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军方的人,不好的预感(万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看着霍珩走远的背影,黑暗中她的笑意慢慢隐没在嘴角。

因为替自己挡了一枪,所以他才信任九猫。

这话倒是没有错。

如果放在一般人的身上,对方舍命相救,大部分的人肯定都会相信。

但问题是,霍珩不像是那么容易相信对方的人。

这个理由可以成立,只是对于他这种做事谨慎的人来说或许就有些单薄了点儿。

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从一开始他就对九猫抱着如此大的信任?

难道她也是军方的人?

如果她是军方的人,倒是可以解释的通霍珩对她莫名的信任,以及她对自己奋不顾身地替自己挡那一枪。

只是……她真的是军方的人吗?

聂然站在那里,望着霍珩背影的眼中带着一抹探究的意味。

而被她盯着霍珩此时被霍启朗带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笑着寒暄了几句之后,那男人就对着不远处的一个女孩子招了招手,那女孩儿随后便提着裙摆走了过去。

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蕾丝短裙,裙子下摆处微微蓬起,显得她活泼而又俏丽。

那男人指着自己身边的女孩儿,对霍启朗笑着道:“哈哈哈,老霍,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紧接着又对身边的女孩儿介绍道:“这是你霍伯伯。嫣儿,快叫人。”

“霍伯伯好。”那名叫嫣儿的很乖巧地点头喊了一声。

霍启朗难得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少了几分威严。

那中年男人随后又指着霍珩对自己的女儿道:“这是你霍伯伯的儿子,现在可是霍氏集团的当家人啦。”

那女孩儿一触及到霍珩那温润如玉的笑,脸上便红了起来,娇俏地喊了一声,“霍总好。”

霍珩对此笑着点头。

那一笑,女孩儿的脸蛋就更红了。

那飞来的两抹淡淡的粉红,如同是新芽一般那么富有朝气。

可霍珩却盯着她的脸脑海中想到了聂然。

要是那妮子也有这样害羞的模样叫自己就好了。

不过,好像能让她面色潮红,嘴里软糯叫着自己的名字的也只有在自己身下吧?

哦不对,有时候尽管她在自己身下,但要是逗弄狠了,她也是会一爪子挠死自己。

唉……真愁人……

他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个难伺候的妮子。

可怜那女孩子看霍珩一直盯着自己微笑,还以为他对自己有意思,殊不知眼前这位被她认为是世俗里的翩然君子脑袋里尽想着一些不能用言语描述的事情。

而同样,那女孩儿的父亲见霍珩盯着自己的女儿,当下心思活络了起来,笑着对霍启朗道:“不是我说你老霍,阿珩都这么大了还跟着你跑,身边也没个女伴。怎么,怕他被拐跑啊。”

霍启朗看了一眼霍珩,脸上的神情不变道:“哪儿啊,我就怕他拐不跑,天天忙着公司的事情,一点空闲时间都不给自己留,说什么要先立业后成家。”

那男人听了,心里转了一圈,附和大笑地道:“哈哈哈,年轻人注重事业是应该的,不过趁着年轻,还是要谈谈恋爱才行。”

霍珩此时已经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了,一副晚辈的模样点头,“我会记住的。”

那男人也趁此机会对身边的女儿教导着,“嫣儿,有空多和霍总多聊聊,也学点经验,将来你毕业了也好来帮衬一把老爸啊。”

“这话啊您说了二十遍了,可我学经验也没用啊,我学的是文学又不是公司管理,要不然我给您找个女婿,这样你总能饶了我吧。”

女孩儿脆生生地讨饶着,惹得身边的三个男人具然一笑。

整个氛围看上去很是融洽温和。

等到好不容易一场聚会散了场,霍珩和霍启朗以及那对父女一同走出了就会。

聂然早已侯在了门口,看到霍珩出来,很自然而然地就跟在霍珩的身后一同走了出去。

那个名叫嫣儿的女孩子本来还和霍珩愉快的聊着天。

当然,这个愉快是聊天,仅仅指她一个人不停地说话,而霍珩只是偶尔笑着点头应和了两句。

现在看到聂然就这样跟了上来,不由得神色愣了愣。

“这位是……”显然女孩的父亲也对于聂然的存在有些小小的惊讶。

“哦,这位叶小姐是我的贴身保镖。”霍珩笑着回答。

那女孩儿看了看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聂然,神情错愕,“她是保镖?”

