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防不胜防,这是个圈套?/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诚胜此时的心情就像是原本已经即将快要沉溺死掉的人突然遇到了一块浮木,那心情可想而知。

原本还担心的各种问题,随着他们的回归,瞬间一下子全都解决了。

只要这群士兵没有出问题,到时候一上报,要求大部队前来进攻,这些人在这个岛里根本撑不了多久。

他越想越激动,那心情根本抑制不住。

看身边的刘德那么磨磨蹭蹭的样子,他当下挥了挥手道:“算了算了,我亲自带队下去好了!”

说着就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等走出去之后,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返回到了门口对刘德命令道:“刘德,你马上派人准备好医疗小组,随时待命。”

刘德点了点头,立刻回应了一句,“是。”

他一通电话吩咐完,也连忙下船跟了上去。

聂诚胜很高兴他们能够成功逃了回来,带着几个人登岛迎接。

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岛上的雾气不仅没有散反而更加浓重了起来。

那春末初夏的潮湿天气里雾气完全就像是被凝住了一样。

整个岛屿像是被透明的玻璃罩子给罩住了,里面填充的满满的烟雾。

他们完全看不出前方的路,只能凭借着浓雾中那晃动靠近的灰色影子,以及朝着他们而来的脚步声。

聂诚胜站在那里,朝着他们喊道:“怎么样,你们还好吗?!”

远处有个男声传来,语气里透着些许的虚弱,“报告,好几个人在逃的时候遭遇到了枪击,都受伤了。我们实在是没力气拖了。”

说完,就听到“扑通”一声,好像是重物摔倒的声音。

聂诚胜赶忙对身后的两个士兵吩咐着,“快,快上去帮忙!”

身后那两个人听到命令立刻冲进雾内。

聂诚胜紧跟其后的走了过去,然后继续对着眼前一片浓重雾气问道:“那是不是所有人都出来了?”

雾气中那个男人的声音继续道:“还有一些人在后面,基本上大部分的都已经逃出来的,但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可能需要你们进去找一下。”

聂诚胜看自己带的人又不多,可现在要是再叫人下来帮忙,又太浪费时间了,索性就直接说道:“你们几个受伤不重的先自己上船吧,刘德你带人先进去把后面那几个带出来。”

“是。”

雾气里一个身形有些踉跄,准确无误的就直接摔到了聂诚胜的身上。

聂诚胜没有防备,被人一撞,差点直接一个跟头摔在地上。

他抓着那个人,努力稳了稳身体,但因为惯性,身体还是往后“蹬蹬”地连退两步。

等他好不容易稳住了,低头一看,那人似乎随时晕过去一样的挂在他的手臂上,“你没事吧?”

他问道。

可挂在他手臂上的人看上去已经晕厥过去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声音。

刘德他们已经按照他的吩咐走进入口去找那几个受伤很重的伤员,此时他身边根本没有其他人。

无奈之下,他只能半搀扶半拉拽着那个已经快要昏死过去的人,一步步朝着船上走去。

当他在搀着手上这个人的时候,发现这人好轻,感觉一点份量都没有。

不是说晕过去的人比清醒时候还重吗?

他怎么会那么轻啊?

是训练的太猛?还是最近部队伙食太差了?

而身后一个看上去是脚上中弹,一直一瘸一拐地走,聂诚胜身边的一名士兵看他如此吃力的样子,急忙上前搀扶,叮咛着,“小心点。”

那人帽檐压低,头也垂得很低,呵呵一笑地道:“谢了兄弟。”

那名士兵听他这么客气,笑着道:“客气什么,你现在腿部受伤,尽量靠我身上,脚不要使太大力。”

说着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绕到了自己的脖子后面,将他半抗了起来。

那人看他这样做,作势要收回手,“不用不用,我右腿就是点擦伤而已,不严重,自己能走,自己能走。”

为了怕他不相信,那个伤员还特意一颠一簸地往前走了两步。

站在原地的那名士兵听了,不禁眉头轻轻皱起,他看着那名手上的士兵,很是不解地问道:“右腿受伤?那你怎么反而左腿拖着走?”

他的这一句话,刹那间让所有人的步子都停了下来。

那个正颠簸走路的人更是被他的这一句话给直接定住了,就好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似的。

瞬间,整个场景里只听到微弱的轻风拂过。

在停顿了两面之后,原本一直挂在聂诚胜手中已经昏过去的人突然身形暴起,在电光火石之间,拔出匕首横隔在了聂诚胜的脖颈处。

那速度快得,聂诚胜根本来不及反应。

大脑在那刹那的当机之后,等再重启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被俘了。

“不许动!”

那一声熟悉清脆的声响响起。

原来那个撞倒在聂诚胜怀中地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儿——聂然!

这时,那群海盗们也马上动手,将那仅有的三个士兵给全部拿下。

聂诚胜被刀架着脖子,不敢随意乱动,只能僵在那里问道:“你是谁!”

