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他放弃你了,成功惹怒她/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窗口那抹微弱的光线透进来,只看到聂然的脸上是压制不住的怒气。

她的神色是那么危险而又冷酷。

就如同彻骨的寒冰。

此时,被揪着衣领的九猫丝毫不怀疑此时她所说出的话。

但即使在那种情况下,她还是目光直直地看着聂然,眼神没有一丝的退让。

“承认吧,他就是放弃你了,完完全全的放弃你了。”

九猫的话就像是一桶油直接浇了上去,“轰”的一下,彻底点燃了聂然一直隐隐压抑着的暴怒。

揪着她领子的手越发的收紧了起来,聂然半眯起的眼眸里带着一抹杀意,“你在挑衅我。”

九猫站在那里,面色冷然,言语还会一如既往的冷漠和笃定,“你自己心里肯定也清楚,否则你不会说你回不去这四个字。”

聂然即将暴怒的情绪在她的这一句话中滞了滞,翻涌着的怒火逐渐开始平息了下去。

最终她松开手,神情冷澈地走到了门边,“明天你还要搬砖,赶紧回去睡吧,九哥!”

她最后两个字咬得格外重。

九猫转过身,望着站在门边的人,冷冷地道:“他不值得你这样爱。”

聂然的情绪明显又开始起了些许的变化,她伸手指着门口,冷冷地斥道:“出去!”

可九猫并没有就此离开,她提步走到了聂然的面前,再次开口:“叶苒,他不值得,他不值得你这样爱。”

这时候,聂然缓缓抬起头,两个人的视线触及。

“我再说一次,出、去!”

她锋利如刀的眼神对上九猫冷漠如霜的眼眸,一时间两个人互不相让。

“你一定要到死的那一刻才能幡然醒悟,是吗?”

聂然眼神忽的出现了微小的波动,似乎是为了防止被她发现,聂然率先偏过头去,语气一如刚才那般沉冷的语气,“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不相信你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九猫看着她偏头的侧颜,冷冷地说:“我听别人说,你和他合作了有很多年了,为他做过很多事情。”

聂然眉头起皱,转过头对上她的视线,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别人?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九猫神色不变地继续道:“我不相信你为他出生入死只为了钱那么简单。这么多年留在他身边,成为他手中的利器,你应该是为了能够站在他身边吧。”

聂然听了,顿时讥讽地嗤笑了一声,“你也不像是爱情小说看多的人啊,这么烂俗的戏码你怎么说得那么溜。”

可偏偏九猫却眼神犀利地看穿了她那讥冷笑容下的慌张,越发地笃定地道:“叶苒,你爱他。”

那一句你爱他,让聂然霍地抬头对上她的眼睛,那眼神中分明是被触及到逆鳞时的熊熊怒火。

“我警告你,别再乱说话,否则我就杀了你。”

她的话语中是毫不掩饰的浓浓杀意。

然而,今天的九猫就好像铁了心一定要惹怒她似的,站在那里对聂然说:“就算你杀了我,也磨灭不掉他对你的伤害。”

聂然垂在身侧的手在她的话语中渐渐握紧成拳,那平静语气下是即将就要爆发出来的怒火,“看来你真的以为我是在和你说说而已,是吧。”

“相信我,这几百个海盗随时会一个个逐渐变成暗杀你的人。因为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九猫的话音才落,聂然当下就一脚直接踹向了她的肚子。

那小木屋本来就是临时建造的,那些门都是用几颗钉子钉上的,根本就是豆腐渣工程,哪里抵得上聂然那迅猛的一脚。

“哐当——”一声巨响。

没有防备的九猫就被生生的从屋内连带着门板踹飞了出去。

聂然站在门口,看着被踹倒在不远处的九猫,她冷厉的眼神中带着绝对不容忽视的怒意,“我说了让你闭嘴,听不懂吗!”

