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这是在玩躲猫猫吗?/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船员在开启了雷达系统之后,以船只为中心的开始在周围的海域开始搜寻了起来。

显示屏幕上一圈圈的在扫描着,等到雷达发射的电磁波返回,天线收到信号之后,那名船员马上对霍聂诚胜报告道:“师长,船只已经找到了!”

聂诚胜双手负背地站在那里,说道:“跟上去。”

“是!”

那名船员点了一下头,然后开始对着船上的仪器一一操作了起来。

船只快速朝着反馈回来的信号源行驶而去。

然而,当他们跟着前面那艘不知名的船只在群岛海域转悠了好几圈之后,聂诚胜眉头顿时拧紧了起来。

“他们这是在和我们逛花园么。”他站在那里低声自语着。

看那艘船忽左忽右的航行,甚至还专门找一些隐蔽的地方,为此聂诚胜连忙出声拿起旁边的无线电,对着其他的几艘船下起了命令,“马上给我派其他几艘船包围上去,并且喊话,让他们马上停下来。”

无线电里的马上就此出现了回答,“是!”

“前面的船只请注意,请你马上靠岸停泊,以免发生误伤。”那带着喇叭的警告声从后方响亮地传了过来。

站在船舱内的聂然听着那一声声的警告并不在意,继续要求道:“加快速度,朝着前面那个小岛进发。”

那名手下收到了她的吩咐,又一次地加快了速度朝着前方开去。

身后的船只里的聂诚胜看到他们对于警告恍若未闻,神色微沉了下来。

这摆明了就是在挑衅自己!

随即就再次命令要求让其他几搜船全部加速包围住他们。

他就不信,这样还逼停不了那艘船。

命令一下,原本还在后面的几艘船只开始逐渐分开,以伞状的方式开始包抄起聂然所在的船只。

船舱外有手下在发现了这情况的第一时间内立即跑回了船舱内,对着聂然说道:“不好,那群海警想要包围我们。叶小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聂然拿过他的望远镜走出船舱朝着后方望了一眼,果然那几艘船开始慢慢地以弧形开始朝他们包围。

这是以多欺少?

聂然将望远镜塞回到了那人的手里,对着那名开船的人再次吩咐道:“在前面那个岛周围找个最隐蔽的地方,然后上岛。”

“是。”

好在聂然一开始就算准了他们跟着自己逛那么久的花园,肯定会马上化被动为主动,所以刚才就让船员朝着那边的岛屿靠近。

那边那座小岛和他们主岛连接起来的那座岛,就是傅老大口中的天然屏障。

她选在这里其实是很危险的,毕竟这里有岩洞可以通向主岛。

可现在他们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源,更没有弹药,只能登这座岛。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用险要的地理环境逼退他们,也可以方便主岛那边的人可以来接应。

在临登岛之前,聂然对那剩下的二十个人一字一句地吩说道:“他们查到我们的船肯定暂时会按兵不动,这段时间足够我们藏匿。上了岛你们跑得越远越好,不要被抓到。万一真的不走运被发现了,记住千万不要对他们开枪开枪,因为只要暴露了,到时候所有人就真的会被他们困在岛上了。”

聂然神情十分严肃地对他们嘱咐着,身边的傅老大宽慰她,“放心吧,兄弟们对这一块区域的位置熟得很,再加上这里都是沼泽,很是危险,他们一般不能轻易攻破。”

然而他的安慰并没有让聂然的脸色缓和多少,她依旧神色冷然地道:“还有,那些是士兵们他们的基础装备里都有食物还有水,如果活捉了,尽量将他们身上的东西全部搜刮干净,然后把无线电全部砸掉,并且把人绑起来,或者藏起来!但绝对不要杀掉他们。”

聂然最后一句话语气很重,神色非常的严肃。

但恰恰这句话也让那群人很是不理解,“为什么?”

不能开枪怕曝光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人都不能杀。

不杀掉的话,那假如那群人到时候找到机会恢复自由,那他们不就遭殃了。

“有人员伤亡,会引来他们大规模的围捕,我们的人太少,无法和他们抵抗。要是他们全岛地毯式搜索,我们就完了。”聂然说得很是认真,但实际上她不过是在为不想杀海警而找的理由。

事实上不管他们杀不杀人,那一声枪响聂诚胜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只是聂然作为自己人,还是尽量要为那群海警们争取一下。

如果到了实在没办法的时候,那她也只能举枪了,毕竟她想要活着。

聂然的话暂时让那群人勉强同意了。

聂然随即对身边的傅老大问道:“所有枪支都拿了吗?还有食物都分配好了吗?”

