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真的被流放了,弃船/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一听,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傅老大更是出声重复地问道:“你说什么?!”

那名手下看傅老大还没有缓和过来的样子,于是又一次地重复地道:“我说,那边有船只在向我们靠近,看上去好像是海警的船。”

傅老大这下真是傻了眼。

怎么说什么就来什么。

刚还在说怕被海警发现,没想到这么快海警就来了。

同样没想到的还有聂然,但她的反应比傅老大快了很多,立刻她就催促傅老大道:“你还愣着干什么!”

“什……什么?”还没反应过来的傅老大下意识地说道:“这要是现在打的话,我人手也不够啊。”

要是在岛上,他或许还有资本,毕竟人手和弹药都十分的充沛。

可现在他们什么都没有,而且一部分的暗哨都已经放出去了,现在整艘船里不过就二十个人,这要怎么打。

而对面的聂然听到他的话简直被他给打败了,怒呵道:“打什么!一打不就说明这里是个海盗窝!”

傅老大看她这样铁青的脸色,只能小声地问道:“那……那我们要怎么办?”

他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完全就把刚才自己的话全都给忘记了。

聂然彻底无语了,她现在连生气的想法都没有,捂着伤口径直对傅老大身边的一名手下说道:“马上开船,往东南方向进发,快!”

她的命令一下,那人一个劲儿的点头,本能反应的就要去船舱里告知,可转而一想叶小姐并非是自己的老大,刚跨出去的脚又一次的收了回来,并且朝着自家老大看了又看。

聂然看他站在那里默默地望着傅老大的样子,当下就怒斥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想让整艘船的人都为你陪葬!”

她的话有些指桑骂槐,傅老大听了这下终究还是忍不住地讪讪问道:“那个,叶小姐,咱们去别的小岛和他们火拼的话,这些人实在太少了。”

聂然冷声地道:“谁让你火拼了,我是让你们去那边躲起来的。”

躲这个字可谓是触动了傅老大那根最为敏感的神经,他曾经被那群该死的士兵打得落荒而逃,这回本来是打算让聂然帮忙,打得那群海警们屁股尿流,以报当初的仇。

后来无奈得到了霍珩的警告他才勉强按捺下不动。

然而,现在海警都追上来了,结果却听她说不打,要躲,这让他很是不解,

“为什么?我们又不是打不过那些海警!这些地方我们闭着眼都能自如穿梭,地理位置上就占了优势。”

聂然接话道:“所以现在就利用你们地理环境的优势给我甩开他们!”

“可是……”

傅老大还开口说些什么,但却被聂然厉声打断道:“可是什么可是,我们要是正面和他们交锋,不就意味着我们这里有一个海盗据点,到时候他们全面展开搜索,你认为这个地方能隐瞒多久!到时候你的钱还有军火库可就全没了。”

傅老大原本的复仇之心在聂然的最后一句话后彻底给断了念想,毫不犹豫地对身边的那名手下催促地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点让兄弟们开船往那边的小岛开去!”

那名手下一听,连连点头地道:“是是是……”

随后一溜烟儿地就朝着船舱跑去。

其余人在傅老大的吩咐下,一个个也都回到了船舱和甲板上。

傅老大在临走前还不忘问她手臂上的伤,“叶小姐你的伤要不要去船舱简单包扎一下?”

聂然淡淡地扫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这点小伤不碍事,傅老大你快点去前面盯着,以免被海警追到。”

“哦哦哦。”傅老大点了点头,也赶忙回到了船舱内部。

一时间,后舱里又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聂然很是随意的从那个已经死了的金三哥的身上随意地扯下了一块布,然后她用牙齿咬着一端的布料,接着将另外一端缠在了受伤的地方,一圈又一圈。

身边的九猫这时候走了过来,冷冷地问道:“你确定要这样做?”

聂然咬着布料,口齿不清地说道:“不然还有更好的方法吗?我们现在的人手根本不够和那群海警对打,更何况还有军火库在不远处,现在我们的处境太过被动了。”

“我的意思是,你确定要帮他吗?别忘了,第一个已经出现了,马上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难道你到现在还不肯接受现实吗?”

