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因为,她需要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牢内一片阴暗,只有水光偶尔反射在岩壁上反射出波光粼粼的光线。

聂然站在门地牢外看着里面的九猫,一身血污的狼狈模样,带着别样的笑对她再次地问道:“用他的命来换回你的命,怎么样,你觉得我这个建议好不好?”

许是她的笑太过恶劣,在这阴森的地牢中竟生出了几分恐惧,让江远仿佛像是看到了恶魔一般,往后瑟缩了一下。

在身边的九猫感觉到了身边江远的惧意,捂着自己的腹部,冷冷地抬头望着她,“你有必要牵连无辜的人,来给你陪葬吗!”

聂然似乎是被她的话所惊诧到了,“我现在是想办法为你开脱,你不仅不要,还责怪我?”

九猫看着她那样子,眉头不由得皱起。

她从来没见过叶苒会有这种表情的时刻,就是在那次救那个男孩子时一个人负伤生死关头她还能冷静的对待。

可现在,不过是霍珩放弃她的几句话,竟让她变得情绪失控如疯子似的。

她那眼神里的癫狂以及嘴角挂着的冷笑,和当初的她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就好像那个冷静的叶苒被自己的那番话所打碎,现如今呈现的不过是一个疯子罢了。

难道,自己当时说的那番话真的太过,从而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神经线?

“你这样也太让我伤心了吧。”站在门外的聂然虽然话里说着伤心,可是嘴角的笑依旧挂着。

九猫看着眼前这个如同疯子一般的人,语气冰冷,“你根本就是想故意借此刁难我,拿我当你的玩具。”

聂然顿时轻笑了一声,“哇,你这么懂我啊。”

九猫听了,冰冷的眼神不由得一沉,“我不需要他来替我死。”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要自己去死咯。”聂然笑了笑,“那好,那我放了他。”

随后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一名兄弟走过来,示意开门。

她这般如此的好说话,倒是让江远愣了愣,直到门被打开,那名手下要将他拽出来时,他才回过神,立刻问道:“叶小姐,你不会是想放了我,然后杀死九哥吧。”

聂然双手环胸地笑着道:“不然呢,她都已经说了要自己死,我当然要成全她了。”

江远这下不干了,他立刻推开了那名手下,挡在了九猫的身前,“不,不行!你不能杀了他!我不允许你杀我的九哥!”

“你的九哥?你们倒是‘兄弟情深’的很啊。”聂然将视线九猫身上顿了顿,随后又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了江远的身上,微微一笑地问道:“但如果我非要杀了你的九哥呢。”

江远挡在九猫的面前,愤愤地道:“那我会恨你!因为你乱杀无辜!”

聂然挑眉一笑,“你恨我?真奇怪,你的九哥让你陷入了这样的困境,而我把你从这个困境中解救出来,你居然还要恨我。”

江远乍一听她的话,还真就被她绕过去了,在怔愣了五六秒后,他才回答:“可……可是你要杀九哥,你要杀九哥,我就恨你。”

聂然的笑凝了几分,就连脸色都沉了下来,“那你是给脸不要脸,自己找死。”

江远缩了缩脑袋,“我……”

“听到了,他自己找死,怪不得我。”聂然对九猫耸了耸肩说道。

九猫知道她这是故意的,于是对着聂然的眼睛,直接和身前的江远命令道:“江远,你走。”

江远挡在她面前,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要!”

九猫不耐地看了他一眼,再次道:“我要你走!”

“九哥……”江远皱眉,喊了一声。

可九猫并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冷声地道:“你别逼我打你。”

江远看上去倔劲儿上来,梗着脖子就挡在她面前说道:“你打吧,你就是打我我也不走!”

九猫此时哪来的力气揍他,她自己都是满身的伤,只能冷眼地瞪视着他。

站在门外的聂然就看到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在地牢里看着对方,不由得笑出了声,“行了行了,兄弟情深的戏码演多了就不好看了,你们两个赶紧出来吧。”

门内的江远禁不住愣愣地转过头看向了聂然,“什,什么意思?”

为什么是两个人都出去?

刚才叶小姐不是还说要杀一个吗?

就在他们两个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另外一个声音从远处响起,“意思就是,叶小姐决定放你们两个一马了,还不赶紧出来,然后好好谢谢叶小姐!”

“老大?”江远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发现傅老大从远处走了过来,眼底闪过了一抹惊讶。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出来!”傅老大站在聂然了身边,对里面的人说道。

“可是……”

江远看了看旁边的聂然,完全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要杀他们的吗?

怎么现在又说要放他们?

