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紧急汇报,庆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里面没有什么反应后,才一声比一声喊得响亮了起来。

“2区的人在不在里面?”

“在的话给个回应啊!”

刘德带着人慢慢地往里面走了进去。

直到喊了大概第六遍的时候,在某个角落里突然听到一声,“有!”

刘德还有身后的一干士兵们都朝着东面方向看去。

只是眼前除了白蒙蒙的雾气,根本看不清任何的人和物。

刘德只能再次问道:“你们在哪儿?”

“我们在这里!”又是一声声响。

这次,四队的人很快就确认出声音的源头的确来自东面。

一行人快步朝着东面走去,打算营救他们。

“你们总算来了!快,快点过来帮忙解绳子啊!”那些被绑着的人听着脚步声,不由得松下了一口气。

然而,等到不过距离只有几十米的时候,那群人发现刘德突然停了下来。

原来被“蛇”咬过的刘德怕再次被咬,生怕那些人是假扮的,所以对身后的人小声叮嘱道:“注意,这很有可能会出现陷阱圈套,大家千万要小心。”

被绑在那里的那些人看到刘德他们站在远处不动了,倍感奇怪,“你停在那里干什么啊,快点过来啊,站那么远你也不能解啊。”

刘德轻咳了几声,然后说道:“那个说话的,几队、名字、编号都报一下。”

“什么?!”被绑在树上等待解救的人听到刘德的话,很是惊诧地问道:“我们都绑成这样了,你还让我们报这个?”

刘德故意像是没听到他的质问,催了他们几声,“快点,否则我们是不会过来替你们松绑的。”

那人气得咬牙切齿,“你!”

要不是碍于自己被绑着,他早就冲上去揍人了。

不早点来营救,竟然在这种时候说这些有的没有。

身边的那名劝着道:“算了算了,你快报吧,等报完在说,别浪费时间了。”

那人想了想,最终还是压着火气道:“二队、吴畅、编号026号,这样总行了吧。”

可刘德似乎还是觉得不够,又开口命令着,“旁边的也报一次。”

旁边那人倒是很好脾气,就是说话的声音格外的虚弱,“二队、刘鸿文、编号027号。”

刘德听了,感觉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继续问:“那知道我是谁吗?”

但这一回,吴畅终于忍不住了咒骂了起来,“刘德你他妈是不是掉海里,脑袋被海水泡坏了!”

一听到那人准确无误的将自己的名字喊出来,刘德自动的忽略了后面的骂街,对身后的第四队的士兵吩咐,“是我们的人,快点去松绑!”

随后,那群士兵上前用刀将他们的绳索全部干脆利落的割断。

重新恢复自由的吴畅第一件事就是上前去揪刘德衣领子,“我靠,我说你这小子是不是欠骂!知不知道我们在这被绑了多久,这儿有好几个都身上带伤,特别是刘鸿文,他都被打出血了,你居然还磨磨蹭蹭的让我们报名字!”

原来向来还算是脾气不错的吴畅是因为刘鸿文被打伤了,这才情绪失控了起来。

刘德这会儿连忙说道:“这不能怪我,刚才那群海盗穿着迷彩服假装是你们倒在了岛的入口处,聂师长本来想亲自登岛迎你们,结果反被他们给抓走了。我怕这回你们还是假的,这才多问了几句。”

吴畅听到他话里最为关键的点,忍不住提声问:“你说什么?!师长被他们抓走了?”

刘德点了点头,“是啊,那群海盗把你们还有我们那几个都放了,只抓了师长一个人。”

吴畅一直惦记着那群海盗把他兄弟刘鸿文打伤的事情,又听到聂诚胜是为了接应他们才中计被抓,当下就更为愤怒了起来,“这群该死的海盗,我和他们拼了!”

被搀扶着过来的刘鸿文立刻强撑着一口气,制止地道:“行了,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那群海盗。在那女孩手上吃了一次亏还不够,还要再去吃一次吗?”

吴畅一想到那女孩子的手段,也只能撇了撇嘴,“那怎么办,师长为了我们都被他们给抓走了!”

刘鸿文被人搀着,继续问:“这件事汇报上去了吗?”

刘德点了下头,“放心,我已经让人汇报上去了。”

“那我想很快指挥部那边一定会给出方案的,我们先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刘鸿文脸色很差,一直捂着自己的肋骨,冷汗不断地冒出,显然是极力的在忍耐。

“没错没错,先回船上接受治疗比较好。”吴畅赶忙上前搀扶着刘鸿文朝着外面走去。

四个小队就这样安全从树林里返回到了船上。

才刚上船,刘德先是将那些受伤的士兵们安顿好,让医疗组的人仔细地检查,随后就前往指挥室。

“怎么样,你汇报给指挥部了没?”进了指挥室的们,刘德径直就问。

“电话暂时没打通,只能等会儿打了。”那名士兵正巧要放下电话。

结果屁股上遭到了刘德的一脚。

“什么等会儿,给我不间断的打,直到打通为止!”

虽然刘德是聂诚胜的勤务兵,没有大的等级,但他经常在聂诚胜身边走动,他的话也算是有些份量的。

那人在听到他的命令之后,不得不重新将放下的电话给拿了起来,开始不间断地朝着总指挥部打了起来。

在他连续打了四五个电话后,总算原本的电话忙音变成了正常的嘟嘟声。

他连忙对刘德说道:“通了通了!电话通了!”