他们这次是趁着晚上来巡视的,并非真的是来正面火拼,船里的配备以及食物根本没有多少,勉强每个人拿两个馒头,一袋水而已。

“都已经全部搞定了。”傅老大点头,将手中的一份食物和水递给了聂然,“这些是你的。”

聂然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拒绝道:“我不用,你们吃吧。”

她本来对食物就小心翼翼的很,更何况刚经历过暗杀,怎么可能还会去接傅老大手里的食物。

傅老大见她不要,以为她是故意省下食物留给他们,顿时凝眉道:“这怎么行!你不吃,身体会扛不住的。”

聂然不想再和他继续浪费这个话题,厉声开口道:“好了,别啰嗦了,所有人全部登岛!切记我的话,尽量不要开枪吸引那群海警们的注意!”

说完,她再次重新往船舱内走去。

傅老大原本也想跟着登岛,可看到聂然不往岛上走,而是往船舱内走去,倍感奇怪,于是转过身跟着一起进了船舱内。

“叶小姐,你怎么不上岛?”走到船舱内,傅老大很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聂然站在船舱内,仔细地查看了一圈,并且径直问道:“傅老大你和主岛那边的人联系了吗?”

傅老大不明白她想要干什么,但还是依言回答道:“已经联系了,他们会伺机在暗处观察,等到海警离开了就来接我们。”

“嗯,那就好。”

她点了下头,才说完就伸手将船舱内的无线电拿了起来,然后利落地对着地上一掷。

“砰——”

就此,无线电话碎成了两半。

傅老大看到她突然的举动,直接就给愣住了,“叶小姐,你……”

聂然接着又将无线电的电缆线给抽了出来,并且快速的拿起了身边的椅子朝着屏幕上砸了上去。

又是“哐当”一声巨响,操作台上无线电就此被砸得陷了进去。

偶尔有电流“滋滋滋”的声响清晰传来。

“天,叶小姐你这样干什么呀。”傅老大看到操作台上被砸出了这么大的坑,略有些急了起来。

这艘是从高老大那里抢来的船。

他一直宝贝了很久都不肯拿出来用。

这次是因为聂然来,所以他才特意拿出来用来招待的。

结果不成想,聂然竟然一椅子直接摔下去,让它彻底报废了。

他那个心疼的啊。

可聂然完全置之不理,又哐哐哐地砸了好几下,等到无线电完全不能用了之后,她才开口回答:“他们等会儿肯定会上船来搜,这些东西到时候带走就麻烦了,索性砸烂了。”

傅老大听了这才明白了过来。

只是,明白归明白,心里还是很肉疼。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还不如拿他们那艘破船来巡视呢。

不然也不会这样被糟蹋了。

傅老大心里还依依不舍,聂然已经将操作台上的几处东西都给毁得差不多了。

然后她对傅老大催促了一句,两个人快速一起上了岛。

在岛上,所有人都停留在了那里。

“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聂然看着他们一根根像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低喝地质问。

“我们等老大。”其中一名兄弟回答道。

聂然无语,这种时刻还讲什么团队精神,又不是部队训练出来的士兵。

她率先抬脚就往岛内进发。

身后傅老大急忙说道:“叶小姐,我觉得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如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吧。一共也就二十个人,人多好办事嘛。”

聂然看了一下站在那里的二十个人,想了想便点头道:“也好,那我们往里面走吧。”

二十多个人就这样开始朝着岛内快速移动。

只剩下一艘空船停靠在了小岛旁,随着海浪轻轻地晃动着。

远处那几艘船根据雷达反馈的信息慢慢地朝着小岛靠拢,当距离慢慢地靠近,他们清晰地看到船只停泊在那里不动时,那名船员马上向聂诚胜汇报道:“师长,他们的船在那里就不动了。”

聂诚胜用望远镜先查看了一番,在看到的确那艘船没有前进的迹象后,对那名船员吩咐道:“暂时所有船只都先别动,等等再说。”

接收到命令的船员用无线电和其他几艘船只进行了交流,顿时所有船只全部停留在了原地,以一个微微弧度的小包围圈将那艘船给半包围了。

所有人都时刻盯紧着那艘不知名的船只。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终于,在等待了一个小时之后,聂诚胜看那艘船迟迟没有任何动静,立刻用无线电下起了命令,“先派一组小队上去探察一下情况。”

无线电的那端很快就有人回答道:“是。”

聂诚胜站在操作台用望远镜遥遥地望着,他看到一组的人坐着皮艇已快速上前,接着一个个动作利落的上了船。

过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无线电里伴随着滋滋的电流声有人员开口汇报道:“报告,船里没有人员,船舱内的无线电等设备也已经全部被破坏。”

被破坏?