聂然看着许久不见的父亲,看着他被自己威胁时变了几变的脸色,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冷凝了起来。

她拿刀架在聂诚胜的脖子上的这一画面她已经在脑海中想过很久了。

今天总算是实现了。

真是不容易啊。

为了这一场景,她等了两年的时间。

不过有了这第一幕,相信她接下来希望聂家垮台,聂诚胜跌入谷底的场景也会轮番上阵了。

“怎么,才刚通过话就听不出我的声音了?”聂然稍稍压了压声音,在对讲机里她也是用这种声音和他说话的。

因为她怕聂诚胜听到自己原本的音色,到时候认出自己那就玩完了。

那怪异的不男不女的嗓音非常有辨识度,很快就让聂诚胜想了起来,他一脸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是你?!”

聂然微微一笑,另外一只手打在了他的肩上,笑着道:“哟,这么快就听出来了呀。”

这话很显然是默认了。

聂诚胜见她如此坦然的承认,一时紧张得竟小小地结巴了一下,“你……你怎么会……你怎么会在这里!”

聂然站在他旁边,嘴角弯弯地笑了起来,“我为什么不会在这里,我说过要在入口处等你的啊,只不过我觉得你肯定不会出来,所以就只好用这一招咯。”

聂诚胜这下明白,自己是被骗了!

“你!你竟然敢骗我!”

亏他还真的以为自己的士兵成功自救逃出,在那里高兴了半天。

结果这根本就是一个吸引他上钩的圈套!

“其实这真的算不上骗。”

聂然那一脸认真的样子,让聂诚胜心里头更加的怒火中烧了起来。

这不算骗?

那什么才算骗?!

他咬着后槽牙,愤怒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可怖了起来。

但事实上,聂然是真的没有骗。

原先那群人的确是挣开了绳索逃了。

只不过呢,被那群说海盗给发现了,一路追了过去。

那地方距离刚才巨大泥潭不远,那小树林自然也遍布着伪装的泥潭。

当时他们在奋力奔跑的时候频频观察后面人追来的情况,一时的疏忽使得她没有看清地面上的泥地,一不小心脚下一个踩空,就半个身体踩进来泥潭里。

对于向来熟悉这里的海盗们来说,这种地形看一眼就知道那地下到底是路面还是沼泽。

所以当时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将他们给抓住了。

当时那群士兵被抓回来的时候被那几个差点跑断腿的士兵一阵毒打。

有几个被打得吐了血。

可那群海盗还是犹觉得不够。

嘴里一遍骂骂咧咧,一遍继续踹着地上那几个重新被绑起来的人。

“叫你跑,叫你再跑!妈的!”

“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逃跑,真他妈活腻味了!”

“再次再敢逃跑,我就直接打断你们的狗腿!”

那些人一人一句,边踢边踹,越踹越起劲。

完全在拿那些士兵们发泄。

因为他们很怕这群士兵逃了之后,叶小姐会拿他们开刀。

对于叶小姐的手段,他们都在阿九的身上亲眼见证过。

阿九是叶小姐的人都能被打成那个样子,他们这些海盗能算什么,估计到时候踹断几根肋骨那都是轻的。

以至于对于那些个逃跑的士兵越发的恼怒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聂然没了刚才的出手制止,有的只是站立那里冷眼旁观。

她不喜欢意外,这些人如果跑了,那她的计划也就毁了一大半。

三个小队的人数抓聂诚胜一个,越多的人数才能压得聂诚胜动弹不得,只要少一个,聂诚胜都会抱着他们能自己逃跑的想法从而和自己拖延时间。

她浪费不起那么多的时间。

已经过了快一天了,她要尽早把人拿捏到手。

更何况,这些人的定位系统全部被自己给毁了,对于这里的环境根本就如同瞎子摸象一样。

随意莽撞地冲出去,到时候陷在哪个地方,连求救信号都发不出去,只会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们需要点教训。

聂然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被那群海盗们殴打,直到嘴角被打出了血,一个个都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之后,她才开口制止住了。

“够了,再打下去我可就换不到好货了。”

她淡淡地一句话,立刻就让那群海盗住了手。

聂然跨步走到那几个人的身边,用脚尖踢了踢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男兵,冷声地对他们所有海盗说道。

她的目光每一寸每一寸的缓缓从他们脸上滑过。

特意选在他们这群没有逃离的士兵名们面前动手,就是想要借此杀鸡儆猴给他们看,好让他们断绝了再次逃跑的想法。

然而当她的眼神一一滑过那些士兵的脸时,她看到他们眼中燃燃烧起的怒火。

那是对于敌人的仇视。

没有畏惧、害怕,有的只是因为救不了自己的兄弟,而所折射出的愤怒。

聂然感觉自己这一招对于他们,好像是失败了。

她觉得,只要一不注意,这些人还是会逃。

三十多个人,一次次的逃跑,一个个的抓回来,实在是太费事了。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不想去浪费心神。

于是,她心里头忽地生出一计。

决定主动出击!

既然那群士兵看到迷彩服就认为是战友,那不如就好好利用这套衣服。

想来聂诚胜是不会算到他们会主动跑到他们的地盘上来抓人。

本来她是算好上船去抢船的,结果没想到一白痴居然左脚右脚都分不清,竟然被发现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马上放弃劫船的计划,体而求其次的将聂诚胜抓到手。

此时,聂然抓着聂诚胜,锋利的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命人快速朝着岛内退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