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求我啊,真假难辨/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已经被打得脱力的九猫此时突然厉声喊了一句,让那两个前来抓人的兄弟不由得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九猫硬撑着一口气,抬头对着聂然说道:“小远是无辜的!”

刚才还无动于衷挨打的人,这会儿神情终于产生了些许的波动。

这让半蹲在那里的聂然看到后,不由得挑起了眉梢,她毫不在意地问:“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九猫气急,“你!”

聂然看到她这着急却又没办法的样子,嘴角轻缓地勾起了一抹恶劣地笑,她稍稍俯身了过去,低低地在面前说道:“怎么,你不想让他死啊,那就求我啊。”

九猫冷漠的眼神中带着闪过一丝锐意。

聂然知道她这是生气了。

奇怪,这个女人不怕死的一次次惹怒自己,却怕牵连到别人。

拿捏了住了她痛处的聂然继续恶劣地对九猫说道:“只要你求饶,发誓再也不乱说话,我就让你还有这小子留下来。”

被打趴在地上的九猫神色冷漠地望着眼前的聂然,她手握成拳,似乎是在隐忍着心头的愤怒,最终只是语气轻蔑地道:“原来你也是那种被爱情冲昏头脑的笨女人。”

刚说完,聂然嘴角的笑一顿,伸手就对着她的脸挥了过去,“啪——”

清脆而又响亮的耳光,瞬间打歪了九猫的半张脸。

聂然冷戾地笑了起来,“再说啊。”

九猫回过头,神色冰冷地看着她,咬牙刚要脱口发出了一个音节,聂然当下就反手一个耳光。

“啪——”

那力道极其的大,九猫当下就被打得翻转了一个身,耳蜗里更是发出一阵阵嗡嗡嗡的鸣叫。

“还说吗?”聂然嘴角带着冷冽而又可恶地笑。

傅老大看到她似乎要继续,于是很好心的挥了挥手,顺便往后又退了几步,让出了场地。

阿远看到后,又急了起来。

他想要去帮九猫,可这回身后钳制他的那两个人有了老大的命令,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让他挣脱开来。

“你们,你们放开我!”

他用力地想要挣扎,被身边的傅老大给看到了,他走过去就对着小远的肚子上来了一拳,“给我安分点!再乱来,我就直接把你绑起来丢下海。”

小远被揍弓着身体,不停地倒吸着气,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在那边的九猫被聂然的一巴掌打翻在地上后,也是缓和了半分钟的时间才慢慢地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努力将自己撑了起来。

早已站了起来的聂然俯视着她,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恶劣而冰冷。

九猫一点点地将自己撑了起来,她吃力地站了起来,对上了聂然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你会后悔失去我,因为没有了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会是你的公敌。”

她因为被聂然一巴掌打得牙齿划过了口腔内壁,一说话,嘴里的血缓缓地流淌了出来。

此时,她额头上的血已经凝住,几乎糊住了她半张脸。

那样子,看上去是那么的可怖。

聂然目光寒冷地望着她。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那里,就是指目光的交汇,都能让这已经入春的岛屿徒然降低了好几度。

就连周围的那些“人形背景板”们都感觉一股冷意袭来。

最终,聂然还是咬着咬肌,沉声地道:“把她给我带走!”

傅老大一听,立即就走了过去,连连保证地道:“叶小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处置他们两个,让他们两个永远不再你的面前出现!”

他的话才说完,聂然已经利落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那间小木屋里。

傅老大看到聂然转身时那张冷如寒冰的脸,眉头微皱了一下,随后一挥手让他们把九猫和小远给抓了起来。

只见他跨步走到了那两个人的面前,呵斥道:“我刚和你们说过,不要招惹叶小姐!你们两个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不是!现在弄成这种结果,是你们自己不长眼,怪不得我!”

