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我改变主意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暗示自己?

还是只是简单的随便一句反问?

聂然随后便微微一笑,既不承认也不拒绝,很快的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地上的那两个被扒光的人身上。

“时间不多了,把他们弄醒吧。”聂然对站在吴畅和刘鸿文旁边的两名手下命令道。

那两名手下鉴于刚才聂然的怒火,他们立刻放下了手中把玩的东西,对地上那两个人连扇了几个巴掌,“喂,醒醒了,快醒醒!喂!”

那两个人在扇了好几个巴掌,扇得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只觉得皮肤一阵火辣辣的疼之后,才睡眼朦胧地清醒了过来。

他们两个慢慢睁开眼睛。

然而却在看到那群海盗不怀好意的笑脸时,这两个人“噌”的一下,眼睛瞪圆地指着他们那些人,结结巴巴道:“你……你们……”

显然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海盗给偷袭了,并且还偷袭成功了。

蹲在他身边的海盗看他用手指着自己,一副惊讶不已的样子,冷笑着威吓了一声:“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眼珠信不信。”

那恐吓他的人作势就要伸手。

一旁的刘鸿文立刻挡在了吴畅的前面,厉声大呵道:“你们想要干什么,知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

“违法?”

那人先是一愣,随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身后的人像是也被感染了一样笑得格外的猖狂。

“居然,居然有人……哈哈哈……和我说违法……”

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看到那群人笑成那样,眉头不禁拧了起来。

他们哪里说错了吗?

坐在旁边的聂然暗自叹了一声,为什么抓的会是这两个人。

也不知道是他们倒霉,还是自己倒霉。

她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去,随即主动站了起来,走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边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两个,“你们这次一共带了多少人过来。”

这回轮到刘鸿文不屑地嗤笑起来,“你觉得我们会说么。”

聂然目光冷冷地扫过他们。

还不等她有什么反应,身边的那名海盗已经作势上前一脚踹在了刘鸿文的肩头,将他踹翻在了地上。

“臭小子,你他妈找死是不是!”

随后上前就对着他的脸上来了两拳。

他们打人的力道极狠,就那两拳,刘鸿文的嘴角就被打出了血。

聂然看着眼底,却无动于衷。

她现在的身份根本不能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只能他们自认倒霉。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刘鸿文竟然趁着那人上前之际敏捷地勾手,勒住了对方的脖子,并且开始和那海盗开始扭到了起来。

聂然眉头轻轻扬了扬。

呵,这小子倒是把自己教给他的那两招发挥的淋漓尽致,不仅如此,甚至还自己揣摩衍生出了几招,虽然效果不如自己教的,但好歹也缠住了那人。

吴畅趁乱也立刻作势要来缠斗一番,好抓个人质安全退离出那个地方。

继而他伸手,眼明手快的就将身前那个居高临下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聂然给抓住了。

他觉得男人的力气比较大,打斗起来太过浪费时间,而女孩子的话或许很容易就制止住,所以一开始他就将目标锁定在了离他最近的女孩子身上。

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位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曾经崇拜的预备部队学员——聂然!

这边的吴畅还傻乎乎的觉得自己聪明,刚从地上一跃而起,用聂然当初教的那一招,上前就要扣住她的喉间。

聂然站在那里,看着他那熟练的手法,不禁在想,这两个人不会在2区就是靠她那些手法活下去的吧。

不然怎么一出手都是她的招。

“小心!”

身后的九猫看聂然像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连忙出声提醒。

对此,聂然牵动了下嘴角,等到他的手伸到自己的眼前,她才笑着出声道:“太慢了。”

话音一落,只见她脚下一动,倏地身形就从吴畅的眼前消失了。

还不待他反应过来,一只手已经扣在了喉间。

那力道让吴畅的脸色不禁白了下来。

到这时候他才知道为什么她说自己太慢了。

妄图想把聂然变成自己人质的吴畅就在那一瞬间悲惨的成了聂然的人质。

“你这算不算自投罗网?”

