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暗杀,暴露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夜的海岛只听到海浪拍打的声响,一层又一层。

站在甲板上,就着那一盏小小的灯光,他们两个人指着远处岛屿的几处地方在商量着。

比起和傅老大商谈,聂然更觉得九猫的一些见解更为独到。

因为傅老大永远都是一副听命行事的模样,根本不会给她任何的建议。

而九猫则会给她适当的建议和想法。

更重要的是,她的建议和想法都是那么的成熟,似乎那些想法是早已考虑好的。

早已考虑好?

呵。

聂然若有似无勾起嘴角,似乎是带着别样意味地笑,侧头看向了身边的人,“你不是一直都在搬砖么,怎么对这里的环境这么了解。”

九猫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融入进了地形图上,并且默默的记下了每个安插暗哨的点,突然间听到她这么一问,拿着地形图的手不自觉地微颤了一下。

她看了聂然一眼那薄薄地笑,心中微惊。

叶苒这是用地形图来做诱饵探察自己?

果然,她还是在怀疑自己。

九猫随即稳了稳心绪,保持着应该有的神情,冷声地道:“听他们说的。”

聂然挑眉一笑,像是了解了一般地道:“哦,那看来你在这里真的融入的还不错。”

她如此简单的就结束了这段对话,反而让九猫心中有些不确定了起来。

这算什么?

问完了吗?

她了解到了什么?

以她的了解,聂然这种人向来都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想来一定有后招。

九猫不想受到刚才的情绪困扰,为此她被动化主动的挑起话端,“你……”

只是才说了这一个字,聂然就开口打断地道:“如果不是海岛的事情,我劝你还是想想清楚再说,毕竟以现在咱两的体能来说,我还是很轻松的就能把你丢下去。”

九猫话语一滞,接着才继续说道:“我只是想问,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些海警。”

“我当然是希望不要打了,否则一旦暴露军火库那就全玩完了。”聂然正在甲板上,望着远处几片黑沉的小岛。

这些岛屿都是没有人住的荒岛,上面没有任何的一星半点的光亮,整片内海只有他们这艘船只上有些许的光亮,其余的地方只剩下死寂和漆黑。

“那如果打呢?”身边的九猫问道。

聂然将目光收回,笑着转而看向了九猫,“你好像很希望我们打起来。”

有了刚才的那一次,现在聂然的每个问题都让九猫心里有迟疑,她停顿了两秒说道:“我有这个顾虑不应该吗?”

“应该是应该,但是我现在没什么想法,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现在只需要守着就可以了。”聂然站在那里,一脸无谓的样子,好像的确对这次的战斗并没有什么上心。

可九猫总觉得她更像是在隐瞒自己。

她一定是有计划的,只是不愿意告诉自己。

正当她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沉静时,远处的甲板上走来了一名手下。

那是傅老大的兄弟,姓金,名字不清楚,只知道在岛上所有人都称呼他为金三哥。

“叶小姐,傅老大让你去后面一下。”

“哦,好。”聂然一口答应了下俩,随后便对旁边的九猫说道:“行了,你先回去吧。”

九猫立刻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聂然笑了一声,“就你现在这张脸,还是去休息吧,逞什么强。”

在船舱里的时候她就发现九猫这张脸白得像白米糕一样,为了防止她吐在船舱里,所以这才带她出来。

看着聂然离开的背影,九猫第一次不明白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明明前段时间还把自己打成那样,恨自己如此那般,为什么现在又对自己关心起来了?

对于她这样忽然的转变,九猫只觉得奇怪。

好像对她,自己从来没有看透过一样。

九猫就这样站在原地,目送她消失在了转角。

“刚不是让傅老大去准备安排人手的事情么。”在往后舱走去的聂然对着身边的金三哥问道。

他跟在聂然的身后,点头说道:“老大说想让你帮忙再做最后的查看和安排。”

聂然眉头顿时拧起,“傅老大什么时候连安排自己的人手还要我来帮忙了。”

她的口气里分明是不悦。

那人低垂着头,看不清神情,只是回答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聂然偏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往里后舱走去。

越往后面走去,灯光越是昏暗,直到末端一度连光线都没有了。

聂然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安静环境,不由得问道:“傅老大人呢?不是说说要我来帮忙安排人手的……”

她的吗字还未从嘴里脱口而出,就感觉到背后有危险靠近。

倏地,她脚尖一点,往旁边急速让去,就在她移动地瞬间那把带着寒芒地刀光从她的侧脸划过。

头发被那凌厉的刀风扬起。

聂然凤眸微微眯起,嘴角轻勾起了一个冷酷地笑,“原来是想杀我啊。”

那位金三哥没想到自己的偷袭会失败。

一次不成的他握紧了匕首,低喊了一声,“去死吧!”

