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再惹我,我杀了你/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地上,篝火还在继续燃烧着。

寂静无声的环境里,只有火星子偶尔爆出“噼啪”的声响。

身旁的一个兄弟走到了那人身边,笑着勾住了他的脖子,说起了风凉话,“你啊真是没脑子,不怪老大骂你。”

那人的很是郁闷地道:“我怎么没脑子了,明明就是他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把守好里,千万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现在反而怪起我来了。”

那位兄弟笑着道:“你刚进来,所以还不知道那叶小姐的本事,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她有什么本事啊。”那被骂的新人海盗很是不解地问。

刚才他看到那群人那么恭敬地对那个所谓的叶小姐,他作为新人也就跟着一起喊了一声。

但实际上他根本不认识那个叶小姐,他才来不过一个月,每天就在这里搬砖造房子,听都没有听说过什么叶小姐王小姐的。

“她啊,她的本事可大呢,你敢挡她路,小心被她给丢海里喂鲨鱼。”

对于这位兄弟的好心提醒,那位小新人略表示怀疑,“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啊,唬人的吧!

其他几位跟着那位小新人一起进来的海盗们也纷纷表示出了自己的疑惑。

“就是啊,我看啊是因为霍总的关系吧,女人嘛不就是靠那些手段上位。”

“我也觉得,刚老大不是说,她代表霍总么,估计有一腿吧。”

这番话让周围的几个跟着傅老大来的海盗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那群小新人们一头雾水,完全不懂他们笑的点在哪里。

其中一名坐在那里添柴火的海盗看他们一脸懵懂的样子,难得大发好心地道:“呵呵,兄弟,你是因为没看到她当时打人的样子,才敢这样说话。要是看到了,估计就不敢这样胡说八道了。”

胡说八道?

不会吧。

那群人不相信地道:“没那么可怕吧,就凭她那么瘦小的样子,最多两个男人都能搞定了。”

那些海盗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忍不住地放声大笑了起来,“两个男人?哈哈,我告诉你,就凭她当时打人的本事,不夸张的说,十个男人都能被她干趴。”

那名刚才被傅老大训斥的小新人对此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才十个?九哥当时可是单挑了我们二十个人好不好!”

那时候他很不长眼带头欺负刚进来的九猫。

九猫当时新来,并不多话,对这群人态度也很冷漠,每次做完自己的事情就跑到一边去。

其实她本来的态度就这样,以前在公司是因为她是霍珩亲自送进来的,大家对她自然要恭敬三分,不敢当面说些什么。

这回她的身份改变,不过是个没背景的小保镖,来这里除了送物资,就剩下打下手。

那群人看到她那么冷漠,还以为是不屑和他们说话,只觉得她很是嚣张。

于是就趁着中午吃饭的那段时间将她的饭盒打翻在地,故意挑衅她。

九猫的性格不像聂然,聂然很懒,她才懒得和这群人动手,大不了就是再去领盒饭。

但九猫则不会,她当时直接动了手,将那群人撂倒在地上。

身边的那群海盗原本还想看好戏,结果看到九猫那么厉害,反而大吃了一惊。

而那个小新人就这样被她的手段给折服,这次沦为了她的小跟班。

“你们当时不都看到九哥那厉害的样子了。”那小新人得意地冲那群人说道,接着就要转头对九猫道:“九哥,反正我是站你这边的!”

然而,等他在人群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九猫的踪影后,不禁奇怪地问道:“九哥人呢?”

站在九猫旁边的一名海盗笑着回答:“九哥早就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那名海盗呆呆地问。

“就在你表忠心的时候啊,九哥就走了。”

身边的一群人哈哈大笑地拿他开起了玩笑,“哈哈哈,马屁没拍上哦。

“失策了哦,小远。”

那群人毫不留情地奚落着他。

名叫小远的年轻海盗当下就急了,“什么马屁,我那是真心话好不好,难道你不觉得九哥很厉害吗!”