刘德听到后马上从他手中劈手夺走了话筒。

还不等电话那头有声音响起,刘德已经开口汇报了起来,“喂,指挥部吗?我们这里是2区部队,今天凌晨三点的时候我们追击了一艘非法船只,现在遭袭,我们的师长已被他们挟为人质了。”

电话那头的接线士兵听了,也愣住了,“你说你们师长遭到袭击?”

看上去他对于这件事的发生也感到了不可思议。

刘德忙不迭地点头,“是的,是的,我们的聂师长遭到了突袭。”

电话那头的士兵也不敢耽误,立刻回答道:“我马上汇报上去,请稍等。”

在空余了十几秒之后,很快,电话那端就再次出现了那个熟悉的声响,“你说你们的聂师长遭到袭击?”

刘德听过这个声音,连忙口吻严肃地回答道:“报告参谋长,是的。”

“可是你们的师长刚才不是还在和我汇报工作,说你们派出去三队人员去做拦截追查吗?”电话那头的参谋长感觉自己都糊涂了。

刚才通信士兵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他还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

不过是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刚刚还和自己在汇报事情的人怎么就遇袭了呢?

这半个小时内的时间到底了什么翻天覆地的事情,会让原本在船舱内的师长遇袭?

难道是大规模的袭击事件?

参谋长越想心里头越惊,还以为聂诚胜不小心在追击非法船只时牵扯出了海盗们的藏匿点,为此那里已经打得极其惨烈了。

可随后听到了刘德的报告,才稍稍放下心。

“报告参谋长,实际上我们的三队人员在追查时遭到了袭击,那些海盗借此假扮成我方人员设了个圈套,骗聂师长登岛,然后抓走了。”

原来是骗走的。

骗走的话,也就说明那些海盗的人手并没有想象中的多。

他们不敢面对面的火拼。

“那现在你们损失了多少人。”参谋长在电话那端询问道。

刘德立即汇报道:“一个人都没有损失,只有聂师长被抓走。”

“什么?”参谋长这下不能淡定了,“你们一个人都没损失,就他被抓了?”

这是什么情况?!

“报告参谋长,是的。”

实际上,刘德也觉得这话说出来很奇怪,但事实的确就是这样。

整个2区其他士兵都被放了,就只抓了聂师长一个。

电话那端的参谋长厉声怒斥道:“那你们在搞什么,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你们的师长!”

刘德被这突然的训斥给吓了一跳,一个劲儿地解释道:“当时那群人装扮成伤员,故意靠近聂师长,然后就……”

对面的参谋长听了不耐烦地打断,“行了行了,那海盗们有没有说些什么或者开出什么条件?”

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听他啰啰嗦嗦说这么一大推。

刘德回忆了一下,好像当时那个女海盗除了让他们赶紧走之外,没有什么其他吩咐吧。

“没有,那群海盗就抓着师长,然后命令我们离开,并没有说其他的话。”

电话那头的参谋长不禁皱眉,没有?怎么会没有呢?

海盗抓人不提条件,不是很奇怪吗?

“那你们师长何时被抓走的?”他问道。

刘德看了下钟表,回答:“大约一个小时前。”

参谋长想了想,然后说道:“好,我会立刻马上派人过去接手,你们暂时先离开那座岛,后退二十海里。”

“是。”

“千万不要轻举妄动,那群海盗有任何的条件马上向上汇报。”

“是,参谋长!”

等参谋长全部吩咐完毕,刘德这才挂断了电话。

他对身边的那名士兵说道:“总指挥部说会马上派人过来,让我们暂时先退二十海里,时刻注意他们的动向。”

那名通行士兵马上点头应道:“我马上和其他几艘船说明情况。”

他走到无线电台旁对着对讲机开始将命令一个个的重复了下去。

随后,周围的船只得到了消息,便立刻掉头朝二十海里外行驶而去。

他们在海面上有任何的举动都会第一时间被那群把守着的海盗传递回去。

刚休息完的聂然才出了那间小木屋,就听到傅老大激动欣喜的声音从远处一路飘来。

“退了退了!叶小姐!驻在那里把守的兄弟们告诉我,那些海警自动往外退二十海里。”

相比起他脸上的喜色,聂然的神态反应十分的平静,“嗯。”

“那我们现在需要和他们谈判吗?”傅老大继续问。

聂然活摇了摇头,“暂时不用,他们会在召开紧急之后,安排新的领头人来和我们谈判的。”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聂然看他那么积极的样子,不由得侧头望了他一眼,回答:“该生篝火了。”

傅老大一时没转过弯,好端端的生什么篝火啊。

难道是要用篝火传递什么信号吗?

现在的他思绪已经完全沉溺在了如何和那群海警周旋并且打胜仗的念头里。

聂然看他一副没听懂的样子,这才道:“今天打了一个这么胜利的仗,难道不应该生篝火喝酒吃肉庆祝一下么?”

傅老大慢了半拍,这才想起来叶小姐刚在进地牢之前说过,今晚上要大肆庆祝一番。

“对对对,没错没错!应该喝酒吃肉,喝酒吃肉才对!”

不费一兵不足的就锉杀了那群海警士兵们的锐气,还抓了那么大一条“鱼”,的确是该好好庆祝才行。

“那我让兄弟们都去准备。”

说完他就麻溜儿的跑去和那些手下吩咐了起来,并且让其余的海盗们还有聂然带来的三十个人都去做好基本的防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