才睁开了眼睛,目光移到了聂然的身上,“叶小姐,现在可以了吗?”

聂然望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吴嫂和林妈。

不行,霍珩的后招还没有出现,她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的跟着她们进去。

一旦发现身上有疤伤口,她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她从椅子上缓缓站了起来,神色冰冷地问道:“霍董事长,你今天为了合作就可以这样毫不犹豫的怀疑我,甚至可以把我推出去当替罪羊,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霍氏的每个保镖的命运都是这样呢?”

她话里话外都露出自己是冤枉,是无辜的信息,以一个被害者的身份在控诉着霍氏的不公。

一旁的陈叔听到她的话,立刻站了出来,“叶苒,董事长这样做也是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你不要随意的胡乱煽动!如果你没做,董事长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聂然冷冷地讥笑,“主持公道?霍氏为手下主持公道就是用脱衣服的方式主持?呵,那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叶苒,你……”

她的伶牙俐齿让陈叔一时语塞。

“如果你的确没有问题,验证一下又何妨。除非,你在害怕。”霍启朗笃定的口吻仿佛将聂然已经全部看穿。

聂然嗤笑了医生,“害怕?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我只是极其厌恶那些随意命令我、怀疑我的人,所以我才不愿意归顺于某个人。当初我说过我不愿意。可霍董事长,是你硬让我加入其中,并且许诺我一切,现如今却又亲手推翻了这一切。”

她就这么站在办公室的中央,窗外夜幕黑沉一片,屋内炽光灯照在她身上,衬得越发的孤冷傲然。

“记住了,是你毁我们之间的约定,不是我。”

她这一句话说出,霍启朗的眉心微不可见地蹙了蹙。

而一边一心想要致她于死地的陈叔冷呵地道:“叶苒,你不用拖延时间了。你要真无辜,就证明给我们看。”

“那我要真是无辜的,陈叔又打算怎么补偿我呢。”聂然站在那里,冷冷地回问道。

陈叔愣了愣,随即说道:“等你真的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之后再来说这个话吧。”

“陈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如果你这次不能整死我,那么下次你一定会死的很惨。我这个睚眦必报,从不手软。”

严老大向来是和霍珩在合作,这次不过是因为霍珩要出去谈霍启朗交给他的那几份合作,才将严老大的事情交给了陈叔。

按理说严老大的事情就算陈叔先接手,那到最后也应该是霍珩出面处理,可这次不仅陈叔一起过来,就连霍启朗都出面了。

这其中,要说没有陈叔的手笔,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聂然毫不客气地当众地威胁,让陈叔心里一时慌了慌,“你,你胡说什么!”

“是不是胡说,你比我更清楚。”聂然勾唇讥讽地道。

陈叔看她的笑,眉头顿时紧皱,手握成拳,良久后他冷声地道:“叶苒,你不用白费功夫了,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延缓时间,那就太天真了!”

说完,陈叔就眼神示意了一下吴嫂。

“叶小姐,请吧。”吴嫂接到命令,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地喊了她一声。

该死的!

居然被他给看穿了。

被逼之下,聂然不得不跟着林妈和吴嫂离开。

同时,她也在心里盘算着,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那一步,她就只能打晕这两个人,然后冲出去了。

那两个人带着聂然朝门外走去,就在她即将跨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忽然之间,一声淡漠的声音响起,“是我。”

瞬间,在场所有人的视线全部定格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就连聂然都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声,朝着那个人望去。

------题外话------

睡了一下午还是头痛鼻塞喉咙痛,眼睛也不舒服,好难受……滚去睡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