“那你们的九哥为你们抢来一艘船了么?”突然,那个坐在那里一直为篝火添柴火的海盗头也不抬地问道。

小远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说这个话题,不禁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年轻人,你还太年轻啊。”那人添完了最后一把柴火,拍了拍手中的木屑,起身离开了那里,往那边的小木屋走去。

小远看着那人说了一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很是费解地看向了旁边的一名勾着他脖子的海盗,问道:“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

那人笑了笑,问道:“还记得咱们老大那艘宝贝船么。”

小远点头:“记得啊,怎么了。”

那艘船据说是老大的战利品,他很是宝贝,一直都放在那里,从来不随便的让人上去。

那人好心地提醒了一句,“那是叶小姐抢来的,当时她只带了十几号人,灭光了高老大身边几十号人,然后就这么给抢过来的。”

十几个人对几十个人?

还灭光?

小远还是很不相信地道:“真的假的,有没有那么厉害啊!”

在他的记忆力,九哥一个人打十个人就已经很牛了,这个叶小姐看上去瘦瘦弱弱居然把对方全都给灭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身边那名海盗也不多说,只是拍了下她的肩膀,“听说这次叶小姐来就是解决海警的事情,到时候等你亲眼看到叶小姐的能力,你就知道了。”

说完,也跟着往那边的小屋走了过去。

他们那群跟着傅老大来的人都是亲眼见过聂然本事的,所以特别服她。

至于这群新人,等着吧,总有一天他们就会知道那个阿九在叶小姐的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外面的那群小喽啰还沉浸在刚才那名海盗的话语中,里面的聂然已经和那几位设计师以及建筑师们聊了许久。

霍珩说的没错,这群人的确对自己很是保密,也很小心,图纸上有多很多地方都没有反应出东西。

如果问他们,他们就用一种模糊不清的话来敷衍她。

很明显,这图纸根本就是拿来唬人的,根本是假的。

聂然不送声色的继续和那群几个人聊着,直到夜深,旁边的傅老大已经听得坐在旁边打起了瞌睡,她这才暂时停了下来。

随后对睡着的了傅老大喊了一声。

傅老大当下就被惊醒了过来,“什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已经差不多聊完了,但是时间太晚了,再回去的话可能要花很长的时间,所以我想就此住在这里,顺便明天早上再跟着这几位去施工现场看看。你觉得如何?”聂然笑着询问着。

傅老大一听,很是惊讶地道:“住这里?叶小姐你别开玩笑了,这里都是一帮男人们住的地方,又脏又臭的,你怎么能住。更何况你的房间我已经全部替你整理准备好了。”

聂然嘴角轻扬起一个笑,“傅老大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这次我除了过来解决海警问题,还有就是要帮忙盯着军火库的进程问题,过不了多久,第一批货就要进来了,我希望能够再加快一下进度,好早点完成。”

傅老大听到有货准备进来,原本脑袋还没彻底清醒的他一下子眼睛就亮了。

有货进来?

那不就代表着第一笔要进账了?

到时候就可以去买一艘更好的船只,然后再添上的军火,再招收一些好的小弟们,这样子的话将来就能劫更好的商船,抢更多的东西。

恢复成当年那山头的样子,就指日可待了!

当下,傅老大就不再推辞了,而是一口答应地道:“这样啊,那好吧,我找人过来帮忙收拾一下好了。”

聂然看他笑得一脸横肉的样子,知道他心里打得什么小九九,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客气地说道:“那真是太麻烦傅老大了。”

“不麻烦不麻烦,收拾一下房间有什么好麻烦的。”傅老大笑得屁颠屁颠的就往外头走,并且嘴里嚷嚷着那群人做事。

外头那群海盗们碍于傅老大还未离开,一个个都傻坐在那里烤着火,好不容易看见傅老大出来了,结果却听到他让他们做小工。

那群人干了一天的活,早就累趴了,现在还要额外做事,一个个都有些提不起劲儿。

但在傅老大的怒骂声中,那群人还是打着精神快速地将距离军火库不远的一个小屋子给清理了出来。

聂然这时候和那几位设计师都已经基本聊完了,从那间屋子里走了出来之后,就看到傅老大站在门口呼和着那群人。

“怎么样,好了吗?”聂然走过去问道。

“好了好了,差不多都弄好了。”傅老大看着身边的聂然,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让她跟着自己走了进去,指着屋内的环境问道:“叶小姐你看一下这样行不行?”

