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遇到旧相识,盘问/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被她这一声喊,脚下的动作不禁凝滞住了。

傅老大转过头看着九猫,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就连聂然也停下脚步看向她。

九猫指着洞口的几处脚印,“这洞口应该是大型动物冬眠的地方,若是随便进入,惊扰到它那就麻烦了。”

那群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趁着已经蒙蒙亮的天色,他们果然看到洞口有几处清晰地巨大脚印。

顿时,所有人瞪大了眼睛齐齐往后退去。

而江远更是夸张地挡在了九猫的身前,死死地护住了她。

那样子就像是在护自己的小崽一般。

唯独聂然还停留在原地,她看了看地面的几处最新的痕迹,“没事,最新的脚印是往外走的方向,应该已经离开了。”

说着就率先往里面走进去。

可九猫却还是阻止,冷冷的说道:“但这也说明这是它经常活动的地方,挑选这里很容易成为它的食物。”

可聂然却笃定的道:“它刚冬眠结束会远距离找寻食物,不会在这时候回来的。”

接着就绕开她径直往里面走去。

站在洞外的众人本来还犹豫了几秒,毕竟那洞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要真有什么动物在里面,惊扰到了它们,死相那是非常的惨。

他们这群人在岛上过了那么久,也不是没有误惹过那些动物,有些兄弟们因为没有及时逃掉而惨死在了那些动物手上的比比皆是。

所以在这一点上他们还是很小心谨慎的。

然而,在外面等了十几秒之后他们也没有听到聂然在洞内发出的惨叫声。

“应该没问题吧。”

“好像没有听到什么惨叫声。”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地时候,护在九猫身前的江远不由得小声道:“九哥,我看叶小姐进去好像没什么问题啊,要不然我们也跟着进去吧。”

九猫眉头拧了拧,紧接着便走了进去。

洞内漆黑幽暗,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动物粪便加上长时间不通风的难闻气味。

“你在看什么?”

一走进去,她就隐约看到聂然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

九猫慢慢地走了过去,当她走到聂然的身边,竟发现这个岩洞里还有一条幽深的小道,不知通往何处。

聂然看着里面的那条漆黑的通道,对身边的人问道:“你猜这里面还有没有遗留的大型动物。”

九猫霍地看向她,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意,“你不是说它们已经离开这里了么!”

聂然耸了耸肩,一脸的不负责,“我又不是神仙,也不是神棍,预测出错也是很正常的。”

接着就往里面走去。

九猫伸手一把抓住了她,声音不自觉地放低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聂然指了指里面,理所当然地回答:“进去看看啊,万一有遗留的,说不定可以拿来当早餐吃。”

当早餐?

这心真是大的九猫都无语了。

这回她拒绝的很坚定,“不行,你手臂上有伤,如果真的有熊之类的动物,血腥气很容易引起它的注意。”

聂然对此却无谓地轻笑出声,并且推开了她的手,“我又不是你的雇主,你那么担心我干什么。”

她一意孤行地往里面走去。

九猫看着她的背影,眉头轻蹙,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聂然在看到她后,不禁斜睨了她一眼。

“你虽然不是我的雇主,但是就像你说的,我们现在在同一条船上,我不想你惹麻烦还要我来解决。”九猫低低地声音在这空旷深幽的通道里显得格外的清冷。

惹麻烦?

聂然挑了挑眉梢,并不做什么反驳。

她一步步的朝着里面走去,脚步声轻缓,就在要进入其中的时候,聂然原本紧张的神情突然一变。

即刻就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九猫看到她的脸色不对劲,立刻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问道:“怎么了?”

可聂然并没有回答,她脸色难看,脚下的步子越发的快了起来。

九猫看不清她的神情,但能在黑暗中感觉到她身上所散发的冰冷气息。

她到底是怎么了?

九猫不明白她这样徒然的转变是发生了什么事,以为是这岩洞里有问题。

两个人快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马上就要从通道里走出来的时候,九猫看到通道外竟有些许的光亮。

光亮?

这洞里怎么会有光亮?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聂然已是神情阴鸷地跨步走了出来。

傅老大看到她从里面出来,刚要迎上去,却被聂然无视了个彻底。

她寒着一张脸径直从他身边走过,然后一脚直接踢翻了那个围在他们中间的火堆。

“哐——”的一声,小小的火堆火星四散,几根比较粗的木头骨碌碌地滚到了一边。

江远好不容易刚刚架好了火堆,点燃了火,这一下全没了,不禁有些急了,“你在干什么!”