她刚回国没多久,是头一次看到聂然,刚才在酒宴上看到她穿成这样,还以为是哪家千金小姐故意吸引男孩子的注意,穿着偏休闲的小西装来这种聚会上。

可让她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是保镖,还是霍珩的贴身保镖!

这……

这女孩子和自己差不多大吧?

这么纤弱单薄的身体能做保镖?

显然她对于聂然的能力产生了质疑,并且作为女孩子的第六感,她觉得聂然这个保镖肯定不会只是保镖那么简单!

当下她的眼神多了一抹敌视。

聂然自然不会把这种小女孩儿放在眼里,她面无表情地跟在霍珩的身后,在进入电梯按楼层时,她偏了偏腰身,露出了那把黑色的枪支。

那女孩子一看到她腰间的黑色手枪,果然眼底震了一下。

等下了楼,他们在临别前又说了几句,那女孩儿抓住最后的机会和霍珩聊了几句,想方设法的想要得到霍珩的手机号。

可霍珩那只腹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她套到电话号码,几句话就将这个问题给绕开了。

急得那女孩儿不行,偏偏又对他无何奈何。

聂然站在一旁看戏似地看了会儿,等到他们终于话别后,陈叔替霍启朗打开了车门。

而聂然打算坐另外一辆车的时候,却听到霍启朗对陈叔吩咐了一句,“你来开车,让叶小姐和我们一辆车。”

陈叔一愣,随后点头应了下来,“是。”

正要开车门的聂然对此也怔了一下,她不明白为什么霍启朗突然间要和她同坐一辆车。

但还是依言上了车。

原本的司机被调到了后面一辆车,聂然坐在了陈叔的副驾驶位置上。

车子一路朝着霍宅而去。

九点的市中心,道路上依旧车流拥挤。

车子走走停停,趁着那段时间,霍启朗装似不经意地开了口,“叶小姐最近在霍氏还满意吗?”

聂然坐在副驾驶上,点头回了一句,“还不错。”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尽管和陈叔提。”霍启朗坐在后车座说道。

“多谢董事长。”

霍启朗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聊着。

终于,在闲聊了几句后聂然等到了他的主题。

“叶小姐和阿珩合作了很多年吧。”

聂然透过后视镜看了霍启朗一眼,点头道:“是啊。”

“那这些年都替阿珩做些什么呢?”霍珩随意地问道。

聂然拧了下眉,就为了这个问题所以特意让她上车?

不太可能吧!

聂然不知霍启朗到底想搞什么鬼,只能冷声地抱歉,“关于这个问题我不能说。”

这惹来了身边驾驶座上陈叔的不悦,“叶苒!”

聂然斜睨了他一眼,凉凉地道:“你警告我也没用,做我们这一行的为雇主保密这是职业第一守则,若是说了,我在这行就混不下去了。我想,只怕到时候就连董事长也不会要我这个口风不严的手下了。”

说着聂然就抬头看向了后视镜里的霍启朗。

她这番话有理有据,霍启朗的确也没有可说的。

坐在他身边的霍珩这时候及时地开了口,“父亲,叶苒在我那里留了档案,有什么你想知道的,我晚上把它找出来放到你书房去。”

霍启朗摆了摆手,拒绝了这个提议,“不必了,我也不过是在车里闲着,这才随口一聊而已。”

随口一提?

信他的话才有鬼呢!

聂然心里头暗暗腹诽道。

这老家伙和李宗勇一样难搞定,特意让自己同坐一辆车,肯定有什么目的!

