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 挟为人质,群龙无首/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小姐,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

一旁的傅老大看聂然脸上神色愉悦的样子,才上前问了一句。

“接下来?接下来当然是回家吃饭了,打个胜仗必须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才行。”聂然看了一眼已经沉下来的天气。

现在聂诚胜在他们手上,那些人根本不敢擅自登岛。

必须要汇报上去,然后经过紧急会议,再和他们谈判。

现在只需要等他们的谈判就可以了。

至于其他的,都不需要做。

“可是,你不是说这样主岛会被暴露吗?”傅老大刻意压低了声音在她身边问道。

“那是因为人多,怕有逃跑的,现在就这一个,还怕什么。难不成你们连一个都看不好?”聂然凉凉地瞥了他一眼。

傅老大被那一眼看的几乎是立地冰冻,随后便高声道:“对对对,回家吃饭,回去吃饭咯!”

周围二十个海盗听了,也开心地呼喊着附和起来。

“喔喔喔,回去吃饭咯。”

“走走走,赶紧回去!咱们回去烤个羊腿犒劳一下自己。”

“没错没错,今个儿咱们可是打了个大胜仗啊!得多吃点好吃的才行。”

带着他们最好的“筹码”,海盗们一边欢呼着一边往岛屿腹地走去,嘴里不停地念着今晚上要如何的大肆庆祝。

听着他们的话,就连跟在后面的聂然嘴角也勾着笑,显然很满意用那么多条“小鱼”换了一条“大鱼”。

“原来你是想这样做。”这时候,九猫放缓了脚步,等着后面的聂然走上前与她并肩后,说道。

聂然听闻,眉梢轻轻挑了挑,随后便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

原来她是误会了。

她以为自己是要把聂诚胜带回主岛,然后在想办法把主岛暴露出来,好让他们在救聂诚胜的同时发现那里的军火库。

呵,这人看上去是铁了心的要把军火库给暴露出来不可呢。

虽然说自己回去的确是有目的,不过可能要让她失望了。

聂然难得笑了笑,对她说了一句,“天已经黑了,快点走吧。”

其实她并没有说些什么,可当九猫看到聂然那嘴角轻勾起的笑时,脑袋里已经脑补出了一出大戏。

而她正静静地看着那一场大戏的开演。

就这样,一群人带着被聂然命令蒙眼的聂诚胜熟门熟路的绕过了海岛的外围,朝着那条通往主岛地牢的通道里走去。

等进了那条通道,九猫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岛屿与主岛竟然是想通的。

“地形图不是都已经完全记住了么,怎么还一脸吃惊的样子。”身边的聂然看到她眼底闪过的惊诧神情,睨笑着道。

她可不会错失那时候九猫在看到自己将地形图放在桌上给她看时,她眼底闪过一丝名光亮。

九猫神色滞了滞,然后立刻恢复了刚才的神情,平静地回答:“我记住的的路线都是如何成功从这片区域逃离出去,哪里会注意这些山洞。”

“是吗?”聂然反问了一句。

那嘴角的笑容颇具深意。

随后还不等九猫说一句肯定回答,她便继续向着主岛的地牢走去。

在阴冷滴水的地牢中他们曲曲折折绕了许久,聂诚胜没有鞋子,眼睛又被蒙住了,时不时地总能不小心踩到小石子或是踢打大石块,等到进了地牢内,那双脚上的皮肤都被石子划破了,指甲盖上鲜血淋漓。

而这一切聂然纯当看不见。

在她的记忆里,他所受的伤还不及这具身体在童年所受的伤十分之一。

那种被忽视、被冷落、被随意的打骂、冷眼,这些冷暴力对于一个十岁都不到的小女孩儿来说,得是多大的精神折磨和压力。

他作为亲身父亲,因为那该死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助长了叶珍欺压的手段和气焰,让这具小小的身体陷入了无边的痛苦,直至死亡。

在聂然的心中,聂诚胜这些伤根本不值一提,他就该为这具身体去陪葬!

生而不养,不配为人父!

“叶小姐,人是直接就关在地牢里吗?”

傅老大的一句话让聂然猛地回过神,才发现所有人都站在那里看着她。

原来地牢的出口快要到了,傅老大想问聂然打算把聂诚胜锁在哪里。

只是刚才聂然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压根没有听见,于是傅老大连问了两遍,这才导致所有人都望着她。

聂然稳了稳心绪,然后道:“嗯,找几个兄弟给我严加看守着,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能擅自进入其中。”

傅老大在旁边连连点头。

“还有,让那些兄弟给我在看守的时候,嘴巴给我闭紧。”

聂然做事向来谨慎,刚才进这条通道的时候,她防止聂诚胜通过周围的声音来来辨认,特别进进出出了好几个岩洞,又在岛的外围兜了一圈,才把他送了进来。

可不想到时候自己的一番心思毁在了那群说话不走脑的人身上。

“免得给我泄露出些什么东西,到时候我可不会留情。”

“知道知道,我一定让他们不乱说话。”

傅老大一个劲儿的保证绝对不会泄露后,聂然这才径直朝着地牢外头走去。

“你们把他丢进去,给我千万要锁好,然后找几个人在门口给我站着!”