聂然眉眼寒冷如霜,一字一句地质问着,“这一句话应该是问你才对吧!谁允许你在这里点火的!”

江远被她那冷锐的眼神给震慑住了,言语不自觉地小小结巴了一下,“这……这里那么湿冷,不……不应该点火烤一下吗?”

说完他还因为惊恐而小小地咽了口口水。

聂然站在那里,声音已经冷至零度,“你现在是在藏匿,不是在聚会度假!要是忍受不了,就给我回去!在那里你想烧房子都没人管。”

她的声音在这岩洞里一声声地回荡,那声色俱厉起来震得在场的人都不敢开口说一句。

只能乖乖坐在那里,闭紧了嘴巴。

九猫看江远被骂成那样也不敢还嘴,鉴于以往自己病了时他伺候自己的那份心,开口道:“我们这里是岩洞,烟火气应该不会冒出去。”

聂然阴沉着脸色,将视线转移到九猫的身上,“那木料烧起来的焦炭味道呢。”

九猫怔愣住了。

“这片区域的环境湿气重,雾气又浓,风根本无法将气味散掉,只会凝在半空中。要是有人来,都不用找,用鼻子一闻就知道这里有人在烤火。到时候出了问题,谁负责!”

聂然目光冷凝地缓缓扫过周围的每一个人。

每个被她用眼神扫过的人头把头垂得极低,恨不得能直接埋进地里。

“那个……我看他也不是故意的,叶小姐,要不然暂时……放过他一次吧,现在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你说是不是?”傅老大在这时候硬着头皮解围。

在洞口点火这件事也是经过他允许才做的,要真论错,他也是有一点责任的。

聂然最终将视线定格在了江远的人身上。

那人明显是被训斥得有些窒住了,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

聂然碍于现在这种情况,的确不能再少人了,也只能按捺下情绪,声线冷冽地道:“想死别拖累我!再有下次,我就把你丢下海当鱼食。”

这就是她喜欢单干的原因,带着一群猪队友真是分分钟被连累。

本来以为当初和何佳玉、严怀宇他们一起打海盗的时候,她已经够累的了。

但现在看来,简直好太多!

他们好歹是受过训的,基本的一些都是很明白的。

什么东西该做,什么东西不该做都非常清楚。

甚至还会为了她的安危着想,偷偷的制作那些陷阱。

莫名的她冷不丁地竟有些怀念起那些人起来了。

小半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何佳玉是不是还和严怀宇吵吵闹闹个不停,施倩和乔维两个小情侣又是不是恩爱有加,杨树在预备部队待了这么久应该现在也多少有些真正的兵味了吧。

至于古琳……

也不知道在医院恢复的如何了。

宋一城是不是调回去照顾她了。

而李骁那家伙在部队里肯定在拼命练习,说不定等回去之后,自己已经被她甩了一大截了。

越是深想下去,她竟想的人越来越多。

曾几何时,她从原本的一个人,逐渐开始身边居然出现了如此多的同行者。

“老大,我听到外面好像有声音。”忽然,坐在洞口的一名海盗的话让她猛地从回忆中拽回到了现实。

旁边的傅老大在听到他的话后也立刻警惕了起来,“是人说话的声音吗?”

洞口的那名海盗侧耳倾听了许久,肯定道:“是,而且听上去是两个人在对话。”

这下,所有人都警惕起来了,

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两个人之后会不会是一大批的人。

所以傅老大连忙问道:“叶小姐,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聂然走到了洞口,看了一眼外面灰蒙蒙的天,然后才说道:“趁着天没亮,先解决这两个。”

这种天色再加周围的浓雾,是最适合偷袭的。

聂然随即吩咐着,“九猫你带两个兄弟去把人抓回来。”

九猫神色严肃地点了点头,带着江远和另外一名手下趁着天色微亮,在迷雾中轻轻的朝着那两个士兵靠近。

而还不知危险正在悄悄来临的那两个士兵正在丛林里握着枪支往前走去。

身边的那人一边朝着前面走,一边问道:“刘鸿文这里雾气那么浓,你辨认得清方向吗?我感觉有点晕了。”

另外人很是无语地道:“吴畅,你这也太没用了吧,才走了多长时间你就晕了。”

“这里长得都一样,雾气又那么大,实在太难辨认了。”

“你应该庆幸现在还在岛的外围,要是进入腹地的话可能就不是雾气,而是沼气了。”

“沼气?”