又再次冲了上去。

那带着森森冷光的匕首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寒厉。

可那人不过是莽夫出身,只不过一些拳脚功夫而已,怎么可能比得过聂然这种顶尖出身的人。

才短短几招,聂然就轻松扣住了他的手腕,反手一扭,那把刀就此从他的手中掉落。

“哐当——”一声,在这空寂的场景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聂然一脚将那把匕首踢得远远的,随后扭着他的手将他死死压制在了甲板上,声线冰冷地问道:“说,是谁让你来暗杀我的。”

那男人的半张脸被压得变了形,可依旧打死都不吭声。

“看来三哥嘴还挺硬啊。”聂然眼底腾升起了一缕杀意。

手上的力道又大了几分,关节扭动的疼痛让那人忍不住地从喉间低呼了一声,但随即就死死地咬牙抿住了唇。

聂然看他拼死不肯多说一句,嘴角的笑越发的森寒了起来,“你再不说,手可就真的要断了,一个残废可是没有利用价值的,到时候……”

“喀——”

她的话还未完,手上的劲猛地一个用力,手臂的关节就此被卸了下来。

那骨头的声响是那么的清脆,配合着那人实在是无法压制不住一声的轻喊,“啊!”

聂然顿时松开了钳制他的那只手,只见拧断的手就此软软地耷拉了下来。

那人跪在那里,捂着自己的手疼得根本直不起腰来。

“怎么样,那只手也要试试吗?”聂然居高临下地站在他身边,眼底闪着寒冷的光。

那人听了霍地转过头,眼神中充满着被打败的愤怒。

聂然嘴角冷冷牵起一抹讥讽,“啧啧,瞧瞧这宁死不屈的小眼神。不过你再不说我就一脚把你踹下去喂鲨鱼,你应该知道我向来说到做到。”

说完她轻松的就把那个缩成一团的男人给轻而易举地抓了起来。

聂然拎着他的后衣领子,直接往甲板上的栏杆撞去。

那人因为手被扭伤,一动就疼,根本没办法挣扎,只能跟着她的力道撞上了栏杆,带着惯性的猛烈力道将他差点就此撞出栏杆。

他看着那船下波光粼粼的海面,漆黑的夜色下海水一层又一层,看上去随时要将他吞噬。

“不要!”那人顾不得手上的疼,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栏杆,就怕被聂然直接扔下海里。

聂然看到他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不要?那说说看,是谁派你来的?”

那人神情犹豫,支支吾吾地道:“我……我……”

聂然看他半天也不说话,冷声地提醒道:“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说完就作势将他提起来往海里丢。

那人一感觉到自己脚没在沾地,连连开口道:“我说,我说!”

这才让聂然放下了他些许,呵道:“快说。”

“是……是……”那人吞吞吐吐着,聂然凝眉盯着他。

“到底是谁!”

“是……”

他话还没有说出口,突然一个用力地挣扎。

聂然刚要上前制他,结果谁料他转身之际,一把黑色的枪已在他的手中,并且正对着聂然。

“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他的呵斥让聂然不得不就此站定在了原地。

该死的,她刚才一时只顾着想听暗杀的幕后黑手,竟忘记了去检查他身上是否还有枪支。

聂然盯着那黑洞洞的枪口,不敢有半分的动弹。

倒不是怕他开枪伤害到自己,她有信心可以上前抢下他的枪,可是她却怕在抢下之际万一扣动扳机就糟糕了。

因为一旦在内海开枪,很容易引起外海正把手着的海警,那到时候就全都暴露出来了!

聂然有了海警这块顾忌,只能站在那里。

可当她看到那人明明拿着枪还一步步朝着自己靠近时,不禁笑了出来,“好啊,我可以不动,但是……你敢开枪吗?特意把我骗到偏僻的后舱,还用刀这么麻烦的东西来杀我,我想你应该是不想惹人注意吧。”

“你别逼我!”被猜中心思的人当下脚下一停,握着枪支的手更加紧了几分。

显然是在害怕。

的确,他不想开枪,他怕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想用枪控制着她,然后再用刀靠近一刀杀了她。

只是,聂然的身手不是他能比的,让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做。

聂然看他绷紧着身体,眼底带着惧意的样子,扬起了唇角,“如果你说不出口,那我就来猜猜好了。”

她站在那里,眼角的余光像是不经意地扫过一角,随后开口道:“我猜你是授了某个人的命令来暗杀我的,对吗?我还猜你和那个人达成了某些目的,从而获取某些见不得光的利益,对吗?”

