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是营救还是放弃/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在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聂诚胜听不到任何人的汇报后,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刚才半个小时前他们还汇报给自己已经到达西北方向的泥潭附近范围,怎么现在半个小时过去了半点动静都没有?

聂诚胜握着手中的无线电对讲机神色沉沉。

在又等了十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地对着无线对讲机出声地道:“二队,一队人员是否已经安全救出。”

然而,无线电那端却并没有人回答。

这让聂诚胜倍感疑惑。

“二队,请回答。”

“……”

“二队?听得到吗?”

“……”

“其余人员呢?二队其余人员请立刻报告各自的位置。”

“……”

“二队?”

只可惜,无论聂诚胜在无线对讲机的另一端怎么喊,二队人员始终迟迟没有回应。

因为他所心心念念的二队十二个人已经全部被俘,现在都已经被聂然的人手打晕了过去,昏睡得如同死猪一般。

聂诚胜看着手里的对讲机,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他心里莫名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师长!”突然间船舱内的一名士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他说道:“除了一队和三队,二队其他人员的无线电全部被关闭了。”

“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报告让聂诚胜心头一惊。

原本的不安随着这句话开始逐渐的扩大了起来。

难道他们全军覆没了?

和那船非法人员正面交锋了?

不,不可能,要真是这样的话,怎么会连个汇报都没有一句,瞬间就全部如同消失了一样没了声响。

一定是哪里出了一点小问题才会这样。

一定是!

聂诚胜一边自我安慰,一边立刻对着三队的人员发出了命令,“让三队的人马上前去查看一下。”

“是。”那名士兵应了一声,重新坐在了座位上,对着对讲机里的三队集体命令着。

“三队人员注意,三队人员注意,请你们马上前往西北方向沼泽地带,一队、二队需要你们的支援,请火速支援。”

很快,对讲机里伴随着窸窸窣窣的电流声,有人回应道:“三队已收到。”

聂诚胜听到三队人员的回答,心底的紧张情绪稍稍缓和了一下。

还好,还有最后一队。

希望他们能给自己带来好消息。

聂诚胜目光凝重地望着海平面的天际线,在心里默念着。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岛上有一个人也同样随时掌握着他们的消息。

聂然听着无线电对讲机里的一道道命令,嘴角泛起了一丝笑。

第三队要来了。

她对着身边的傅老大说道:“听到么,马上第二批也要来了,让兄弟们抓紧时间。”

“放心吧,第二个弯道的陷阱已经全部弄好了,就等着他们来了。”傅老大此时一脸笑眯眯地道。

有了刚才的全盘胜利,现在的傅老大可谓是信心满满。

完全没有了顾虑和先前的害怕迟疑。

聂然看那群兄弟们一个个干劲十足的样子,嘴角轻扯了起来。

三队的人员本来是往东南方向走的,这会儿要赶去西北方向支援,徒步过去花费了不少时间。

这样也就足够让聂然他们有时间去折腾和制作。

这条路上越靠近里面,那些沼泽和泥潭才会越多,所以在第二道弯的时候他们所在陆地面设计的就越多。

所以等到那群人来的时候,他们也才差不多刚刚收工。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阳光丝毫穿透不进这一片浓浓烟雾之中。

看上去依旧阴森沉然。

聂然带着人坐在第二处关卡上,和看刚才二队的人一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入了陷阱之中,被那片陷阱和泥潭折磨的可谓是鸡飞狗跳。

他们本来就长途过来支援,好不容易走过那些泥潭,体力几乎告急,结果这里又出现陷阱这些东西扰得他们心乱不已,以至于纷乱中步步踏错。

当然,也有七八个挣扎着跨过了泥潭和陷阱朝着里面走去。

本来他们是想把身边的战友全部救出来一起进去,可是那些陷入陷阱和泥潭的人却催促那些人先进去救一队和二队的人。

他们被困时间实在太长,要是再晚上一些,说不定会出现生命危险。

所以,权衡利弊之下,剩下那一半人数便决定先去援救。

身边的傅老大看着那一半的人朝着最后一道弯道走去,不禁有些急了。“叶小姐,他们过了!”