耳边聂然轻讽地笑声响起,吴畅想要挣扎着,却被聂然死死扣住,根本不得动弹。

“打够了没有,再打下去难保你的战友还能继续活着。”聂然扣压着吴畅,对着还在地上和那名海盗奋勇抗争的刘鸿文说道。

刘鸿文好不容易刚摸到了那人的枪,刚想要拔出来,就听到聂然的这一句话。

他猛地抬头一看,原本在身边的吴畅竟在他不知不觉中成了对方的人质。

“把你的手从枪上拿下来。”聂然嘴角轻轻勾起,言语中透着威胁,“不然我就要拔枪对准你战友的脑袋了。”

她的话让刘鸿文心头一颤。

而身边和他缠斗的海盗听了,立刻往自己的腰间看去,果然刘鸿文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搭在了他腰间的枪支上。

那海盗心头一惊,一骨碌地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又猛地踹了一脚,“妈的,敢阴我!”

还好叶小姐及时看到,不然让这小子拿到了枪,那他不就彻底玩完了。

那人心里头后怕不已,顿时又想上前踹去。

聂然看刘鸿文咬牙躺在地上,因为疼痛而冒着虚汗却硬气的不吭声时,最后还是出声制止了那一脚,“好了,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就算他们不想说,我也有方法知道。”

她并不想为难这两个人。

因为她很清楚,他们两个是不会说的。

那些当兵的人,无论是普通兵还是预备部队的尖子兵,如果想要让他们出卖部队,做危害战友的事情,他们每一个都会咬紧牙关,宁死都不会泄露一个字。

这一点,也是在部队里她才知道的事。

以往她总觉得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她一直无法理解那些为了他人而牺牲的人。

可是后来进入了部队,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才知道了真的原来还有比自己更为重要的东西。

李骁曾经告诉过她,信念。

何佳玉他们更是身体力行的告诉她,战友。

尽管她到现在都不是特别能理解这两个词,但她知道这似乎是他们的底线,是一道永远无法突破的底线。

她松开了吴畅,将他轻巧地推到了刘鸿文身边。

“把他们两个绑起来。”

她一句吩咐,站在身边的两名海盗速度很快的从他们两个人的包里拿出了两截绳索将他们反手绑了起来。

刘鸿文和吴畅两个人挣扎着,他们两个看着聂然的眼神早已没有了当时的崇拜,剩下的只有敌意,“你们要干什么,别想拿我们当人质,我警告你们……”

聂然不想听,将他们的衣服随意的揉成一团塞进了他们两个人的嘴里,冷冷地提醒,“再啰嗦,我直接把你丢去沼泽地里当养料。”

那两个人被她一句话给吓得连喉间的咽唔声音都消失了。

“叶小姐,我们就这样把他们丢在这里吗?”傅老大走了过来,不禁问道。

“丢那里面去吧,刚才我听到里面有什么动物的声音。”

已经是一年不曾见过的旧相识,此时聂然竟不合时宜地故意吓唬他们。

结果那两个人真的脸色骤然一变,马上就开始挣扎了起来。

唉,除了刚开始对付人的凌厉的招数,以及那宁死不屈的小眼神,其他的还是一切照旧。

正当聂然打算再逗弄逗弄他们两个人时,却听到放在地上的无线电发出了滋啦啦的电流声,紧接着就听到一个声音从里面响了起来,“呼叫二三队员,一队有人员在西北方向陷入泥潭,请在附近的队员迅速支援。”

这个声音……好熟啊!

聂然盯着那台无线电的眼眸虚眯了一下。

聂诚胜!

竟然真的是聂诚胜!

没想到这次是他们来围堵自己。

真是缘分啊。

没一会儿,无线电里传来了其他士兵的回答。

“二队三号人员收到。”

“二队一号人员收到。”

“二队十号人员收到。”

“……”

陆陆续续的在西北方向范围内的士兵们开始回应了起来。

身边的傅老大听到后不禁皱眉小声地嘀咕的地道:“西北方向的泥潭?那不就在我们正后方吗?”

聂然对这里的地形没有他们熟,听到傅老大这么说,立刻问道:“正后方?距离我们远吗?”

傅老大指了指后面的方向,“不远,那泥潭我记忆特别深刻,老三当初有掉下去过。那个地方只有一条必经路,大约十分钟就能走到。”

“徒步十分钟?那我们岂不是要被追上了。”

那群海盗们听到只有十分钟的路程,顿时变得有些惊慌了起来。

各个后悔不已,刚才怎么就要留在这里休息呢。

如果没有停下来的话,现在他们肯定距离那些海警士兵们远大一截。

那些人连忙站了起来,着急地道:“那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们快走吧!”