“是啊,这里水域沼泽那么多,又马上要到夏天了,很容易产生沼气。”

“那我们这样莽撞得跑进来会不会出问题啊。”

“所以尽量少说话,减少吸入,必要时带上防毒面具。”

原来这两个人一问一答的不是别人,正是2区和杨树一直玩儿在一起的刘鸿文和吴畅。

他们在经过了当时聂然的指导和训练之后,体能成绩一直都还算不错,于是在这次的任务中他们两个也被点名带了出来。

“等等!你有没有闻到有木炭的味道。”

在两个人的交谈之际,刘鸿文很敏锐地就闻到了空气中那一丝淡淡的异味。

吴畅经过他的提醒,也认真地嗅了嗅,随后点头道:“嗯,好像是烤火的烟火味儿。”

“那周围应该有人,咱们小心……”刘鸿文还想要提醒,结果小心谨慎四个字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后脖颈处一疼,整个人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而身边的吴畅在听到身边的人有异响,刚转过头也感觉脖颈处被重击了一下,就此倒了下去。

“把人带回去。”九猫快速将他们两个人撂倒,对躲在远处等候的江远吩咐道。

江远受到命令,连忙从灌木丛的后面跑了出来,将地上的人像拖死猪的方式拖进了岩洞之中。

被砍晕的两个人就这样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

聂然站在那里,趁着岩洞外朦胧的光线往地上看,发现那两张脸似乎有些熟悉。

她半蹲了下来,捏着那两个人的下巴看了两眼,最后终于想了起来。

这不是吴畅和刘鸿文吗?!

他们不是在2区吗?怎么会来这里?

难道这次巡视的有2区的人?

那是不是意味着聂诚胜也在其中?!

“叶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就在聂然大脑高速运转的时候,身边的傅老大看她迟迟不说话,忍不住地出声问了一句。

聂然顿时清醒了过来,站起身对身边的人命令着,“把他们身上的东西全部拿走。”

那群人本来就是干这个的,打劫抢东西那是一把好手,特别还是两个已经没有知觉的人,那更是速度飞快。

没一会儿,除了内衣内裤没有扒掉之外,就连军靴他们都没放过。

一群人围在那里将那两个行囊全部打开,查看着里面的东西。

而聂然则在他们打开背包之前,熟门熟路的从侧口袋里拿出了两袋压缩饼干和一个水壶,又从副袋里掏出了基本伤口处理药品。

拿着那几样东西,聂然坐在了洞口,将手臂上的布料给解开,又用刀将自己的衣服给慢慢割开。

熟练的单手手法,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来帮忙。

为自己擦了药,缠好了绷带,一切全都解决完善妥当,她才撕开其中一袋压缩饼干吃了起来。

岩洞里的那群海盗看到她坐在那里大口吃着东西,也没人敢说什么。

毕竟在船上叶小姐可是主动将自己那一份食物让了出来的。

聂然坐在洞口喝着水壶的里水,吃着压缩饼干,完全不管身后那群人在干什么。

那群人在翻查其他食物还有医疗用品以及军刀枪支等东西时没,看到那包里面还有许许多多他们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他们好奇地一一翻了出来,放在了地上。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

“没见过。”

那些海盗们纷纷摇头,对那些奇奇怪怪的机械表示不理解。

这时,坐在那边的九猫冷淡地道:“这是光学仪器。”

“那这是什么?”那人从包里又翻找出了一样。

九猫没有丝毫停顿地回答:“单兵电台。”

“那这个呢?”

“定位系统和天线。”

众人在九猫的回答下,多少都明白了。

“那这个空出来的地方是放什么的啊?”其中一个人在看到行囊背后一个空出来的一个横隔后,很是不解地问道。

“那是用来设置大小,从而可以放自动步枪、狙击步枪、班用机枪的。”

九猫一次次不假思索的回答终于引起了那边刚吃完东西的聂然。

她转过头,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好像很懂啊。”

“难道你不懂?”

九猫的一句反问让聂然嘴角的笑微顿了几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