站在对面的男人吞了吞口水,一只手死死地拿枪指着她,却不肯开口。

聂然看他不说话,于是道:“不说话,那我就认为你是默认了。”

那人冷哼了一声道:“你别想套我的话,我是不会说一个字的!”

聂然轻笑着,伸手指了指他的脸,“我根本不需要套你的话,因为你脸上的每个表情都告诉我,我猜对了。”

“你胡说,你……”

话说了一半,他突然被踹倒在地上。

踹倒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九猫。

原来她一早就躲在了角落,至于聂然说那么多的话为的就是让他将注意力集中,好方便九猫偷袭。

在他摔倒之际,聂然快步上前就要去卸他的手枪。

然而,那人估计太过惧怕,在举枪的时候握枪的手太过用力,即使是在摔倒的情况下,依旧没有松手。

就在两个人争夺之际,九猫也随后加入。

三个人五只手,场面一度混乱不已。

聂然怕时间越拖越长,眼明手快地扣住了那人的手腕,直接一拧,将其拧断。

可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是他手部的反射神经,还是谁不小心搭上了扳机,“砰——”的一声,极其响亮的一声响亮的枪声在海面上响起。

聂然听到扳机扣动的声音时,立刻猛地一个甩手,将他的手挥开。

只可惜,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出膛,子弹“咻”的一下,从她手臂斜斜擦过。

“该死!”

还是开了枪!

聂然眼底翻涌起了丝丝缕缕的火气,并且有越来越浓烈的趋势。

那人听到枪声时也愣住了,这会儿看到聂然阴鸷的神情,连忙解释道:“不,不是我……不是我开的枪……”

“哪来的枪声?”

“好像在后舱里。”

“快去看看!”

船内的人听到那一声枪响后,马上从船舱里跑了出来。

脚步声一阵阵的朝着他们走来。

聂然立即捡起了被她当时一脚踹掉的刀,反手就对着地上那个人利落的一刀,插入了心脏。

那人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胸口的那一刀,眼底一片震惊。

就连九猫都被她如此干净利落的动作给愣住了。

只有聂然神情依旧冷漠,等到那人彻底断了气,她拔出了那把刀,然后将枪被放在了他手边。

等到一切做完,原本在船舱里的人都已经跑了过来。

傅老大首当其冲地在第一个,当他远远地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禁不住问道:“怎么回事?”

聂然捂着自己的手臂,皱着眉说道:“枪走火了,三哥不小心被射中死了。”

“什么?!”傅老大一惊,提步就走了过去,一看,果然人已经死了,枪就放在他的旁边。

“老三,老三!”傅老大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断气的人,很是费解,“怎么好端端的枪会走火呢?!”

聂然不想把自己被暗杀的事情透露出来,怕引起下一个暗杀着的注意,所以为此匆忙找了个借口,压根就没有深究好端端的枪怎么会走火。

现如今听到傅老大的疑问,一下子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站在旁边的九猫走了过来,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聂然问道:“你还好吗?伤口要不要包扎?”

“伤口?聂然你受伤了?”傅老大听到聂然受伤,顿时顾不上已经死了的人,走上前仔细查看了一番。

聂然顺势捂着自己的伤口,点了下头,“嗯,我刚靠他太近,走火的时候没来得及躲,擦伤了。”

傅老大一听,立即就急了。

这姑奶奶可不能受伤了,这次让她来帮忙是指挥的,要是受了伤霍总一心疼,那就完了。

“这……这可要马上包扎才行啊!快,马上返航,让医生好好擦点药。”

说着就要命令手下去开船返航。

“不用了,现在我们要马上开船往反方向驶去。”聂然命令道。

傅老大一脸不解地问:“为什么?”

“刚才那一枪海警肯定听到了,我们现在必须往岛的另外一个方向开去,否则就全暴露了。”

聂然的话刚落,船舱里留守的一个名手下匆忙跑过来,对傅老大说道:“老大,远处有船只的光线照过来了!”

------题外话------

那些希望然哥和九猫在一起的妹砸们,你们到底是什么心态啊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