九猫没想到她会有这样大的反应,腹部的剧痛让她就连呼吸都有那么一瞬间变得异常困难,她倒在泥地上,狼狈不堪。

而在远处的临时驻地上,屋内一个海盗听到响声,率先起身拍了拍身边“喂,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啊。”

身边那个男的被他吵醒,很是不耐烦地朝着空气挥了几下手,“哪有什么声音啊,你是不是做梦啊。”

说完就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过去。

可那个醒来的海盗却一口否决道:“不可能,我刚听得真真的,绝对不会错。肯定外面发生了什么。”

“你肯定在做梦,这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哪里有什么事情可以发生啊。”那人不想搭理,索性就把被子盖过头顶,蒙着被子睡。

另外一侧的人被他们两个人的话给吵醒了,抬起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睡眼惺忪地道:“大晚上的不睡觉,你们吵什么。”

“小远,我刚听到一个很响的声音。”那人看有人搭茬自己,连忙回答。

“哪里有声音啊,你肯定听错了!你看九哥就睡得很……”那个叫小远的说着就转过头往身边的床铺看去,可这一转头,发现身边的床铺好像是空的。

他不死心地又喊了一声,并且就要伸手去摸,“九哥?”

然而当他一手摸到了冰冷的床铺之后,不禁大喊了一声,“糟糕,九哥不见了!”

那个比蒙头盖被子的人这下真的是被彻底吵醒了,他很是无奈地翻开了被子,对小远说道:“你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说不定是上厕所去了。”

“上厕所?刚才我听到什么东西摔倒的声音,会不会……”

那人的假设还未说完,那名叫小远的快速地就翻身下床往外头跑去。

他才跑出门口,正巧就看到聂然一把将九猫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掷在了地上。

小远在看到那一幕后,忍不住就着急地吼了一声,“九哥!”

这下,彻底周围两个屋内的海盗全部都给惊醒了。

可小远此时什么都顾不上了,急忙冲了过去,挡在了九猫的面前,质问着聂然,“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打九哥!”

他的声音在这寂静无声的夜晚显得异常的响亮。

屋内的人听到小远说阿九被打,一个个都瞬间清醒了起来,连忙下床冲了出来。

要知道阿九可是一个单挑二十个的人,谁敢打他啊!而且谁又能干得过他啊!

然而当他们冲出去之后就发现,还真有一个敢打他,并且还打得过的人。

那就是——叶小姐!

那群人看到聂然一把将小远给推开,然后将九猫从地上再次拖了起来,那力道就如同在拽一个破麻袋一样。

然后用膝盖一次又一次的踹向了九猫的腹部。

那用力的样子让人看着都觉得可怕。

这根本就是往死里打。

叶小姐是要弄死阿九啊!

被推开的小远重新站了起来,想要再次去阻止,结果被旁边两个眼明手快的兄弟给制止了。

而这时候,刚穿好衣服的傅老大匆匆跑了过来。

他因为时间太晚,加上明天早上还要跟着聂然一起巡视军火库,所以也同样没有回去,直接住在了稍远一点的单人间。

等他的手下来报告,再赶过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挤开人群,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事情还没搞清楚,就看到不远处的聂然又是一脚将九猫狠狠地踹了出去。

“砰——”泥泞的地上被清楚地滑出了一道痕迹。

在场的众人看到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至于那名小远在看到后,更是极其响亮地喊了一声,“九哥!”

然后努力地想要挣脱开,往里面冲去。

身边的两个人立刻将他拽得死死的,低喝道:“别去!”

“九哥被打了!快,快一起去阻止啊!”小远一边挣扎,一边催着身边的两名兄弟道。

那名海盗指了指聂然,“阻止?你没看到叶小姐在生气么!上去就是个死,谁敢上去!”

小远皱着眉,神色焦躁不安地道:“那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九哥被这么打吧!”

说完就又要上前去帮忙。

但还没走两步,又被身边的人给扯了回来,“小子,你现在上去,被打都是小事,真惹怒了叶小姐,杀了你喂鱼都是有可能的。”

杀了喂鱼?

小远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他看着自己的九哥被叶小姐打成这样,心里又急又怒,偏偏身边有两个人非抓着他不放。

“在这样下去,九哥肯定会被打死的!这个叶小姐好端端的,为什么大半夜的这样打九哥!”

对于,周围的人具表示沉默。

叶小姐的心性脾气他们也不太了解,只知道在那一次的劫船里让他们深深了解到,不要随便招惹叶小姐,否则下场一定死很惨!

站在远处的那群海盗们没有一个人敢出手相帮,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

又是一次狠狠的过肩摔,聂然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厉色的眼神中透着冰冷的寒气,“我让你闭嘴,你不肯闭嘴。那好,我就打到你闭嘴为止!”