聂然利落的绑好之后打了个结。

然后才正视地看着九猫,神情冷漠地说道:“我记得我说过,如果你再提这个话,我就……”

然而,她才说了一半,九猫就开口提醒了一句,“刚才我救了你一命。”

她似乎是拿捏住了聂然欠人必还的性格。

果然,聂然下半句话随后就吞了下去,丢下了一句,“我拒绝回答。”

接着就往船舱内走去。

可九猫对于聂然的退让却犹然觉得不够,她大步走到了聂然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这是你欠我的。”

聂然看到自己被挡住了去路,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让开。”

“欠人必还,不是你的做事风格么。”九猫笔直地站在那里问道。

“等你哪一次被打枪打了,我会还你的。”说完,聂然就作势要绕过她往前面走去。

但九猫不依不饶地再次挡住了她,“我不需要你替我挡枪,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想怎么做。”

聂然目光冷然地盯着眼前的人,“你这么在意我的答案,是要替霍珩解决掉我吗?”

“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九猫淡漠地回答。

“那你讨厌霍珩?”聂然问道。

“不。”

聂然挑了挑眉,用目光打量着她,“那你为什么这么希望得到我的答案。”

九猫定定地看着她,说道:“因为,我想离开这里。”

聂然眉头轻拧了起来,“离开?当初我要送你走,你不同意,现在让你留在这里,你却要离开?”

九猫的眼神对上了她的视线,向来平静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我当初只是想找事做,可我没想到这里居然会在建造军火库,那是违法的,是犯了死罪!”

聂然对此冷冷嗤笑了一声,“这话说的,你做保镖本来就时刻会死,有什么区别么。”

“有!我不想犯罪,我不想和国家为敌。”九猫目光冷锐地直视着她。

聂然气息微微一滞,随后开口道:“就算你不想,现在也已经晚了。你已经坐上了这条船了,要想下去可不是跳下去那么简单。”

九猫对此却并不在意,又一次地问道:“跳不跳的另当别论,现在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想。”

聂然牵动了一下唇角,“我的想法很重要吗?”

“重要!因为这关系到我能不能跳下这艘船!”

九猫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语气里很是坚定。

聂然看着她,许久之后才开口道:“好,那我告诉你,现在已经不是我想不想接受这个现实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命去接受。”

九猫眉头顿时紧锁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现在海警已经追过来了,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怎么会别无选择,他一次次的想要置你于死地,只要你替这群海警找到了军火库,他就玩完了,彻底玩完了!这是你最好的报复!”

九猫的话让聂然不禁眼带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在短暂的沉默后,然后笑着问道:“那我们怎么办,从这里跳下去吗?”

九猫本来在看到她沉默的笑后心里头微微有些发紧,但在听到她后来的话时,眉心轻蹙地问:“你不会水性?”

聂然忍不住就轻笑了起来,“九猫,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要是会水就能轻而易举的从这里逃出去,你觉得他会把军火库放这里吗?”

很傻很天真的九猫理所当然地回答:“你有地形图。”

聂然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我是有地形图,但是你确定自己能游过那片海域的浓雾,并且在不迷失方向的同时,还能避开大规模而来的海警吗?”

九猫神色一愣。

聂然看到她的神情,又是一声轻笑地摇头,“九猫,你难道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在那颗子弹没有出膛之前,我或许还能报复。可当那一声枪响起时,就不再是报复的问题了,而是自保的问题。”

她伸手拍了拍九猫的肩膀,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感叹,“好好做事吧,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都还不知道呢。”

说完,聂然就转身朝着船舱走去。

“那么我能认为,现在的你是因为自保所以才战斗的吗?”身后九猫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聂然脚下的步子微凝,过了几秒的停顿,她抬了抬头眺望着远处黑沉的岛屿,呢喃自语着,“被放弃的我现在除了为自己努力活下去,还能为谁呢?”