“就算过了也支撑不了多久。”

比起身边傅老大的焦躁,聂然显得格外冷静。

这些都是训练许久的士兵,即使不是预备部队的尖子兵,但该有能力素质他们基本上还是标配的。

所有有几个“漏网之鱼”她并不意外。

但能不能支撑下去救人就不一定了。

要知道他们的体能在泥潭里差不多全都丧失了,现在完全是在咬牙坚持罢了。

更何况最后那个弯道泥潭和陷阱依旧存在,甚至更多,要想跨过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聂然看着那群人慢慢消失在弯道口,然后就命人去把下面还在和泥潭和陷阱里挣扎的人全部抓起来。

那群人本来就困在其中无法挣扎,所以傅老大的那群手下几乎没有去做什么就将他们一个个手到擒来。

趁着那群手下们忙着绑人打晕的时间,傅老大问聂然:“那刚过去的人怎么办?”

“九猫你带几个人去盯着,等合适时机抓回来。”聂然径直对身后的九猫吩咐了一句。

九猫冷着脸点了下,就带人往里面走去。

聂然看着她脚步飞快,在这种四处是陷阱泥潭的地方,而且还是自己带头往前走,还能这样的速度,看起来她似乎经常出没这种地方啊。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保镖,怎么会对这种丛林地带那么熟悉呢?

聂然盯着她的背影,眼底滑过一抹冷光。

而站在她身边的傅老大有了前面两次的成功,这下信心简直瞬间膨胀,大有一种来多说就抓多少的豪气。

“叶小姐,咱们是不是要继续去前面挖?”

聂然回过神,同时将目光从远处的九猫身上收了回来。

她将那些人的无线电对讲机一个个全部关闭,抽空回答道:“暂时不必了。我们现在去里面把一队的人给抓了。”

那群人在泥潭里估计已经待了有四五个小时了,也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必须要去营救上来可以。

而且她刚才一直仔细听着对讲机里的对话,发现聂诚胜就派出了这三支队伍,其余的都在海上进行封锁包围。

现在一队还深陷在里面,二队三队已经全部被她抓住,已经完全不需要再去挖陷阱了。

就这三队人马她都足够拿捏住聂诚胜了。

聂然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之后,她决定让那群海盗把士兵服穿上。

一队的人能那么容易穿过这冗长的通道,还能走到最后的,还是应该要小心谨慎些才行。

“把他们的衣服都穿上。”她说道。

傅老大先是一愣,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依言让所有人将那群士兵的衣服都给扒了,然后悉数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把他们绑起来全部藏好。”

聂然将外套丢在了一旁,直接套上了一男兵的迷彩服。

许久没有穿迷彩的她套上之后竟有那么一瞬的恍惚感。

但随后她就稳了下心绪,将袖子挽了几下。

等那群海盗们都穿戴的差不多了,聂然对着那群海盗们严肃命令道:“把人救上来之后就直接打晕带走,听到没?”

此时的她穿着迷彩服,和刚才穿着便服的气质截然不同。

那群人莫名地觉得这套衣服穿在她身上很适合。

笔直挺拔的身姿以及沉着冷静的气质乍一眼看上去还真有点兵味。

在众人的打量中,聂然继续道:“千万不要有任何的犹豫,一定要在最后的快速解决掉那群人!”

那群人连忙回过神点头,将她的话牢牢记在心上。

现在的他们对于聂然完全信任。

特别是在她的领导下一连干掉了两批海警士兵。

要知道那次被这群该死的士兵给打得连老巢都丢了,这回不仅不用逃,还能够将他们全部抓回来,实在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就连傅老大脸上都神采奕奕的很。

江远是新人,以往都是听那些曾经有幸和聂然一同出海劫船的人说她的厉害。

但从来没有见过。

这回亲眼看了,也不禁对她服了许多。

尽管聂然没有亲自一人打二十多个人,也没有亲手制作那些东西,只是远远地站在那里冷眼旁观着,可他还是信服。

有种人不需要做什么,就有种能让人服他。

而叶小姐好像就是这样的人。

那群海盗整装完毕,把人全部藏好后,就朝着里面再次进发。

等进入最后一个弯道的时候,迎面正巧遇上了九猫他们。

浓雾之中,一时间没有看清,九猫见都是迷彩服在晃动,下意识地就要举枪。

却听到聂然的声音从迷雾中传来,“全部解决了?”