果然,过不了多久霍启朗像是的确是闲得无聊,又出声问道:“那叶小姐做这一行多久了呢?”

聂然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她不懂霍启朗为什么要突然间重新调查起她。

是自己哪里出了差错,引起了他的怀疑了吗?

聂然为了保险起见,怕有什么资料上的出入,索性就说不记得了,“忘了,干这一行的都是舔着刀口讨生活,生死就那么一瞬,有谁愿意记得。”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竟升起了几分感慨。

“既然这工作那么危险,叶小姐的父母就不过问吗?”

霍启朗的一句话让聂然忍不住轻笑出了声,“霍董事长在和我说笑吗?我的身份你明明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了,为什么现在又翻出来问。”

霍启朗叹了一声,“没办法,人老了,记忆总是出错,有时候在想是不是该过过含饴弄孙的日子了。”

坐在旁边的霍珩立刻道:“父亲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呢,您正值壮年,整个霍氏还需要你撑着,含饴弄孙的日子离您还早。”

霍启朗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接着便不再说了。

此时车子已经驶出来市中心,在郊区的盘上公路飞快的行驶。

不过短短半个小时,车子已经停在了霍宅的门口。

陈叔下车为霍启朗开了车门,然后扶着他往屋内走去。

在临上楼时,霍启朗站停在了那里,对着霍珩吩咐了一句,“最近和霍氏往来的聚会,你让叶小姐作为你的女伴一起出席吧。”

做女伴?

这让聂然和霍珩不禁愣了一下。

怎么好端端的让她升级成女伴了?

正不解霍启朗到底搞什么鬼的时候,聂然就听到他继续对霍珩道:“既然暂时过不了含饴弄孙的日子,好歹你在酒宴上也要带着个女伴吧。”

说完,就径直上了二楼。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也随后回到了房间。

“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你找个名门千金的女伴,却把我拉上去做代替品?”才关上门,聂然就不解地问道。

霍珩单手扯了一下领带,歪头斜斜地朝她看去,“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挺愿意看着我揽着别的女孩子?”

那语气里带着一丝危险。

“不过是女伴而已,有什么关系。”聂然很是不在意地随手将西装脱了下来。

“不过是女伴?你想的太简单了。”霍珩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朝她走了过去,双手环着她道:“我刚入主霍氏,手握霍氏的股份,但根基还未坐稳,现在谁能站在我身边,那都会被人认为是联姻关系,是我为自己上的一条保险。而那个女的,也就被人默认为了霍氏未来的当家主母,我霍珩的女人。”

霍珩故意后面加了那一句话,为的就是想要看看怀里的人儿会是什么反应。

但结果让他失望了。

因为聂然并没有get到他的点,而是顺着他的思路想了想,接着抬头看向了他,“所以说,霍启朗其实是在防你,对吗?”

霍珩本来看她抬头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心里小小期望了一下,结果她话一出,顿时被气得胸闷不已,可又不能说她些什么,只能点了点头,回答道:“可以这么说。不过,除了他怕我联姻之后,有了靠山,将霍氏全部抓在手里之外,他还怕对方在我根基未稳的时候吞并掉霍氏,那么他这辈子的心血可就毁了。”

聂然这时候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在车上实际上他是在对你旁敲侧击。”

霍珩无谓地耸肩,“应该吧,反正我也不想应付那些女孩子,他这样做我反而省力了不少。”

说完他又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然后不死心地又表了一次忠心,“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他想这回这妮子总该给点反应了吧。

事实上,她的确是给了一个很大的反应,她稍稍地推开了他一些,仰着头看着他。

霍珩心头一喜,以为她要给自己一个热情的KISS!

结果……

“我刚在就会上想了一下,正好你有一批物资要在半个月之后送过去,就选在那个时候让她一起去,如何?这样也不容易被人发现。”

霍珩瞬间犹如泄了气的皮球。

果然,不能对她期望太多!