接着他再次一挥手,就命人将他们两个带下去。

等到那两个人离开了之后,傅老大又马上对那群“人形背景板”们再次警告道:“还有你们,都给我皮绷紧点!要是惹来叶小姐,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众人被他威严的目光扫过,吓得瞬间都没了睡意。

一个个站在那里不吭声。

傅老大简单的警告了几句就勒令他们赶紧回去。

很快,平地上重新恢复了本来应有的安静。

早已进入小木屋的聂然在进去之后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找了整个房间里最黑暗、最触及不到那一缕光线的角落里,坐着。

她神色阴郁,即使在如此漆黑的角落,依旧能感觉到她身上所散发出的生人勿进的情绪。

岛上的夜风一声声地倒灌进了那扇刚才被踹坏的残破木门里,发出了“呼呼”的声响。

她就那样随意地坐在地上,脑海中九猫的每一个字都在她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你是不是被他放弃了。

如果真的那么危险,他为什么会让你独挑大梁跑到这里,他难道不知道现在这里很危险么。

如果我说,他就是想杀你呢。

承认吧,他就是放弃你了,完完全全的放弃你了。

九猫所有的话最终全部都交织成了最后的一句话。

他放弃你了,完全的放弃你了……

完全的放弃你了……

放弃你了……

放弃你……

那三个字就如同魔咒在她脑海中不停地响起。

她的拳握紧,以至于太过用力的指尖泛起了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门外的夜色已经开始逐渐亮了起来。

她就那样坐在那里,如同一个雕塑一般。

等到天大亮后,外面的人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恢复工作,开始在工地上忙碌了起来。

那些人在远处经过聂然的小木屋时,偶尔时不时地瞄几眼进去,但更多的还是低头离开。

傅老大原本起床后打算去找聂然让她去吃点早餐然后开始商讨一下海警的问题,可才刚到门口,就看到聂然坐在那里,眼神不善的样子,硬生生的就停住了脚步声,随后慢慢地退了出去。

可他才刚走出去没两步,就听到身后一声响亮的叫喊,“老大!”

傅老大虎躯一震,转头就一巴掌拍在了那名海盗的脑门上,“要死啊叫那么响!不会小声点啊!”

那名海盗无缘无故地被打了一下,捂着脑袋弱弱地哦了一声,然后对他说到:“老大,那边的工地上要你去看一下。”

“知道了。”傅老大转身就朝着他所指得方向走过去,可才走了几步之后就马上折返了回来,对着那名手下说道:“对了!你去告诉那些兄弟们,叶小姐心情不好,让他们都小心点,不要去招惹她。”

那手下一听,连忙点头应下,“哦,知道了,我马上去。”

于是,整整一天没有人敢靠近那个小木屋。

那些人在自家老大的命令下,一个个都绕那个屋子远远的,就好像是在避开病毒源一样。

实在没办法走过,也只是匆匆看到聂然坐在那里角落里。

没有人知道聂然坐在那里想些什么。

可从她的情绪里能够感受的出来,她现在的心情坏到极点。

直到天再次重新黑了下来,工地上已经沉寂了下来。

终于,她动了。

她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轻按了下键,屏幕瞬间就亮了起来。

漆黑的小屋里,角落里发出了一抹幽幽的光亮。

她摩挲着屏幕上那一连串的数字,那白色的光亮照在她的脸上,越发的显得森然和冷酷。

片刻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通话键。

“嘟——嘟——嘟——”

电话并没有马上被接起,而是响了几声,接着就听到霍珩熟悉的声音从那一端传来,“怎么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他的语气依旧如离开之前那般温和。

聂然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什么问题,语调轻松地道:“没事,我只是想告诉你,军火库的外部已经全部建造好了。”

电话那端的霍珩听到后不禁笑了,“我知道啊,这件事当时还是我告诉你的,你忘记啦?”

聂然经过他一提醒,才回想了起来,顿时自嘲一笑地道:“嗯,可能是我忙晕了忘记了吧。”

霍珩依旧声音轻缓柔和地对她说道:“既然忙晕了,那就早点睡吧,时间已经很晚了。”

聂然听着他作势要结束的话,立刻喊了一声,“霍珩!”

电话里那端的人不由得嗯了一声,然后重新将电话放在耳边,“怎么了?”

聂然迟疑了片刻,转而说了一句,“我这几天会在周围海域巡视,处理海警的问题,可能手机会接收不到信号。”

霍珩笑了一下,对此表示理解,“没关系,那这段时间我就不打电话给你了。”

他的体贴在这时候显得有些冷情。

直到电话挂断,他也没有说一句小心之类的话,而是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他对自己一如平常那般温言细语,可是聂然能清楚的感觉到这其中掺杂着一些别样不对劲的疏离。

明明昨天走之前他还那么的异常,怎么会在那么快的时间就能恢复如常了?