傅老大对手下的人仔细叮嘱完,马上也跟着跑出了地牢。

“叶小姐!”他从后面匆匆跑上来,问道:“那边的岛屿上需要派人盯着吗?主要我是怕万一他们大部队进攻,我们在这里都不知道情况,到时候就会很被动。”

聂然其实很想告诉他,那些人知道聂诚胜在自己手上,肯定是不敢有什么动作,所以就算不看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既然傅老大主动提的话,分一批人出去,对她来说也算是好事。

于是她嗯了一声,点头道:“也可以,那就再派几十号人在海岛附近巡视好了,让他们随时汇报。”

“好,我马上去办。”

傅老大有了刚才的那一场翻身仗,积极性完全都给调动了起来。

跑起路来快的不得了。

聂然暂时没了什么事,索性回到自己的小屋内洗了个澡,又向霍珩拨了电话。

只可惜,无论她怎么打,电话那端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聂然望着手中那只手机,神情一片阴沉。

霍珩……

霍珩……

她在心里一遍遍地喊着他的名字,每喊一遍,手中的力道就不自觉地紧了三分。

那脸色难看的恨不能把霍珩当成这手机给直接捏碎。

……

然而,相比起她急迫,刘德应该比她更为急迫三分。

聂诚胜是他们整个2区部队的最高长官,没有了长官,那整个队伍不就群龙无首了。

所以他一路飞快地从岛内跑了出来,然后一口也不带喘息的上了船。

人还没跑进去,声音就已经先传入了船舱内。

“快,快报告给上级,就说聂师长被那群海盗给抓走了!”

船舱的众人一听,顿时愣住了,“你说什么?!”

刘德不想浪费时间和他解释,连忙催促地道:“别问那么多废话了,赶紧快点啊!”

“不是,就算要报告你也要告诉我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才能汇报吧?师长不是亲自登岛去接应那三个小队吗?怎么会被抓走了?还有你的衣服呢?”

那人看着刘德穿着一件贴身的迷彩背心,单手撑在桌子上,禁不住边打量边询问地道。

刘德站在那里,已经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只能不停地粗喘着气。

他说到底还是一个勤务兵,体能没有那些人好,一下子跑得太猛,就有些承受不住了,在缓和了十几秒后,他才断断续续地道:“那是……个……圈套……是海盗们用来骗人的……他们把我们抓了之后,就把我们身上的东西衣服全都搜刮……走了……”

“圈套?那如果是圈套,为什么师长抓走了,你还有他们却平安回来了?”那人很是疑惑地看着刘德,以及后面跟上来的那些士兵们。

“他们放我们回来的。”后面几个士兵解释道。

“放你们回来?你在逗我吗?我还从来没见过海盗主动放人的。”

很明显,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相信。

说实话,别说他们不相信,就是刘德他们这几个被放回来的,也不敢相信。

“其实,我也觉得奇怪……他们为什么……会真的放我们走……”刘德在平缓完气息后,思绪也被那人给拐带走了,等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着急慌忙地道:“哎呀!现在不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你赶紧汇报上去,我还有事。”

说着,他就再次朝外面跑去。

那名士兵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有事?你还有什么事啊?”

刘德回答道:“三个小队的人在西南的小树林里,我要带人前去营救。”

“你怎么知道?”那人惊讶地问。

“那些海盗说的,让我们快点去营救。”刘德说着就要睁开她的手往外头跑去。

“又是海盗?你确定这不是海盗的另外一个圈套?”那人提醒着。

他觉得能骗他们心甘情愿的自投罗网,还如此简单的就把师长抓走,那些人一定狡诈的很。

万一这又是一个圈套,那不是把更多的人都骗进去了么?

“我当时也觉得是圈套,可是不管是不是,我们总要去看一下才行,万一是真的,怎么办。”

刘德觉得他们要是真的想抓自己,早在刚才就抓走了,何必骗他们说去小树林,然后再重新抓一回。

那士兵对于刘德的话也没了反驳,只能问:“那你要带多少人去?”

刘德挣开了他的手,回答:“就让刚组好的第四小队跟我去,如果真有问题,到时候就马上撤退。”

“那好,有任何问题马上用无线电报告回来,我好让人去接应你们。”

“行!”

两个人商量了几句,刘德就带着早已在甲板上等待多时的第四小队下了船,朝着西南方向的小树林前进。

他拿着地图和指南针不停地辨认着方向。

终于在走走停停了许久,他们来到了那片聂然口中的小树林外。

浓雾中只看到树影轻微的摇晃。

周围的环境一片死寂。

刚才在进岛的时候也和现在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声响,等到他们快速往里面走进去之后,那群海盗悄无声息的从后面将他们几个人给马上包围,制住了。

同样的场景,他不想在上演第二次。

因此,这一次他格外的小心翼翼。

每走一步都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生怕后面或者是前面突然有人出现。

也不敢按照聂然的说法冲着里面大喊。

他怕到时候战友没有喊出来,反而把一群穷凶极恶的海盗给喊出来了。

一群人在树林的外围绕了几圈,刘德发现好像的确没有海盗在里面。

那个女海盗似乎没有骗他们。

为此,他试探性地朝着里面小声喊了一句,“有人吗?”

------题外话------

最近给你们憋个大的,所以别嫌弃宝宝磨蹭,嗯,给你们憋个超级大的~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