随后他伸手一揽,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中,低头就噙住了那双他在酒宴上就想念不已的红唇。

“唔!”

聂然还沉浸在九猫的事情里,被他突然一吻给瞬间打乱了。

她先是想要挣脱开,可见他腰间犹如铁箍一样紧紧勒住自己,索性放弃了挣脱,无奈环住了他精窄的腰间。

霍珩微微睁开眼,看她苦着脸配合自己的样子,得意地笑,喉间溢出了低低的笑声。

聂然对此睁眼,看到他眼底盛满的笑,不禁恨恨瞪了他一眼,手当下就伸到了他腰间,拧了一把。

这下,霍珩笑不出了,皱眉闷哼出了声。

一个不留神,聂然挣脱开了他。

“我没亲完。”霍珩捂着自己腰间,抗议出声。

“亲你个头!我在问你正事呢!”聂然被吻得有些发红的唇一张一合地,唇上那湿亮的颜色让霍珩的眼神微暗。

他声音低哑了着,很是随意地道:“这种事情你来决定就好。”

说着就要走上前去。

但眼疾手快的聂然当下往后退了一步,“还有,我打算让她换张脸,作为男生去,这样也方便点,你说呢?”

“随便,你觉得没问题就好。”霍珩作势要扑过去。

可问题是,聂然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抓到的。

早在刚她就已经给自己找了个逃脱的后路。

现在已得到了答案,她立刻就滑溜得如同泥鳅一样从他身边擦过,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内,并上了锁。

霍珩比她只慢了一拍,却最后吃了一个闭门羹。

那门风刮在脸上,让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眸。

没有吃到正餐的某人很是郁闷,有图谋不轨的心但不敢真的撬门溜进去,就怕聂然不高兴,在门口徘徊了一阵,确定她不会再出来之后,只能先去霍启朗的书房汇报了一下这个月的工作情况。

聂然就是趁着那段时间洗了个澡,接着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等霍珩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浴室里有热气,应该还是聂然用过,他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书房门,忍不住笑了笑。

他是洪水猛兽吗?

这么躲他!

把电脑里剩下的一些邮件都回复了,他才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上了床。

隔天一早,聂然先是跟着霍珩去公司,下午又去了码头盯着下个月月初要运送的物资的入库。

作为保镖,她半个月在霍珩身边,半个月在公司里训练着,繁忙、却有条不紊。

而霍珩作为霍氏集团的总裁,握有真正股份的掌舵人,他的聚会、酒宴络绎不绝。

才短短两个星期,又是一场酒宴的邀请帖子送入了霍氏总裁的办公室。

当接收到这份邀请后,最先皱眉的不是霍珩,而是聂然。

因为霍启朗说过,让她作为女伴陪着霍珩去参加酒会。

作为女伴……

聂然一想起宴会上那些小姑娘们,她就觉得心烦。

作为保镖,那些小姑娘们都不放她,现在成了女伴,只怕真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了。

霍珩看她那么不高兴的样子,笑着放了她一下午的假,让她出去散散心,顺便去做个造型。

可聂然显然不是那种爱打扮的姑娘。

她一下午赖在霍珩的办公室里,春末的气候温暖宜人,她靠在那里就有些昏昏欲睡。

霍珩为此特意打电话告诉门口的秘书,不是重要事情不要打扰。

靠在沙发上聂然不过是浅睡罢了,他的吩咐,她一句不落,只是既然他已经吩咐,索性就继续睡着。

于是,她就靠在沙发上小憩了整整一个下午,等她差不多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造型师已经在门口等很久了,要不要试试衣服?”霍珩坐在办公桌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她问道。

聂然这时候才清醒了过来,点了点头。

霍珩打电话示意外面的人进来。

其实聂然的造型很好打理,她本就是一头利落的短发,根本不需要在头上花心思。

只需要套上衣服就可以了。

一套复古的连衣小黑裙,裙子上没有任何的点缀,但在胸口处有一个小小的V字缺口,正巧戴上一颗黑曜石的吊坠,作为点缀来弥补。

细小的链子挂在脖子上,显得锁骨格外的精致。

聂然虽说是女伴,但保镖这个身份她到底还是不能丢掉的,她特意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裤藏在裙子里。

