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救人,一人独闯/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做啊。”老三子一心想要那笔丰厚的中介费,所以极力地催促着。

医生皱着眉头,站直了身子道:“但是你没有和我说枪伤啊,而且还是打在这种地方,我器材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

电话里老三子只说有一个人愿意开三倍价钱让他出诊,让他快点过来,并没有说清楚对方是得了什么急病。

所以他也只是拿了一般的应急性的东西,比如跌打损伤的药物、消炎药、绷带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根本没想到会是一个工程如此浩大的手术。

“那你快点回去拿啊。”老三子生怕那笔中介费没了,马上催促着让他回去拿东西,“老朱,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那名被老三子成为老朱的朱医生看了眼九猫,神色严肃地摇头,“不行啊,我一个来回之后,她可能就没气了。”

这人被耽搁了将近一个小时,更何况打中的地方就在心脏的周围,再耽搁下去随时都会死。

旁边的老三子这下不禁急了,“那怎么办啊?总不能就这么看着她死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死也别死自己这儿啊!

钱拿不到就算了,还死个人在店里,那也太晦气了吧!

此时,聂然立刻问道:“直接去你诊所呢?”

“不行!不能去我诊所!”

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谁料那名朱医生的情绪却变得很是激动。

激动到他自己都觉得太过反常。

于是轻咳了几声,很是勉强地笑了笑,“那个……我的诊所那里人……都满了,去了也没地方可以动手术。”

聂然半眯起了眼眸,匕首在指尖快速地翻转着,形成了一道道的森冷光影,“你确定人都满了?”

老三子毕竟比较熟悉聂然了,看到她这样做,心里立刻就有些惧怕了起来,略带深意地提醒着,“老朱啊,人命的事情你可别乱开玩笑啊。”

“我……我……”朱医生对此也心里有些慌。

他虽然开的是私人小门诊,也给那些匪徒之类的人治疗过,但他毕竟只是个医生,除了拿手术刀,根本没任何的反抗能力。

他眼看着聂然手里拿着刀一步步向他逼近,神色变得越发的慌张了起来,就连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你什么啊?”

聂然冷酷的声音响起,再加上那把刀在他眼前明晃晃的一次次闪过,朱医生最终还是抵不住那压力,叹了一声道:“唉……不是我不带你们去,实在是前两天来的那几个人太危险了,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枪,就连我自己都进不去!弄得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开张了!”

要不是因为连续那么多天没有开张做生意,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半夜出诊。

身边的老三子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件事,惊讶地问道:“我说老朱啊,你好端端地这么会惹到那些人啊?”

按理说老朱的性子除了贪点小财之外根本不可能会去得罪别人才对啊。

那名朱医生本来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听到他这么一说,顿时急了,“什么惹啊,我怎么可能会惹这种人!根本就是他们自己找上门的!”

回想起那天的事情他心里就一阵后怕。

那天下班已经有些晚了,为了给一个病人做术后康复,所以直到天黑才弄好,谁知道刚让自己的助理离开,他在做最后的整理时,那群人就突然冲了进来。

还不等他张嘴喊话,那些人人手一支枪的对准了他,他还以为是抢劫呢,吓得他当场瘫倒在了椅子上,双手举过头顶。

不过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不是抢劫,而是让他救人!

当他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心里头骤然一惊。

浑身淌着血,连脸都被血迹沾染的一片模糊,根本就可以说是一个血人。

“救活他,不然就立刻杀了你!”当时,那群人就是这样毫不客气地威胁逼迫着他。

无奈之下他便只能马上穿上了手术服开始手术。

很快他就发现这个男人被子弹打穿了肺部,而身上更是有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子弹擦伤的痕迹以及刀伤。

最严重的一刀被砍在了胸口,当胸斜切的一刀,从锁骨贯穿到了腹部的肋骨末端,那一刀完全不亚于那一枪的子弹穿孔。

能在那种情况下还活着,说实话那一刻他作为医生都不得不佩服那个男人的的求生意志。

在一共经历了48个小时的手术时间,他总算是勉强得将那个男人从死亡的边缘线拉了回来。

可好不容易花了那么大力气将人救回来,没得到一句好不说,当他对着那群手下说明了这个男人需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不能随便移动的时候,他们竟然堂而皇之的就直接占用了他的诊所。

并且还威胁警告他,如果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到时候他一家大小永远别想好过。

然后就把他从诊所里赶了出去。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连连叹气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聂然此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冷声地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朱医生站在那里,如实地回答道:“十几个人吧,每个人都带着枪,凶神恶煞的。”

“有多少人受伤?”聂然又问。

“就一个,是那群男人的大哥、头头之类的角色。但是那个大哥当时伤得还挺重的,我给他做了手术后就说让他找个地方好好休息,结果谁知道他们就把我赶出来了,在我的诊所里休息了好几天。”

说到后面的时候他语气就有些变得无奈了起来。

“我替你去拿医疗用品。”突然,聂然开口对他说道。

“你?一个人?”朱医生在听到她的决定之后,连忙摇头道:“不行不行,你一个人身单力薄的,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那群人看上去实在是太过危险,而且每个人都有枪,只要一人开一枪,眼前这个人肯定就必死无疑了。

但聂然显然对这件事并不在意,她冷声地道:“放不放过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替我担心。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这个人还能撑多久。”

朱医生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看躺在沙发里的九猫,然后用仅有的一些器材替她稍稍的检查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有带一些急性用品,看样子最多四十分钟,再拖就真的彻底没救了。”

这女孩子拖得实在太久了,四十分钟已经是极限了。

聂然看了一眼九猫,说:“好,四十分钟是吧,我去你诊所拿东西,你在这里看着她。”

“可是抛去那些人不说,我诊所离这里有一段距离,一个来回的话最起码一个多小时。”朱医生显然对于她能够在四十分钟之内能够到达这里这件事完全无法信服。

“这你不要管,你把地址和钥匙给我就可以了。”聂然转身,从柜面上拿了纸币递了过去。

“这……”朱医生拧着眉,略有些迟疑。

“你快写吧,耽误到时间就完了!”老三子看他磨磨蹭蹭的,赶忙抢过纸币催促了起来。

朱医生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快速地写了一连串的地址,等他写完重新递回给聂然的时候,他还是很郑重地提醒了一句,“不过……那群人真的很危险,你千万要小心啊!”