聂然看了一下里面的环境,里面只有一张用门板搭做的床,上面铺着一层被子,还有一个从外面临时接进来的灯,至于其他什么座椅板凳之类的东西一样都没有。

或许是发现里面的东西实在太过简陋,傅老大很是尴尬地解释着,“这里本来是放木料的地方,我刚让人把它给清理出来,可能还是收拾的不是特别的好,所以还请你不要介意。”

聂然全然不介意地道:“不会,我觉得还不错。真是多谢傅老大了。”

傅老大看她这样好打发,倒是倍感意外。

但也同时松了口气,他就怕自己没伺候好这位小祖宗,除了惹来霍珩不快之外,万一惹怒了这位小祖宗,他很怕自己也会有高老大的下场。

夜色沉重。

工地上所有人都已经简单冲洗了一番后就进了屋子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万籁俱寂之下,聂然关了灯,从屋内走了出来。

她想要趁着众人都睡下的时候,能在军火库的外部逛上一圈。

因为内部还未建造完,所以只是直接锁了门,并没有找人站岗放哨。

所以聂然很轻易的就走到了军火库的旁边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当初霍珩来的时候,她也有跟在他身边一起查看,只是当时外部的结构都没有做完,只是听了个大概而已,现在外部已经结束,她按照当时那些设计师们的说话,再结合刚才他们的话,绕着军火库外围走了两圈。

军火库的建筑面积非常的大,每个地方她都要仔细查看,花费的时间就会很多。

等到她全部看完,将图纸上的和实际建筑上的地方都相对应起来后,她才折返回到自己的小木屋前。

然而,她刚推开小木屋,就明显的感觉到屋子里有第二个人的存在!

那微弱的呼吸声让她不由得神色一冷,全身都警戒了起来。

就在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腰间时,突然听到黑暗中响起一抹熟悉的声音,“是我。”

原来是九猫!

聂然放松了些许,踏着黑暗走进了小木屋,看见她正站在墙边,似乎等了有段时间了。

聂然大喇喇地坐在了自己的床边,言语中很是调侃地对她说道道:“看来你在这里过得还挺舒服的,九哥。”

刚才她一下车就听到那些人对她喊九哥,想来她在这里的地位应该不低。

一个小新人在短短一个人混到如此地步,倒也是厉害。

“你刚去哪儿了。”九猫坐在黑暗中冷漠地问道。

聂然靠在床边,说道:“这屋子里木料味儿太大睡不着,索性出去散散心,吹吹听海风。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九猫沉默了片刻,沉着声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聂然懒散地倚在床头,语气平静地道:“霍总派我来这里,说是有海警在周围巡逻,为了以防万一让我过来看看,必要时采取点措施。”

“什么措施?”

“你好像挺关心的。”聂然斜睨了她一眼,漆黑的屋子里没有一丝光亮,她看不清此时九猫的神情,但她能感觉到九猫微微紧绷的身体,随后在黑暗中轻笑了一声,“不过你关心也没用,因为我也不知道。才刚来,暂时没什么想法,就先让那群海盗时刻盯着吧。”

九猫凝眉,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走?”

走?

提及到这个词,聂然眼神里小小地闪过怔愣,她望着屋顶的横梁,语气莫名地轻缓了起来,犹如呢喃一般,“不知道啊,可能……走不了了吧。”

屋内的声音太过安静,她那一句短小的自语还是只字不留的钻入了九猫的耳朵里,她不由得侧头看了你儿呐一眼,“什么意思?”