九猫愣了愣,等他们走进之后发现那群海盗们身上竟然换着士兵的迷彩服,冷不丁一看还真以为是部队的士兵。

“速度还挺快啊。”

聂然看了一眼她身后那几个人各自抓着已经被打昏的士兵。

随后就将手中的一套迷彩服丢了过去,“快点把衣服换上吧,进去把一队的解决完。”

九猫接过那套衣服,动作迅速的全部穿戴完毕。

把手中那几个人全部打包捆绑好,他们便往里面继续走去。

过了最后一个弯道,的确正如傅老大所说的那样,险境重重,那泥潭的面积根本不是和前面他们走过的那些可比拟的。

就连傅老大他们也每踩一步都步步小心,生怕一脚踏入了泥潭之中。

浓密的雾气之中,只看到隐隐约约有重重人影从远处晃动。

那些深陷在泥潭里的士兵定睛一看,发现雾气里的灰蒙蒙的身影里有一抹迷彩的样式。

那群人当下就确定来的是战友。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喂,我们在这里!”最靠近泥潭边缘的一人对远处的“战友”们喊了起来。

在旁边的几个人顿时松懈了起来。

“天,他们总算来了。我还以为我们真的要留在这里到天荒地老了。”

“我最怕的是他们最后和我们一样困在外面那条道路上的泥潭之中等待救援。”

那群人说着,看远处的人慢慢地前行着,不禁好心提醒着,“你们小心点,这里的泥潭是会移动的,千万不要踏进去!”

在行走的海盗们听到他们那些人的小心叮嘱,不禁小声地笑了起来,“你们看啊,这群白痴真以为我们是士兵,瞧那关心的样子,笑死人了。”

“哈哈,谁说不是呢。那群白痴还以为我们是去救他们的。”

“真是蠢死了。”

那群人在人群中嗤嗤地笑着,结果被走到前面的聂然一记眼刀砍过,低喝了一声,“闭嘴!”

刚还偷笑的那几个人立刻噤声,低垂着头跟着大部队走去。

没一会儿,那群伪装成战友的海盗们就走到了泥潭边缘,一个个低着头把早已制作好的绳子丢了出去。

但无奈他们在经过了五六个小时的时间,人已经漂出了很远,只是用绳子投掷出去,那距离太短。

来回几次都无果。

聂然站在一旁,用一脸看蠢货的眼神看着打算继续投掷的江远。

最后她忍无可忍上前直接一巴掌糊在他后脑勺,冷冷瞪了他一眼,随手捡了一块石头绑上,然后用力的往里面掷了出去。

她向来射击很准,丢起东西来自然也没有问题。

有了重力的绳子被抛得很远,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绳子就丢在了他们几个人的身边。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远,应该是当时一个人摔下去之后,其他人赶过去救援才掉下去的,后来经过了泥潭缓慢地流动,那些人分散开来。

他们那群人大概后来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几个人尽量都抓紧了对方的手,防止被冲散,方便救援。

那几个人将绳索互相之间传递了一下,等到所有人都确定各自抓紧了绳索之后,岸上的人才开始将他们用力将他们往岸边拽。

那泥潭的粘稠度真是不可小觑,二十个人的力量去拽那些人,却感觉在拽一架飞机。

一个个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还是纹丝不动。

那些人虽然同样掉在泥潭里,但是因为那些泥潭都比较小,所以他们一脚踏空之后基本上还能撑着陆地自己爬出来。

可现在他们距离陆地那么远,整个人的半个腰身都在泥潭里,他们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只能完全依靠陆地上的人将他们慢慢拽过去。

二十个人,包括聂然在内,他们花费了全部的力气,泥潭里的人却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

“不行,完全拽不动他们。”傅老大甩了甩太过用力的手,皱眉说道。

“是啊,根本就不动,要不然放弃算了。”另外一个海盗也甩着手说道。

反正本来就是敌人,他们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的一句话让后面的人连连点头,“就是啊,本来就是他们自己掉下去的,死了也不关我们的事情啊。”

那些人在聂然的耳边嘀嘀咕咕地小声地说道,几乎所有人都在让她放弃这些人。

聂然站在那里沉默着,浓重的雾气里她只能看清泥潭里那几个人影在缓慢的移动。

她神色冷凝地望着,唇抿成成了一条直线。

似乎是在做最后的慎重考虑。

在默然了几秒后,她突然开口道:“松手吧。”

------题外话------

在群里看到好多妹子都说放假啦,吼吼~还有的说下周考完放,SO放假的恭喜,撒花!没放假的抓紧努力~争取早日放假,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