江远已经彻底弄懵了。

他很怕这只是他们的玩笑。

但,事实上,聂然的确是要放了他们。

在给霍珩打完电话之后,她就已经从那个角落里走了出来,情绪已经平缓了下来。

脸色虽然没有了刚才打九猫时那么戾气十足,但脸色依旧还是有些难看。

她找了个地方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这具身体有晕船的反应,那天她坐飞机又坐船的赶过来,又和九猫打了一架,体能消耗了不少,她需要好好休息。

然后在第二天的早晨,她听到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便起床洗漱了一下,然后就去找傅老大去了。

那些人在看到她从小木屋里走出来时,一个个都直接呆愣在了原地。

然后再目送她离开。

在临时搭建的食堂,聂然找到了正在吃早饭的傅老大,于是直接坐在了他身边问道:“他们两个现在被你关在哪里?”

傅老大吃着馒头结果看到聂然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身边,吓得差点给噎住了。

连喝了好几口水才将那口馒头给吞了下去,吃力地喘着气回答道:“他们两个暂时关押在地牢里。”

随后就问道:“叶小姐是打算现在将他们两个处理了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马上命人去做。”

聂然摇了摇头,从桌上也拿了个馒头吃了起来,“不用,吃完饭之后,麻烦傅老大派个人带我去看一下。”

傅老大连连道:“叶小姐真是太客气了,那有什么可麻烦的。倒是我管教不严,让那两个臭小子惹叶小姐这么不快。”

聂然提了提嘴角,“不过是个误会而已,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我那天太累了,情绪一下子没控制好。”

两个在饭桌上寒暄了一阵,一顿饭竟吃得还算融洽。

等早饭吃完,傅老大因为工地上有事被羁绊住了,就先让人带聂然过来。

结果没想到聂然竟对他们来这一出。

“可是什么可是,再废话小心真的不放你们出来了。”他站在那里,对着地牢里的那两个人威吓了一下。

果然江远马上扶起九猫从里面走了出来。

江远站在那里,局促不安地问道:“那……刚刚……刚刚是骗我们的吗?”

傅老大看自己的手下被聂然吓成这样,笑着道:“你以为呢!不过下次再敢出言不逊乱说话,那就成真的了!”

江远脸上一喜,忙不迭地点头对聂然道谢,“谢谢,谢谢叶小姐!”

站在原地的九猫捂着自己的腹部,脸上没有表情地冷声问道:“你这是想明白了?”

在场的另外两个人听到九猫对聂然如此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随后就朝着聂然看去。

聂然双手负背,嘴角弯弯地说道:“我只是鉴于这次海警力度太过强大,不想浪费人手。所以,这是最后一次,别再逼我把你重新丢进去。”

说完,她转身朝着地牢的外面走去。

“如果你不死心,那我就陪你等。”身后,九猫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聂然的脚步微微一顿。

身边的江远和傅老大听了,顿时倒抽了口凉气。

这……这是什么情况?

陪、陪叶小姐等?

他们很早就认识了吗?

难道是男女朋友?

不会吧……

傅老大想到阿九的确是从霍氏调派来的人手。

而叶小姐也是霍氏的人。

这样一想的话,好像真的是……

怪不得那天叶小姐打他的时候,阿九一点还击都没有!

原来是小两口闹矛盾啊!

真是的……

就在那两个人越想越偏的时候,聂然慢慢转过头,嘴角依旧含着笑意,却眼底却闪烁着冷冽的光,“友情提醒,你已经用完了最后一次机会,所以现在你再说一句我就真的丢你下海。”

然后就指了指地牢旁边的水流,那是通往内海海域的地方。

显然不是在和她开玩笑。

九猫在那窒息弑杀的笑意中最终还是将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

她怕说得太多,真得逼得叶苒疯掉。

聂然看她终于不再继续说下去了,这才对傅老大说了一句,“找个人给她擦点药,等休息两天后让她跟我出海。”

傅老大连忙点头道:“哦哦哦,好的,我马上去办。”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之后,她才转身离开。

顿时,整个地牢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傅老大对身边的江远吩咐道:“小远,带阿九去擦药,然后让他好好休息两天,这段时间不用做事了。”

江远一个劲儿的点头,“哦,好!”

傅老大看了一眼九猫,在离开之前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转了回来对九猫暗暗警告着:“不过阿九,我还是要提醒你,叶小姐是霍总身边的人,该有的分寸你自己掌握好,不要得罪她!”