聂然猛地回过神,然后坐直了身体道:“字面意思。”

可九猫并不是何佳玉那种粗神经,她顿时冷着声音问道:“霍总发现了?

“你好像很怕霍总知道。”聂然说得颇有些深意。

站在暗处的九猫对此语气很是平淡地反问了一句,“难道我的处境不应该怕霍总知道吗?”

聂然扬了扬眉,似乎中肯地点头,“嗯,你的身份好像的确应该是怕的。”

“那么,你为什么走不了呢?”九猫又一次的将话题重新给绕了回来。

显然她并没有那么容易就被聂然给打发。

聂然这时候笑着往后一仰,躺在了床上,像是带着感叹的语气道:“好好干,等将来说不定还能再回去。”

站在那里的九猫冷着眼眸看着她,许久才说道:“你是不是被他放弃了。”

她的话里满是笃定,并没有字面上的疑问。

而仰躺在床上聂然双手枕放在了后脑勺,低低笑出声。“放弃?你哪来的依据说我被放弃了。”

“那你为什么会说回不去。”

聂然嗤地笑了一声,“拜托,这次海警巡视,搞不好就要打上一仗,战场上瞬息万变,说回不去有什么问题么。”

“所以我才说你被放弃。”九猫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站立在了她的床边,“如果真的那么危险,他为什么会让你独挑大梁跑到这里,他难道不知道现在这里很危险么。”

“我是他的手下,替他做事有什么问题。”聂然似乎对于这件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言语中很是不上心。

九猫站在那里,将窗口唯一能透进来的微弱光线彻底给挡住了,冷静地说道:“他的手下那么多,却非要把你送过来,这就是问题。”

聂然看她如此执着这件事,她直起身,仰头看着九猫,语气里变得有些不耐烦了起来,“我是他的贴身保镖,他信任我,怎么了吗?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知道这座岛对他来说有多重要,所以由我来替他手守护,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背光下的九猫只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她声音漠然,“你这算是在自欺欺人吗?”

聂然坐在那里,神情也变得沉冷了下来,“这是事实,哪里什么自欺欺人。”

“如果我说,他就是想杀你呢。”

九猫的一句话,让聂然不由得猛抬头,她眼底含着一抹冷意,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当初我会在安保公司出现,是他将我安排进来的。并且,他对我只有一个命令。那就是,让我好好留在你身边,保护你。”

“所以呢?”聂然皱眉,问道。

“你忘记了吗?就在那天,他明明有机会让我来替你验伤,将这一切隐瞒过去。但是他却阻止了,并且还主动告知严老大我是你的手下,这难道不是摆明了要你死。”

她的话让聂然的脸色骤然一变。

原来霍珩的命令是让她保护自己。

所以他才会把人放在自己的身边。

可既然他那么相信九猫,并且让她保护自己,那他为什么要拒绝当时严老大的提议?

思绪混乱的聂然小脸冷得犹如一块寒冰,嘴里却还是说道:“他并不知道我受伤的事情,会说这种话,很正常。”

但实际上她很清楚,霍珩是知道自己有伤的!

九猫站在那里冷冷地道:“不管他知不知情,在那种情况下他没有护住你,而是将你推向风口浪尖,这个举动根本就是放弃你,以求自保。”

聂然抬头,眼底透着一抹阴鸷,咬牙对她道:“你现在是在挑拨我和霍总的关系吗?”

“这是事实,不需要我来挑拨。”九猫面无表情地陈述着。

倏地,被惹怒的聂然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九猫的衣领,脸上的神情里满是戾气地道:“九猫,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在我面前指手画脚,我该还的都已经还给你,不欠你分毫。再乱说话,我就杀了你!”

------题外话------

2017年的第一天,希望所有妹子们都能平安顺遂!爱你们哦,么么哒!

PS: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打捞上来的尸体不是严老大,而是高老大!

所以妹子们看到了,不要介意,太多老大,我……我晕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