“是啊,等会儿他们就追上来了。”

而被绑在那里的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在无线电里听到有战友要朝这里来,瞬间来了精神。

正当他们两个看着那群海盗一个个焦急地起身往外头逃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聂然冷声地制止道:“等一下!”

还未跑出去的众人们不禁停了下来。

只见聂然半蹲在了无线电旁仔细聆听着无线电里的回答。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她在心里默数着无线电里每个人的回答。

发现一共有十二个人回答。

那也就是说会有十二个人会前往西北方向的泥潭。

十二个人。

聂诚胜组的队。

这两点让聂然忽的心生一计,她对站在洞口的那群人说道:“我改变主意了。”

傅老大一脸莫名地站在那里,显然不明白她要改变什么主意。

“叶小姐,你什么意思?”

“我们去西北方向把那群海警给彻底解决了。”聂然这句话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吓得那群海盗都愣在了原地。

解……解决?

就凭他们这二十个人?

去干那不知道人数的海警?

在他们怔愣之际,聂然已经上前先是把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亲自动手丢进了那岩洞的通道里面,然后找了个比较结实的树干,以无尾熊枹树的样子绑在了上面。

在打结的时候聂然的手顿了顿,以往这种情况她肯定是打死结的,来确保他们无法逃脱。

可这里有过大型动物出没的脚印,她怕这两个傻小子真的成了那些动物的食物,在打结的时候最终还是选了活结。

反正等到他们两个人能挣脱出来,估计那边也被自己处理的差不多了。

把人捆绑好了,她重新走了出来,看见那些海盗们正在窃窃私语着。

一看到她出现,瞬间所有人都噤了声。

聂然把地上的无线对讲机放入了口袋后,对着那群人说了一句走吧,然后就朝着洞外走去。

犹豫着的傅老大还停留在原地,喊住了聂然,“那个,叶小姐……就我们这二十个人不太可能彻底解决掉那些海警的吧?”

他虽然没听清楚去的人有多少,但是听无线对讲机里的冒出来的声音来说,应该人不会少。

那群海警士兵弹药充沛,又人多,他们现在这种装备,怎么可能敌得过。

聂然回头看向他们那一个个很是为难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谁让你和他们正大光明去和他们打了。”

“你想要偷袭?”站在那里的九猫凝眉道。

一旁的傅老大听了连连摆手,“不行不行,那边很危险,一不留神就容易掉泥潭里,想要偷袭不是那么简单的。”

“除了偷袭,就不能有别的了吗?”聂然反问道。

别的?

聂然看九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能解释道:“既然那么容易掉进泥潭,那我们就去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更好。要是时间充沛,再做上几个陷阱……”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九猫不可能还会不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就是对讲机里的几句话罢了,她竟然能如此之大胆,推翻了原本的被动处境。

只是这二十个人啊,面对未知的人数,她怎么……就敢呢?

即使是她,她都不能马上做出这样危险的决定。

九猫心里纷乱的思绪聂然并不知道,她只知道这回要聂诚胜没脸回去!

那时候在2区她动了手脚,却最后不得已的失败,这回她非要聂诚胜好看不可。

“傅老大,你们的人不是很了解这里的每个岛么,那么哪里是沼泽泥潭哪里是陆地你们应该很清楚吧?”聂然在心里一边盘算着,一边问着傅老大。

傅老大一脸为难地点了点头,“清楚是清楚,但是你要怎么在泥潭这种地方做陷阱啊?”

那地方特别危险,是整个岛的自然屏障,轻易是不会有人进入的。

这也是为什么那时候他选择前面那个岛作为主岛。

“你是想在那条必经之路上动手脚,对不对。”九猫看着站在洞外的聂然。

尽管是问话,但九猫知道,她一定会这么做。

此时已经基本大亮的天色在浓重雾气里依旧显得格外的阴沉,她就站在那里,整个人若隐若现在雾气里,看不清眉眼。

但九猫能感觉到,这时候的她神情透着一抹算计。

“走吧,既然西北方已经撒鱼饵了,那我们就一批批的截胡抓鱼。”聂然嘴角扬着笑,说话间都带着轻快的语气。

因为她迫不及待的就想要看到聂诚胜那张吃瘪的脸色了。

------题外话------

然哥要去抓鱼了,大家快来围观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