她的皮肤向来很好,擦了一点薄粉,在擦上一点正红的口红提亮了下整体。

从休息室走出来的时候,霍珩在外面也已经穿好了西装,一转身正好触及到她时,眼底闪过一抹惊艳。

那黑色的礼服衬得她肌肤白皙,在光线下透着淡淡的莹润光泽感。

因为是复古风的款式,看上去也没有太过暴露的地方,尽管看上去她依旧诱人,但也只能勉强作罢。

在酒宴门口,霍珩抬了抬手臂,示意她勾着自己。

聂然笑着伸手勾住了他。

“作为我的女伴出席这种场合,感觉如何?”他偏头轻声问道。

聂然笑了笑,“又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好感觉的。”

每次做他女伴都会出现什么问题,第一次为了能够救他,特意打翻了红酒,结果招来了暗杀,差点死了。

第二次在霍氏的周年庆上,他们兄弟两一出戏,结果自己差点被卷入其中。

因此她对于做他的女伴实在热衷不起来。

聂然趁着往酒宴门内走去的时候,对他轻声地道:“等会儿九点半要运物资出海,等会儿我要去一趟。”

在去酒会的路上她接了一通电话,是其中一名手下打来的,说是晚上要押送物资,问她到不到现场做最后的查看。

她想到九猫要跟着这批物资一起离开,为了防止又出现什么差错,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一趟。

身边的霍珩似乎将九猫这号人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皱眉问道:“运送物资派个人去就好,何必你亲自去一次。”

“你别忘了,这次的物资运送里有她。”聂然提醒道。

霍珩像是记起来了一样,但随即便说道:“我亲爱的叶小姐,你什么时候也能像重视她一样的重视我?我现在有种被你冷落的感觉。”

聂然挑眉,瞥了他一眼,“亲爱的霍先生,这好像是你给我的任务吧。”

霍珩眉头轻蹙,沉默了几秒,然后问了一句,“我能反悔吗?”

聂然嘴角扬了扬,干净利落地丢出了两个字:“不能。”

霍珩无奈,只能妥协道:“那等会儿我让人送你去。”

“不用,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带你的人不方便。”聂然一口拒绝。

“好吧,那你早去早回。”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

随后,两个人已经进入了酒宴大厅。

霍珩作为霍氏的执行人,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但更多的是目光还是聚集在了聂然的身上。

她的存在除了让一部分的公子哥儿眼中掠过一抹非同寻常的光亮之外,更多的是在猜测她的身份。

以往聂然经常藏身于暗处,从怎么现身出酒宴之中,一般霍珩和霍启朗进入宴会时,她都站在门外,等到他们进入后,她才会找个机会进去,远远地看着。

所以,大部分人都不没见过她。

那些人在看到她的一瞬,脑海中一连串的问题冒了出来。

她是谁?

为什么她能成为霍珩身边的女伴?

这是代表着要联姻了吗?

霍氏要和哪家公司合作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资源共享了?

在场那群人的疑问不断,可并没有阻碍霍珩和聂然前进的步伐。

聂然勾着霍珩在场内来回走动着,扮演着一个完美的女伴,不主动开口、保持微笑,就如同一个会移动的花瓶一样。

等到好不容易一圈走完了,霍珩这时候被霍启朗认识几个外国合作者,聂然巴不得他能快点走。

要知道场上那些女人都快用目光将她千刀万剐了。

含笑松开了他的手,等他离开后,她找了一处安静的小阳台坐了下来。

可没想到她都已经躲这儿来了,有些人就是不肯放过自己。

那位被聂然认定为苍蝇的刘少爷今天穿着一身灰色的格子修身休闲西装,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看上去时尚又不失格调。

此时,他端着酒杯走了过去,坐在了小餐桌的对面。

“叶小姐不是说自己只是保镖的吗?才几天不见,这么快就升级成霍总的女伴了?”