“砰——”

脚尖踢在了她的胃部,发出沉闷的声响。

九猫当场将胃里的酸水给吐了出来。

“咳咳咳——”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聂然缓缓半蹲在了地上,嘴角冷冷绽开了一抹笑,“说啊,刚不是很伶牙俐齿么。”

九猫趴在地上,等到胃里那股劲儿过去之后,神情依旧冷漠地道:“被爱了那么多年的人抛弃,滋味难受是应该的。”

聂然嘴角的笑顿时凝滞,当下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砸向了地面,“砰——”

一声心惊的声响。

聂然将她再次提了起来,冷笑地道:“继续啊。”

被迫昂起头的九猫眼底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对着聂然说了一句,“你真是可悲又可怜。”

“砰——”

又是一声剧烈的声响。

九猫的额头上血流如注。

鲜红的血液混着泥土从她的伤口蜿蜒而下。

远处的人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聂然一次又一次地将阿九砸向地面,心里头都为之轻颤了起来。

小远看着自己九哥成了那个样子,急得直跺脚,“九哥到底怎么做错什么了,他为什么不还手!”

身边那名海盗因为曾经跟着傅老大一起去那个拍卖场,见过聂然是怎么直白而又血腥的揍人,所以神色很是淡定,“他倒是敢,叶小姐能是他能惹的么!你没看到咱们老大站在那里,连屁都不敢放一句么!”

“是啊,叶小姐这还算是手下留情的,要是玩儿起枪,分分钟干光这里所有人。”另一边的人附和地道。

那些曾经见过聂然那些手段的人们对此都表示非常淡定。

而那些听闻过聂然那些经历却没有见过的人们以及新来的那些人,自然是震惊极了。

那群人就好像成了人形背景图一样,全都被定格了起来。

整个场景里,就剩下了聂然和九猫两个人。

她的手还紧紧地抓着九猫的头发,眼神里危险弥漫,“你知不知道在这里,我就算打死你,都没人敢说一句。”

九猫仰着头,被逼着与她对视,“是啊,打死我,你就失去唯一一个站在你这里的人了!”

“你站在我这里?呵!”聂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冷冷地轻笑出了声,“谁知道你是不是那个就是想置我于死地的人。”

九猫直视着她,神色肯定,“我曾经为你差点死过一次,你觉得我会吗?”

聂然微微轻勾起了一抹冰冷地笑,“那不是因为霍珩的命令,你才这样做的吗!”

“他那时候根本就已经打算放弃你了,怎么可能还会命令我做那样的事!”

九猫的话又一次地成功激起了聂然眼中的怒火,她失控地低吼着道:“闭嘴!我让你闭嘴,听到了吗!”

她手上的力道使得九猫不禁吃疼而眉头轻皱了起来,她努力地喘息着,借此来缓和头皮上的痛楚,慢慢地说道:“你在害怕什么。如果你不怀疑,那你就不要害怕。”

如果不怀疑,就不要害怕。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惊雷劈在她心里,竟震得她浑身一震,松开了手。

远处的傅老大看到聂然迟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这才走了过去,犹豫地问道:“那个……叶小姐,是不是阿九哪儿惹你不高兴了,你说,我让人亲自处置了他!”

这话被远处的小远听到了,他立即挣大呵了一声,“不行!”

随后就使出了最大的力气挣脱开了手中的禁锢,冲了过去。

身边的一人急忙要上前去抓,可无奈他跑的实在太快了,错失了机会。

“小远!”

他着急地叫了一声,却不敢上前,生怕自己会踩到雷区,只能眼看着小远奔到了九猫身边,挡在了她面前。

小远看着聂然那张暴怒的神情,说话时竟有些结巴了起来,“叶……叶小姐……九哥,九哥是新来的,他不太会说话,你……你……”

站在聂然旁边的傅老大听了,马上就急了,他训斥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是不是找死啊!”

但小远听了之后,反而豁出去了,一股脑地道:“叶小姐,九哥不懂事,要是冲撞你,我替他向你道歉!”

聂然阴郁地眼神缓缓地转移到了那个叫小远的人身上,低又冷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替她向我道歉。”

“我……我……”

小远被她的眼神给吓得心头一颤,我了半天也没有下文。

傅老大看见聂然那脸色实在是不怎么好,当下也不敢拖太长的时间,对远处的几个人说道:“都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把阿九和小远带走。”

“等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