九猫还望着聂然离去的背影,听到了傅老大的提醒,这才回了他两个字,“知道。”

傅老大临走前又看了她一眼。

心想着,叶小姐可真是厉害,不过是拌个嘴吵个架而已居然能把阿九打成这样。

带着这样的想法后,他才离开了地牢。

而江远此时看到自己平安无事地站在地牢外,劫后余生的惊喜感让他顿时激动地一把抱住了九猫,“天啊,九哥,我们活下来了!我们竟然真的活下来了!你好厉害啊,把叶小姐惹成那样你还能活下来!看来叶小姐真的很舍不得你。”

他本来还说的很是委婉,想要探探九猫的口风,结果竟然没想到九猫却开口冷冷地道:

“不,她不是舍不得我,而是需要我。”

她的这句话,让本来就想法跑偏的江远彻底给拐跑偏了。

将她的意思完全的理解错了。

不仅把自己心里的认知给坐实,并且还将九哥和叶小姐的男朋友划为了等号。

等搀扶着九猫回去之后,他就去找了岛上的医生。

那是霍总送过来的医生,防止他们在工作的时候出现什么问题,好得到及时的救治。

“医生,我九哥还好吗?”江远看到医生检查了那么久一句话也不说,实在是忍不住地开口问道。

那名医生将九猫脸上的血污全部用稀释的酒精擦干净,看到了额角的伤口,皱眉地道:“按照额头上伤口和出血的量来说,轻微脑震荡是肯定的了。”

相比起九猫的淡定,江远反倒急了起来,“啊?那怎么办啊,会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一边擦药一边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段时间需要好好休息,不要太过操劳,尽量平躺着。”

接着就用绷带一圈圈地绕了起来。

等到全部绑好,他才问道:“其他地方还有伤吗?”

江远立刻道:“有!九哥的肚子被打了好几拳,还被踹了。”

那医生很自然而然的就要掀开她的被子,“那把衣服撩上去,我检查下有没有肋骨骨折的迹象。”

这下,九猫怎么可能会配合。

不是害羞,而是身份不能戳穿!

她将被子重新拽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冷漠地拒绝:“不用了,我没有骨折。”

江远以为他不习惯,好生劝慰道:“九哥,你就让医生好好检查一下嘛,你受伤了总要治好才行啊,不然以后会落下病根的。”

可惜,九猫还是很坚持道:“我说了不用了!”

“可是……”

江远还想要继续说下去,但话还未说完,九猫就一记冷厉的眼神飞射了过去。

无奈之下,江远只能妥协地道:“好吧好吧,那医生暂时就这样吧,等到他有什么问题了,我马上去找你。”

那医生来海岛也有一段时间了,对这些粗犷的海盗还是心里发憷的,听到他们这么说,也只能点头应了下来。“也好,那记得按时吃药,伤口要避开水,免得细菌进入,伤口发炎。为了保险起见,我再留下一些活血化瘀的药,一瓶是擦的,一瓶是吃的,到时候你可以先试试。”

等到他将一切事物完全都交代完了,才离开了房间。

而江远也被九猫一并给赶了出去。

等到他一出门之后,门外的人立刻就围了过来。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就这么回来了?”其中一个人很是好奇地问道。

按理说,以那天晚上叶小姐如此愤怒的情况,不可能还会有回转的余地才对啊。

“是啊,你们怎么回来的?难道是老大偷偷放了你们?”

江远看他们一个个都惊讶不已的神情,脸上顿时扬起了一个得意地笑,“错!叶小姐放了我们。”

“叶小姐?真的假的?她都把阿九打成那样了,还放你们?”

明明那天想杀了阿九的心都有啊。

众人很是吃惊地看着他。

江远洋洋得意地站在那里,就连眉梢都扬了起来,“当然是真的!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他一脸神秘的样子,让那群人立刻就好奇了起来。

“惊天大秘密?”

“什么大秘密?”

周围的人看江远站在那里,不吭声,顿时急了。

“快说啊,玩什么神秘,真是急死我们了!”

江远越是听到他们的催促,嘴角的笑越发的勾起,那故意的拖延完完全全的吊足了那群人的好奇心。

“臭小子,你倒是快点说啊!”

那群人看江远拖延着不说话,作势就要揍他,被连打了几下的江远终于被承受住,投降地道:“那个秘密就是,叶小姐和九哥的关系……不一般!”

“不一般?怎么不一般法?”众人不解地问。

江远站在那里清了清嗓子,说道:“反正我听到九哥对叶小姐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我陪你等’。第二句,‘她需要我。’你们说,就这两句话,他们的关系得有多么不一般。”

在场的那些人这下被这一爆炸性新闻给震住了。

“靠,不是吧!情侣关系啊?”

“我的天,那那天晚上合着是小情侣吵架啊?”

不过是一个下午的时间,这个消息就像是被春天的野草,疯狂的滋长开来。

------题外话------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九哥和然哥暂时组了一对CP,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