聂然握着手中的手机,眉眼中一片沉然之色。

到底,这一切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海岛上夜凉如水。

而同样在A市,霍珩坐在卧室的床边。

他挂断电话之后也握紧了手机,盯着那支手机,眼底闪过一抹纠结之色。

半晌,他才重新点开屏幕,按了一连串的数字。

“嘟——”

不过短短的一声响,电话就被接通了。

霍珩也不多说什么,站在窗口的他径直对电话里的人下命令道:“你们那边进行的怎么样,尽量加快速度,不要再拖了。”

就只是这么一句简短的话说完,就立刻挂了。

他随手将手机丢在了床上,而眼神却一直盯着窗外的某个方向。

那个方向,是聂然所在岛屿的方向。

与此同时,霍宅的某个房间内的一个人在拿下了耳机之后,同时拿起了桌边的手机,快速的打了几个字,然后就此发送了出去。

夜,越发的浓重了起来了。

黑色的天空就好像一张无底的大口,随时都能把一切事物吞噬下去。

……

“九哥,你身上的伤还好吧?”另外一处地牢里,那名叫小远的人坐在九猫的身边,轻声地问道。

“死不了。”九猫靠在那里,捂着自己的腹部,语气虚弱地回答着。

“真的吗?可是我刚看到你说话的时候又有血留下来了。”

小远想要凑过去替她把脸上的血污擦拭一下,结果被九猫一个眼神就给冻在了原地。

最终只能默默地挪到一边,蜷缩在角落里。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坐在那里。

原先小远看到九猫靠在角落里闭目养神的睡觉,他也就没有上去打扰。

可这样一直等着等着,也等不到人来,就连口饭都没有。

最后终于绷不住了,他弱弱地开口问了一句,“九哥,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

要知道他们在这里已经坐了好久。

尽管现在岛上的季节已经是春天了,可是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凉意的,更何况,他们现在身处在地牢里,再加上好几顿没有吃过了,体力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

靠在那里的九猫听着小远的声音,连睁眼都没有睁,直接出声回答:“不会。”

小远听到她肯定的回答,顿时眼前一亮,麻溜儿的就爬到了九猫的身边,问道:“你怎么知道?”

但随即又忽的情绪低落了下去,靠在了旁边,低垂着脑袋说道:“算了吧,你别安慰我了。老大说我们得罪了叶小姐,那就剩下死路一条。”

刚才他可是亲眼看到那个叶小姐有多么的愤怒。

那眼神就好像要立刻杀死九哥一样。

怎么可能还会放人。

“我从来不安慰人。”九猫这时候总算是睁开了眼睛,神色漠然地瞥向了他。

不安慰人?

那就是……

小远霍地抬头,瞪圆了眼睛看着她,“那你的意思是,你……你是说真的啊?可是,可是怎么可能啊,叶小姐都把你打成这样了……”

紧接着便凑到了九猫的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道:“难道老大会偷偷放了我们?”

九猫看他凑了过去,又是一记冷锐的眼神扫了过去。

可小远此时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维里,压根没有看到她的眼神,自言自语地说着,“也不会啊,老大那么怕叶小姐,他怎么可能会为了我们这种小喽啰得罪叶小姐。”

坐在一旁的九猫听到了他轻喃的低语,强忍着腹部的疼痛,语气缓慢地问:“既然怕死,那刚才冲出来干什么。”

小远抬头,一副理直气壮地道:“你是我九哥,我当然要帮了。我江远可不是那种没义气的人。”

九猫冷然地偏过头,显然并把他的义气放在眼中。

对她来说,像江远这种人,她根本没放在心上。

只不过,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从地牢外响起,“原来你这么有义气啊。”

那声音里透着一股不安好意的语气。

小远和九猫两个人齐齐朝着门外看去,就看到聂然正站在远处。

这时候的她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神色也早已恢复如常,没了当时的愤怒。

她双手负背的从远处走了过去,对着江远说道:“那这样好了,你替你九哥死,我留下他,如何?”

江远没想到聂然会亲自来这里,不由得呐呐叫了一声,“叶……叶小姐……”

聂然嘴角带笑地站在门外,又一次地问道:“怎么样,我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江远了木讷地问:“什么提议?”

“你替她去死啊,只要你替你的九哥去死,我就放了你九哥。”聂然笑着就此对上了九猫的视线,“你觉得怎么样?九哥。”

------题外话------

很多妹子说是要虐了,然而我只想说你们想太多了。都别着急,看下去。

PS:据群里妹子说法,蠢夏的脑洞连接着黑洞,(虽然并没有)但是还是请大家稍安勿躁,耐心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