那言语中分明已经接受了现实。

随即,她再次提步朝着船舱内走去。

只留下九猫一个人站在那里。

她看着聂然的背影,眼中微微闪动着一抹不易察觉的亮。

显然是对于聂然如今转变很是满意。

可此时,在背对着她往船舱而去的聂然眼底却越发的森冷阴郁了起来。

她在进入船舱之前,先找了个安静角落拿出手机按下了那唯一被她储存在电话卡里的号码。

只是当她放在耳朵上听的时候,电话那端传来的不是熟悉的温润嗓音,而是一道冰冷疏离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聂然冷着眉眼一连打了三遍,都是同一个结果。

以往从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却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出现了。

他设置了拒接。

当这个答案在她的脑海中出现时,她的脸色已经冷到了极点。

海警的迟迟不离去,莫名的暗杀、电话的拒接。

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让她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机,眼底的寒意丝丝逼人。

“叶小姐,傅老大让你去船舱一下,说是海警的船只已经围过来了。”突然,一名手下从船舱匆忙走了出来,在看到聂然站在那里时,很是着急地对她说。

“知道了。”聂然站在甲板上,最后看了一眼手机,接着就果断关了机,回身往船舱内走去。

刚一脚踏进船舱内,聂然直接开口就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海警现在在哪个方向和位置?”

傅老大指着地形图上的某一个点,回答:“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而他们正在我们的西北方向。”

聂然看着他所指的范围和方向,又看了看地形图上靠近他们周围的水域,说道:“我们朝着东南方向走,那里零碎的小岛比较多,引他们到那里,然后再甩开他们。”

傅老大当下就点头,并且命令手下马上加快速度引那群海警往东南方向前行。

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就如她刚才对九猫说的那样,她现在必须要过这一关才行。

此时,九猫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聂然说道:“我看到外面一共有六艘船在向我们靠近。”

“六艘?刚不是才两艘吗?怎么会这么快!”傅老大听到后立刻上前,用望远镜往远处看去。

而聂然则留在那里看着那张地形图,在根据九猫的口述中,她发现如果想继续引他们进入群岛,只怕到最后还没有甩开,就被他们给围攻了。

“不行,他们现在是在面积包围我们,我们必须要马上弃船登岛才行。”聂然马上改变方案,对傅老大说道。

傅老大转过头,看向聂然,“弃船?那到时候我们怎么回去?”

这里距离主岛有一段距离,没有船,他们就真的被围困在这其中的一座孤岛上了。

在没有食物、水源的情况下,他们到时候都不用打,直接就死了。

但聂然却说道:“船只可以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所有人马上全部登岛。”

傅老大皱眉,不同建议道:“可是我们这次没有带足够的水和食物,就连人手也不过只有二十个人,上了岛万一交手……”

聂然厉声打断,“我让你们登岛是进行隐蔽,在海面上没有可以隐藏的地方,而且他们跟得那么紧,只是利用浓雾做隐蔽,实在不保险。更何况现在是晚上,船上有照明设备,海警们完全可以依靠光源来追捕,现在你们确定方向,马上关掉船只上所有的灯光,然后改变航海方向陪他们逛逛。”

“是。”那名手下在听到聂然的话后已被她的气势所折服,这下连傅老大的眼色都不看了,应了一声之后马上就去做事了。

就这样把傅老大晾在了一旁。

船只在聂然吩咐后的不过短短半分钟时间后,船内所有灯光全部关闭。

瞬间彻底隐没了在了漆黑的浓雾之中。

那几艘海军船在看到前面不远处的船只突然消失在了海面上,不禁加快了速度朝着前方行驶而去。

可当他们再往前时候行驶的时候,发现前方已经没有了船只的低声嘟囔地道“奇怪,那艘船呢?刚才明明在这里。”

才说完,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威严无比的声音,“怎么回事?”

那名船员忙不迭的转身,对对方敬礼报告,“报告聂师长,前面那不知名艘船只在距离十二公里的时候不见了。”

原来站在那名船员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聂诚胜。

因为这次高老大的死亡事件引起了很大的反向,所以聂诚胜他们2区的人也被调派了过来。

此时的他穿着一身迷彩服站在那里,瞭望着远处,下令道:“开启辅助雷达定位系统搜索。”

“是,师长!”

------题外话------

这张应该可以很明确的看出来,九猫和二少不是一根线上的了吧~她一直在让然哥背叛二少

PS: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虐、不虐、不虐~!

PPS:然哥她爹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