聂然看他嘴角带着讥讽,显然是介怀着上次的事情。

“这是雇主的要求,我只能遵守。”聂然鉴于在酒会上,不好闹出什么太过难看的动静,只能应付地回答着。

“听起来叶小姐真是一个优秀的保镖啊。”那名刘少爷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言语中带了一抹深意。

聂然笑了笑,“听从雇主的话,是最为基本的职业准则,算不上优秀。”

“既然这样,那等叶小姐和霍总的合约结束之后,我倒也想请叶小姐来做做我的贴身保镖才好。”

聂然看他非要缠着自己不放,灿烂一笑地应答道:“好啊,只要刘少爷的父亲出得起价,我很乐意为李少爷效力。”

她这话里明着讽了一句,刺得刘少爷脸色这下是真挂不住了。

“原来只要出的起价就可以啊。”突然,一道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聂然转过头看了一眼,得!

她要躲得正主来了!

为首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和霍珩聊得很愉快的那个女孩儿。

而她身后跟过来的几个女孩子显然是来一起为她讨公道的。

今天她应该也是有特意打扮过,穿着一袭很美的白色的纱裙,裙子上还绣着点点的花朵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只是话一说出来,瞬间就破坏了她的气氛。

“那不知道多少钱可以买下你呢?十万、二十万、还是三十万?”

她的语气轻蔑,又带着一丝丝的愤怒。

本来今天她打扮好了,为的就是争取霍珩身边那个女伴的位置。

毕竟有了上一次的铺垫,她相信这一次至少能让霍珩邀请自己跳个舞。

可谁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这个本来是保镖的女孩子竟然堂而皇之地勾着霍珩的手从酒宴外走了进来,一路上两个人时而轻声低语,而且最要命的是霍珩还回答了她几句。

尽管他神情淡淡,可那场景也已经扎她眼疼不已。

恨不能扑上去把这个见鬼的保镖给撕了!

在她对面聂然看着你小姑娘气得脸色通红,一副要咬死自己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要发笑。

“你笑什么!”那女孩儿看聂然这时候居然还敢笑,摆明了就是看不起自己!

看不起?

她一个低贱的保镖居然敢看不起自己?

想到这里她就气得浑身哆嗦了起来。

“我笑……你真漂亮。”

聂然突然来这么一句不按套路的话,让眼前的女孩子怔了怔。

随后她朝着里面某处轻扫了一眼,然后嘴角笑容不变地看着她回答:“不过,多少钱才能买我这件事,你可能要问问霍总才行。”

说着,她就抬了抬下巴向她示意了一下身后。

那女孩子一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地转过头往后看去。

只见霍珩从里面走了出来,带着温润地笑意问:“怎么了?”

那女孩儿瞬间就傻了,还好身边的朋友轻戳了下她,这才免得让她出了丑。

她努力扬起一个笑,打了声招呼,“霍总好。”

身后的那些女孩们也立刻齐齐对霍珩喊了一声。

至于那位刘少爷更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敬地叫了一声。

他们家的企业要和霍氏那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就连他老爸对着霍珩这位晚辈都是恭恭敬敬的,更别提他了。

霍珩点了点头,端着杯子径直走到了聂然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他双腿交叠着,笑着问道:“我刚好像听到你要问我问题,要问我什么?”

同样是两个男人,同样是拿着酒杯坐在位置上,可霍珩的姿态比起这位刘少爷可不知高了多少档次。

“他们想要请买下我给他们做贴身保镖,问我要多少钱才可以。”在场的也只有聂然一个人坐在那里,很自如地接了那句话。

霍珩听到之后,好像很惊讶,“买下你?我至今都没有能力买下你让你成为我的手下,谁有那么大的能力?”