人都说医者父母心,他作为医生看着他一个人闯入如此危险的地方,到底还是不忍心的。

聂然接过了那张纸以及那把钥匙,看了看,随后压了压帽檐,沉冷地回了一句,“四十分钟之内她要死了,该小心的就是你。”

接着,便头也不回地朝着外面快速离开。

车子的引擎很快就被启动了。

聂然很是熟练地倒车离开了小巷,随后滑入了街道之中。

夜色沉冷。

车子一路疾驰。

两边的街景不停地迅速朝着后面倒退成了一道影子。

这时候,原本繁华的市中心道路上只有聂然这一辆车在快速的飞驰。

为了能够早点到达那里,聂然将油门一脚踩到了底,只见那车子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犹如一道闪电从道路上一闪而过。

期间她穿了几条小路,走了几道捷径,加上她车技又向来不错,竟真的在二十分钟之内成功到达了目的地。

“吱——”一个急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了尖锐的声响。

在这空旷清冷的地方显得尤为刺耳。

聂然下了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一栋老式的居民楼楼层的外墙都已经斑驳,踩在楼梯上就连公共路灯都不会亮起。

聂然就这样摸着黑朝着三楼跑去。

她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为的就是能够让那门诊里的人听到,避免产生不应该有的误会。

“踏踏踏——”

极快的脚步声离三楼越来越近。

屋内原本都在休息的人听到这一阵脚步声后,纷纷都醒了过来。

他们住在这里也有几天了,基本掌握了这栋楼层里那些老人们的作息时间,一般这个点不可能偶如此轻快的脚步声。

为此,他们一个个都变得警觉了起来。

躺在床上正休息那名大哥也在这时候睁开眼睛,吃力地从床上撑了起来,打开了身边的台灯,问:“怎么回事?”

门口的一个人听到自家大哥的问话,立刻小声地回答道:“大哥,好像有人来了!”

“不会是抓我们的人吧?”

“会不会是警察?说不定那老小子给报了警呢。”

“不会吧!”

几个人站在门口正低声讨论着,恰巧这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吓得那群人整个人一震。

“叩叩叩——”

敲门声响了几下。

那些人都站在门口,闭住呼吸,就怕惊动到外面的人。

“叩叩叩——”

又是几声清脆的敲门响声。

屋内的人依然一声不响地站在门后面,心里已经突突了起来。

“叩叩叩——”

最后几声敲门声响起后,那群人便没有再听到敲门声。

就在他们以为结束的时候,没想到一阵窸窸窣窣的钥匙声响起,随后钥匙就插入了门锁中。

那群人当下神经线紧绷了起来,除了一个人站在门背后准备偷袭之外,其余人都掏出了枪支朝着后面慢慢退去。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响了几下,在听到“喀”的一声之后,门终于被打开了。

黑暗中,那扇门缓缓地从外面推开,一个人影也就此走了进来。

在那一瞬间,门口的那个人很是速度地就要用枪柄砸在聂然的脖颈处。

可惜,早已知晓这里面有人的聂然在第一时间就眼明手快地做出了反应,顺势反手就抓住了他手里的那把枪,然后将他的手用力一扭,直接把他扣在了胸前。

而那把枪同时也被她成功卸下,顶在了那个偷袭者的下巴上。

“我都已经敲门了,应该不算是私闯民宅吧。”聂然依然用那压低了的声音不轻不响地对在场所有人说道。

在场的众人在看到这一结果之后,马上拔枪对准了她。

做出了随时要攻击地姿态。

聂然站在门口,把那个偷袭者推到自己的身前作为肉盾。

屋内的人看到自己的兄弟成了聂然用来当枪眼的挡箭牌,手上的动作都顿了顿。

聂然趁着那几秒,马上对他们表明来意,“我只是来拿朱医生的手术工具,拿完就走。”

站在屋内的一个人听到后,皱了皱眉,“拿工具?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你也可以替我拿过来,我拿到东西马上就走。”聂然站在那里,对他们说道。

那人立即嘿了一声,怒道:“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敢命令我做事!”

就在他准备开枪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放她进来。”

那人的手一滞,似有些不可思议地喊了一声,“大哥?!”

“我说放她进来!”那男人声音加重了几分,可随后就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足以可见他伤得有多么重!

那人听到了自家大哥发出的命令后,尽管不理解大哥的做法,但还是依言放下了枪支对聂然不耐地道:“快点进来啊,没听到我们大哥的话吗?!”

聂然透过那一圈的人,朝着里间有灯光的地方看去。

------题外话------

今天平安夜,大家有没有吃苹果呀~蠢夏祝大家平安夜快乐哦!

当然了,今天除了平安夜之外,也是我家管理九猫的生日!当当当——猫猫破壳快乐哦!

PS:明天给大家万更咯!大家开心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