看来他们这是怕用无线电电台被跟踪到,所以紧急弃船前将一切设备全部砸烂。

“那船里有没有其他发现。”聂诚胜又问道。

依旧是一阵吵杂地电流,对方冷静地回答:“报告,船内所有没有任何发现。不过船上有子弹孔的痕迹,看上去是一艘海盗船。”

聂诚胜看着停靠船只的小岛,马上对其他船只上的几组小队命令道:“注意,二、三小队立刻登岛全面搜寻。”

“二队收到。”

“三队收到。”

两个回复后,聂诚胜放下了无线电。

没一会儿就看到两个小队的人坐着下放的船只快速地朝着小岛进发。

“二、三小队的人注意,对方是可能持有枪械等危险物品的海盗,你们要随时保持警惕。他们可能上岛不久,要小心埋伏。”

“二队明白。”

“三队明白。”

聂诚胜面色威仪地望着不远处那黑沉沉的小岛。

看着那群人一个个持枪上岛,接着就隐没在了灌木丛之中。

而另外一边,聂然和傅老大带着他们那群人在丛林里不停息地往岛内腹地走去。

一路上,九猫看聂然都没有任何的停留,又看了看她手臂上的伤,小声地在她身边问道:“你的伤还好吧?”

聂然瞥了一眼伤口,很是不在意地回答:“暂时没问题。”

她望着远处那一大片密集的丛林,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的停留。

身后的江远这时候很是担心地小跑到了九猫身边,也问道:“那九哥你还好吗?头晕不晕?要不要喝水?”

聂然见江远如此紧张的样子,嘴角微扬起地调侃着,“瞧他紧张的,说你们是亲兄弟都不为过吧。”

江远嘿嘿地讪笑了一笑,挠了挠头,“其实我也挺希望九哥是我亲哥的。”

聂然看了身边女扮男装的九猫,顿时忍不住轻笑出了声。

一旁九猫神色淡淡看了她一眼,随即地对江远回答道:“不用。”

接着就往前面走去。

一群人没有任何丝毫停留地往岛内前行。

这座岛屿之大,在快行了两个小时之后,他们依旧还未进入岛的腹地,只是在边缘地方徘徊。

最要命的是,那群海盗已经开始逐渐体力不支了。

虽然他们熟悉这里的地理环境,可他们毕竟只是海盗,并不是系统的部队人员,没有经受过训练,体能上和她相差很大。

傅老大撑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也有些跟不上了,粗喘着气对聂然问道:“叶小姐,我们到底要走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停下来啊,兄弟们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叶小姐那么能跑,他就不让她一起行动了,这不是摆明了在折腾自己么。

聂然看了看身后那群人,除了九猫只是轻微的喘息以及江远拼了命的跟随之外,其他人都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聂然望了望天色,正要催他们启程时,就听到站在旁边的九猫说道:“你的伤好像崩裂出血。”

身后的傅老大一听,这是个好机会啊!

当下就跑上前查看了起来,“出血了?那不能再走了,必须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才行!否则我不能向霍总交代了。”

说着,也不等聂然开口,他就自顾自地召集起兄弟们开始寻找庇护所。

站在那里的聂然听到霍珩两个字,嘴角牵动起了一抹讽笑。

交代?

只怕现在是应该轮到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聂然压下心中的思绪,粗略地环顾了下周围环境的情况,发现这里植被茂密,雾气也足够的浓郁,勉强算是个地方。

再加上手上的伤需要重新包扎,她也就没有反对。

坐在那里等着那群人寻找庇护所。

终于,在寻找了十几分钟后,有一个人找到了一个大型的洞口。

那人连忙呼喊了起来,其余人纷纷移动了过去。

傅老大问身边的聂然,“叶小姐,这洞口你觉得怎么样?”

聂然点了点头,“可以,挺隐蔽的。”

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傅老大也很是欣喜地道:“那就这儿吧。”

那群走得早已累趴的人正打算一股脑地就往里面冲了进去,却在这时被九猫给喊住了,“不能进!”

------题外话------

父女对上了,啧啧,你们猜渣爹赢还是女主赢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