那名叫嫣儿的女孩儿愣了愣,“不是手下?可她不是你的保镖吗?”

霍珩难得替她解释道:“叶小姐只是名义上作为霍氏的保镖,但实际上她和我是合作关系。”

合作关系?

“也就是说,她随时可以解雇了我。”

解……解雇霍珩?

“所以,如果你们想要买下她,可要提前和我说一声哦,也好让我能为自己重新找个保镖。”

这两句砸下来,震得那些女孩子包括那位刘少爷都傻了眼。

这个保镖解雇霍珩?

放眼整个A市,除了霍老爷子敢解雇霍珩这个总裁,哪里还有第二个敢解雇他!

“哦,刚才刘少爷说……”聂然伸手就指向了那位刘少爷。

那位刘少爷当下暗觉不妙,接话道:“呵呵……霍总可……可真爱开玩笑……您都买不起,我们哪里能买啊……”

这话一出,分明是打了自己的脸。

可又能怎么办呢,对方是霍氏的总裁,而他只能勉强算得上是有钱的富二代而已。

这脸他必须要打,不然到时候他老爹就亲自动手了。

一场找茬就此恹恹散场。

聂然和霍珩两个热依旧坐在那里,等到那群人都离开了,他才笑着问道:“不是向来喜欢自己解决的吗?这回怎么要我帮忙了。”

刚才他站在不远处望着这里的情况,原以为聂然会像上次一样自己解决,可谁知她却给了自己的眼神要他来帮忙。

聂然靠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道:“给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不好吗?”

霍珩趁着阳台这个僻静昏暗的地方,对她做了一个简单的绅士礼仪,“乐意之至。”

宴会还在继续,但聂然差不多要离开去码头做事,她和霍珩说了一句,在得到了他的同意,她便离开了酒会。

还在和别人聊天霍启朗此时无意间看到她她离去的背影。

倏地,让他的目光深处闪过一丝沉然。

“叶小姐,这是霍先生替您准备的衣服。”

刚出了门,早已在外候着的手下将衣服袋子交给了她。

聂然拿着衣服就去女厕所换了下来,然后快速地下了楼。

她找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和当时九猫的约定地点见面。

才一下车,她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那里。

是九猫!

聂然快步走了上去。

半个越不见,她的脸色依旧难看,毕竟伤在了心脏处,又耽搁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治疗,身体肯定是伤了很大的元气。

聂然将袋子里的东西递了过去,“这次过去,会有一半的人留在那里,你就是其中一个。这是你的名字和身份,还有半张假面。”

九猫也不多说,立刻将那半张假面贴了上去。

“我能做的就只有那么多了。”聂然看她已经提前将头发剪短,就连衣服也穿的是男士的运动服,“接下来你自己小心。”

九猫点了点头,“我会的。”

两个人再次一同上了车千万码头。

码头上,来来往往的货物箱子从仓库内搬运了出来。

站在那里查看的手下一看到聂然,便恭敬地喊道:“叶小姐好。”

聂然嗯了一声,问道:“东西都弄好了吗?”

“快了,还有一部分正装运进船里。”那名手下回答道。

“让他们加快一点。”聂然对那人说道。

“是!”

随后趁着那人不注意,她将九猫堂而皇之的带进了船内。

在临走前,她最后又看了九猫一眼。

只见她坐在那里,神色冷漠,丝毫没有任何惧意。

很快,货物全都已经全部放入了船只内,船只就此起航。

聂然站在码头上,看着那艘船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了黑暗中,再也看不见任何的踪影。

就在这个时候,她口袋里的电话突然震动了起来。

她一看是霍珩的电话,不由得按下了通话键,然还未等她开口说话,霍珩就问道:“你还在码头吗?。”

他的声音没有了刚才在宴会上那么温和,反而带着一丝严肃和沉冷。

聂然心头微紧,嗯了一声。

电弧那头的霍珩立刻道:“马上回来。”

“知道了。”聂然忽然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她挂了电话,转身朝着码头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